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黄易小说 > 我在异界有座城 > 第一章相亲,圆珠!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黄易小说] https://www.huangyixiaoshuo.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我叫唐震,今年二十三岁,平时喜欢看书和玩游戏,至于我的职业……很多,算是一个自由职业者吧……”

    午后街角的冷饮餐厅里,短发青年看着面前的时髦女孩,脸色平淡的做着自我介绍,可眼底却闪过一丝微不可查的伤感。

    餐桌对面的时髦女孩个子挺高,纤细的双腿,穿着时髦,长相倒也端正。

    只不过此时的却她一脸不耐烦的表情,偶尔看向青年的眼神里闪现一丝淡淡的不屑和烦躁,同时在心里一字一句的嘲讽着青年说过的话:“什么自由职业者,切,不过是自我粉饰罢了,说白了就一无业游民。就像屠宰场的人自称就职于“生物分解所”,地痞流氓号称“绿林好汉”一样,真特么虚伪……”

    尤其是对面这个经人介绍相亲的青年,穿着一身廉价的地摊货,加起来不过价值五百元而已……

    呵呵,自己的一双皮鞋都不止这个价钱。

    可偏偏这个家伙自见面起,脸上总是浮现着一副无所谓的表情,对自己也是不冷不热的态度。

    在这个人面前,自己一向引以为傲的身材容貌都没得到重视。

    他凭什么?

    你要是有钱的大款我也就忍了,是有势的官员我也认了,可你特么就是一个穷小子,装什么装?

    时髦女孩终于在双方沉默了数分钟后,忍不住用带着讥讽的语气开口道:“咱们还是说点儿实际的吧,其实要不是架不住方雨佳的磨叽,而我又讨厌油嘴滑舌的家伙,否则今天说什么我都不会来这里。”

    “唐震是吧?我知道你的家庭条件一般,唯一的优点就是人实在诚恳,但是你知道吗,现今社会你这种性格的人已经吃不开了!”

    “想要和我交往可以,不过我还是得提醒你一句,想要和我结婚的话最起码你也得给我买一栋一百五十平方的楼房,一辆十五万以上的轿车,帮我开一家美容院,否则一切免谈!”

    时髦女孩说完自己的条件后,旁若无人的掏出手机,一边玩着手机,一边等着对方知难而退。

    唐震的嘴角微微抽搐,对方的态度令他心底涌出一丝怒火。

    对面的女孩是个什么货色他一清二楚,说难听点儿就是个远近驰名的公交车。他她对自己挑三拣四的嫌弃嘲讽暂且不说,唐震也没太往心里去。

    让他恼火的是,安排相亲的人明明知道自己的性格,却偏偏给自己介绍了个这样的女人。

    可自己偏偏来了,算不算犯贱?

    这种让所爱之人愚弄背叛的感觉让他心头微痛,暗自苦笑一声,唐震压下心头的怒火,转而看着对方淡淡一笑道:“你说的那些东西我现在一样没有,不过我保证未来就肯定能办到,我有信心,你信么?”

    时髦女孩轻哼一声,动动嘴唇却没有发出声音,不过看口型应该是“接着吹!”

    唐震见状不以为意的继续说道:“不过就算有了这些,也跟你没有任何关系,因为我根本不打算和发生任何联系。顺便提醒你一句,不要自以为长得漂亮一点儿就目中无人,后街一次三百的那些‘兔子’个个都不比你长得差!”

    时髦女孩闻言大怒,站起身来端起桌上的饮料砸向唐震。

    不顾复之前的高傲,气急败坏的伸出手指着骂道:“你他妈混蛋,不要脸的穷逼,装你妈的装啊……”

    骂了十几句后,女人一脸嫌弃的转身快步离去。

    抖了抖衣服上的水渍,唐震瞟了一眼气冲冲离去时髦女孩,自嘲的轻笑道:“混蛋就混蛋吧,反正我就这样了……”

    “方雨佳啊方雨佳,你这又是何苦,不想接受我也不必用这种方法啊……”

    不多时一阵悦耳的手机铃声响起,唐震在邻座几对情侣的窃窃私语下起身走出冷饮店。

    缓缓按下了接听键,随即一个甜糯清脆的声音传来:“唐震你搞什么啊,小菲刚刚给我打了电话,一直埋怨我,你也真是的,早知道我就不当这个介绍人了……”

    听着方雨佳的埋怨,唐震感觉喉咙仿佛被什么堵住一般,欲言又止的低下头去。

    他始终搞不懂自己心里的想法,同样是两个“嫌贫爱富”的女孩,为什么自己会忍不住反驳讥讽那个齐菲菲,却始终对方雨佳抱着一丝期望?

    看来自己是真的喜欢这个女孩,所以才会选择性的忽略她的择偶标准,毕竟对方同样抱着找一个金龟婿的打算。【愛↑去△小↓說△網w  qu 】

    为自己介绍了一个有着同样想法的女孩,就是想让自己搞清状况。

    这就是方雨佳的性格,她如果不喜欢你的话,会想办法令你知难而退,却从不主动开口。

    唐震忍不住猜想,如果此时方雨佳知道自己已经放弃了对她的苦苦追求,是不是会感觉如释重负,然后兴奋的哼着最喜欢的那首梁静茹的歌,拉着闺蜜一起去逛街呢?

    ……

    东都市西城区一间三十多平方的房子里,斑驳不堪的墙皮和油漆剥落的门窗显露出一丝破落。

    此时在房子的屋门口,正有十几名五大三粗的男人正围在一起,难听的咒骂声不时从他们的口中喷出。

    “妈的,唐老五这孙子,足足欠了老子五十万,他倒好一走了之,可是钱到底什么时候还啊!”

