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黄易小说 > 炼宝专家 > 第六卷 我欲飞升 第二百十四章 小巫见大巫【冒着地震危险求月票】

第六卷 我欲飞升 第二百十四章 小巫见大巫【冒着地震危险求月票】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黄易小说] https://www.huangyixiaoshuo.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见枯荣老祖手中的元神令牌倏然亮起碧幽青光,却是头身形足有丈余,面目狰狞,手持奇门兵器的巨大恶鬼。

    而且很显然的是,这六只巨大恶鬼并非灵体元魂之躯,就这般悬浮半空,瞪着铜铃也似的眼珠子,正张着血盆大口,仿佛随时都要择人而噬一般。

    这六头天鬼可说是枯荣老祖耗尽毕生心血所炼的鬼物,每一头天鬼的炼成,都不知耗费了他几多精力,其威力自然也是庞然非常,等闲法宝根本伤他们不得,就算是品阶极高的法宝飞剑,亦是难对他们造成致命伤,更何况即便受创,以这六头天鬼那不死之躯,复元只是分分秒秒的事情。

    加上这六头天鬼力大无穷,手中所持兵器乃是经由冥河之水千万年的浸泡而得,尽吸冥河至邪阴气,莫说是被这鬼器砸到了,便是挥舞间兴起的邪风,只怕纵是出窍期修真者也难在此等邪风袭体之下抵过半分钟。

    一直以来,这六头天鬼都被枯荣老祖当作宝贝般雪藏起来,说他刻意隐藏实力也好,说他对敌之时根本不用这一杀手锏也罢,总而言之,除了上一次昆仑正邪比剑时,枯荣曾以六大天鬼对阵紫虚真人的紫青双剑之外,便再也不曾放出过这六头天鬼来了。

    而那一次六天鬼对阵紫青双剑的最终战果是难分胜负,或许可以理解成枯荣老祖与紫虚真人都没有真正拼命的觉悟,但仅仅只是如此,也足以令人对这六头天鬼产生深深恐惧了。

    楚御虽是未能看透这六头形象狰狞的天鬼究竟威力如何。有心试探之下,心念动时,纯钧剑已然化金虹而出,以破力,欺六头天鬼地动作灵便不足,须臾间已是分别在六天鬼身上斩了十七八下。

    “锵……锵锵……锵锵锵……”金铁交鸣之声频传,以纯钧之锋,混沌剑决之威,竟是只在六头天鬼巨大的身躯上划出道道白痕,连破开天鬼身周那层看似外壳的黑色角质硬甲都是不能。

    “这么经打……那岂不是都快赶上自己妖磐修圣三阶境的肉身强横度了……”楚御愕然心道的同时。六头天鬼已是分作六个方向,齐齐挥起手中鬼器。喉中爆出声声刺耳的尖啸攻向了楚御。

    六天鬼齐袭而至,鬼器轰击席卷而起的滔天邪风虽不至伤到楚御。

    却也后者感觉颇为难受,赤青神光竟是无法悉数抵御这积存自冥河千万载的阴邪污秽之气,皱眉之下,楚御放出照天印当头朝那率先攻袭到他身前的天鬼拍下。

    一座金光灿烂的千钧大山轰然砸下,不想那天鬼竟是不闪不避,双臂朝上一顶,纵是被照天印衍生而出地巨力撞飞。却也同样把照天印给顶翻了个儿。

    枯荣老祖远远将这一切瞧在眼里,心中却是笃定起来,不禁狂笑出声道:“能死在本老祖六大天鬼的合围之下,你也应知足了,便是当年昆仑正邪比剑之时与本老祖相斗地峨眉掌教紫虚真人也不曾有此待遇呢!”

    六天鬼仿似不知疲累为何物的狂攻,纵是以楚御这等合体初期修为者亦是抵挡得甚为吃力。若不是他手中地承影剑档次较纯钧高出一筹,攻得恰当倒是能伤到天鬼,使得六天鬼微微有些顾忌。恐怕如今的局势则更为处于下风了。

    又是被六天鬼举鬼器齐轰一记,楚御心头亦是冒出一丝真火,“本来不想闹出太大动静的,不想这枯荣老怪倒还真有些压轴本领,你有六天鬼,老子还有百劫不灭之躯的骷髅鬼王呢!”

