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黄易小说 > 异常觉醒 > 第四百四十六章 强者云集

第四百四十六章 强者云集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黄易小说] https://www.huangyixiaoshuo.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不知道洛洛和她说了些什么,白解觉得看向他的目光中,充满了莫名的意味。

    “你还知道些什么?”

    “我知道的事情还有很多,不知道你想听哪一件。”

    “有关守望塔的事情,我想知道,恶魔的计划是不是与你知道的事情有关?”

    “关于恶魔的计划,”火歌顿了下,“洛洛比我更清楚,她告诉我,这件事与封禁在守望塔中的东西有关,而且,那件东西的封禁正在不断减弱。”

    “什么?”白解吃了一惊,“那些禁制不是无人可破,怎么会······”

    说着,白解似乎想到什么,这个情况难道与守望塔的重新降世有关?

    “所以是洛洛让你替我申请的这个任务?”

    “她是给过建议,不过,最终的决定还是由我自己做出的。”火歌说完,一口饮光杯中的酒。

    “为什么?”白解认真的问道。

    “难道你不对恶魔的目的感到好奇?”火歌笑着说,“就我现在所知,恶魔的大部分高端力量都正在赶往那里。”

    “所以我们两个人冲上去送死?”白解忍不住说。

    “我们可不一定是弱者,再说,我们的任务也不是和它们正面冲突,我还没那么傻。”

    知道火歌不是一时发疯,白解暗暗松了口气,经过与恶魔的多番战斗,他已经对恶魔的战力颇有了解,这是一群充满杀戮本能的生物,与不被驯化的猛兽相比,更加暴虐,血腥,残忍。就是在恶魔内部,不同的恶魔之间也等级森严。

    “对了,你还没吃早餐吧,跟我来。”火歌不等白解回应,一把拽起他的胳膊,领着他往外面走去,“这里的很多场所这几天都不会营业,如果没有我带路,只怕你根本找不到吃饭的地方。”

    白解一边跟上火歌的脚步,一边问道:“这里发生了什么事情?”

    “你才刚到这吧?”火歌轻问道,“这里的堡垒守护者大人,前几天与面临了恶魔的偷袭,不幸战死,所以这里的所有人基本上都在为这哀悼。”

    “据说所知,堡垒守护者至少是日阶巅峰以上的存在,又有战争堡垒作为后援,怎么会如此轻易的战死?”白解提出疑问。

    “那是在正常情况下,可偏偏那次战斗在不正常的情况下发生,恶魔得以切断那位大人和战争堡垒的联系,不然,也不会最后陷入恶魔的围攻中,力竭而死。”

    知道了这件事情后,白解对即将到来的任务理解更深,心头已经不再像刚才那般自信。

    “难怪这些人的表情都是那么的低沉萎靡。”

    “但也不是一件坏事,”火歌说,“老师说过,我们人类最强大的地方之一,就是从这种颓败的情绪中收获崭新的力量,进而成就出更强大的存在,只有这样,我们才能源源不断的击败对手。”

    既然是四极王说的话,肯定有他的独到之处,白解虽然不是特别理解,但还是紧紧记住了这段话。

    吃过早餐,时间已经来到中午,两人全都没了饿意,便找了个地方谋划接下来的行动,不知不觉,天色就已近傍晚。

    傍晚的战争堡垒要比白天热闹许多,或许是战局已经向有利的趋势转变,行人的脸上多了些许笑意,一些大门紧闭的餐厅也重新挂上了餐牌。

    两个将脸紧缩在斗篷内的身影,默默地穿过人流如织的主街道,静悄悄地离开了堡垒入口。

    “怎么样,总指挥部还没有回讯?”

    火歌检查了下联络器,画面上还是黑色的光点,显然,总指挥部似乎没有回应的想法。

    “他们真把我们俩当成无上存在了!直接无视了我们的后援申请。”白解不太满意。

    “我早就说过,联盟的人只会关心大的战略,如果守望塔不是个关键的地方,恐怕连仗剑侯都不会出面。”

    显然,火歌比白解看得通透,这自然与她在四极王身边的耳濡目染有关。作为威名镇世的封王存在,四极王接触的人基本上是各大势力的最高层。

    白解一边嘟囔着,一边将发泄似地拍飞面前的几只恶魔,或许只有这样,才能稍微纾解心头的不爽。

    “我们快到血窟了。”白解算是熟门熟路,他依稀还记得那片阴幕沉沉的远山。

    作为双战双方最主要的战场之一,血窟的大地已经被残肢血肉垒满,分不清草色还是血色,入目全是暗红色的空气,似乎已经没有了任何活物。

    “这就是战争堡垒的战果!”

