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黄易小说 > 本小奴超A的 > 第349章 穷苦书生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黄易小说] http://www.huangyixiaoshuo.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小七走到楼梯旁细看,发现扭打在一起的是一个捕快和一个书生打扮的男子。

    那捕快是城中负责治安的人,原本也是军籍出身,一身的好身手,很快就将书生给制服了,死死地压制在身下。

    书生拼命挣扎,却不得逃脱。两相比较,两个人的力量实在太过悬殊,书生根本就不是捕快的对手,还没扑腾两下,就被捕快拿绳子捆了个结结实实。

    一旁的女子还在喊着:“你放开他!别伤害他!”

    边喊还边上去扒捕快,捕快的脖子都被女子给挠破了,泛着血痕。

    那女子的装束上来看,该是一个富有人家的小姐,然而,她高贵的出身并不能限制她性格的泼辣。明明知道,对方是捕快,是负责城中安保的,乃是官家之人,却还是站出来阻拦,毫无畏惧。

    她眼见着捕快不打算松手,竟然直接将身边能抓到的东西全部丢在捕快的身上,滚烫的粥,还有吃了一半的包子,全部被扔在了捕快的身上,让捕快更加恼火。

    “你再胡搅蛮缠,我连你一起抓!”

    “胡搅蛮缠的是谁?你乱抓人,平头百姓就不能反抗了吗?!他不过是个穷书生,犯了什么错你要抓他!”

    “他当街盗窃,认证物证具在,为何不能抓!我在他的身上搜到脏物,拿他回衙门问话。是他做的,承认了就是,按着法度惩处,不是也就是去配合调查,不至于真的为难了他。我这是在正常办案,你再阻挠就是扰乱治安,信不信我拿你一起回去问罪!”

    女子冷哼:“赃物?哪里来的什么赃物,我看你就是整日闲的,非要闹出一些事端来,才显得你们捕快有事做。这滦公子乃是正人君子,大街小巷谁人不知,怎么到了你这里,就成了盗窃的小贼了?人家苦读诗书,满腹经纶,怎么可能做宵小之事?我看分明是你找不到偷盗之人,就随意栽赃在滦公子身上的。你当街毁人家的名声,就不怕遭到报应!”

    捕快一边压制书生在地,一边指着女人:“瞧你是女子,便不与你一般见识。与你讲了这许多道理,你却根本听不进去。来劲是吧!我告诉你,你再扔我,我真的会抓你的!”

    捕快话音刚落,女子又扔了个碟子在他的身上,砸得小捕快‘哎呦’一声。

    争吵声引来了更多的围观者,一瞬间在半个集市的人都跑过来围观这场闹剧。

    女子还要操起鸡毛掸子向小捕快袭去,捕快当然不会任由她继续胡闹下去,只是将掸子拨到一旁,然而这个动作对于这柔弱的女子而言,也是极大的冲击了。她没有任何准备,就这样摔倒在地。

    这下,女子更加不干了,索性坐在地上不起来了:“捕快打人了!捕快打人了!大家快来看啊,仗着自己有几分力气,还是官家的人,就不分青红皂白地抓人,还打我这个弱女子。这青天白日的,还让不让老百姓活啊!”

    女子的嘴巴很是伶俐,许多刚来的百姓不知道怎么回事,都在指责捕快打女人。

    捕快有嘴说不清,很是生气:“你怎么还反咬人呢,分明是你先打我的,我只不过想抢走你的凶器罢了,怎么打你了呢?这么多双眼睛看着,你可别血口喷人!”

    “我血口喷人?你出去拐弯打听打听,这滦公子的名声多么的好,他是咱们城中最有名的书生了,将来科考之后,说不定是造福一方百姓的大官儿。到了你这里,竟然就成了小贼,到底是我血口喷人,还是你血口喷人?”

    女子据理力争道:“滦公子德才兼备,饱读诗书,就算是钱塞到了手中,都是不要的。这样一个和善之人,被如此污蔑,我只不过是为他抱不平罢了,竟然就被你给打的摔在了地上。当官的不让百姓说话是吧,百姓在当官人的面前,就连伸冤的权力都没有了吗?”

    小捕快眼看着周围人对他的行为各种指责,没有办法,只能将一个女孩儿从人群中拽了出来,当着大家的面说:“这位姑娘就是失主,那荷包就是她的。我在巡街之时遇到了她在抓贼,吵嚷着说她的荷包被小贼偷走了。追到此处,就见着他的手中拿着荷包。想叫他回去问话,他却迟迟不愿跟我去,这说明了什么?我管他是不是什么滦公子滦相公的,那和偷盗这件事本身有什么关系呢。不是他,他为何不愿去官府澄清自己?”

    小捕快说的有条有理,没有半分错处。他也是斌公执法,没有任何越矩之处。

    那被他带到众人面前的女孩儿,不由得低声抽泣起来。也不知道是被这件官司吓得,还是在众人面前有些害羞,不知所措。大家眼看着这小姑娘可怜,再看到那荷包确实是在书生的手中的,便纷纷改了阵营。

    “我说,这滦公子是怎么样的人我倒是不清楚,但是,他到底不是真的公子啊,只不过是学识比大家强了许多。他家有多穷,大家也都是知道的。也就是这家客栈的老板人好,总是给他一间房间,每日供应他吃食,让他有个地方看书写字的,不然,他娘临死前将他家的祖宅都卖了,兜里根本逃不出半分银子呢。”

    这时,人群中有认识这位滦公子,低声讨论着。

    旁边的人也点头赞同道:“是啊,连宅子都没有了,考了这么多年,一次都没中。赖在人家客栈里不能走,每日都是吃白食的,手下不宽裕,想偷点银子也是很有可能的。现在的这些文弱书生,都是满口的之乎者也,真的正人君子又能有几个呢?”

    “没有钱就是不成的。多少志士,都是最开始清廉,后来被钱闹得蒙了心智。这滦公子到底也是个快三十的人了,还没娶妻,连功名也没有,他偷银子,也是情理之中的吧。”

    大家都知道这书生贫苦,大家都认为,他很有可能偷盗,除了那个女子,却没有人相信他没做。

    听了大家的议论,书生只是低着头,也没有再挣扎了。

    他似乎认了命似的,低着头,默不作声。这样的反应,更加佐证了大家的猜想,更多的人认为,是这个书生有问题了。

    就好像不必审问,大家已经肯定了他就是拿荷包的人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