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黄易小说 > 异常觉醒 > 第五百八十五章 一群老不死

第五百八十五章 一群老不死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黄易小说] https://www.huangyixiaoshuo.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从略微打开的门缝间,露出一张满脸皱纹的褐色皮肤的脸。

    “你是谁?”白解上前一大步。

    “这话应该是我问你们才对!”老头上下打量着站在门前的两人,“你们是什么人?”

    “这···”白解再次抬头瞧了一眼门匾,巨大的“白”字,清晰无比。“我就是这院子的人,这里难道不是白家?”

    “我们这当然是白家,但你是谁,我在这守了几个月的大门,从来没有见过你?”

    “几个月?”白解捕捉到了重要信息,“你是新来的守门人?”

    似乎发觉白解和洛洛不像寻衅挑事的家伙,老头从大门里走了出来。

    “你应该是先前那家的人吧,这里已经卖给我们家族了。”

    白解大吃一惊,“卖了!谁做的主?不,先前那家人,去了哪里?”他怎么一点消息都没得到,就像是被遗弃了一样。

    “这我就不太清楚了,貌似已经离开了山水市,听别人说,是去别的疆域探亲去了。”

    白解并不相信这个解释,要说探亲,也该只去一部分人才是,为什么会举家迁移,这可不是探亲能够解释的。

    “我能进去看看吗?”

    “不好意思,现在不接待外客,如果想要拜访,改别日再来吧。”说完,老头便转回门内,将大门重新闭上。

    “嘻嘻,我们要不要偷偷潜进去看看?”洛洛一边鼓动着,一边在寻找潜行的最佳位置。

    “算了。”

    “你就这样相信了他的话?不怕他是故意欺骗你的?”

    “擅闯别人的宅院,不是一件小事,更何况,我还有其他办法知道真相。”

    在去往另外一处地方的路上,洛洛一直追问着白解,可是白解笑而不语,只是卖着关子,看上去胸有成竹。

    过了一会,他们来到一家有着很多年历史的旅馆。

    旅馆依着拔地而起的青山,环绕着青翠绿竹,从山顶引出的一条蜿蜒激流,汩汩地随山而下。

    “这是什么地方?”

    “我小时候经常来玩的地方。”更准确的说,应该是白二郎的童年。

    走上九层云梯一般的台阶,旅馆的正门映入眼帘。

    因为是二十四小时营业的缘故,旅馆门前温暖的黄光,在冷寂的孤夜中显得尤为明亮。

    “到客两位!”

    充满活力的吆喝声,让人忍不住地泛起好奇。

    “雀哥,是我!”

    “二郎?是你这小子。”本来正要做出引导手势的门房,突然给了白解一个结实的拥抱。

    “好久不见了,开始变得不再那么娘娘腔了。”

    白解感觉一头黑线,又不好直接开口反驳,只能装作没听到一样。

    “你不是男人,哼!”

    白解正想反驳,却发觉洛洛已经将脸撇到一旁,给人一种生人勿近的感觉。

    上午十一点左右,月舟终于进入花海市的领域,没过一会,就看到了那株高耸入云的参天古木。

    “警告!警告!前方正在实施军事管制,所有月舟暂停通行!”

    不带一丝感情色彩的机械合成声,在月舟的客舱内突然响起。

    “发生什么事了?!”

    客舱内惊起一阵喧哗,就像煮沸一样。本来正在低头做着旅行计划的乘客,此时不得不抬起头,和别人挤在窗户上,探知外面的情况。

    白解也和洛洛正看着窗外。

    在月舟的前方,大概五百多米的位置,悬停着数艘被军方列为重型武器的战列月舟,六排三联装的聚能光炮,不留死角地覆盖了进入花海市的所有路径。

    挨上那么一炮,只怕这艘月舟会直接湮灭。

    “各位乘客请注意,现在因为突发事件,为了确保所有乘客的安全,本次月舟将会按原路返航。在此,向各位乘客说声抱歉。”

    就在月舟掉头返回的过程中,月舟上的所有人都没注意到,两个本来待在座位上的人影,已经消失不见,而那两个座位,还依稀能够感受到体温的热度。

    “六绝圣族的隐法的确好用。”

    白解和洛洛,已经通过白解的神隐术,神不知鬼不觉地离开了月舟。

    “为什么这是六绝圣族的隐法?”

    白解已经不是第一次听到这样的说法。星魔也说过。

    “六绝圣族,就是以六绝圣法出名的啊!你这秘术,和我看到的六绝圣族的隐法,基本上一模一样。”

    “那六绝圣法,都有哪些?”

    “除了这种隐法,还有破法,力法,空法,虚法,以及禁法,合称六绝圣法,在星河联盟之中,都是被列为圣阶的秘法。”

    “既然这么厉害,那六绝圣族,比你们天方圣族如何?”

