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黄易小说 > 猛龙过江 > 第七百三十六章 剥夺和欺诈

第七百三十六章 剥夺和欺诈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黄易小说] https://www.huangyixiaoshuo.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最快更新猛龙过江!

    就像马教练没有办法针对薛峰给我制定什么有效的战术一眼个,对于我,魏大川同样是束手无策。

    如果我仅仅只有升龙和障目,魏大川倒是还可以帮薛峰出出主意,但是他根本理解不了为什么薛峰会在感官上把擂台缩小了一倍,自然也不明白我干了什么,怎么样才能破解我的招式。

    一切,只能看薛峰自己的。

    一直到最后一回合的比赛再次开始,薛峰依旧是想不明白。越是想不明白,他就越是心里没底。这是他打了这么多次比赛,第一次觉得自己这么没有把握。

    以前,不管什么情况,他总能掌握对方的动作,甚至去模仿。但是这次,他根本摸不透我,自然心里焦虑起来。

    而且,我上回合两次重击他,对他的影响也很大,他已经陷入了劣势,同时有没有破解的方法,怎么能不心急?

    相比之下,我的状态倒是出奇的好,因为我看得出来,薛峰对于自己的错觉,到现在都没有明白过来是怎么回事儿。

    “fight!”裁判一声令下,我们的最后一回合比赛再次开始。

    薛峰小心谨慎地盯着我,一副一定要弄明白我到底是怎么让他出现了错觉的样子。

    我上前主动进攻,借着薛峰没有伤势没有恢复,依旧是步伐沉重的机会,准备重创他。

    薛峰自知自己势弱,并没有太过于强势,还是被动地去防守。

    我的每一拳都是在朝薛峰脑袋上招呼,而且破坏力惊人。薛峰叫苦不堪,堪堪抵挡,把脑袋缩在自己的站架手臂中间,防止被我重击。

    但是如此一来,他的视野范围就会少很多,反倒是让薛峰心里更加没底。

    果然,之前的情况有一次出现了,薛峰感觉自己仍旧在擂台中间的时候,实际自己已经是被逼进了边角。

    薛峰看了看擂台,擂台还是那个擂台,但是在自己感觉中,它就是小了一圈,压抑地自己快喘不过气来。

    自己陷入颓势,自然是希望离边角这种地方越远越好。但是薛峰感觉自己还没有退几步呢,就再次来到了另一个边角处,能给他周旋的空间实在是太少了!

    薛峰越打越难受,他真的是第一次打得这么憋屈。他感觉,自己的感官已经严重出现了问题,根本没有办法对场上的形势做出一个合理的判断。

    再加上他之前下巴被我重击一次,让他的大脑更加混沌,产生了一种仿佛一切都是做梦一般的感觉。

    薛峰身上的破绽,越来越多了。

    我见薛峰动作都有点儿飘忽、迟钝,就知道现在薛峰的状态很差劲儿。我的体力,也真的是下降到一定的极限了,毕竟大摆拳这种拳,很消耗体力。

    “砰!”我再一次用摆拳把薛峰逼入死角,薛峰已经是彻底乱了节奏,连怎么出拳都忘记了。

    胜负,基本上已经定了。

    薛峰没有办法判断自己是不是已经到了边柱旁边,还在顺着我大摆拳的力度往后退,只需一步,就能靠在边柱上。但是此时,薛峰也不知道自己的位置,还是往后退。

    我见状,立马弓腰下潜,震步迈了上去,身体已经如同一把绷紧了的弓一般,蓄势待发。

    魏大川看薛峰已经被我瞄准,急得嗓子都破音了,让薛峰快躲开。魏大川看得出来,我这一拳,是货真价实的升龙啊!

    薛峰大脑混沌一片,但是也是听到了魏大川的喊声。他眼皮一抬,就看到了我的动作,当即大惊,堪堪往后退去。

    本来,薛峰的选择其实是正确的,因为升龙的打击面很广,如果他往两边闪身的话,很有可能依旧是被我击中。人的攻击范围是一个圆形,想要最快速度逃离对手的攻击范围,最好的办法就是往后退。

    但是,薛峰完全不知道自己的位置,他仅仅往后半步,就发现自己已经靠在了边柱上。

    又是这样!薛峰顿时崩溃,知道自己已经完全被我剥夺了视觉感官,此时被逼近死角,却刚刚发现。现在想逃,哪儿有这么容易?!

    薛峰只能硬接我的升龙了!

