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黄易小说 > 划水小侯爷 > 第一百零三章 找事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黄易小说] http://www.huangyixiaoshuo.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长乐坊和坊外形成了极大的视觉冲击。长乐坊里张灯结彩,人声鼎沸,坊外却是一片黑暗,隐隐有几处灯火彰显这生机。

    “啪!”

    李存信不知道从哪里抽出来一把折扇,啪的一下在胸前展开,仰起头,便向坊里走去。

    一旁的秦翰刚刚从长乐坊的繁华中回过神来,便又被李存信的骚操作给惊到。

    秦翰跟上去,拍了拍李存信问道:“你这是干什么?”

    李存信又刷的一下把折扇收了起来,拿在手上敲了敲,说道:“之前看你拿个扇子挺帅的,所以我也弄了一个。”

    秦翰锤了一下李存信,不满道:“靠,你也太不够兄弟了吧,你自己都准备了,那我的呢?”

    听秦翰问,李存信又从背后抽出了一把折扇,递给了秦翰,说道:“喏,这个给你,这两把我都喜欢,就都买了下来,打算换着用的。”

    秦翰接过折扇,俩人对视了一眼,刷的一下将折扇打开,迈着八字步,向坊里走去。

    虽是晚上,但是整条街上还有不少小摊和店铺都开着门,只有等到快子时时,街上的小摊和行人才会消失。

    整个坊里虽是有不少新鲜的玩意,但是这月黑风高的时候,不去逛青楼可就可惜了。

    俩人一拍即合,直接朝着一个门口姑娘最多,衣服最少的青楼走去。光是从建筑的宏伟上来看,这家百花馆便已经傲然于众多同行之中。

    俩人一进店里,便涌上来不少姑娘,大爷大爷的叫个不停,软软的身子也蹭来蹭去。

    秦翰毕竟前世也是经过众多老师洗礼的人,到还能把持得住。李存信这军中关了好长时间的,却是已经开始双手游走,其乐无穷。

    一会儿功夫,一个三十多岁的老鸨子扭着水蛇腰走了过来,丰满的身枝,秦翰觉得比身边这些小丫头们诱惑多了。

    “呦,两位爷看着像是生面孔啊,想必是第一次来我们小店吧。”

    秦翰本想着听李存信安排,没想到此时的李存信已经挪不开眼睛,哪里有空搭理自己。

    秦翰叹了口气,抚了抚额头,对这那位老鸨子说道:“这位妈妈,还请带我二人去一雅间,最好安静一点的。”

    说完,秦翰便将一锭银子塞了过去。

    老鸨子见秦翰出手大方,更是热情,伸手点了点楼上,说道:“哎呦,二位公子来的正是时候,楼上就剩一个雅间里,正好给公子备上。两位公子,跟我来吧。”

    “那就谢过妈妈了。”

    秦翰冲着老鸨子拱了拱手,便提醒了李存信向楼上走去。

    进了屋子,一关门,果然没了外边那样吵闹,而且也没听到隔壁有什么不好的声音。

    “这位妈妈,还请好酒好菜的背上,再叫几个姑娘唱唱曲,陪我二人吃吃酒便可。”

    秦翰又是一锭银子扔了过去,老鸨子顿时眉开眼笑,赶紧跑下楼去安排。有钱能使鬼推磨,既然出来玩了,秦斗便没打算吝啬银子。

    只是一会儿功夫,刚刚还有些空旷地桌子上便摆满了酒菜。刚刚的姑娘也都撤了下去,只留下了两个姑娘在一旁伺候。

    秦翰身边的姑娘叫小小,看起来很娇小,到是很符合小小这个名字。

    小小靠在秦翰身上,不时地给这秦翰夹着菜,添着酒。

    秦翰有些不安,尤其是在小小给自己夹菜的时候,柔若无骨的身子让秦翰有些紧张。虽是也没少抱着楚洛凝,但这毕竟是两种完全不同的体验。

    小小感受到秦翰不断加快地心跳,便觉得有些好笑。原以为这俊俏公子看起来轻车熟路,像是来青楼的常客,可是哪里想到竟然是个雏。

    算起来,小小还真是冤枉秦翰了。毕竟凝香阁秦翰可没少去,说是常客一点没错,可是还真没叫过姑娘。

    小小看这位有趣的公子已经脸色涨红,便忍不住掩面轻笑,慢慢直起了身子,让这位公子缓一缓。

    小小离开,秦翰心情一松,缓缓地出了一口气,回头看了看一旁的李存信。

    只见原本坐在李存信身旁的姑娘,此时已经贴到了李存信身上,李存信也一脸猪哥像的享受着姑娘的投食。

    小小冲着秦翰欠身施礼,开口道:“公子慢用,小小为公子演奏一曲。”

    秦翰点了点头,回道:“劳烦姑娘了。”

    琵琶和筝是雅间里的标配,百花馆里稍有名气的姑娘都会弹上两曲。原本躺在李存信怀中的姑娘也站起了身来,走到小小身旁,准备为小小伴舞。

    阵阵乐声入耳,姑娘妖娆的身姿也舞了起来,看着眼前的二人,秦翰不由得想起了还在安平的曲华裳,也不知道这个时候曲华裳是不是也在弹曲子。

    俩人正悠哉悠哉的欣赏着歌舞,却是听见门外一股吵闹声越来越近。

    “你快让开,杨爷我就看上这间了。”

    “哎呦,杨爷啊,这里边有客人呢,您就稍等片刻,内边马上就给您收拾出来了。”

    “什么?要我等,我杨京英什么时候在外边等过。”

    “哎呦,杨爷瞧我这嘴,说话就是难听,只是,杨爷啊,这里边的上了酒菜,哪能让您委屈呢。”

    “呵呵,你别给我说这个,杨爷我就好这一口。”

    秦翰动了动耳朵,虽是听不太清楚,但是隐隐能听出来那个苦苦哀求的声音应该是店里的老鸨子,至于那个嚣张的声音是谁就不知道了。

    听二人的意思,应该是那个杨什么的东西看上了一间屋子,而且还是用过的。秦翰想想路过时听到的那这声音,便对这个杨公子的癖好佩服不已。

    不管外边的争吵,秦翰拿起酒壶给自己斟了满满一杯酒。

    “人生得意须尽欢,莫使金樽空对月。”

    “嘭!”

    秦翰的酒盅还没凑到嘴边,便看着房门被一股大力从外边踹了开来。。

    门后,便是一个叉着腰,脸上挂着嚣张跋扈的一个有些胖胖的少年,身后站着几个同样趾高气扬的家丁。在几人身旁,则是一脸无奈,楚楚可怜的老鸨子。

    “这间屋子杨爷我看上了,赶紧拿上你们的东西,给我滚出去!”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