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黄易小说 > 笙歌雪刃 > 第六章 人间繁华富贵场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黄易小说] http://www.huangyixiaoshuo.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左氏听罢,微微坐正身体,她脸上虽仍是笑着,但眼神却慢慢的冷了下去:“关窗。”

    婢女闻言照做。

    粟萍问:“夫人打算怎么处置?”

    左氏轻哼了一声,唇角带着淡笑,用慢缓缓的调子说道:“处置?我能如何处置啊。人我都没见过呢,已经带去了别庄,说什么小住,不过是怕我不容人罢了。”

    粟萍善于揣度眼色,她在左氏身边战战兢兢的伺候了十数年,最知道在什么时候该说什么话。夫人面善心冷,说话只喜欢说一半,剩下的一半心思得有人来接。接话可不是个容易的活儿,一方面得说出其心中所想,另一方面又不能说的太准确,以免有揣测之嫌。粟萍眼眸微动,飞快的在脑中理出左氏想听的话,躬身道:“夫人您乃是嫡妻,身份尊贵,为大人打理内宅、约束姬妾本都是您的本分,任谁也挑不出您的错。何况那狄女出身卑贱之族,妖冶狐媚,若不趁早收拾,恐不利家宅。赵氏族中的庶子无恤可不就有活生生的例子么!”

    左氏慢悠悠的点着头,轻皱眉头,抚着指上的翠玉戒,叹气道:“可不是么,本以为戎族卑贱,难登大堂,就算生下庶子也无妨,反正低贱。却没成想,贱种也能成气候。”说着左氏抬眼看了看粟萍。

    粟萍立刻接口道:“所以啊,夫人,不得不防。”

    左氏颔首:“你说的对,不得不防。对了,你可知,此美人是何人所献?”

    粟萍答曰:“新提拔的中大夫范蔑,系阴地的旁支庶人。”

    “范蔑?”左氏微微蹙了蹙眉,想了一会儿,恍然而轻蔑的笑道:“是他啊,那个处处巴结求官的破落庶户。他曾来我左师府上献过礼,因太过寒酸,父亲懒得见他,听说那一日他在咱们府门前抱着竹简呆坐了一整天呢,直到太阳落山门客赶他才肯走。”左氏翘起兰指掩口笑出了声,粟萍也在一边陪笑。

    “这个人可真是,只要得到个空子就拼命往上爬,他莫不是以为献个美人上来就能得用不成?”左氏嘲讽道。

    “夫人说的没错。”

    主仆二人正说着,外面仆役来禀:“夫人,中大夫范蔑府上门客求见。”

    “谁府上?”左氏有些惊讶。

    “中大夫范蔑。”

    左氏诧异的与粟萍对视一眼:“正说着,人就来啦?是巧了还是他有顺风耳?”

    粟萍道:“定是他知道此举开罪了夫人,来告罪的。”

    左氏却摇摇头:“不对,他若真怕开罪我,从一开始就不会献美姬,盗后补墙这样的事,我猜他没这么傻。”她对来禀的仆役道:“见。”

    辰广从午前一直立到了午后,他出门时尚未用饭,本就是腹中空空,一上午水米未进,又灌了一肚子的冷风,此刻的他饥寒交迫,他手脚僵冷,几乎没了知觉,胃也隐隐作痛。通传人来的时候,辰广已经冻得嘴唇发白,牙关打颤,似乎下一刻就要倒下一般。通传人见多了这样的,暗暗笑了笑,道:“动动腿脚,赶紧随我走吧,这里离内邸还远着呢。”

    辰广感觉自己此刻像是个被提着走的木头人俑一般,手与脚都不像自己的,麻木僵直的跟在通传人身后一步一步的走着。

    范氏的宅邸建的极其奢华,目光所及之处皆是富贵。巷路连高台,梅林掩院墙,白雪覆青瓦,朱漆小绢窗。第一次置身这繁华地,辰广即惊且叹,这是他做梦都想象不出来的富贵场面。

    引路人讥笑了一声:“没见识。”话说的虽轻,但咬字清晰,就是说给辰广听的。

    辰广有求此人通传带路,此时不好得罪,假装没有听见一般,在心中暗暗忍下。

    带路人见他没反应,又是一笑。

    走了也不知多久,辰广的脸色越来越差,胃也越来越疼。当他就快撑不住的时候,带路人停下来道:“到了,你且在外面等着,我去院内禀告。”

    带路人一走,辰广就捂着胃弓下身子,难受的两条眉毛似乎都要拧在一起。守在院门处的仆婢们看见了,但视若无睹,一张张冻得皴裂的脸庞上没有丝毫的表情,平静的竟不像人,反像是泥土捏就的假人偶。辰广弯着腰在原地缓了一会儿,深吸一口气,捏着拳头、咬着后槽牙直起了腰来,面朝着古涛院的正门处迎风站的笔直。