    薛峰反应也是很快,意识到自己没有办法逃离之后,一咬牙,双臂交叉,横在了自己头部,形成了一个最坚固的十字防御。

    我虽然看到薛峰防御已经成型,但是也并没有换招的打算,身体的每一寸肌肉同时发力,在经过短暂的蓄力过程之后,我整个人弹了出去,右手拳头以不可阻挡之势,朝着薛峰的脑袋轰去。

    “砰——”我拳头直接顶在了薛峰的防御上。双方似乎有短暂的僵持,但是瞬间,薛峰的防御如同纸一样,被我的升龙直接撕开,打了进去。

    薛峰心惊这势不可挡的破坏力,明明我的体力已经临近枯竭,升龙的威力却依旧没有减弱多少,这怎么可能?

    此时,他想再采取什么措施,基本上已经不可能的。

    我这一拳,直接顶开了薛峰的防御,狠狠打在了他的下巴上。即使是被他的防御卸去了不少力量,这一拳的威力,也不是已经被重击了两次的薛峰能抗住的。

    这一拳落在了薛峰的下巴上之后,薛峰脑袋在我拳头的带动下猛一仰头,力道依然全部都打在了薛峰的大脑上,直接将薛峰击晕。

    几乎是没有任何反抗的,薛峰挨完这一拳,往前倒去,身体一点儿有力量的痕迹都看不出来,显然已经彻底失去了意识。

    我就在薛峰面前,在薛峰朝我这里倒了之后,也是用自己的力量扶了他一把。

    看到薛峰被我重击昏倒,裁判立马上来,从身上把薛峰扶了起来,只是略一查看薛峰的样子,就判定薛峰已经彻底失去了意识,当即宣布比赛结束,薛峰已经被TKO。

    这一击升龙,也是抽干了我所有的力气,扶了薛峰一把,且听到裁判宣布比赛结束之后,我也是坚持不住,坐在了擂台上。

    从第三个回合开始之后,我就一直再用大摆拳控场,一来封住薛峰的视野,二来也是为了控场,形成一种压迫力,逼得薛峰后退,并给他造成擂台变小的假象,这是极其消耗体力的。

    并不是擂台变小了,而是薛峰在我大摆拳的威力下,后退的距离变多了,所以,薛峰才会产生错觉,以为是擂台小了。

    这,其实也算是障目的一种技巧,先是遮住薛峰的视野,然后让其对擂台的感官失灵,让他自己都不相信自己的感官。障目能让我在薛峰面前消失,也能让薛峰认为擂台变小,这种感官上的欺诈和剥夺,才是障目真正的意义。

    不过,这么欺诈剥夺薛峰的感官,是要耗费极大体力的。如果薛峰还能继续打,我的体力就真的是供不上了。

    不过还好,最终薛峰还是昏厥过去,比赛彻底结束了。

    魏大川满脸的不相信,他怎么也没有想到,明明自己和薛峰已经把我研究地这么透彻了,最后薛峰还是输了。甚至,薛峰为什么会输,他都看不出来。

    怎么看,都是薛峰自己判断的失误,但是薛峰这种拳手,怎么可能会一直犯这种低级的错误呢?这一切,也只有薛峰醒了,才能跟魏大川明说了。

    比赛结束,全场掌声雷动。比赛从始至终,也算是一波三折,最终,还是后来开始发力的我赢了薛峰,拿下了晋级决赛的名额。内行看门道,外行看热闹,观众也不知道为什么我能逆转前期的劣势,赢下比赛,对他们来说,比赛打得精彩就够了。

    全场的掌声雷动,我高举双手,以示庆祝之后,体力也没有办法允许我再做什么别的举动了。

    就连主持人想对我进行的赛后采访,我也是表示放在我回到休息室之后吧。跟薛峰的这场仗,打得实在是太费力了。

    马教练一脸激动,扶着我就回到了后台休息室,激动地立马打电话给了纪老师,告诉金鹰那边儿,我们这里的喜讯。

    ……

    半决赛就这么落幕了,最终,决赛的名单出来,今年争夺衡中省新人王称号的人,一个是我,一个是林昱。

    赛后第二天,我就去看望了周云昊。周云昊听说我竟然赢了薛峰,要和林昱会师决战,争夺新人王的称号,他心里是既替我高兴,又极其不爽。

    高兴的是,我顺利晋级,让金鹰跟宏大在决赛两分天下,不爽的是自己竟然输了,失去了打进决赛的机会。

    不管怎么样,他还是给我鼓劲儿,让我决赛好好打,他输给了林昱,我可一定要给金鹰争气。要不然,也太让宏大的人出风头了。

    纵使知道我和林昱之间,实力差距很大,周云昊也没有挑明了说,就是不想给我太大的压力。

    因为比赛打到现在,即将进入决赛了,所以周云昊在输掉比赛之后并没有离开,而是留下来给我当陪练,为决赛备战。

    宏大那边儿,同样是如此,薛峰出院之后,也是留在了海川市,给林昱陪练,不用说也知道,我的一切,薛峰应该是都跟林昱交代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