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黄易小说 > 炼宝专家 > 第五卷 乱世将至 第一百六十九章 贪吃胖子的仆人

第五卷 乱世将至 第一百六十九章 贪吃胖子的仆人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黄易小说] https://www.huangyixiaoshuo.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仑修真境,此间最大的宗派自然非昆仑派莫属,宗派此间的最高峰光明顶,亦是昆仑修真境之中天地灵气最是浓厚充盈之所。

    光明顶上光明宫,正殿,身为昆仑派现任掌教的九月真人正与派中长老议事,却是突闻守山弟子急急来报。

    “禀掌教,光明宫外的混元一气阵被两个不知是何来历的魔头攻破了,轮值殿外的九疑长老正与两名魔头缠斗,望掌教能尽快救援……。”

    “什么!”

    九月真人倏然从蒲团上坐起,纵是以他如今几近渡劫期的修为亦是不禁为之震惊莫明,要知道光明宫外围所的守山禁制乃是千年前由一位修成散仙的昆仑派前辈所布,虽说未必去到那等强绝无匹之境,但好歹也曾多次抵御邪魔功成,即便是如今中土修真界中最是厉害的几大魔头联手齐至,恐怕也难以在无人察觉的情形下将之攻破的。

    “走,且看看是何等凶魔,竟是敢闯我昆仑光明顶。”震惊过后,九月真人心头生出一丝薄怒,身为昆仑派掌教,被人杀上了山门,岂有不找回场子的理由。

    说话间,九月真人已然遁光而起,径自朝光明宫外飞去,另三名与其同辈的昆仑派长老亦是紧随其后,个个摩拳擦掌,虽是心中有些纳闷居然会有如此不长眼的魔修来到昆仑光明顶难,不过在他们看来,来犯者最终唯伏诛一途而无它。

    光明宫外,两人高踞空中,却是之前还在百莽山相斗的长孙惑以及琉璃成蛊化形的胖子。两人一前一后,长孙惑一脸掐媚笑容跟随胖子之后,眼中时不时闪过一丝阴狠之色。

    再看琉璃成蛊所化的胖子此刻正大口吃着半截淡金光泽透显的飞剑,嚼得“咔嘣”作响,这口上阶金属性飞剑的强硬度丝毫不能构成让他难以下咽的难度。

    “长孙小子,你不是说这里有先天法宝可吃,怎么净是这些没什么营养的蹩脚吃食。”胖子一口将最后小半截飞剑吞下,意犹未尽道。

    “当然有,此间乃是如今中土修真界最大宗派的驻地,值得主人吃的东西可是多着呢,如今我们尚未打进光明宫,这好东西嘛自然是被他们藏得极深的……”

    有鉴于从峨眉派中偷得两样先天法宝,长孙惑一早已是认定诸多大宗派内定有前人所遗先天法宝的存在,似昆仑派这等历史较之峨眉派更为悠远的道宗大派,自然大有藏有先天法宝的可能。

    长孙惑笑着回应道:“不如主人先把那个老道士给吃了吧,我看那老道士也应有分神中期的修为实力了,虽说人老肉酸了些,不过吃了也应不无小补的。”

    说话间,长孙惑将手中幽魂白骨幡一招,将不远处已被幽魂黑气缠裹禁制住的九疑真人硬生生拉过身前。

    胖子皱了皱眉头,有些嫌恶道:“这个老道士赏你吃了,爷不喜吃血食。”

    长孙惑闻言大喜,哪里还会客气,先是催动幽魂白骨幡将已经失去抵抗能力的九疑真人元婴抽剥而出,跟着祭动摄元解天大法,须臾间已然将九疑真人的元婴吸摄干净,只感周身真元大增的同时,长孙惑居然连九疑肉身都不肯放过,身化一道朦胧血影,径自从九疑肉身之上穿过,以化血魔功将之精血吸净,唯余一具皮囊。

    “这个仆人当得不冤,随随便便就吞噬了一个分神中期的高手,可抵自己数十载苦修了,虽说暂时屈居人下失去了自主权,但好歹也算得了个拥有恐怖实力的大靠山,有这个胖子万事冲杀在前,自己跟在后头得好处,这等美事简直打着灯笼也找不到啊!”长孙惑感受到自身急剧增强的修为实力,心中暗暗欢喜道。

    想起当初在百莽山连番祭动幽魂白骨幡、五火七禽扇,甚至连大无相血魔身都使了出来,仍是奈何对方不得,更是被对方几招制住,长孙惑亦是深深为自己被制住后所表现出的卓口才而感到好一阵得意。

    那种情形之下,换作谁人都难逃一个死字,也惟有像自己这等久经俗世丑恶商场考验的人,方才能够从绝望中找寻到一丝活命的契机,最终虎口脱险,不但成功保得了性命,更是从中谋取到了丰厚的利益,而此番来到这昆仑修真境光明顶正是长孙惑成为胖子的仆人后为其出的主意。