    放下顾忌的同时,楚御使了个“影剑决”稍稍将六天鬼逼退些许,乘隙取了太阴元神令牌出来,手中瞬变了一个决印,那令牌倏然射出冲天白光,一只身形足有五丈高下,手持两柄巨大战斧的骷髅现身半空,不是那尽数吸摄了阿修罗鬼王元魂的骷髅鬼王赵括还能是谁。

    凭借着太阴令牌地强横摄服力,只要持此元神令牌,赵括自当无条件服从楚御的任何命令,无需言语,只消识念相传即可。

    “先不急着杀那个老魔头,把这六个小东西轰碎了再说!”

    楚御第一时间抽身而出对赵括下达了指令,虽说六天鬼悍然追击而至,但赵括那五丈身形只是这么朝前踏了半步,便似一堵城墙般将楚御护在了身后。

    得了楚御之令,赵括手中一对九幽化神斧狂然砸下,迎头一个不知好歹的天鬼撞了个正着,只是能到赵括膝盖高度的他勉力举起手中鬼器欲抗。

    但是很显然的是,两者之间无论是兵器亦或是力量都相差太远了,只此一斧劈下,便将那天鬼连鬼器一起斩成了两截,今仅仅只是如此的话,以天鬼那惊人地再生复元能力,倒也勉强能够合二为一。不曾想赵括似是嗅到了什么好吃的东西,紧跟着竟是大嘴一张,附身一通狂吸,露出白森森的利齿,连吞带咬地这只倒霉天鬼给吃到肚子里去了。

    说句实在话,如今赵括的综合实力实乃要较驱使他的楚御都高出一筹,在未能运用混沌钟玄妙之前,哪怕是祭动身上所有法宝,楚御亦不敢与赵括拼斗的,否则的话,当初也不用借助袁洪之力收服赵括了。

    本是认定胜券在握的枯荣老祖骤见此景,脸都快绿了,他本就是修得至邪功法,对诸多鬼物灵体知之甚多,赵括只是方才被楚御释出,枯荣已然认出这只巨大得有些过份的骷髅分明就是号称阿鼻修罗王战斗法身的某一类化形体,那可是在地仙界之中不太有人敢去招惹的对象啊!

    “这怎么可能……一个合体

    真者居然能够驱使阿鼻修罗王战斗法身的化形体……分明就是隶属道修一脉地人……道修之人不是从来都不屑这等邪魔召唤术法的嘛!“

    心中的疑惑虽是难解,但此刻枯荣老祖手中已然掐动收回五个幸存天鬼的决印,“***。本老祖遇见过厉害的变态多了去了,今次却头一遭遇见这么个在所有方面都压制自己的家伙,这架没法打了,走为上。”

    楚御眼尖,瞧见枯荣老祖手中黑光闪烁,立时断喝道:“能杀多快杀多快,杀了直接吃掉便是。”

    兴许是方才生吞了一只大补的天鬼尝到了甜头,赵括闻得楚御所言,顿时陷入了恐怖的狂暴状态,九幽化神斧在他手中化作两团巨大碧色光团。卷起漫天斧罡,将余下的五只天鬼以及他自身全都包围在了其中。令得外人无法瞧见内中情形。

    与此同时,枯荣老祖亦是完成了收摄天鬼地决印。不过令他大跌眼镜的是,百试不爽地收摄决印居然一点用处都是没有。

    是舍了耗费毕生心血炼成的天鬼逃命?还是冲上拼命收回天鬼再闪?

    这个两难地抉择令枯荣老祖心底生出一股前所未有的沮丧,魔头毕竟是魔头,更何况是枯荣老祖这等凶顽成性之辈了,一瞬间却生拼命之心,两只眼珠显出炯炯幽光,一头红根根竖起。竟是施展起“幽罗九曲大法”中最是歹毒,亦是最为耗损魔元的拼命招式。

    “玄阴秘雷现!”

