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黄易小说 > 官配要放身边养 > 第一百二十一章 最亲近的人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黄易小说] https://www.huangyixiaoshuo.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芊,芊芊……”

    床上的人皱起了眉头,眼皮颤动着,发出了一阵呓语。

    沈芊蔚心里顿时一慌,俯身看向了不安的人,加大力道握紧了何卿卿的手。

    “我……我闯祸了……”

    “傻丫头,还记着这事呢!在我眼里,你就算做出天大的事,也都不算祸。”

    嘴角勾起了一抹浅浅的微笑,指腹便有意无意地在何卿卿手里画起圆圈。

    良久,病床上的人终于在一阵无意识的呓语中缓缓睁开了眼睛。

    “舍得醒了?你再不醒,我可就要像睡美人一样吻醒你了,刚好在医院,氧气管来得也快。”

    “那,那我们再来一次。”

    苍白的面容浮起一丝笑容,何卿卿就再次闭上了眼睛。

    “好了,别闹了,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何卿卿摇了摇头。

    “嗯……那肚子饿不饿?”

    再次摇了摇头。

    “想不想喝水。”

    本以为对方还会摇头,结果就看见何卿卿强烈地点下头了。

    沈芊蔚嘴角微微抽搐,却很实诚地跟着站起身,迅速接了一杯水过来。

    “要吸管吗?”

    “我不要,你抱我起来。”

    “行。”放下水杯,沈芊蔚张开了双臂,俯下身将躺在床上的人抱了起来,贴心地拿了两个枕头垫在了何卿卿的身后后,这才将水重新递到了何卿卿的手里。

    双手握紧水杯,何卿卿对准杯口,小喝了一口,脸上的气色也在慢慢地恢复。

    满足地舔了舔唇角,很是自觉地将空掉的杯子递回给了沈芊蔚。

    “还有什么要做的吗?”

    “没有了。”

    “嗯,那就该来好好回答我的问题了。”

    何卿卿看着突然一本正经的人,迷糊地眨了眨眼。

    “低血糖怎么回事?”

    “你,你都知道了?”

    “嗯,所以别想撒谎,什么时候开始出现的,怎么出现的,我都要知道。”

    对面沈芊蔚的拷问,何卿卿有些心虚地抿了抿唇,纠结了好大会儿,才慢悠悠地开口。

    “去英国一年后出现的,因为爸爸妈妈经常不在家,当时英文又不会,我不敢一个人出门,家里也没人陪我,我想让他们多回来陪陪我,所以经常不吃饭跟他们抗议……然后,然后就引起了……”

    何卿卿边说就边偷偷去观察沈芊蔚的脸色,发现对方表情阴沉了下来,又立马强调道:

    “不过我,我后来都改了,而且也很少出现这种情况了,我,我现在还是很健康的……”

    “那今天这个情况又是怎么回事?还有,韩智明明告诉我,医生说你出现这种情况有一段时间了。”

    “韩智学长?不,不是芊芊送我来的医院???”

    何卿卿有些凌乱了,她一直都以为送自己来医院的是沈芊蔚,而且她感觉自己一直抓着一双手,难道……

    惊悚地看向了沈芊蔚。

    只见对方一张脸臭得不行,看样子应该是也知道了,何卿卿卿尴尬地笑了笑,这纯属是失误啊……

    “行了,别岔开话题。医生还说你操劳过度,你到是好好跟我说说,你一天电话都舍不得给我打一个,到底是怎么操劳的。”

    “这个……”

    “别拖拖拉拉地想蒙混过去……”

    “我没有,我就,就是在找可以修杯子的店。”

    “修杯子?你什么杯子坏了,我领你去买。”

    “不是我的杯子,是甘昭雪的……我不小心把她杯子摔碎了,许璐说她很在意那个杯子,所以我就想着能不能修好。”

    “所以你就找店把自己找到过度操劳再找到犯低血糖,你是不是还没有好好吃饭……”

    “我没有……”

    “何卿卿,我跟你说过什么?我说了不论什么事情,你都可以找我,都可以依靠我,为什么不跟我说?为什么不找我帮忙???”

    沈芊蔚越说越急,手臂上的青筋都气得突突地冒了起来。

    “我只是觉得只是一件小事,而且我想你又这么忙,就不想麻烦你……”

    “麻烦?何卿卿,对你来说,让我帮个忙其实是在给我找麻烦吗?”

    “不是,我不是那个意思……”

    “既然事情办不好,就去寻求帮助啊,你拿身体开什么玩笑?!!!难道我听到你进医院的消息,大老远从A大跑到C大就不是麻烦了吗?!!!何卿卿,你到底有没有脑子!!!”

    越说越激动,语气不知什么时候就偏离了轨道再也拉不回来。

    何卿卿被吼得一愣愣的,心底的寒意也跟着一寸一寸蔓延到了瞳孔,最后化成了一串珍珠线,从眼角就悄无声息地滚落了下来。

    一双手紧紧拽住了沈芊蔚的胳膊,卑怜屈膝道:

    “我真的不是故意的,我也没想到自己会晕倒,你,你不要凶我,我,我害怕……”

    微弱无力的哀求宛若蚊虫,却将沈芊蔚的清醒拉回了不少。

    垂眸看了眼臂间攀上的两只小手,沈芊蔚心烦意乱地站起身,甩开何卿卿,便大步走出了病房。

    何卿卿整个身子都往后仰了仰,被甩开的双手瘫在了病床的两侧,脸上的两行清泪更是源源不绝。

    这是被讨厌了吗?