    “当然是我们更厉害一些,但是他们的圣法,也非常厉害。”

    其实,要不是六绝圣族的族员稀少,只怕他们早已位列十大圣族之首了。

    说话的间隙,白解也没有停着,控制着神隐空间,向着花海市飞速接近。

    越靠近,那种被肃杀填满的硝烟,就愈

    加浓烈,隔着神隐空间,都仿佛能够感受到那种氛围。

    进入花海市之后,白解发现,行走在城市中的人群中,多了许多身穿军服的面孔,一些原本由市府卫队管辖的关口,已经被这些人接管。

    白解挂断联络之后,便寻着这个地方,迅速地移动到了花海市的顶上位置。

    在距离顶端不到数里的地方,有片聚作一团的独栋别墅,这里原本是用来接待外宾的地方,现在已经成为了各大学院的作战指挥区。

    “丰田师兄,我们还要继续等下去吗?别的学院都已经整装待发!”

    身形壮硕的丰田,被一群学弟学妹围作一团,面对着他们的焦急,丰田也感到头大。

    “不是我不让你们行动,你们应该知道,这次行动的所有指令,都要通过陈师叔的审核。现在陈师叔没给回复,我也没有办法。”丰田做出无奈的表情。

    “什么审核,根本就是不管事。听别人说,陈师叔一直在房间里睡觉,我们的申请,他根本连看都没看。”

    “胡说!”丰田斥责了一句,“这种话,是你该说的吗?你要是再胡说八道,我就代师叔取消你的行动资格,让你回书院好好反省去。”

    丰田一边斥责着,一边目光锐利地扫过其他人。

    “你们都一样!这种话,谁都不能乱说。都听到没有?”

    “知道了,师兄。”

    其实,作为与这位陈师叔接触不少的人,丰田也对陈师叔的行为感到有些奇怪,至少在书院之外,陈师叔很少摆出这种无念无想的架势。

    不知道,是不是与真玉师妹的事情有关,听说,她正在接受异常审判所的审查。

    “师兄,师兄,白解师弟回来了!”

    突然,有个急急忙忙的学生跑了过来,上气不接下气地对丰田说道。

    “白解师弟!?他在哪?”

    “就在门口。”

    对方的话音还未完全落下,丰田的身影已经如轻烟般消失在院落中。

    大门外,白解和洛洛,正像两个展览品一样,接受着周围看过来的异样目光。

    白解倒不觉得什么,洛洛却有些不爽,戴上宽檐的帽子,隔断了他们的视线。

    “哈哈。”

    丰田的身影还未出现,开怀的大笑就进入白解的耳中。

    “师弟,真的是你,我还以为他们弄错了!”

    丰田迎接白解的方式有些特别,不是给个大大的拥抱,而是对着白解的胸口,重重地锤了一拳。

    “师兄。”

    白解一边寒暄,一边接住这强而有力的一拳。身形不得不后退两步。

    “不错,看上去没受什么伤。”丰田含笑道,“你可知道为了你的事情,书院承受了多大的压力,要不是一直有真玉师妹传回你的消息,只怕你的那位叔叔,就要亲自出手了。”

    “我的叔叔?东···”

    丰田打断了白解,“你知道就好,事情我们等会再说,我先带你去见见陈师叔,他也对你的事情非常关心。”

    陈玉树的身份,有些特别,虽然不是安排行动的负责人,但是所有的行动实施,都需要经过他的同意。

    可是陈玉树的怪癖,在学院的高年级之中,又人尽皆知,大家都知道他不喜欢与人打交道,而且很少会对某些事情上心。

    这就导致陈玉树的口碑在学院之中越传越差,渐渐的,学生也不再尊称他为导师,私下里不知编排了多少他的坏话。

    但那并不是所有,至少作为陈玉树的学生,白解打心底里尊重这位导师。尽管陈玉树不会像别的导师那样亲切备至,但是对白解说过的每一句话,都让白解感到受益匪浅。

    “陈师叔,我是丰田,白解师弟回来了。”

    两人并排站在陈玉树的房前,不知为何,白解心里却有一点紧张。

    “让他进来吧。”

    丰田长松了口气。还好,还好,陈师叔没有睡着,要不然,他们得等上好几个小时。

    白解推开而入,里面像是装潢成了凋敝阁的模样,四下空空荡荡,只有檐柱之间,系着一根轻巧的细绳。

    陈玉树纹丝不动地盘腿坐在这根细绳上,看到推门进来的白解,缓缓睁开双眼。

    “回来了?”

    “是,导师,我回来了。”

    “有什么新的领悟?”

    白解回想着发生在十绝山脉的一系列事情,不知道应该从哪里说起。

    “看来还不够。”

    那双仿佛永远没有睡醒的深眸,似乎已经看穿了白解的内心。

    “你可知道,我为什么让真玉带你进入十绝山脉?”

    “学生不知,请老师明示。”

    白解小小地吃了一惊,原来这件事情的背后,还有导师的存在。

    “真玉应该和你说过,要想成为我的学生,‘特质’是最重要的。没有‘特质’的能力者,就是拥有强大的实力,也最终会趋于同化,走不到力量的尽头。”

    白解听完,露出若有所思的表情,场面一时陷入沉默。

    “老师,所以您是想让我寻找到

    ,只属于我自己的‘特质’吗?”