    左氏这边听到下人来禀之后,虽对范蔑有所不满,但也不屑于自降身份同一布衣门生拿乔,人一到,即刻就传见了。

    “中大夫士蔑门下辰广,见过夫人。”辰广拱手拜见道。

    左氏端坐于案后,端详了辰广几眼。她看眼前的少年穿的一身破旧寒酸,苍白且瘦弱,不免心生轻视,当即垂下眼皮看向别处,脸上似笑非笑,神情里带着鄙夷。

    粟萍时时刻刻都在忖度着左氏的心思,她知道该她说话了。于是她端出同左氏一般无二的表情,皮笑肉不笑的语道:“既然求见,必是有事要说。夫人打理中馈,庶务繁忙,有话最好直扼其要,切莫拙嘴笨舌的赘言绕弯。”

    辰广突然抬眼朝着粟萍笑了笑。这一笑很浅但很突然,眼里似有亮光凝聚,一瞬间让人觉着似乎换了个人一般。他不卑不亢的对左氏又施了一礼,朗声道:“那是自然,夫人请放心,辰广话说完就走,绝不绕圈子。”

    左氏再次打量起这个少年,开始正视辰广,道:“你说。”

    辰广道:“夫人,先生遣辰广来此所为何事,想必您定然心中有数。虽则送美姬入府,但我家先生绝无意惹夫人不快,反而,是先生送您的一份礼。”

    左氏眉头蹙起,疑惑的睥了他一眼:“礼?你此话何意?”

    辰广拱手笑道:“便是话中之意,意思是彼女可为您所用。胡姬美艳玲珑,大人得之如获珍宝,若其入府,一时间定然宠冠后宅、风头无两。以大人爱弃分明的个性,此女获宠之后,定会冷落不少人,到时候保不准有人会坐不住。届时,那胡姬便如您手中之利矛,握之可攻也。”

    左氏明显不信,嗤笑了一声:“简直一派胡言,那胡姬凭何为我之矛?”

    辰广做了一个握拳的动作,答道:“短处握在手,不怕不听话。”

    辰广说的肯定,左氏有些犹疑,又笑问:“她或许听你们的话,我怎知她会听我的话,再者说,你家先生此举图的是什么?而我又凭什么信他?”

    辰广道:“她若是不听话,我家先生也不必遣我来这一遭,至于信不信您大可往后看,若是有假,一个卑贱的狄戎罢了,找机会除了便是。至于我家先生之所图,不过是想卖您一个好罢了。”

    左手低着头,扭动着手指上的玉戒,道:“卖我的好?这个好怕是想卖给左师府的吧。”

    辰广但笑不语,只拱了拱手。

    左氏道:“倘若那胡姬真能助我,那这个好,我左师府就领了,但倘若诓骗于我—”左氏留了半句未说,但意思没有人不明白。

    辰广拱手,笑吟吟的道:“此事万万没有倘若。夫人,今日之事,您且看来日。若有虚言,任凭处置。先生话止于此,辰广已经全部转述,如此,辰广就此告辞。”

    强撑的面具在出了院门的那一刻瞬间分崩瓦解。辰广扶住冰冷的朱墙,喘息着,胃在腹中死命的拧绞,疼的他真的再直不起腰。带他出去的还是来时的那人,只不过态度稍微好了些,会在他走不动的时候,停下脚稍微等他片刻。

    长长的巷道,似乎没有尽头,辰广勉强的行在其中,一步一步,步履维艰。忽的,那带路人突然拉住他的胳膊,把他拽的一个趔趄。

    “停一停,别走了,小心冲撞了贵人。”带路人低声警告道。

    辰广保持着弓着身子的状态站在巷道边上,从他的视线中,他只看到了一只只脚从他身边走过。只唯有一双鞋子格外华丽,是火红的朱砂色,像是团火。火,多么暖和,若是此时有一场火。四肢百骸冰寒彻骨,他的身体晃了晃,再也撑不住,“咚”一声,倒在了地上。

    前方人群的脚步声停了下来,辰广看到那双火一样的鞋子朝着他走了过来。

    “怎么回事儿?”是女孩子的声音,清冷冷、脆生生,十分好听。

    “无事。”辰广挣扎着从地上站起来。

    明筠打量了眼前那少年,看对方那几近惨白的脸色,怎么看也不像是无事,又看弓着身体,以手捂着腹部,似乎是腹痛难忍,于是便询问道:“你是什么人,可是府里的门客?”

    带路人忙上前来,诚惶诚恐的跪下,叩头答道:“公孙主子,这位是中大夫范蔑门下门生。”

    明筠问:“他可是身体不适?”

    “回您的话,此人方才来时还好好的,突然就—”带路人话还没说完,辰广打断道:“我无事。”

    明明有事,明筠想。她再次打量了下眼前这人,面无血色,额角有青筋暴出,不是很明白此人到底在忍些什么,想了想,她将手里的手炉递给辰广,道:“天怪冷的,用它回个暖吧。”

    辰广本意不想拿,但那手炉以朱布为套,红彤彤的恰似现下他最渴望的火焰,天生的本能让他的手不受控制的捧住了那个手炉。手炉里炭火足,热烫烫的,在指尖儿碰上手炉的那一瞬间,一股暖意霸道的从指尖流入,入心入骨,畅游四肢百骸,及至三魂七魄都跟着暖了起来。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