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黄易小说 > 霸道娄台先得月毒妻休想逃 > 第三百零四章 师母振作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黄易小说] https://www.huangyixiaoshuo.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刚说完就听见酷奇的声音,他在和路过的狱警打招呼,季得月依依不舍的在向河强的摆手中放下了小门。

    深深地最后看了师父一眼,他还是那么的慈祥,即使深陷囫囵,也没有慌乱不堪,整个人确实消瘦了不少,眼圈都凹陷了。

    走廊上迎面走来一个狱警,季得月赶紧擦了眼泪,低下头问好,往前快走几步和酷奇一同离开。

    那个狱警觉得有点可疑似的,挨个门看了看,没有异常才离开。

    这一来一回间时间也才用了五分钟不到,季得月和那个女狱警换完衣服,就离开了。

    出了门,远远地见娄台等在出租车里,季得月的心放下了一半,看着他担忧的神色,季得月才觉得此刻有个人一直在等你,是多么幸福。

    两个人上了车,娄台便直接开着出租车往市中心而去。

    黄岐等人赶紧从侧门出来在主干道与之汇合。

    林美丽打来了电话道:“阿月,怎么这么快,你师父在墙上写了什么,我看不清。”

    季得月思绪有点乱:“师父不让我开口说话,他自己也没说话,估计身上的窃听器就是敌人监视他的武器。

    他写了只有我看得懂的字,这事等回去再说。”

    娄台开口道:“难怪我听不到声音,原来如此,我还以为行动不利,突生变故呢!”

    季得月笑了:“你多能耐,找了个没见过家人的囚犯,怎么样也不会暴露啊!”

    娄台嗯道:“这可是百里挑一的,他曾经是个杀人犯,这辈子都别想出来了,他的妻儿早都是别人的了,唯一的母亲在他出事那年就病逝了,谁还记得他。

    能装成他的子女看他一次也是缘分,他上辈子也不是没有做好事。”

    季得月点点头道:“这件事你办的不错,这样我心里也好受些,我要快点把师父救出来才行。”

    娄台在十公里外把车交还给了出租车司机,拿走了行车记录仪,换乘了自己的车。

    季得月恍然大悟道:“幸好你记得,不然我们的对话可就让别人有了可乘之机。”

    娄台笑道:“一孕傻三年,都像你一样,我们现在就被人拦住了!”

    一行人浩浩荡荡的回了卫明山别墅,饭桌上季得月才道:“我明天可能要去一个地方,娄台,你忙,不用你陪。”

    娄台停下筷子道:“去哪里?”

    季得月放下筷子道:“在我第一次执行任务时,师父曾赠与我一个住所,是南洋的一个岛上。

    这个岛极其难寻,我和师父两个也是机缘巧合下到了那里,无人岛。

    师父便用了师祖的名义购下了这座岛,打算日后避难用。

    只是不知道为何这次师父明知道危险的情况下而没有逃走!”

    林美丽瞪了季得月一眼:“你傻啊,你师父身边有你,有我师父,这么多牵挂,他能跑到哪里去。

    当年购这个岛,怕就是为你准备的,他是不是跟你说有难就去那里躲起来,还给了你钥匙。”

    季得月的眼泪不受控制的流了下来,是这么说的,林美丽一个外人一猜就中,师父真的很疼爱她。

    季得月道:“我要去寻找这个岛,这个岛还是在我十岁那年去过,说实话,我不太记得了。”

    林美丽扶着额头叹口气:“本来就有点痴呆,这一下直接变白痴了。”

    季得月还没说什么,娄台倒是横了林美丽一眼,林美丽立马变怂了,端了几个盘子忙道:

    “我去给师父准备吃的,你们聊!”

    季得月笑的前俯后仰,而后瞪了一眼娄台道:“她跟我从小到大就这样,你可别太当真。”

    娄台喝了一口汤,不做声,这严重侵犯了他的自尊,他怎么可能爱上一个白痴!

    季得月看着娄台生闷气的模样差点笑出声来,真是好可爱!

