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黄易小说 > 一吻成瘾:总裁的头号甜妻 > 第一百一十九章 猝不及防的深情告白

第一百一十九章 猝不及防的深情告白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黄易小说] https://www.huangyixiaoshuo.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冷津寒抿唇不语,深邃的目光落在她身上,藏在眼眸深处,带着心疼。

    林笙欢没有在意,自顾自地继续说:“可以告诉我原因吗?你和陆云迟之间发生了什么,才会有这么大的仇恨。”

    这个问题她很早就想问了,但站在外人的角度,一直没有立场,最初冷津寒在公路边把她捡回家,就是带着目的。

    他为什么要用给林爸爸的巨额手术费换她继续待在陆云迟身边?尽管到现在,她没有接受到他任何指令,也什么都没帮他做成,可她明显感觉到冷津寒对陆家的敌意。

    或许是不想把她牵扯进恩怨是非……

    可是这样一个暗藏野心的男人,不会耗费时间,做一些无用功。

    “没什么好说的,”冷津寒话音淡淡的,古波不惊的眸子看不出情绪,“陆家欠我一条人命。”

    一条人命?

    林笙欢心惊,愣愣地望着冷津寒,张了张口竟然忘了说话。

    她原本以为两家之间是一些关于商业上的矛盾而已,怎么都没想到竟然会和人命扯上关系。

    男人虽然掩饰得极好,却依旧被林笙欢捕捉到了一丝深刻入骨的恨意。

    那是很多年前的事了,一直蛰伏在冷津寒心底。

    睨见男人冷下去的脸泛出尖锐的戾气,林笙欢抿了抿唇,深知触碰到他的逆鳞。

    每个人心底都有一些不可触碰的记忆,不该多问的,她绝对不会多嘴。

    “既然这样……那你后来,为什么允许我离开陆氏?”她转移话题道。

    明明一开始是平等交易,冷津寒给她爸出医药费,她留在陆云迟身边替他做事。

    可后来什么也没做,她顶不住心里的压力,也难以坚持跟陆云迟把戏演下去,她想要离开陆氏,他竟欣然同意。

    这不等于,他就她爸爸的命,那笔巨额医疗费,也白白送给了她了么……

    冷津寒手指掐了掐林笙欢白净的脸颊,目光是前所未有的温柔,蕴含着快要溢出来的柔情,“阿笙,在一个男人没对女人动心之前,所给予的一切好处,十之八九都是抱有目的的。要么是需求,要么是利用。这一点我承认,sorry。”

    林笙欢摇头,静静听他说,风过耳畔,带来他性感磁性的嗓音。

    “之后,我把你塑造得更加自信完美,让陆云迟悔不当初,我以为占有了你,也是对陆云迟的一种报复。可后来,我渐渐相信一句话,人能操控万物,唯独不能控心,哪怕站在很高的位置,也不能控制自己去喜欢一个人。”

    他嗤笑了一声,像是自言自语,“不知道什么时候,我出了问题,我发现你跟陆云迟相处的时候,我的心情会很不好,好几次都没忍住把你从陆云迟身边抢过来。

    原来不知不觉中,我已经把你当成了我的私有物,你是我的宝贝,不管你以前有几个男人,陆云迟什么的都给我滚远点,我看上的东西,只能是我的,现在是,将来也是,别人休想碰一下。”

    “阿笙,我跟陆云迟的事,我自会解决,不想牵连你进来。”他曲指刮了下她的鼻尖,眸子凝定曜亮,“虽然曾经在你身边的人不是我,但我会努力补足之前的缺失。”

    “……”猝不及防的深情告白,林笙欢已经感动的说不出话了。

    这个男人要不要这么深情款款?他不知道长得好看已经在犯罪了,还要这么温柔,谁能抵抗得住?

    林笙欢觉得自己矫情了。

    因为这一刻,她真的很满足,感觉全世界她都有了。

    可越是拥有的太多,她越是不安。

    第六感告诉她,这一切种种事情的背后,正在凝聚一场惊天风暴。

    男人的指尖仿佛带着魔力,只是这么简单地触碰,就让她心头一阵悸动。

    林笙欢脸颊发热,触电似地推开男人灼热的手,“我,我饿了……”

    见她敏感而娇羞的模样,冷津寒轻笑一声,“好,你先在这里休息,我去做。”

    两个人相处极其默契自然,俨然像一对生活多年的夫妻。

    望着冷津寒走进船舱的身影,林笙欢逐渐回过神来,拍了拍脸颊,她在胡思乱想些什么呢!