    大地上的这一切,全是由战争堡垒造成,作为人类最尖端的战略装备之一,战争堡垒的战力足以媲美实力不俗的封侯强者。

    “恶魔的数量还是太多了。”白解忍不住说,虽然这里没有多少人类的尸体,但恶魔的尸体数量也不算太多,对于数量级已近千万的恶魔来说,这里的伤亡还不至于伤筋动骨。

    “不过是些普通恶魔,以恶魔巢穴的补充速度,半个月内就可以补充回来。”火歌摇了摇头。

    穿过这片尸横遍野的山地,伴随着阴冷的银辉,两人在阴影的掩护下,悄无声息地

    靠近了飞鸿山的东北侧。

    山势高绝,险峰如簇,鬼影重重的氛围下,两人径直跨越了山头,出现在了守望塔的面前。

    这里的战事似乎已经停止很久,地上的尸骸腐烂得不成样子,混合着诸多异味的刺鼻气体,随着冷寂的山风流连不绝。

    “你确定她说过会在这里等你?”白解扭头看向火歌。眼前的旷野中毫无人影,风声呜呜低鸣。

    “我为什么要骗你?”火歌没好气的说,“她留给过我一个通讯方式,让我试试。”

    火歌走到一旁,观察了下月色,在银辉汇聚的地方挖了两个深坑,一边放进去某样东西,然后又将其埋上。

    “这就行了?”

    “你等着瞧吧。”火歌在那里盘腿坐下,双手掌心紧贴上面。

    过了一会,似乎有一股微弱的波动掠过空间,白解抬头望去,竟然是来自天空。

    “···我知道了。”火歌似乎已经与某人联系上,唇齿微动,声音不响。

    当火歌拍拍屁股从地上站起,白解上前,直接问道:“怎么样?”

    “恶魔的强者已经完全聚集在守望塔的山顶,外围已经完全被它们封住,她告诉我,我们可以通过这条秘道进入。”火歌用手比划着,“你应该知道这条秘道吧?”

    火歌比划出来的秘道正是白解和洛洛一起去取回契约的地方,那里的确四通八达,当初如果不是洛洛带路,白解只怕已经迷失在里面。

    “我明白了。”白解点点头,“跟我来。”

    白解带着火歌穿行到守望塔的南侧,经过一番曲折,找到了那个有些特别的入口,一个如粪坑般恶臭的泥坑。

    火歌皱眉看着冒着绿色气泡的泥坑,“这就是入口?”

    “可不要小瞧它,这里这么久都没被人发现,它的隐蔽效果可见一斑。”

    “你先进去。”火歌说。

    “好吧,你稍后就来。”

    白解长吸一口气,紧闭口鼻,然绷直身体单步跃出,像木头一样落入了泥坑,很快就消失在墨绿色的泥面下。

    “臭死了!”火歌大口吸着气,表情别提有多别扭,精致的五官仿佛挤作了一团。

    最终,火歌还是克服了心头的不适,在斗篷外又裹了几层厚衣,这才跳入了泥坑。

    当白解在甬道中看到一个浑身挂满绿泥的怪物,不禁睁大双眼,表情夸张,最后不禁脱口而出。

    “你是要变成史莱姆吗?”

    “史莱姆是什么?”

    “一种有着绿色皮肤的奇特生物。”白解回道。

    “快来帮我一下!”火歌娇声叱道。她似乎不想沾上半点这些泥浆,模糊可见的双眼,已经水光连连。

    没办法,白解只好帮忙把她身上的衣服脱下,一连脱了六层,才终于看到熟悉的身形。

    “这里是什么地方?”似乎不想让白解继续看到她的窘态,火歌转移了话题。

    “从这里可以通到藏书室,在那里我们可以找到路直接上到山顶。”

    “天方圣族的藏书室?!”火歌眼前一亮。

    “你就别想那个了,里面没什么重要的书籍,重要的早被转移走了。”

    火歌不禁失望,“难道就没有漏下来的?”

    毕竟是曾经雄霸一方的圣族,再不入流的禁法,都能有意想不到的用处。

    “等我们完成任务后,可以再回来好好找找,现在还是任务要紧。”

    说完,两人沿着阴暗的甬道前行,旋着往上数百米,到了一处亮堂的密室。

    作为契约挂在四周墙壁上的旗子没有任何变化,木架上只有三两本书籍,角落里还堆着杂乱的垃圾。

    火歌的目光扫过密室,最后落在了墙壁上。

    “这些东西有些不一样?它们是不是有什么特别用途?”火歌的目光看向白解。

    “它们都是曾经附属于天方圣族的异族的契约,现在天方圣族已经消失,它们也没什么用了。”

    “但那边怎么缺了一些?”