    娄台坚定的道:“我要跟你一起去,正好去寻一寻位于南洋的末琼岛,还有马来西亚群岛中的一岛,凡尔赛亚岛。

    我倒要看看这岛有什么奇特之处,在此之前我需要见一个人。”

    季得月摇摇头拒绝道:“你见人就快去吧,反正你不能同我一起去,我们路不同。”

    娄台霸气的拉过季得月的手:“我说同路就同路,而且你此行还必须有那个人的帮助才行。”

    季得月好奇的道:“什么人,这么厉害?”

    娄台在笑着道:“比我和尚北冥还要狂妄的人,他是真正的天之骄子,我父亲老大的儿子,刚好鄙人有幸,和他共同打过同一个坏蛋!”

    季得月一愣,张大嘴巴道:“听起来不简单,就像奥特曼打怪兽那样,你们三个都有超能力,背后都有人支撑?”

    娄台噗嗤一笑:“我让你陪着儿子看动画片,也没让你看这么幼稚的动画片啊,这例子我无法反驳。”

    季得月鼓着嘴巴:“你才幼稚呢,我看奥特曼时你儿子不知道多么的激动,对我又踢又打,好像他才是奥特曼!”

    娄台十分满意的点点头:“这才像我,很好,继续保持,生个拯救地球的家伙!”

    季得月懒得再理娄台,赶紧吃完,去认真的准备行装了。

    娄台回到书房,和他口中的天子骄子开了个视频,兄弟见面格外激动,一聊聊了两个小时。

    季得月看着满衣柜的衣服,很是头疼,该带些什么东西呢?

    用手机查了查那边的天气,还不错,和现在没有什么差别。

    季得月就捡了几套不占地方的衣服,到时候拉着辗转反侧也方便许多。

    旅行套装洗漱用品都很方便,季得月想了想娄台也要去,便又拿来一个箱子,亲手为他叠了几套和她十分搭配的套装,西装只带了一套,她估摸着也用不上。

    装的最多的就是药,南洋或者马来西亚这些地方全部都是很热很潮湿的地方。

    蚊虫必然少不了,虽然娄台蚊虫都退避三舍,可她没有呀,她也不能时时刻刻都跟在他身旁。

    百宝箱里的东西只多不减,她在师祖那里又得了不少好东西,到时候都能派上用场。

    季得月去了另一栋楼去找林美丽,林美丽正敷着面膜听歌呢!

    季得月道:“你怎么不收拾东西?”

    林美丽把手一挥道:“我哪有你那么墨迹,早收拾好了,就是明天装两台电脑。”

    季得月坐在旁边的躺椅上,看着外面的星空道:“娄台说他也要跟上,他要去末琼岛和凡尔赛亚岛。”

    林美丽睁开眼看着季得月道:“哪能那么容易找到,我们都没有去过,师父那时候也只是在外围,没去过岛中心。

    而且是坐直升机去的,有专门的司机引路,陆路水路一概不知。”

    季得月拍拍额头道:“这三个岛的位置我查了都不在地图上,这下真让人头疼了,美丽,你今晚要好好休息养精蓄锐,明天就靠你了!”

    林美丽翻了个白眼:“卫星都找不到的东西,你觉得我能行吗?”

    季得月十分不要脸的拍马屁:“我们家的美丽在我心里是万能的!”

    林美丽哈哈大笑道:“娄台不吃醋?我赌一百块,他要是听到这句话会拒绝我和你挨近一米。”

    季得月思考了一会道:“那你觉得我们要不要请上师母同去?”

    林美丽揉了揉脸叹口气道:“能不能请动她也未可知,不试试怎么知道,她不也盼着见向师父吗?”

    季得月点点头道:“我们真的很需要她的帮助,不如我们一起去说服一下?”

    林美丽道:“那你先回去,我一会过来。”

    季得月回去时娄台已经从书房出来了,他安排了黄岐和酷奇一些事,正准备进屋。

    看到季得月从外面回来,他扭过身道:“去找了林美丽?”

    季得月边上台阶边道:“嗯,找她商量一下如何请动师母,虽然师母那时候也不知道怎么去的,万一她能认出那个地方呢?

    若师母不去,我们可是一点机会没有了,瞎子摸大象,什么也找不到。”

    娄台搂着季得月的腰道:“那林美丽呢?”