    沈芊蔚出了病房,来到了一个阴暗的楼梯间。

    太阳穴突突地发涨,一双手恨不得狠狠地抽自己两把掌。

    几乎是每一次遇上何卿卿的事,就会控制不住自己的脾气和内心的那股私欲,他以为过去了五年,他已经能够很好地克制自己了。

    可是今天,却又再一次暴露了。

    他害怕失控,因为那代表着何卿卿很有可能会受不了自己的私欲,而厌弃或是从自己身边逃离。

    他不想,他不想因为这个失去她。

    一边想要给她足够的自由,一边却又想着把她吃得死死的,让她只看着自己。

    他真的要被这种矛盾给弄疯了。

    失控,失控的边界在哪里?

    他还能守得住吗?

    越想越心烦,索性下楼买了包烟。

    拿着烟走回了楼梯间,身子斜靠在墙壁上,便取出一支香烟点燃,烟雾穿过肺部,穿过鼻腔,最后形成一圈一圈的烟雾,缭绕在大脑的周围。

    会抽烟,是在自己父亲公司出事的那段时间,迫于压力染上的。

    他知道何卿卿不喜欢,也知道何卿卿看到自己这样一面肯定会被吓到,所以在决定要去国外找何卿卿的时候便果断戒掉了。

    直到何卿卿主动回国来找自己,他都没用碰过一次,可是今天,内心的惶恐和不安,还是没能让他把控住自己。

    “芊,芊芊……”

    夹着香烟的手指猛地一抖,前一秒还在亮着火光的烟心,烟灰瞬间就抖落在沈芊蔚的手指上,一阵强烈的灼烧感,烫得沈芊蔚立马扔掉了手里的烟支,抬眼看向了站在楼口面无表情的人,下意识就用脚踩了踩落在地上的烟蒂。

    站直了身子,沈芊蔚有些心虚地问:

    “你,你怎么过来了?”

    “我怕你丢下我走了,就出来的找你了。”

    “我就是有点闷,出来透透气,不会离开,你先回病房里去。”定了定思绪,沈芊蔚努力镇定地说道。

    “抽烟对身体不好,还是不要抽了……”

    “卿卿,你,你听我说,我抽烟是因为……”

    “没关系。”

    “什,什么?”

    目光里的焦急瞬间被难以置信给替代,还有那暗藏着的一丝期许,也跟着那声“没关系”淹没在了寂静的空气中。

    “我先回去了,你早点过来,你,你要是想走,也,也可以……”

    努力压制住语气里的颤抖,何卿卿说完便转过了身,脚步轻缓地往回走去。

    “卿卿,你听我说,我……”

    看似若无其事的一句话却像一根利刺扎进了沈芊蔚的心脏,何卿卿每往前走一步,就会更加刺痛一分。

    心里一慌,沈芊蔚脚步一迈,就拉住了往前走的人。

    “我,我想回去了……”

    “卿卿,我,我抽烟不是针对你,我只是因为自己,因为自己太没有用了……”

    沈芊蔚有些颓然地低下了头,声音沙哑,他说的是实话,他在怪自己,怪自己连自己的欲望都控制不好,怪自己连自己的脾气都管不住,甚至是情绪,也会轻而易举的失控。

    “没关系,你抽完就回来吧。”

    “好。”

    看着始终没什么反应的人,沈芊蔚有些挫败地松开了何卿卿卿。

    嘴角勾起一抹自嘲的笑容。

    吸了吸鼻子,何卿卿仰头继续往前,可是眼角的眼泪还是拦不住地滴落到了下巴,也同样滴落在了沈芊蔚的眼里。

    沈芊蔚脑子里顿时只有一个想法,那就是得再做些什么。

    决不能让何卿卿就这么走了。

    “对了,那个,卿卿,你说你闯祸了,是什么事?”

    “没什么,已经没事了。”

    “让我帮你,卿卿,我可以帮你的。”从小就朝夕相处的两人,何卿卿的习性,沈芊蔚早已了如指掌,又怎么会看不出对方在跟自己说假话。

    平复了抖动的双肩,何卿卿转过了身。

    一双雾气萦绕的眼睛,就这么毫无掩饰地对上了沈芊蔚的眼睛。

    沈芊蔚只感觉一颗心都要被揪死了,连呼吸都变得困难起来。

    闷哼了一声,站在面前的女孩就哭喊了起来:

    “我们不是说好要一起用正确的方式成长的吗?可是到了现在,为什么?为什么我还是觉得自己不了解你————”

    “不是这样的,卿卿……

    “对不起,有些事情,我没办法向你解释……”

    “到底为什么啊?我不是你最亲近的人吗?”

    我真的不想再成为一只懵懂无知的金丝雀了。

    沈芊蔚没有说话。

    沉默地站在原地,看着哭得跟个花猫一样的人,在自己面前掉头跑开。、

    愧疚的内心,无处遁形。

    后边,还是要虐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