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黄易小说 > 道开天门 > 第027章 结交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黄易小说] https://www.huangyixiaoshuo.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许浮生一走,林坏却是犯难了。

    他从十几岁出来在街头厮混,三教九流的人都打过交道,但唯独跟官府打交道少之又少。

    平日里即使有也是哪个兄弟犯事,托人去捞,根本没有正常接触过。

    而且以往江湖上的人,一旦有事,也都是江湖事江湖了。

    要么打打杀杀,要么义气服人,总有迹可循。可一旦牵涉到官府中人,江湖那套拿出来总是感觉有点不对劲。

    况且许浮生刚说过,做生意就要有生意人的样子。只是这生意人到底什么样子,这还真是个难题。

    他当然不知道许浮生让他去接触里正,其实也存在了考量他的心思。里正这个官不大,但其中却极有学问。

    林坏要是能处理的好,将是一大助力。处理不好,在这边负责铁矿的人会有点麻烦,但也不有什么太大问题。

    刚好可以拿来看看林坏除了处理江湖事干脆利落之外,是不是还能领悟其中的窍门。

    旁边一位壮汉看着林坏愁眉苦脸,不由问道:“坏哥,你是有什么犯难的事情吗?”

    自家兄弟,林坏自不会隐瞒,将许浮生的交代说了一声。

    只听汉子大大咧咧说道:“我看坏哥你是吃了人家的饭就患得患失起来了,里正也好,府尹大人也好,虽然是官。

    但他们也都一个脑袋,两条腿,跟其他人有啥不一样。

    咱江湖上的朋友该怎么处,怎么处,脑袋掉了,碗大个疤。实在逼急了,咱不给他干不就完了。”

    林坏摇摇头,又点点头,随即像是想到什么一般一巴掌扇到大汉脑袋上,道:

    “鸣子,以后不干的这种话休要再提,否则别怪我不认你这个兄弟。

    把我的话跟下面的兄弟们也再强调一遍,愿意干的留下,我们去做生意走个正经路子。

    不愿意干的我林坏也不拦着,但不干这种话休要再让我听到。

    男子汉大丈夫,一言九鼎,既然已经答应了许公子,就要说到做到。

    我们混江湖的,最讲一个信字,遇到点事情就打退堂鼓,那我们以后还怎么在江湖上立足。”

    大汉只是随口一说,哪想到会惹来林坏的这一番重话。

    他们都是打小在街头混大的,对林坏只有敬重的份,当然不会有任何怨言,点头道:“坏哥,我记住了。”

    林坏说完脸上便泛起一片喜色,大手一挥,意气风发道:

    “你刚才的话倒是提醒我了,管他娘谁是谁,无非都是一个脑袋两条腿的人,老子还不信摆不平他。我们这就去找里正。

    不过让兄弟们就不要去了,除了留下看铁矿的兄弟以外,其他人都回去等我消息。

    鸣子你陪我一起去,把身上那些长刀、护腕什么都下了,我们要正正经经的去拜会里正。”

    鸣子自然照做,正打算去安排兄弟们,只听林坏又道:

    “对了,我们这样空手去不太合适,你安排兄弟们去买两只杀好的鸡,顺便再买几壶好酒。”

    周鸣一拍大腿道,竖了个大拇指道:“不愧是我坏哥,我这就去办,晚上灌翻这帮孙子。”

    等到所有事情准备停当,周鸣一只手拎着两只还活蹦乱跳嘎嘎叫的公鸡,另一只手拎了一兜看上去就像不知道从哪淘来的几坛酒,兴奋的走了过来。

    林坏却是眉头直皱,里正虽然官不大,但这东西就这么拿过去人家一看还以为诚心怠慢,刚要说话。

    周鸣却先气喘吁吁的开口道:“坏哥,实在是村里没啥买东西的地方,就这两只鸡还是半买半抢弄来的。

    酒是从一位老人家那儿淘的,说是藏了有十年呢。实在弄不来什么好货了。”

    “什么?半买半抢,你们又去抢人家的东西了?”林坏眉头皱紧,脸色一沉道。

    周鸣赶紧摆手解释道:“哎呀,坏哥你误会我的意思了,再说我们怎么可能去抢几个庄户的鸡,要抢也要抢那些大户人家。

    鸡是花了高价从农户手里买的,他们不愿卖,我一只鸡给了10钱才买下。”

    林坏脸色这才缓了下来,不放心的再次叮嘱道:

    “鸣子,以前我们是没有办法才要去抢,现在有人给我们钱让我们生活,不管大户穷人,我们以后坚决不能再去做这些事情。

    既然拿了别人的银子,我们就要守人家的规矩。”

