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黄易小说 > 家有甜妻:项少,宠妻请低调 > 497.婚礼,大结局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黄易小说] https://www.huangyixiaoshuo.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转眼四月,早长莺飞,春和景明。

    美国。

    项子垣和丁菲的婚礼如期举行,就在屋外面的湖边,搭了巨大的花架还纱幔,很像美剧里森林婚礼的风格。

    “怎么办啊小白,我有点紧张,你帮我看看我两边眉毛是不是有点不对称?”

    丁菲一袭白纱,妆容精致如同一个瓷娃娃,果然新娘都是最美丽的。

    “放心吧大嫂,你今天绝对是完美新娘!”

    宋颜白话音刚落,躺在旁边小床上的项初一小朋友小腿一蹬,唔的发出一个音节,好像是在赞同宋颜白的话一样。

    “看吧大嫂,我们初一也认同我说的呢。”

    宋颜白说着帮丁菲把头纱盖上,“我去视察过了,外面简直就是梦幻婚礼,你就期待着,不要紧张。”

    两人又聊了几句,响起了敲门的声音,“老婆怎么样,大嫂准备好了吗?”

    “再十分钟!”

    说着宋颜白和另外两个伴娘把丁菲扶起来,帮她整理婚纱,做最后的准备,婚纱是项子垣找人重新改过的,能展现姣好的曲线,也能藏住丁菲微微隆起的小腹。

    别墅的门推开,《as time goes by》的旋律悠扬地响起,是宋颜白很喜欢的一首歌,中文翻译过来叫《任岁月悠悠》

    参加婚礼的人并不多,但都是至亲好友。

    仪式神圣,项子垣难得眼眶发红。

    他说,我以为我这一辈子不能得尝所爱,注定孤独,但因为你,让我相信我的生命能够被救赎。

    宋颜白坐在下面听得很感动,项子垣的才气,她大学的时候就知道了,他能说出这样话,证明他确实爱了丁菲,是那种从未有过的浓烈的爱。

    “颜颜,我写的比我哥好,真的!”

    项彧凑在宋颜白耳边小声地开口,信心满满。

    项彧和宋颜白的婚礼也定下了,就是这个月底,所以最近这段时间项家可是忙得不行,老大老二相继办婚礼,一大堆事情要忙。

    帝都今年的春天也是满满的桃花——

    浪子回头金不换的金家老三居然要结婚了。

    军旅世家,身居要职的徐沫要和洛姓当红小花结婚了。

    范家小儿子范栎,成功拐了美帝流行小歌后回国,也在准备婚礼。

    还有就是项家老二,抱着儿子终于要补办婚礼了。

    从美国回来,项彧就每天忙到脚不沾地。

    因为金宇风也在准备婚礼,所以两人都是又忙黑羽的事,又忙着准备婚礼和惊喜,讨老婆开心,忙却快乐着。

    金宇风的婚礼是在他们金家的超星级大酒店里办,相比项彧,要稍微省事一些。

    宋颜白的气质不适合那种西方的婚礼,在项彧眼里,只有灿烂如红霞的凤冠霞帔才能让自家颜颜美得最与众不同,才能衬得上她身上的韵味。

    所以婚礼的场地不好选,项彧挑了好久,才定了当年的王府府邸,古色古香,雕花回廊,花园假山,红灯笼,红绸缎,大红色的剪纸喜字,就像古代大户人家办喜事,让人有种一下子穿越的感觉。

    宋颜白觉得这样太麻烦了,虽然自己确实更喜欢中式的婚礼,但也用不着这么较真,差不多就行了。

    但某狼不同意,原话是——

    我这一辈子就娶这么一个媳妇儿,婚礼也就只有这一次,不使劲折腾怎么能体现出我这么爱你呢?