    枯荣老祖身周碧光尽显,整个人在那庞然催谷的魔元力之下涨大了两圈,七窍之中更有血丝流出,形象恐怖异常,随着他一声歇斯底里的暴吼。虚托的双掌之间凝现出一颗足有丈许方圆的黑沉雷球,这巨大雷球方才显现,周遭地地煞阴气瞬间被它吸摄一空。反观那雷球竟是愈趋缩小,只是色泽越黝沉了。

    “爆”

    蓦闻得枯荣老祖口中艰难吐出一字,玄阴秘雷轰然朝着楚御砸去,原是他想着先行干掉楚御,从而解决天鬼被灭之厄,说不得更有机会一举收摄了秒杀天鬼的骷髅鬼王……

    “想拼命了……可惜老子没兴趣陪你这么玩!”楚御好整以暇冷笑一声,早已取在手中的凡火万鸦壶倏然祭动,祝融火柱冲天而去,千只火鸦振翅飞出,夹带着刺耳的聒噪之音将那颗凝集了枯荣老祖全力一拼的玄阴秘雷包裹严实。

    如若这颗玄阴秘雷成功爆裂,其威力足以摧毁方圆十里空间,对此枯荣老祖有着绝对的信心,可是,最终玄阴秘雷并未如他所想那般爆开,以千只祝融火鸦焚天烧地之能,竟是抢在雷爆之前将之尽数融毁,将所有威胁扼杀在了萌芽之中。

    与此同时,赵括亦是蓦然收摄了斧罡,在其身前哪里还有半个鬼影,看他那仍在不断嚼动地血盆大口,不用想也知道其余五只天鬼都已落进了他的肚里。

    “杀了他。”楚御目光扫过面若死灰的枯荣老祖,冷然道。

    当赵括飞腾而起,宛似一座万钧巨山操巨斧斩向枯荣老祖地瞬间,后者因之前祭动玄阴秘雷致使魔元大耗,想躲却是难成,想挡就更别谈了,连天鬼这等不死之躯都挡不住赵括一斧子,他枯荣老祖这么具肉身又如何能成,际此时,枯荣老祖唯一能够做的便是大呼徒弟帮手。

    “余宏吾徒,祭百鬼助我。”

    却说一直在旁观战的余宏越瞧越是胆寒,本来以他的阴冷性子,早就应该出手在旁偷袭了,但楚御所展现出来的实力实在太过骇人了,惊得他连偷袭的勇气都难以提起,此刻闻得枯荣老祖呼救,余宏不但未曾祭动法宝来救,反倒是身形化作一道乌黑遁光,尽展全奔南而逃。

    “杀师之仇,我余宏他日必定来报……”这是余宏毅然弃师独逃前留下的唯一言语,果断而决绝,没有丝毫的犹豫。

    也不知楚御心里头是怎么想的,居然没有追击余宏,本来完全可以凭借凡火万鸦壶将这对师徒双双灭杀的。

    “果然是青出于蓝而胜于兰,你的这个徒弟可是要比你聪明多了……”

    在被赵括以先天法宝九幽化神斧劈成肉之前,枯荣老祖只来及从口中冒出一句凄厉呼声,“好一个青出于蓝……”

    肉身毁了,元婴更是难逃,要知道赵括可是大小通吃的货色,大口一吸,已然将枯荣老祖的元婴吃了个清洁溜溜,也着实省却了楚御一番工夫。

    “吃饱喝足,你也该乖乖回去待着了。”耳闻得数里开外军用直升机的引擎声,楚御轻笑一声将骷髅鬼王赵括收回到太阴元神令牌之中,毕竟此番与枯荣老祖的一番拼斗动静实在太大,不被俗世之人现才怪,好在战斗进行得极为迅,倒是没有引起一些不必要的麻烦,赶在军方前来查探之前离开便是了。

    最后扫视下方一片狼籍的长孙庄园,楚御却是不曾流露出丝毫怜悯之意。“帮凶基本杀完,元凶却是未曾找到,不过……相信很快就会有人引我去寻那元凶恶了……”

    心中念起的同时,楚御嘴角掠过一抹得逞的微笑,掩了五色遁光的原色,又是收敛气息,径自朝方才余宏弃师而逃的方向飞去。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