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黄易小说 > 红尘篱落 > 第三卷第一百七十章 聊天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黄易小说] https://www.huangyixiaoshuo.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从北京回到上海,寒伯安又投入到紧张的工作中。

    李长卿拿着厚厚的一沓文件,这些都是需要签字的,虽然现在都已经是电子流程了,但是纸质的文件是必不可少的。

    接过文件,寒伯安手中的笔沙沙的签着字,对李长卿说:“马上要过春节了,安全问题一定要注意,尤其是最近。”

    “今年的安保比以前增加了三分之二,另外安排了几个高层值班。”

    “有没有人有意见?”

    “没有,大家似乎都认为今年应该如此。”

    “连大家都认为要如此了啊?”寒伯安放下笔,走到窗前,这几天的天气似乎不太好,有一丝丝压抑的感觉。

    “我个人是这样感觉的。”

    “你呢?”

    “你给我放几天假吧,我想去见一见宫阳。”

    “你这说的好像是我在压榨着你一样?你逼逼赖赖的时候还不是我在后面推着你?呵,现在美人在侧了就........唉。”

    “不是的,你看我这不是刚刚追到手吗,过节了总得过去看看不是?”

    “得了,你说你追女朋友的时候我是不是在给你当军师,出谋划策?”

    “是,是,虽然我空有一副帅得人神共愤的皮囊,但是在追女朋友的这件事情上我还是不如你。”

    “你帅得人神共愤?那我呢?”

    “我是人,你是神,你是神神共愤好了吧,我有事情,我要走了。”李长卿拿起桌上寒伯安签好的文件转身就跑。

    “回来!”

    跑到门口的李长卿一个急刹车,手中的文件飞过头顶,被寒伯安一把抓住。

    “唱一首在走?”

    “老板,虎哥,我美好的嗓音是留给宫阳的,要不,你要别的?”

    “你远一点。”寒伯安已经是忍不住想骂人了。

    “我这不是就准备远一点吗?”

    “给我安排一下,我也要去丈母娘家。”

    “今天?”

    “不行吗?”

    “行是行,只是晚上还有个应酬。你确定不想参加吗?”

    “这几天天天应酬,晚上是谁家的应酬?”

    “吴家吴润竹和陆宇霆。”

    “你替我去了,就说我从北京还没有回来。”寒伯安对吴家和陆家并没有多大的好感,之前有那么一层八竿子打不着的关系,还碍着面子,现在想都不用想。

    “我?人家俩个人是夫妇,和你见面也可能是谈事情。我......”

    “找个女伴陪着你,就这样决定了。”寒伯安不顾李长卿的反对。

    这几天太忙,他都好几天没有见到安男,很想念安男。

    晚饭时间,安男和父母亲在一起,他们家里只要寒伯安不来,就是和睦的一家三口,寒伯安一来,安男就飞了。

    三个人坐在饭桌上,正准备吃晚饭,听到了院子里面汽车的声音。

    代凉和安林曦看了一眼,代凉对保姆说:“宁阳,再添一副餐具吧。”

    他们家不用汇报来访的也只有寒伯安了。

    “爸爸妈妈,男男。”安男已经起身相迎了,俩个人十指相扣的走到餐桌前。

    “赶得早不如赶得巧,饭菜刚上桌。”安林曦笑着招呼着寒伯安。

    “真香。”寒伯安看着安男温柔的一笑。

    .......

    吃完饭,安林曦将寒伯安叫到书房,俩个人进行了一次长谈。

    “年底不是很忙吗?”安林曦是知道越是到年底的时候寒伯安他们都会很忙的。

    “是有些忙,我也是好多天没有回来了,想回来看看。”

    安林曦满意的一笑,寒伯安的这句话让他听起来很舒服。

    “前一段时间的事情我知道了,但是一直都没有问你。”

    “我都处理好了,您不用担心。”

    “得道多助失道寡助,局势未明,不宜先行。”

    “时代在发展,社会在进步,无论是哪一种行业,都不可能一家独大,这是一个相互协作多元的时代,大家的眼睛都是雪亮的。”

    “话虽如此,但是我还是希望你能慎重对待,自古商家的命运都是随着社会的发展在改变的。”

    “我知道,我和弟弟永远是一家人,该面对的总是要面对的,早面对也能早做打算!”

    “嗯,冰玉刚直不阿,虽然是在落家,但是这一段时间和落家那小姑娘所做的事情倒真是大快人心。”

    “其实我也很震惊,落家那小姑娘出手让人防不及防啊,还好我们和落家是世交。”

    “可是,她和吴家的联姻让人感觉扑朔迷离呢,难道只是解决情敌?”

    寒伯安:“我也不知道,最近他们在欧洲处理公司的事情,新年是不会回来的。”

    安林曦:“我倒是觉得他们俩个更配!”

    寒伯安微微一笑转换了话题,对于弟弟的事情他也不好说,毕竟弟弟的身份特殊:“爸,您这到年底就忙了吧?你的那些个得意门生就会来探望您啦。”

    “嗯,年底想清静一下,别的人我都推了,只有刘家的刘诚之在年前会来,年后就亚子那个小妮子会来。”

    “你这真是桃李满天下啊,这俩个是你最得意的门生?”

    “俩个人不算是最得意的,算是我最称心的。刘城之表面看着大条,其实集感性与理性于一体,内心柔软,心思细腻,很会照顾别人的感受。董亚子活泼可爱,看着大大咧咧的,其实心细如发,思维缜密,嫉恶如仇。”

    “爸,您这是对每个学生都记挂在心中啊。”

    “他们跟我的时候也不多,只是在选修课上会来听我的课,可惜的是他们的选修课感觉比别的科目都优秀。”

    “是金子总会发光的。爸,妈的那个手镯另外一只的下落找到了,不过其中的关系有些复杂,因为手镯中间经手了几个人,并不在原主手中。”寒伯安想起手镯的事情,从元旦回来一直都没有给安家说这个事情。

    “能确定原主是谁了?”安林曦惊喜的问,代凉可是背着这个心事很多年了。

    “可以确定了,是我的一个朋友无意中碰到原主的孩子。只是没有证据贸贸然的怕有些唐突。”

    “如果确定了,可以安排他们先见一面,现在科技发达了,也不仅仅只是物证。”安林曦若有所思。

    “好,还是您思虑周全,这个我年后来安排。”寒伯安眼看着时间不早了,他想和安男回去。

    “开车也很累,现在时间不早了,你就带安男回去吧。”安林曦怎么能不知道寒伯安的心思呢便及时的结束了话题。

    “好,那您也早点休息。”

    告别了岳父岳母,寒伯安带着她温柔的小妻子回到了他们爱巢。

    夜,透过温柔的轻纱,斑驳着一世的繁华,留下激情的呢喃,将杭州多情的包围。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