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黄易小说 > 亭书浅墨黛画生花 > 第六十三章:耀灵重伤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黄易小说] https://www.huangyixiaoshuo.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白真上神一挥广袖,设一结界,将几人保护在其中。

    “殿下!”陌尘喊道

    黑色蛊虫在结界外撕咬,白真上神紧皱眉头道:“此结界撑不了多久。”

    “若焚烧呢?”亦承问道

    “不可!”温羽上神道,看着结界外的蛊虫又道:“若焚烧蛊虫,只会让它们又回到这些人的体内中,而后会变得更加凶残!”

    结界越来越薄弱...

    几人紧皱眉头,白真上神便看到陌尘手中紧握的剑,一伸手,食指和中指并拢,快速在剑刃上划了过去。

    顿时间鲜血直流,白真上神一运法力,一滴血置于半空,凝结成水滴状。

    “殿下!”陌尘紧张的喊道

    温羽上神一脸担忧。

    白真上神一迈步伐出了结界,结界外的蛊虫似乎闻见某种味道,都涌向白真上神,除此之外,琴声响起,行尸走肉的人也都顶着污浊的眼睛涌向白真上神。

    白真上神步步紧退,用置于半空的这滴血,引着蛊虫步步退向祭坛。

    一到鼎边,白真上神便用法力引着这滴血入了鼎中,蛊虫迅速爬进鼎中,数十名人也围在鼎边,咆哮着,撕啃着。

    白真上神见状,便又从手中出引出一滴血,手掌一推,这滴血如烙印直击鼎腹,鼎腹便出现一朵桃花形印记。

    鼎中的蛊虫瞬间安静,数十人围跪于鼎边,一动不动,琴声也瞬间消失,蛊虫和数十人便被封印了。

    这朵桃花为粉红色,是白真上神一滴血化成,烙在鼎腹中粉的似霞,花瓣儿全都展开,可奇怪的是,这朵桃花没有花蕊。

    结界顿时消散,陌尘跑近:“殿下...”这紧张的眼神生怕白真上神受一丁点伤

    “无事!”白真上神双手俯于身后

    “看来二弟早已知何人所为?”温羽上神问道

    白真上神看着鼎道:“这些蛊虫被养入人体中,这些人也被吸走心识被控!”

    “蛊傀儡!”陌尘恍然大悟

    蛊傀儡: 活人被蛊虫吃空脏器,心脏和神识被吸,成不死之身,蛊虫便在体内空腔中滋养,若有人伤及蛊傀儡,蛊傀儡体内的蛊虫便会爬出,若伤及蛊虫,蛊虫化成一团黑气,再被蛊傀儡吸回体内继续滋养,此蛊虫不死不灭,除非母蛊虫被一招致死,子蛊虫才会灰飞烟灭。

    “那不应该是人傀?”亦承问道

    白真上神摇摇头道:“并非。”

    人傀: 将活人心脏和神识吸走,将其控制,再让蛊虫顺着心脉而入,从此听命于施蛊之人,不同的是蛊虫在心脉中沉睡,若人傀有二心,蛊虫便会自爆,让其灰飞烟灭

    温羽上神紧皱眉头道“”“何人能如此丧心病狂,惨无人道!”

    “黑樱城!”白真上神道

    “上官清果真蛇蝎心肠,不过,她为何会幻境?”陌尘问道

    “她的千幻之术,不仅可随意幻化成人,还可幻成境,幻成境只需一阵眼便好!”白真上神解释道

    “所以,刚才的石碗就是阵眼!”陌尘道

    “这些蛊傀儡,既杀不死又伤不得,所以,二弟只能将其封印!”温羽上神看着白真上神手指的伤说道

    白真上神轻点头。

    “若这南城还如以往一片祥和,该多好啊!上官清如此狠毒,竟用城中百姓养蛊虫...”亦承感叹道

    白真上神俯于身后的手攥紧,心中早已咬牙切齿。

    “走吧。”白真上神平淡两字

    几人转身,便要回天界复命,温羽上神转身前便又看了一眼鼎腹上的桃花形封印。

    “这南城依山傍水,之前定是个不错的地方...”亦承抬头环绕一圈

    亦承一转身不知被何物绊了一下脚,差点跌倒。

    嘴里还嘟囔出了一句“哎呦!”

    瞬间,琴声毫无章法,吵的人头晕目眩,心神不宁,片刻间,一声琴弦断裂的声音,一切都安静了。

    只有一阵风吹过,等再睁开眼睛,城中云雾迷蒙,重重浓雾,像雪堆似的从一个个山头崩落,像瀑布似的从两峰间的凹部翻滚下来,好像是失眠者勉强睁开的眼睛。

    白真上神看着身边,竟无一人,视线受阻,模糊不清。

    听可依稀听见陌尘的一声:“殿下!”

    白真上神心中道:“看来,这雾被迫让我们散开...”