    胖子作为拥有吞噬万物特性的琉璃成蛊,其实

    升完全取决于他吞噬物件的档次。听了长孙惑描绘i着数不尽的法宝,其中更不乏先天至宝,且持宝者并不曾通晓法宝的真正玄妙之用,于胖子而言,这无异于一个巨大的“食物仓库”,焉有不来之理。

    就在长孙惑将九疑真人干瘪肉身丢掉的那一刻,四道色彩各异的遁光从光明宫内冲出,正是昆仑掌教九月真人与另三位昆仑派长老。

    “……师弟!”九月真人接住九疑干瘪的尸身,一眼已然确证九疑真人死得其惨无比,不但元婴不存,更是连毕身精血亦是点滴不剩,震怒之下,九月真人目眦欲裂地狂啸出声,“害吾师弟性命,邪魔尝命来。”

    九月真人当先祭出飞剑,化万千紫电直射空中胖子与长孙惑所在之处,跟随在其身侧的三位昆仑派长老亦是悲愤出手,掌心雷狂猛轰出,却是昆仑派秘传的太阴神雷。

    长孙惑适时的朝后缩了一缩,口中却是问了一句,“主人,需要小的帮您分担一二吗?”

    胖子大刺刺的站定不动,摇头晃脑道:“似乎挺好吃的样子,你在旁候着便是,爷陪他们玩玩儿。”

    却说楚御从血冥老祖手中骗得控制骷髅鬼王赵括的元神令牌,当即翻脸痛下杀手,顿时七彩佛光照耀百里,血冥老祖用来护住己身的大天魔血魂幡在此阵威大释之下,竟是瞬间被七彩佛光轰毁了三面。

    血冥老祖甚至连喝骂一句的时间都是没有,现在的他必须分秒必争,否则下一刻就不是大天魔血魂幡被毁,而是他自身被滔天佛光炼化了。

    “即便蛰伏千载,哪怕追入地仙界,本老祖亦要雪此大仇……”心中狠狠立下志愿,血冥老祖终是施动了连他自己都犹豫不定是否该施展的最后一招——天魔化身兵解大法。

    一时间本是被七彩佛光打压得唯余丈许方圆的血云魔煞竟是倏然大涨,但闻得一阵震天价地爆裂声响,剩余的十四面大天魔血魂幡竟是全数自爆开裂,四万两千暴戾凶魂汇聚成一尊巨大的天魔形象,张牙舞爪之下居然一把将血冥老祖牢牢抓住,三口并两口的吞吃干净,而血冥老祖居然半点反抗都不曾有,更是配合的连身周护体血光都给撤去了。

    这诡异一幕也是令得楚御一怔,此等魔门秘法纵然博学如他者亦是不曾知晓,无从判断之下,楚御也只有将“佛光普照大阵”催至极限威力,勿求尽快结束战斗,将其扼杀在萌芽之中。

    反观吞吃了血冥老祖的大天魔须臾间又是涨大数圈,身周血光涌现,身形拔空而起,一拳砸向大阵壁垒。

    “轰”地一声巨响传出,“佛光普照大阵”度剧烈震颤起来,那大天魔的一拳力量实在是太过庞然了,几有撼天之能。

    一丝细小的缝隙在这股庞然巨力的影响下出现在佛光壁垒之上,楚御亦是因此变故受了牵累,吐出一口鲜血,眼中却是掠过一如既往的坚定目光,再度加力催谷阵威。

    “轰,轰,轰”那大天魔又是一连砸出三拳,团团浓绸血云包裹在他的拳头之上,轰击之力一次比一次更要狂猛,终于,当轰击的力量去到一个无法度量的境界后,纵是以七彩圣舍利催动的佛光普照大阵亦是经受不住了,佛光壁垒崩开一个裂口,那大天魔化身一道血虹,以遁光都是难及的度奔东而去。

    “这老魔头舍了肉身不算,更是以身喂魔,没个百来年时间休想恢复过来,甚至就连是否能够存得一丝自我识念都是堪忧,指不定反倒被大天魔彻底同化,成为一头只凭本能杀戮的天魔……敢于施出如此狠招,纵是让他跑了,也不算冤了。”

    以炼宝阁一脉独门秘术“真识慧眼”从四万两千暴戾凶魂凝聚的大天魔相上瞧出些名堂后,楚御心中亦是为血冥老祖对人对己的狠辣而感到心寒,能够成魔两千余载,屠戮数十万人命且活到现在,绝对与其独具的狠辣心性分不开。

    收拾一番思绪,楚御取出收摄了骷髅鬼王赵括的元神令牌,目光中流露出一丝难掩喜色。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