    周鸣虽有点觉得大哥不复往日的豪气,变的有点啰嗦。但还是点头称是,知道大哥是为自己好。

    看着手里的东西,有点犯难道:“哥,那我们这东西咋办,要不要拿给里正。”

    林坏也有点踌躇,以前还从未因为这些许小事这么纠结过,但又想想这是做正经事,自然要慎重一些。

    论打打杀杀,周鸣还比较在行,但跟官家打交道,周鸣也是外行。

    两人实在商量不出个结果,周鸣忍不住说道:

    “坏哥,我觉得你可能想的有点多了,天下没有不吃荤的猫。

    如果礼物不行,我们直接给他塞点银子就是了,我就不信看到银子还有不动心的。”

    林坏总觉不妥,但眼下也没有其他办法,咬了咬牙道:“也行,那这几样东西就不带了,我们就这么去。”

    这边刚走出铁矿,里正派来的人也到了,一听许浮生已经走了,但是把腰牌留给了林坏,来的人自然就把林坏二人当做上宾看待。

    领着二人来到里正家的院子,席面已经摆好,几个保长作陪。

    里正看着许浮生没来,虽然心下疑惑,但也松了口气。对许浮生那个煞星他实在是心有余悸,又得罪不起。

    林坏一看这阵势,倒也光棍,心里的忐忑丢到一边,率先开口道:

    “各位大人好,在下并州府林坏,现在在许公子的商号做事,以后还要拜托各位大人多多照顾。”说完拱手致意。

    其中有个保长明显听过林坏的名头,附到里正耳边一阵嘀咕。

    王里正听完瞬间站了起来,满面春风道:“原来是林兄弟,久仰大名,请坐请坐。”

    林坏还有点不明就里,根本不明白为啥里正对他会这么客气。

    他现在还不太明白其中的诀窍,凶名在外有凶名在外的好处,里正这种没有品级的乡村官员不比赵府尹凌都头那种入了品级的,可以看不起他们这种混江湖的。

    里正、保长这类人,其实在圣元王朝地位并不高,不入品级,打交道的又都是乡里乡亲,偶尔还要跟一些打家劫舍的强人打交道,能认识一些绿林好汉那是值得出去吹嘘的事情,自然不敢不敬。

    林坏虽不明就里,但打定注意想结交里正,自也免不了一些场面上的客气话,这一顿酒喝的那叫一个天昏地暗,荡气回肠,双方都曲意奉承结交,自然是宾主尽欢。

    随后林坏拉着里正走到外间,拿出一封早准备好的封套,私下塞到里正手中道:

    “王大人,这是兄弟一点心意,以后在这一片还要仰仗王大人照顾。

    您要拿我当兄弟,就不要跟我客气,要是以后不打算帮小弟的忙,小弟以后定不来叨扰。”

    王里正捏捏封套,感觉少也有十几两碎银。

    不禁暗自感慨这江湖好汉就是大方,但仍旧一番推辞道:“能结交林兄这样的人物是我王大彪的荣幸,兄弟你这是在打哥哥的脸。”

    林坏附到王里正身边低声道:“王大哥,这是许公子的心意,他说了,一定要让大人收下,我要是再拿回去还怎么交差。

    小弟初来乍到,第一件事就办不好,这脸上也挂不住。大哥就算帮小弟的忙了,日后必有所报。”

    说完重重拱手,江湖人讲究个你敬我一尺,我敬你一丈,林坏这也算豁出去了,拿出了江湖上讲究人办事的方法套路里正。

    酒热正酣的王里正一看这场面,倒也不再推辞,直接收了起来道:

    “林兄弟给我面子叫一声老哥,那老哥再拒绝就不讲究了,以后兄弟你的事就是我王大彪的事。”

    客气话说完,里正紧接着又低声问道:“林兄,我顺便问一句,这许公子到底何方神圣,竟然有这能耐,能让林兄弟你鞍前马后。”

    林坏还不知道之前发生的事情,但实际到目前为止,他也还有点摸不透许浮生背后到底有谁,但有钱有势肯定是跑不了的。

    含糊说道:“王哥,许公子的能耐您以后自会知道,我只知道赵府尹都要把咱们许公子奉为上宾。”

    王里正一阵心惊肉跳,拍着胸脯道:“我的个乖乖,难怪难怪…。

    林兄弟,以前多有得罪的地方,你一定要替哥哥在许公子面前多多美言几句。”

    林坏恢复江湖大哥本色,大手一挥道:“这是自然,你我兄弟,都不是外人,何必这么生分。”

    吃饭喝酒喝到这个份上,哪还有什么话说,都是酒到就干。

    不一会,里正这边五人就都已经醉的不省人事,林坏、周鸣也头晕目眩,但还勉强能站稳。

    二人对视一眼,开怀大笑,里正这个任务看样子算是圆满完成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