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黄易小说 > 大唐第一狠人 > 第387章 【第七个老婆,小盲瞎】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黄易小说] https://www.huangyixiaoshuo.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直到这个时候,道童终于有了抉择,只听道童微微一叹,对着李世民轻轻摆手,道:“大唐皇帝先让这些人退回去吧,事情并非你们想的那般糟糕!”

    李世民郑重拱手,但却没有听从道童的意思。皇帝脸色还是坚决,不给答案绝对不会点头。

    “啧啧,你这皇帝还不错,比前面几个朝代强多了!”齐老头忽然啧啧一笑,竟然夸赞了李世民一句。

    可惜隐门大魔头随即脸色一变,眼神森然道:“可惜脑子太蠢,非要上赶着找死,既然如此,那就别怪老夫心狠,来来来,都把兵器准备好,老夫好长时间不曾杀人喝血,今晚正好把你们大唐君臣全都宰了。”

    轰隆!

    后面一群大唐国公昂然不惧,尉迟敬德和程咬金瞬间护到皇帝身前。

    齐老头哈哈狂笑,门前忽然刮起一阵罡风,眼看他就要凌厉出手,真要把一众国公全都打死。

    幸好还有颜师古在场,颜老头急急大喝一声道:“都给老夫滚蛋,一个个蠢的像驴。”

    老头子九十多岁高领,竟然强提力气颤巍巍踢了李世民一脚。

    李世民顿时一怔,有些愕然道:“颜老夫子,您也支持?”

    颜老头怒气冲冲瞪了皇帝一眼,破口骂道:“问什么问,有什么好问的?”

    李世民面色踟躇,目光闪过一抹迟疑。

    颜老头叹息一声,很是无奈道:“陛下乖乖听话,让这些蠢货全都回去,李云若是能做守夜人,未必不是一件大好事。”

    李世民心中一动,脸上的坚决之色终于有些缓解。

    皇帝乃是绝顶聪明之人,隐隐已经明白了事情的答案。

    先是道童开口表态,再是齐人王凶狠威胁,现在颜老夫子也开始劝说,三位老前辈已经给了足够的暗示。

    应该是守夜人的某些隐秘,属于不允许从口中说出的禁忌,所以不管他刚才如何强求,几位世外之人始终不予正面答复。

    但是通过种种暗示,答案已经水落石出。

    皇帝忽然脑中灵光一闪,想起了年老更夫刚才一句话,那更夫当时一脸深意,似在暗示道:“守夜人要守的暗夜,不仅仅只有野兽……”

    不仅仅只有野兽!

    李世民忽然转身,对着门前一众国公呵斥道:“都给朕滚回去,好好的喜宴竟被尔等弄变了味,从今日开始,人人罚俸禄三年。”

    老程等人瞬间领会,不发一言转身便走。

    等到国公们全都离开,李世民才转身看向颜师古,郑重道:“朕最后问一次,是不是连朕也没资格知道守夜人的事?”

    颜老夫子缓缓点头,同样郑重道:“整个大唐俗世,唯有老夫知晓……”

    语气稍微一停,略作暗示道:“陛下应该明白,老朽勉强算是半个世外人,虽然待在俗世写史,但却二十年避居不出。”

    “朕懂了!”

    李世民点了点头,忽然转身直接离开,走到长孙皇后身边之时,顺手挽起妻子的手,然后又冲着圣女大祭司招了招手,三个俗世人一起离开国府门前。

    转眼之间,门前只剩应该留下的人。

    道童,齐人王,颜师古,一老一少两个更夫,外加李云和李元霸父子。

    ……

    忽然两个更夫同时从地上站起,面色郑重对着李云打出一个古朴手势。

    年老的瘸子更夫当先开口,道:“鳏、寡、孤、独、残,我是脚残……”

    少年的盲瞎更夫随即接茬,道:“鳏、寡、孤、独、残,我是盲瞎……”

    然后两人手中古朴一礼,同时道:“脚残盲瞎,与尔同行,从今天开始,你是守夜五脉第四支,独行人……”

    李云满心好奇,忍不住道:“独行人?”

    “不错!”

    一直盘膝打坐的大童忽然开口,悠悠然道:“诸天万道,一人独行,乖徒孙,恭喜你,贫道一直在盼着这一天,我道门终于有人被守夜人接纳也……”

    说着缓缓一停,悠悠又道:“不但被守夜接纳,而且还是第四支,号称诸天万道,从此一人独行。”

    李云好奇的心都快要跳出嗓子眼,眼巴巴看着祖师爷道:“您老人家能不能说的直白点?”

    道童呵呵一笑,不答反问道:“还记得我传给你的《八山憾龙经》么?”

    李云心里一动,连忙点头道:“如何不记得?当时您还送了保胎药和小襁褓。祖师爷,莫非我想要练成《八山憾龙经》必须成为守夜人?”