    “看来,你还不够明白。‘特质’的本意,不在寻找,而是创造。就算你能发现世间所有的力量,又有什么用,如果不能创造只能被自己掌控的那股力量,当面对真正掌控了‘特质’的那群人,最终只有失败的结果。”陈玉树越说越显奥妙,同时也带着一丝回忆的语气。

    白解其实还是不太明白老师的意思,但他已经把这段话完整记下,总有一天,他会完全明白这段话的意思,他相信自己能够做到。

    “你可以出去了。”

    从屋内出来,丰田已经在门外等了半天,看到白解,好奇地问道:“今天师叔怎么和你谈了这么久,我可很少见到师叔会是这样。”

    审理现场就设在禁城博物馆里面,由市执政府安全部的部长作为主审,市警察局的局长和博物馆的馆长作为副审,还有其他许多职位不一的高级官员,整个审理的规格算是非常重视了。

    路上,牛猛队长将这些审理人的情况,向白解简单描述了一遍,让他在作证的时候尽量保持镇定,不要露出明显的纰漏。

    快上午9点的时候,他们到了禁城博物馆。

    白解和牛猛队长穿过围拢的人群,来到了这些不苟颜色的特种警察面前。经过搜身以及身份检查后,两人终于踏入了博物馆的领域。

    没了热闹的游人以及工作人员,本就宽敞的廊道显得尤为空荡。那些年岁久远的古物静静地躺在展览架上,冷冷地看着这两个脚步放缓的男子。

    进入展览厅后,白解一眼就看到,呈半圆形摆在在中间的长桌旁,已经坐满了面貌各异的人,有戴着高檐警/帽的,也有穿红色西装的,大家的衣着虽然各不相同,但面色都稍显凝重,气氛颇显紧张。

    “该来的人,都到齐了吗?”位于最上位的中年男子问道。

    在他身侧站着的下属,一直在默数着到场的关键人士,接到上司的发问后,凑到他的耳边,将结果轻声禀告了他。

    “既然人都到齐了,那么审理就开始吧。褚局长,这件案子是由你们主抓的,你先把目前掌握的情况,简单告诉大家一遍。”

    褚局长就是坐在他身侧的警察局长,高鼻梁,大长眉,脸方方正正,眼中带着一股凛然之气。

    “是,部长大人。”

    “根本我们目前掌握的情况,这次禁城博物馆失窃事件,是一件有预谋有组织有内应的恶性犯罪事件,情况复杂,目的叵测。经过我们三天以来不眠不休的侦查,现在已经查明了基本情况。禁城博物馆安保处的副主任邓古来,以及地下犯罪组织“十二魔肖”,是这次犯罪事件的主要策划者以及参与者。”

    描述到这的时候,褚局长让下属将这些人的详细资料分发给了下去。

    “各位现在看到的资料,就是我们经过多番调查,收集到的这些人的背景关系。在两个半月之前,这位邓古来副主任就与这个‘十二魔肖’有了秘密联系,并且随着案发事件的接近,他们两方的联系越来越频繁。上面有记录到他们最近联系的地点。根据我们的突击调查,在那里发现了他们确凿的行动计划以及相关道具。然后我们又顺藤摸瓜,在他们的隐秘躲藏地点抓到了相关的犯罪人员。”

    这时,褚局长又顿了一下,示意下属现在将犯人带上来。

    “经过我们对犯罪人员的严格审问,他们对自己的犯罪行为供认不讳,并且主动交代出了其他的参与人员,以及那批失窃古卷的具体去向。经过我们的多番努力,那批失窃古卷目前已经被我们追回,不过···古卷本身却出了一些问题。”

    周围的人本来很高兴地听到古卷被追回的消息,但见到褚局长似乎话里有话,又不禁微微蹙眉。

    有人性子稍急,直接开口问道:“褚局长,你说的问题是什么?难道那批古卷被损坏了不成?!”

    褚局长循声看去,发问的人正好坐在自己对面偏下的位置,“原来是柳先生,您老的画工可是一绝。”

    被称为柳先生的老头,长发披肩,像是个不修边幅的教书老先生,朝褚局长摆了摆手,又继续问着,“不敢当,我只是个好画之人而已。请问褚局长,那批古卷到底出了什么问题?”

    发觉大家的注意力似乎都被他的问题所吸引,褚局长微微一笑,让旁边的下属,将早已准备好的十几个永灵盒摆上了桌子。

    “这些永灵盒里装的就是我们这次追回的古卷,各位古卷珍宝界的大家可以自行检查一遍。”

    听到盒中装的就是失窃的古卷,这些大家急不可耐地抢了过去,没抢到的人也凑在一旁仔细地旁观。

    虽说这些大家的水平稍有参差,但眼力以及经验都不是常人能够媲美的,不需要太多手段,他们立即辨识出来了,这些放在永灵盒里的古卷都是赝品。

    古卷类的珍宝其实最难作伪,因为字里行间充斥着难以捕捉的神韵,不是作者本人所作,即便是再巧夺天工的作伪方法,也无法完美地复制一份一模一样的古卷。

    牛猛队长被按住双肩押着上前,周围人的目光显出诸多惊讶,只有少许几个人的眼中没有丝毫波澜。

    书客居阅读网址: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