    宋颜白想想也有道理,而且看项彧折腾得这么高兴,也就随他去了。

    终于到这一天,整个王府里好像都弥漫着玫瑰的香气,红烛红灯笼,红绸红玫瑰,灿烂又炽烈。

    花厅。

    宋颜白已经换上了火红的嫁衣,原本海藻一样的卷发被拉直了,按照她的意思,化妆师给她盘了一个扬凤发髻,两边插着金色的凤凰九珠长步摇,红色的宝石细密地镶嵌在金丝上,流光溢彩。额心画了一朵大红色的并蒂花,黛眉轻染,朱唇微点,百里透红的皮肤无暇白皙,宛若踏雪而来的仙女,又好像修炼千年的妖精,眉眼间能勾人魂魄。

    大红的嫁衣是项彧特意找的华人设计师,虽然是华人,但是设计古代的嫁衣还是需要大量的历史积淀的。没有人比宋颜白更了解这些知识,所以宋颜白全程参与了嫁衣的设计,最后的成品,就是她想象中古代大婚的绝美嫁衣——

    嫁衣一眼看上去简洁大气,但细节之处却精致无比。

    红火的嫁衣如同燃烧的红霞,掺了金丝的双层广绫袖上,用金丝线绣着一朵朵缠绕在一起的并蒂花,花间晶莹剔透的露珠是一颗颗闪亮的钻石,胸前一颗镶了金边的红宝石将领口扣住,一大片芙蓉花的在胸前绽放,腰身一圈略微收紧,展现出较好的曲线,一枝连理枝从左侧伸出,环腰一圈爬到左胸处,更显得腰身纤盈。外罩是一件深红色的绸缎霞帔,背后是金线绣的凤凰,若隐若现,振翅欲飞,栩栩如生,大气庄重。外罩的袖口修了双花鸟纹的图案,长裙摆曳三尺,三寸长的金丝滚边,缀满细腻的珍珠,雍容华贵。裙中绣着百子百富的图案,裙底一朵朵牡丹肆意盛开着,花心间闪耀的是璀璨的红宝石。

    一身嫁衣,极尽奢华。

    “天啊小白姐,我也想要中式的婚礼!”

    烟萌看着宋颜白,眼睛里闪着星星。

    中式婚礼并没有伴娘这一说,为了看上去不要太突兀,洛珞、烟萌、丁菲她们商量了一下,还是统一穿了旗袍,盘了头发,房间里一众美人,很是养眼。

    宋颜白轻笑,“你这话可别让金三少听见,不然一准炸毛。”

    “就是啊,能在超星级酒店办婚礼的,整个帝都也找不出几个人,你可别不知足。”一旁的徐田田也打趣着。

    烟萌害羞地笑了笑,“好啦好啦,我知道的,我只是觉得小白姐这个大红的嫁衣太漂亮了,果然中国人还是适合这种风格啊。”

    “得了吧,那是小白姐适合好吧,你的气质还是那种蓬蓬裙的婚纱适合你!”

    金三少结婚,各种准备自然也不会差,婚纱是找已经退隐的奢侈品当家设计师单独给设计的,因为烟萌眼睛大大的,人小小的,特别萌,所以按照她的特点,婚纱设计得很像公主裙,也很漂亮。

    宋颜白看着镜子里的自己,眼中也有惊艳,如果有前世今生的说法,那估计几百年前,自己应该会是这个样子吧。

    “不过说真的小白,你这裙子确实好看啊,比剧组里面的好看多了!”

    “洛姐,你们剧组那些道具服撑死也就几千块吧,这裙子我姐夫可是花了大工夫的,你看看这些钻石,随便一颗就比你们的一套值钱了好吧!”二百五表弟一边说一边蹲了下去,“我找找看有没有掉了的,说不定能捡几颗。”

    刘逸杰正说着呢,就被洛珞拽着领子拉起来了,“行了,你一个大男人别待在这了,去看看你姐夫那边准备好没有。”

    “得令!”

    二百五表弟大步跑出去,他前脚刚出去,后脚闫如玥女士就抱着项初一小朋友过来了。

    “不哭了不哭了,我们找妈妈好不好?”

    项初一小朋友手里握着两个大枣,不知道是不是被人逗哭了,长睫毛上带着水汽,睁着黑葡萄一样的大眼睛,看着屋子里的人。

    宋颜白今天和平时只化淡妆的她不一样,项初一小朋友看了一圈发现都是很漂亮的阿姨,没发现麻麻,大眼睛的水汽刚上来,就看到正对自己笑的宋颜白,立马认了出来,小胖手一伸,扭着小屁股示意要宋颜白抱。

    宋颜白伸手把儿子抱到腿上,“初一想妈妈了吗?”