    就算是夫妻,冷津寒也只会跟苏漫在一起。

    林笙欢爬在围栏上,眺望着蔚蓝色的海岸线,心里划过一丝落寞。

    苏漫比她更有资格站在冷津寒身边,并且在所有人眼里,他们已经是被承认的一对。苏氏家大业大,如果促成他们的婚姻,两大家族长期合作,有了苏家支持,冷静寒将来的事业会更加顺利……

    作为一个家庭事业有无限空间上升的男人,这个权衡并不难,换做是她,也会做出对自己更有利的选择。

    就算她不愿意,也不得不面对这样一个现实。

    这一次回去后,她和冷津寒之间,恐怕不会再有交际。

    林笙欢低垂了眼眸,方才被冷津寒捆上的头发悄无声息地散开,柔顺如瀑布将她包围。

    ……

    没过多久,冷津寒回到甲板上,看见她没精打采得趴在那里,以为她只是一个人待着无聊,走过去揉了揉她的头,“走吧,饭菜做好了。”

    说完,没等林笙欢回应,弯腰,用公主抱的姿势把她抱起。

    林笙欢一改先前低沉的模样,伸手搂住他的脖子,“你怎么这么快就做好了?”

    “嗯,都是你喜欢吃的。”

    冷津寒直接将她抱到了第三层的露天餐厅。

    餐桌上摆满了菜品,每一样都给人十足的食欲感,餐桌旁还摆放着鲜花气球,整个顶层显得格外浪漫。

    冷津寒小心翼翼得把她放在椅子上,然后替她把餐步展开搁在腿上,再用消毒毛巾细致得给她擦手。

    他的手很大,握住她的小手绰绰有余,手指白皙修长,干净冷峻,仿佛天生一双艺术家的手,根本想不到会用来下厨。

    都说会下厨的男人很帅,林笙欢觉得,这个男人简直优秀得全身都在发光。

    游轮运匀速往前,海风轻轻吹拂着,有海鸥自身侧飞过,阳光洒在海面上波光粼粼,一顿饭吃得气氛刚好。

    突然一阵刺耳的电话铃声响起,冷津寒眉心不悦得皱了皱。

    林笙欢看了眼,是林妈妈打来的,“喂,妈,有什么事吗?”

    “欢欢啊,”王赫秋的话音充满了担忧,“你现在是不是跟冷先生在一起?”

    林笙欢抬头看了眼冷津寒,望向远处蔚蓝色的海面,“恩,怎么了?”

    “妈就是想提醒你,虽然冷先生现在对你挺好,但是你还是得注意分寸啊,你要知道你才跟陆云迟分手,又跟这个冷先生搞在一起,别到时惹出一些是非让人嚼了舌根……”王赫秋打电话来不是询问林笙欢伤势怎么样了,而是生怕她坏了名声。

    “……”

    “我就纳闷了,他出差干嘛要带上你啊,你腿脚不方便的,路上还要照顾你,还不得成了人家的拖油瓶。欢欢,妈可叮嘱你啊,你跟冷先生玩玩就算了……千万不能有孩子,听见了吗?”王赫秋“苦口婆心”地教育了林笙欢,封建思想的她,已经做出最大的让步了,谁让冷津寒是她们家的救命恩人。

    林爸爸在医院还能不能待的下去,全凭冷津寒一句话。

    “……”

    林笙欢好看的眉头蹙起,“妈,我知道我在做什么,你就不要多操心了。”

    说完她就要挂断,林母连忙叫住她,“我还有个事儿要说,你先别挂。”

    “今天陆家那边邀请我去吃饭,说是有事情要和我谈谈,”林母不解,“你最近有做什么?”

    陆家要请林妈妈吃饭?

    林笙欢总有些不妙的预感,“让你今天去吗?”

    “没有,下周。”

    多半是为了她跟陆云迟的事吧!

    林笙欢说道:“你先别担心,我现在在外面,一切等我回去再说。”

    电话挂断后,林笙欢抿唇沉思了片刻,冷津寒见她有心事,掀唇问:“陆家有做动作?”

    林笙欢摇头,不想让他多想,“我跟我妈说了,什么事都等我回去再说。”

    像是商量好似的,林笙欢的电话挂断没多久,“叮咚、叮咚……”一连串微信消息疯狂弹出来。

    “表姐,你身上的伤好些了吗?”

    “我看见你朋友圈发的照片啦,你是出去玩了吧?”

    “你现在在哪里啊?我担心你,想过来看看。”

    都是谢觅双发来的。

    林笙欢搁下筷子,回复,“我现在在海上,你不方便过来。”

    对方几乎是秒回,“那表姐你要好好照顾自己的身体啊!”

    紧接着,“对了表姐,我最近看上了一款chanel的腕表,新上市了可好看了,要不你借我点钱呗?”

    “我受伤了没工作,怎么会有钱?”林笙欢无奈地揉了揉眉心。

    她还真是无事不登三宝殿,说话三句不离钱。

    谢觅双躺在沙发上,咬着指甲,不甘心地敲击着屏幕,“表姐你都有钱出去玩,怎么就没钱借我买一个包?”

    “表姐你怎么不说话?你该不会是心虚了吧?”

    而坐在林笙欢对面的男人,敏锐得发现了她脸上的变化,原本因为林母的电话打破吃饭氛围,已经让他很不悦。

    现在又来一个,正好撞枪口上。

    男人从林笙欢手里抽走手机,扫了一眼,薄唇冷淡得抿着,修长的手指直接回复了两个字,“闭嘴。”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