翻页   夜间
黄易小说 > 无暇天书 > 第一百七十六章凝嫣受伤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黄易小说] http://www.huangyixiaoshuo.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看来他……没有传闻中的那么恐怖!”

    看着殷枫离去的身影,棠梨雪轻声说道。

    “别人已经走远了哦!软糖你是不是有些后悔他没有把之前的事当真啊?”

    “才没有!”

    直到现在,墨绒姬才知道先前二人在房间里的一切,只是殷枫为了吓唬她在演戏而已。见棠梨雪久久不愿离开视线,不忘调侃一下她。

    棠梨雪被殷枫抱进房间后,就被他给击晕了过去。之后,二人更是没有发生过什么,不然,以纯狐婕的性子,怎么可能轻易放过殷枫。

    但是,若是纯狐婕没有到来,墨绒姬可就没有那么好运。因为,昨天破除第二道封印时,殷枫服用过效用近似于合欢散的激素药,很多,所以现在都没有失效。

    那时刚遇到墨绒姬的殷枫禁不起任何挑逗,不仅如此,而且更加迷恋于挑逗之人。殷枫本以为吓唬一下墨绒姬和棠梨雪就可以解决此间的事,但是他后面的行为已经有些只受野性控制,甚至想到这样做的效果反而更加好。

    不知不觉中,一念之差,已经差点让自己开始偏离轨道。如此这般,有些危矣!

    至夜,雎翼城的月光格外皎洁。

    “站住!别跑!”

    一个白色倩影在城内的大街小巷中迅速掠过,身后有七个人影紧跟其后,为首的一个男子冲着前方的倩影大喊道。

    女子闻言,顾不得右脚传来的阵阵疼痛,催动剩余的魂力,加快了移速继续逃窜着。

    “这娘们受了那么重的伤竟然还跑得这么快,真是累死老子了!快去追!”

    为首男子暂时停下脚步,喘了几口粗气后,气喘吁吁地挥手示意依次赶上来的六人继续追去,他们点了点头,将魂力集中在腿部,化作数道瞬影追赶上去。

    “小娘子,你已经无路可逃了,乖乖束手就擒吧!”

    七人从四面八方赶来,将受伤女子包围住,为首的紫色胡须男子得意忘形地步步紧逼而来。

    情势严峻,受伤女子叹气一声,似乎已经认命,害怕得心跳加速起来。

    “我有一壶酒,足以慰风尘……这是……大晚上的还挺热闹,我赶着回家睡觉,你们继续,当我没来过哦!再见!”

    殷枫把无鳞剑背在右肩,剑上吊着一个用来装美酒的酒葫芦,正忘情地吟诗走着,不料竟走到众人的中间,气氛顿时有些尴尬起来。

    “殷枫……”

    正准备离开,身后传来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声音。这个声音,以前一直只存留在他的梦境中。

    以前也曾想过会有重逢的这一天,殷枫停下脚步,整理了一下,觉得自己已经准备好了,脸上立即露出灿烂的笑容转过身去。

    “凝嫣,好久不……血?怎么回事?无鳞!湮灭龙卷风!”

    殷枫正准备同冰凝嫣打招呼,转过身的同时,她已经浑身无力地扑了过来,安心地晕了过去。

    酒葫芦摔倒在地,酒水从开口缓缓地流出来。突如其来的身影,让殷枫有些不知所措起来,他颤抖的双手往冰凝嫣的后背触碰去。

    “呃……”

    手上传来的黏湿感和迎面吹来的浓重血腥味,令殷枫杀气骤出,他唤醒无鳞剑,飞将而去,风火属性魂力涌动,七道火龙卷各自包裹住那七人的身子,他们几乎在同一瞬间暴毙当场,燃成了灰烬。

    与此同时,雎翼城数百米的一处角落。

    “夫君不知道蝉妖的金蝉脱壳魂技吗?”

    “狐仙姐姐饶命啊!”

    纯狐婕手中狐火涌动,双眼冰凉地看着眼前跪在地上瑟瑟发抖的七只蝉妖。

    “抱歉!妾身夫君刚才露出来的杀气可不是为了吓唬人,对于他而言,那应该是……很重要的人吧?”

    由于殷枫深夜去买酒迟迟未归,纯狐婕以为他又在半路上就喝了起来,于是出来寻他,正好看到了刚才的一幕。她望向殷枫他们二人所在地,若有所思。

    “看在我们都是妖族的份上,就饶了我们一命吧!”

    认出是殷枫双人组里的纯狐婕,蝉妖试图通过和一向善良的她求情来逃过一劫,因为殷枫很多次杀人与否似乎都取决于纯狐婕的建议。

    “别把妾身和你们这种败类混为一谈……”

    不再理会身后被狐火一点点燃成灰烬的七个蝉妖,纯狐婕向殷枫的方向快步走去。

    “狐狸,凝嫣似乎受了很严重的伤,我已经先替她稳住了脉络,先带回家去疗伤……可以吗?”

    看到纯狐婕的身影,殷枫焦急地问向她,后者轻轻地点了点头,他才将冰凝嫣抱起返回。

    冰凝嫣受到的内伤,不是出自刚才那几人的手,凭他们的实力,根本不可能打败她,而她体表的一些外伤,倒很明显是最新造成的。

    回到家,殷枫翻箱倒柜地找出来金疮药之类的所有治疗外伤的药物,因为殷枫和纯狐婕两人都没有使用木属性魂力治愈的天赋,只好借助这些药物来帮冰凝嫣疗伤。

    “刚才妾身发现她的呼吸好像急促得格外异常,是什么原因呢?”

    “可能是因为穿了束xio

    g衣吧!毕竟从D勒成A肯定很辛苦。”

    突然想起来这个,纯狐婕不解地问向殷枫,他之前应该已经稳住了冰凝嫣的脉络和呼吸。殷枫想了想,觉得应该是这个原因。

    “哦!嗯?”

    “额……不是你想的那样,我说是甄筝告诉我的你信不?”

    纯狐婕听完殷枫认为的原因,觉得有些道理,细想一下,立马看出其中的不对劲,随即瞪着因为嘴巴太快脑子没跟上而说错话后直冒冷汗的殷枫。

    “哼!你要做什么?”

    即使看出殷枫的样子不像是在说谎,纯狐婕也还是有些生气地白了他一眼,见殷枫捧着一堆药物准备走到躺在床上的冰凝嫣那边,纯狐质问了一声。

    “我帮凝……她涂药啊!”伤者为大,殷枫顾不得许多。

    “什么!你……出去!妾身来帮她涂。”

    听到这话,纯狐婕似乎非常吃惊地大吼一声,随后用手指指向房门那边示意殷枫出去。因为冰凝嫣浑身上下都是剑伤,要是给殷枫帮她涂药,岂不是太便宜他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