    季得月道:“她说一会过来。”

    娄台没有说什么,陪着季得月在沙发上看电视,林美丽风风火火地跑来了,她手上拿了一个电脑。

    季得月站起身好奇的道:“你拿电脑干什么?背后藏的什么东西?”

    林美丽看着娄台欲言又止,季得月朝着娄台道:“你先上楼吧,你的行李我已经装了,你检查一下还有什么要带的?”

    娄台愣了一下道:“你装的?”

    他的行李以前基本都是黄岐收拾的,现在季得月说帮他收拾了,心里有股甜蜜在流淌。

    面对季得月的疑问的眼神,娄台挑了挑眉毛道:“谢谢!”

    季得月含蓄的笑了,这也是她第一次碰男人的行装,并且仔细的研究了娄台的日用品,有很多稀奇古怪的东西。

    待娄台上楼,林美丽边翻着白眼,边装作肉的发麻的抖了抖身体道:“真是虐狗啊,你走夜路小心点,肉麻死了!”

    季得月笑的很夸张道:“别扯,你还没说你拿的什么呢?”

    林美丽把背后的东西伸到季得月的面前道:“看吧,看吧!”

    季得月倒吸一口冷气惊恐的道:“林美丽,你是要谋杀啊,拿锤子干嘛?”

    林美丽听着这季得月的大嘴巴,连连嘘嘘,让她小声点,道:“你那么大声音干嘛,没看到我拿着电脑吗,这可是师母的宝贝。

    我今天要放点狠招,说好话,打感情牌都没用,那就用用要挟试试!”

    季得月似懂非懂的点点头道:“还是你比较了解师母的,希望有用!”

    娄台在二楼看着她俩神秘兮兮的敲开了门进去了。

    季得月依然找不到师母藏在哪,林美丽在前面,突然按了电脑的开关,屏幕亮了,屋里有了亮光。

    季得月看见师母躲在沙发背后,她见到亮光探出了头。

    林美丽立马把屏幕对着师母,她点了几下,屏幕突然出现一行字,这行字很熟悉。

    季得月仔细回忆了一下,恍然大悟,这是那次她进到师母房中看到的那几个人名,只是娄台两个字不见了,可能被林美丽去掉了。

    林美丽坐在电脑旁,季得月也跟着坐了下来。

    林美丽道:“师父,您还记得这几个名字吗,那时候您整日盯着这个电脑,反反复复就看这几个人名。

    我一直不知道您写这几个名字的意思,但直到我看你如何对待娄台,我就明白了,因为娄台也在这名字行列。

    但是你还是给了他解药,我觉得您是看在阿月的名义上原谅了他,所以我把他除去了。”

    “但是那剩下的几个名字呢?他们和您又有什么渊源?我一直想问的,但我知道师父做事一向很有计划,不喜人过问。

    只是我现在不得不问,今天下午我们去秘密的会见了向师父。”

    林美丽说到这突见师母从沙发背后爬了出来,坐在了地上,像是很激动的认真在听。

    林美丽见此更坚定的相信师父是听得懂的,她接着道:“向师父虽然没有自由,还随时面临着生命危险,但他没有放弃我们放弃自己。

    而师父您遭受了苦难,我本以为您消沉一段时间就会逐渐走出来,毕竟您的丈夫含冤入狱,您绝对不会不管。

    可我错了,您不仅放弃了你的丈夫,你连这几个仇人都一并放过了,我不知道他们是谁,但我知道,他们肯定与您失去丈夫,失去孩子有关。”

    季得月见林美丽慷慨激昂的讲完后,金灵的一双手突然捏成拳头开始锤着自己的脑袋。

    林美丽赶紧爬过去,抱住金灵哭着道:“师父,我知道您肯定不是害怕那些伤害过你们的人,你只是在逃避。

    可逃避解决不了问题,这些人依然在逍遥法外,而向师父依然在遭受牢狱之灾,整日提心吊胆的过日子。

    您知道吗,我们去见他,他连一句话都不能说,他见到季得月只是写了几个字,其他半句话也没透露。

    他对阿月没有半点怨恨,反而竭尽全力的保护着她,你没有伤害她是对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