    大概是不习惯宋颜白这样子,项初一小朋友仰着头,睁着大眼睛,盯着宋颜白看。

    “哈哈哈哈,别说啊,我这干儿子看我们小白的眼神,倒是和他爹一模一样。”洛珞笑着开口,眼尖地看到项初一小朋友的口水已经流了出来,赶紧伸手接住快要掉下去的口水,“行了小白,我来抱吧,别一会弄点什么口水,童子尿之类的在你裙子上。”

    洛珞说着伸手过来接项初一小朋友,可宋颜白这边才刚一松手,他那大眼睛立马又水汪汪的了,这让宋颜白怎么受得了,只能又把儿子抱回怀里,“没事,我抱一会吧,我看看能不能把他哄睡着,不然一会哭起来更麻烦。”

    重回妈妈怀抱的初一小朋友立马就不闹腾了,大人聊天也影响不到他,没一会,小手一松,大枣滚落到地上,乖乖地睡着了。

    闫如玥女士抱走了睡着的项初一小朋友,二百五表弟那边就来催了。

    化妆师把大红色,绣着鸳鸯和并蒂莲的红盖头给宋颜白盖上,红色的绣花鞋踏出门槛,噼里啪啦的鞭炮声响起,宋颜白一瞬间紧张起来。

    想自己之前还安慰丁菲不用紧张,现在轮到自己了,才发现原来每个女人结婚这天应该都会紧张的。

    从花厅到正厅,要穿过一个小花园,四月底的树绿意盎然,每棵树上都披上了胭脂红的纱幔,五步一系,在微凉的风下微微摇曳着。树枝上坠着红色的喜字小剪纸,玲珑精致。鹅卵石上铺了一层红色的玫瑰花瓣,空气中酝酿着淡淡的花香。

    虽然是中式婚礼,但也没有完全照搬古时候的习俗,宋颜白才走进花园,项彧就迎了过来,直接把她横抱起来,在一众起哄声里一步一步走到正厅去。

    宋颜白被红盖头蒙着,也看不到外面什么样子,所以干脆闭上了眼睛,搂着项彧的脖子,感受每一缕花香,感受项彧的心跳,听着他的脚步,每一步,稳重又坚定。

    宋颜白突然想起一首词——

    桃花好,朱颜巧,凤袍霞帔鸳鸯袄。春当正,柳枝新,城头艳阳,窗头群鸟,妙、妙、妙。

    东风送,香云迎,银钗金钿珍珠屏。酌清酒,添红烛,风月芳菲,锦绣妍妆,俏、俏、俏。

    没有拜天地的环节,但是向双方的父母行了礼。

    项彧拿称挑开盖头的瞬间,能听到一阵轻声惊叹的声音,看多了一身白纱的新娘,这样凤冠霞帔的新娘,着实让人惊艳。

    盖头一掀开,宋颜白看到项彧发红的眼睛,鼻子瞬间也觉得有点酸。

    项彧的新郎服没有宋颜白嫁衣那么复杂,但也是花了心思的,一身大红的直襟长跑,把整个人衬得更修长俊逸,金丝线拴着一块墨玉挂在腰间,如翩翩公子,气质卓尘。

    宋颜白有一瞬间的晃神,自己也写过古代大婚的情节,可看着眼前的人,宋颜白觉得哪怕是里完美的男主角,也没有一个人能把这身喜服穿得这么好看。

    大概因为,这是自己爱着的人,所以没有人可以与他相比。

    “颜颜——”

    项彧开口,把一个水头极好的碧玉镯子套到宋颜白的手腕上,“你是我见过的,最漂亮的新娘。”

    宋颜白笑着垂眉,眉眼翦水,楚楚动人。

    项彧握住宋颜白的手,俯身过来,薄唇微颤着吻上宋颜白的小嘴,请来的司仪适时开口——

    “两姓联姻,一堂缔约,良缘永结,匹配同称!看此日桃花灼灼,宜室宜家,卜他年瓜瓞绵绵,尔昌尔炽!谨以白头之约,书向鸿笺,好将红叶之盟,载明鸳谱!此证——”

    鞭炮声再次响起,项彧把薄唇从宋颜白嫣红的小嘴上移到她的眉心,轻吻了一下,满目温柔地看着宋颜白,“颜颜,我愿这一生执子之手,共你一世纷繁,愿吻子之眸,许你一世深情。”

    宋颜白踮脚,也亲了项彧一口,轻启朱唇,道,“妾拟将身嫁与,一生休。”

    龙凤烛火光闪烁,这漫长又短暂的一生啊,愿与你携手。

    「正文完」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家有甜妻:项少,宠妻请低调》,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聊人生,寻知己~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