    道童缓缓颔首,忽然伸手指了指两个更夫,笑呵呵道:“所有迷惑,你问同行。”

    李云连忙转头看向两个更夫。

    却见年老更夫神色严肃,口中缓缓开始吟唱一种古朴苍凉的歌,道:“暗夜漆黑兮,我如烈火在,白日痴傻残,深夜化守护,守一门一村,镇黑夜浓浓……”

    那个少年盲瞎看向李云,一双清澈宛如碧水的眸子亮光点点,少年似乎对李云依旧万分好奇,忽然用‘他’那清脆宛如晨鸟的声音道:“知道什么是独行者吗?独行者就是独自一个人镇守黑夜,最苦,最累!”

    李云同样对‘他’很是好奇,忍不住道:“能给我仔细说说么?”

    少年盲瞎似乎是因为眼下没有外人,所以性格展现出了少年人活泼的一面,‘他’眼睛眨呀眨呀的看着李云,忽然很是崇拜道:“独行者,很厉害,我们守夜人一脉五支,唯有独行者才算真正的守夜……”

    说着把小脑袋凑到李云跟前,长长的睫毛又在眨呀眨呀的,很是兴奋道:“想想吧,多厉害啊,白天里你是万人追随的诸侯国主,暗夜里你却孤独的手持一柄古剑,百姓酣睡安眠,你在持剑守护,你孤独的站在黑夜之中,目光凌厉的看着无边夜色,忽有浓浓雾气袭来,你手持古剑厉喝一声:但有我在世一日,魑魅魍魉休想害人,滚……”

    李云目瞪口呆,一脸古怪看着眼前的小盲瞎。

    听这小家伙一形容,守夜人几乎变成仙侠里的主角了!

    手持一柄古剑?

    厉喝魑魅魍魉?

    这词怎么听都觉得熟悉的扎耳朵,后世网络几乎用烂的调调……

    他下意识想去看祖师爷的表情,忽然自己心里先是微微一动。

    他猛然看向小盲瞎,惊喜问道:“你刚才说我白天是诸侯国主?这意思是不是说我只需要晚上当个守夜人?我不需要离开渤海,仍旧可以做我的大事。”

    “没人逼着你离开啊!”

    小盲瞎眨了眨眼睛,清澈如水的眸子竟然有种好看的笑意,嘻嘻道:“白天谁管你啊?你想当国主就当国主呀!再说了,你有那么多的子民需要照顾和庇护,这本身也是类似守夜人的一种职责,倘若不是因为你对百姓有功德,你想成为守夜人我们还不受呢。”

    李云深深吸了一口气,放下心中一块大石头,如释重负道:“若是你能早点这么说,我二大爷他们哪能吓成那样。大唐离不开我,渤海也离不开我。”

    忽然想起自己的终身大事,连忙拱拱手道:“既然成了同僚,那么咱们就是自家人,能不能打个商量,我今晚先请一夜假……”

    请一夜假?

    少年盲瞎迷糊一下,慢慢才明白请假是什么意思,‘他’脸上现出古怪的好笑神情,嘻嘻道:“独行者不需请假,独行者没人管你,因为一切决定只需你自己下定,其他守夜人没有资格指责,哪怕你一辈子不去守夜,失掉的也只是你自己那份责任。”

    “我自己的那份责任?”

    李云轻轻重复一声,脸上忽然若有所思。

    好半天过去之后,他才轻轻吸了一口气,语带肃重道:“渤海离不开我,我曾发誓要让百姓们过好,但是这个守夜人我也会做,因为我听出了你们在肩负不同寻常的职责,人活一辈子,不可碌碌无为。”

    小盲瞎一双清澈如水的眸子看着李云,好奇道:“我看见你心里有迟疑,你是不是有什么话还没说。”

    李云心里一惊,有些惊悚看向小盲瞎,道:“你看见我心里有迟疑?”

    “当然啦!”小盲瞎一脸理所当然,长长的睫毛眨呀眨呀道:“我是盲瞎守夜人啊,我可以用心去看世间的一切。”

    这话听着有些古怪,但是李云却隐隐领会了其中含义。

    盲瞎!

    用心看世间的一切。

    难怪对方的眼睛比初生婴儿还要清澈。

    他深深看了一眼小盲瞎,忽然呵呵笑道:“既然你能看穿我的心底,那我也就直接说了吧,虽然我听着你们的职责很神圣,但我这个人其实是个留恋红尘的人,守夜人我肯定会去做,但我同时也要做好我的诸侯国主,我不会离开自己辛苦建立的渤海,我也抛不下刚刚拜堂成亲的携手之人……”

    说到这里停了一停,紧跟着语气郑重道:“今夜我之所以想要请假,也正是因为我要和她们一起。”

    “知道呀,洞房花烛嘛!”小盲瞎毫不迟疑,笑着点头道:“我们守夜人又不是西方那些和尚,没人会限制你享受亲情,不但如此,我们还讲姻缘呢……”

    说着再次嘻嘻一笑,突然指着自己鼻尖道:“比如我吧,就是你的姻缘!之所以选择今夜突然登门,就是要帮你凑齐第七个妻子……”

    李云目瞪口呆。

    他下意识看向道童,赫然发现祖师爷果然点了点头。

    第七个老婆?

    这就齐了?

    ……

    ……第2更到,7000字。

    (//)

    :。: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