    “就是,咱们都是街坊,你也是个懂事的孩子……大家都指着这点钱儿过日子呢,这个,这个父债子还的道理不用叔叔多废话吧?”

    “哎,唐震啊……说实话咱们也不想逼的这么紧,可谁都是一家老小,挣点钱儿也不容易,对吧?”

    “操,别****废话了,今天不给钱就抄家!”

    其中一名脾气暴躁的黑脸大汉吼了一声,只不过在打量了一眼那家徒四壁的屋子后,顿了顿又晦气的骂道:“妈的,我看你这地方恐怕耗子来了都得饿死。你爸倒是拍拍屁股跑得利索,却狠狠的坑了这帮老少爷们,真是够他妈缺德的了!”

    众人闻言深有感触,情不自禁的同时点头,一脸的懊悔。

    在这些气势汹汹的追债的人中间站着一名眉清目秀的年轻人,正是刚刚“相亲“归来的唐震。此刻他正苦着脸,满脸无奈的笑对着众人。

    “各位叔叔大爷哥哥,听我说一句,好不好?”

    唐震说完话后看了一眼众人的反应,见没有人反对后便继续道:“你们的难处我也知道,你们看这样行不行?我一个月还上五千,至于先还谁的钱就请诸位自己商量吧!不过我可丑话说在前面,如果真把我逼急了话我就一走了之,到时候咱们看倒霉!”

    唐震言毕一脸坚决的神色,冷冷的盯着这些人。

    反正老子的办法已经提出来了,行不行你们自己看着办,要知道兔子急了还咬人呢,有本事你们朝我那混账老爹要去!

    唐震的解决办法显然不能得到所有人的认同,立刻有人开始急赤白脸的吼出声来,撸胳膊挽袖子作势欲打,眼珠子瞪得溜圆。

    “你要干什么,你小子也想学你那个不要脸的爹吗?”

    “妈的臭小子,想吓你大爷是吧!”

    “操,这钱我不要了,我就用这些钱买你一条腿,骂了隔壁的!”

    ……

    吵吵闹闹的折腾了一上午,唐震终于送走了这些讨债鬼。

    其实这些追债的也没有办法,如今欠钱的是大爷,真把人吓跑了他们可就血本无归了。

    有唐震这么个人在的话,最起码每隔几个月还有可能收回个几千块钱。

    正如唐震所说的那样,要真是把他逼急了,最后来个破罐子破摔的话,那这些人真就是鸡飞蛋打一场空了。

    众人走后,唐震苦笑着将满地的烟头垃圾收拾干净,随后望着空屋子叹了一口气,年轻的脸庞上划过一抹凄苦。

    唐震是个孤儿,很小的时候就被收养,那户人家收养他的第二年就生了个女儿,唐震也从此有了个从小就爱缠着他的妹妹。

    可惜好景不长,养母突然去世,养父开始花天酒地夜不归宿,对兄妹两个置之不理。兄妹两个饥一顿饱一顿的长大,日子过得很清苦。

    他能有今天的窘迫生活都是拜自己的那位养父所赐,老家伙在一年前东骗西骗的弄了一笔巨款后,就带着钱和一名有夫之妇远走他乡,去过逍遥快活的日子了。

    闻讯赶来的债主们自然盯住了唐震,隔三差五的来他家聚会骂街,每一次都要折腾个大半天才走。

    说实话唐震有的时候他真的想一走了之,可是每当这时他就会想到自己那完未成的学业的妹妹,他就这样一次次的强忍着劳累和辱骂,在都市的夹缝中艰难的生存着。

    唐震是一个很有恒心的人,认定爱一个人便要坚持到底。

    但事实证明,他不是方雨见佳的菜。

    所以他才苦笑着答应了方雨佳为他介绍女朋友的要求,为自己这段付出五年没有结果的感情划上一个句号。

    爱情也需要物质基础,现在他连自己都顾不过来,又岂敢去奢求爱情?

    唐震叹了一口气,从口袋里掏出手机看了看时间。

    被这些讨债的人耽误了这么久的时间,再加上心里空荡荡的,看来今天是不能出摊了。

    唐震将电话丢在床头后后,便蹲下身子把一个塞在床底下的尼龙编织袋掏了出来。

    打开袋子后,唐震从里面掏出一颗鸡蛋大小的透明晶体摆弄起来。

    这东西是他那混账养父从盗墓贼手里买来的,据卖家说是从一座不知道什么年代的古墓中挖出来的。

    当时挖出来三样东西,好像是一把匕首和一件陶器,还有一件就是唐震手中的这个东西。

    这颗类似水晶的物体被当时唐震的养父断定是个宝贝,就花费了一万大洋买到了手里。

    结果找人一鉴定,屁都不是。

    唐震养父郁闷了几天后,便将这个“玻璃球“丢进了床底下,后来被唐震打扫卫生时放了起来。

    将手里的‘玻璃球’摆弄了几下后,唐震随手将它和手机一起放到桌子上,随即起身准备午餐。

    右手手捧着一碗两块钱一袋的方便面,左手拿着半袋榨菜,唐震缓步走到床边,翻开一本小说看了起来。

    正看到一段刺激的战斗描写,主角靠着精湛的枪法和格斗技巧接连击毙敌人时,唐震兴奋的一拍身边的桌子,却不想正巧拍在了玻璃球上。

    玻璃球碎裂,继而一阵痛入骨髓的剧痛骤然传来,唐震情不自禁的怪叫一声,原来是手掌被割开了一个大口子,鲜血不断涌出。

    “倒霉催的!”

    唐震气恼的骂了一句后,便赶紧去倒水清洗伤口。

    他却不知道,在他离开后,那破碎的珠子里飞出一抹幽光,将手机团团包裹住,持续了几秒后便消失不见。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