    “殿下!殿下,殿下...”亦承的声音也传了过来

    “封住灵脉,此雾有毒!”温羽上神高喊一声

    此话一出,陌尘和亦承一出剑决便将自己灵脉封住。

    “二弟!你可能听的见?”温羽上神喊道

    “大哥不必担忧!”白真上神回应道,双手俯于身后,踱步前行,眉头紧锁。

    刹那间,便有一黑色轻纱从雾中飞出,直面攻击白真上神,白真上神一侧身,将其避开。

    除此之外,温羽上神和两位侍卫也都被黑色轻纱攻击,这黑色轻纱看上去好似女子的衣襟。

    被某种法力控制,白真上神眉头紧蹙,再仔细一听,不远处似乎有何动静,伸出手,隔空一抓,火灵烈焰剑,黑色轻纱从迷雾中加速直面而来,白真上神一转身,脚尖踮起,向后滑出数百米,剑从下挥起,将黑色轻纱砍成两半。

    白真上神剑尖指向地面,仔细听着周围的一切细微的声音。

    在不远处,传来一阵声音,就像是被绳子勒住脖子发出难受的倒吸声。

    白真上神闭起眼睛,凝神屏气,仔细听着这声音传来的方向,一刹那间,提起剑,挥了过去,只听了一声被砍断的声音,一人倒地声,喘着大气道:“谢…谢殿下!”

    原来是陌尘,顺着陌尘的声音摸索过去,但始终找不到人。

    刚走两步,有一背部与自己背部相贴,白真上神一回身,对方也一回身,两剑瞬间指向对方。

    温羽上神看到白真上神眉眼展开:“二弟!”

    白真上神问道:“大哥可有受伤?”

    温羽上神摇摇头,问道:“这到底怎么回事?”

    白真上神道:“是黑樱琴,刚才亦承碰触到的便是黑樱琴中的第七弦。”

    “第七根弦?”温羽上神问道,二人互相紧贴,小心翼翼踱步向前

    “若没猜错,此弦也是幻化而出,真正的七弦并非在此!”

    “此番我们被困在这迷雾中,该如何是好?”温羽上神问道

    两人一同前往,虽不知道此未何处,但总比一人独自前行安全许多。

    白真上神在不远处模模糊糊的看见一身影,此人身影甚是熟悉,正是自己的侍卫:陌尘

    白真上神正要对着陌尘喊一声,谁知从陌尘身后突然飞出一黑色轻纱。

    陌尘毫无察觉,白真上神见状,将已封的灵脉冲开,一跃而起,一伸手掌,便将陌尘推开。

    陌尘一回头便看到白真上神,黑色轻纱速度极快,若白真上神推开陌尘,再拔剑自救,便早已来不及,只见黑色轻纱在白真上神身上划开,连同袖子在内,划出了一道又长又深的口子,白肉一番,鲜红的血液从肉里渗了出来,很快染红了这一袭白衣。

    “殿下!不可!”陌尘看着白真上神,心中尽是自责,若不是自己警惕心减弱,白真上神也不用为了救自己受伤,竟还解开灵脉,毒雾早已吸入,被划开的伤口也沾染上毒雾

    一旁的温羽上神看着受伤的白真上神,满脸尽是自责和愧疚,这一切他都揽入眼底,若他刚才拔剑相助,白真上神定不会受伤。

    可当白真上神冲开灵脉时,温羽上神眼前便浮现出白真上神说的那句‘父帝嘱咐千万小心!’

    也浮现出平日里父帝对自己冷眼相对,处处与白真上神不同。

    可就是因为他未拔此剑,眼睁睁看着白真上神受伤,自怨自艾。

    白真上神看着自己身上的伤,一起身,唤出火灵烈焰剑,纵身一跃,置于半空。

    只见一道红黄色光幕落下,迷雾尽散。

    白真上神从空落下,嘴角渗出血渍,陌尘跑近一脸焦急“殿下,你如何?”

    白真上神将火灵烈焰剑用法力唤回,陌尘看着白真上神,‘噗!’一口血喷出,其实早已虚弱无力。

    温羽上神皱紧眉头,一转头再不远处看到亦承正在一步步走近。

    “殿下!”陌尘心急如焚喊着

    白真上神拖着虚弱无力的声音问道:“你可有受伤?”

    “没有,没有,我未受一丝伤!殿下,你怎么样了?”陌尘说道

    白真上神轻点头。

    “二弟被五霞彩衣所伤!”温羽上神心急如焚道

    “五霞彩衣?”亦承问道

    “上官清将法力注入衣袖中,本是死物却被唤活,杀人与无形!”温羽上神解释道

    “我已封住殿下的灵脉,不让毒蔓延入了心脉”陌尘看着温羽上神道

    是自己曾疼爱的弟弟,温羽上神脸上挂着担忧和愧疚“速回天界,不可耽误!”

    陌尘心中早已自责不已,白真上神眼前一片恍惚,一身冷汗,额间的冷汗早已浸shi鬓发,脸色未有一丝血色,但依旧拖着虚弱无力的声音:“不必担忧!”

    “都是臣不好,若不是我,殿下也不会受伤!”陌尘愧疚更是溢满眼眶

    黑樱城的那位也未见得落得多大的好处,上官清双手放与黑樱琴上,尽是伤痕,脸颊两侧伤痕也是清晰可见,双眼布满血丝。

    ‘噗!’一口鲜血而出。

    黑荞见状:“城主!”

    上官清道“无事!”心中早已怒目切齿道:“耀灵!”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