    白解顺着她的目光看去,刚才没注意到的地方,的确不见了几份契约。在他的记忆中,那些契约明明还在。

    难道又有人来过这里,还拿走了几份契约?

    带着这个疑惑,两人离开这里,寻找到可以通往山顶的通道,径直走了进去。

    在曾经挡住过白解的封禁面前,两道身影正并肩驻足,身后站着数名气息深晦的异族,面前则是一双双凶虐的红眼。

    “玉容姐姐,我们似乎已经阻拦不了多久了,禁制已经快要消失。”

    “你看这些恶魔,多么像捕食的星狼,但它们却不敢上前,你知道是为什么吗?”十绝圣者的语调仍然不急不缓。

    “肯定是惧怕姐姐你的力量,这些恶魔根本不是姐姐的对手。”

    “你错了,它们只是在等待出手的时机,和星狼相比,这些恶魔更加冷酷无情,为了获得一个完美的时机,它们可以把同族都给抛弃。这就是我们一直能够战胜它们的地方。”

    十绝圣者往前迈出半步,恶魔同时

    跟着后退一步,当十绝圣者将地上的几具恶魔尸体扔到旁边的骨堆中,这些恶魔也没有任何异动,似乎真像她说的那样,血液中流淌的是浓郁的冷酷。

    不过这样的势弱,终究会有爆发之际,当洛洛背后的禁制完全瓦解,通往后山的入口大开,这些恶魔便如群狼扑食,化作上百米高的巨影,向着这几人冲来。

    “来得好!”十绝圣者大喝一声,长发舒展,身上涌出一股无与伦比的声势。

    作为天方圣族最强大的存在之一,即便不是全盛之时,十绝圣者的实力也绝对是这里最强大的存在。

    只见无数的白骨从两侧的骨堆中飞出,在十绝圣者的御使下,幻化成漫过天际的骨牢,骨头直接插入这些巨影的体内,将它们完全锁在牢笼中动弹不得。

    不过,十绝圣者并没有感到太过兴奋,这些实力只在紫月境巅峰的恶魔,不过是那些隐藏对手的马前卒,替它们来试探她的具体实力。真正的战斗,现在才刚刚开始。

    哒哒,哒哒。

    白解用刀劈开挡在面前的铁柱,比精铁刚还坚硬的材质,让他们的行进速度持续放缓,少不得,白解也受了火歌的许多埋怨。

    “你选的这条路也太烂了。”

    “就快到了。”白解发觉眼前已经没有了碍眼的铁柱,距离出口,似乎只剩下二十多米。

    轰隆——轰隆——

    山体又产生令人胆颤的晃动,白解拍去头发里的碎石,将感知往外面探去。

    “十绝——天灭!”

    恐怖的能量波动阻断了白解的感知,当如地震般的余波传来,通道里已经快要崩塌一样。

    “抓紧我!”白解喊道。

    裂纹密布的山体终于承受不住余波的冲击,通道中开始落下大小不一的乱石,没一会儿,这条通道已经被巨大的石块完全封堵,却不见白解和火歌的身影。

    “这是什么秘术!?”火歌闪亮着好奇的目光。

    “家族传下来的。”白解搪塞了过去,“我现在的力量维持不了多久,我们赶紧去外面看看情况。”

    离开通道,出口旁也堆着碎落的山体,在两人的不远处,一团耀眼的光影正被数条幽暗的触手裹住,下一瞬间,触手上的暗芒与光影发生激烈的战斗,产生的余波,直接让周围的山峰又削平了一截。

    “是她!十绝圣者!”

    这样的十绝圣者白解还是初次见到,满脸愠怒,似乎有些气急败坏,发疯似地攻击身上的触手。能让她变得如此失常的事情,绝对不简单。

    在战场的角落里,一个被锁环挂住的人影被白解注意到。

    “洛洛!”没有丝毫犹豫,白解动身往那边赶去。

    “你要冷静一点!”火歌将手放在了白解的肩上,手上微微用力。

    得到火歌的提醒,白解注意到了洛洛旁边的家伙,那是个笑面猴般的恶魔,猫状的胡须微微舒卷,脑袋上顶着个幽绿色的铁块。

    这家伙似乎正在对洛洛说着什么,笑得浑身乱颤,臃肿的腰身上下颠伏。

    “······我倒想看看你这个姐姐能坚持多久,在我圣虫恶魔王的手下,就是圣灵也要落荒而逃。”这只恶魔大言不惭的说。

    洛洛当然知道这只恶魔是在吹牛,如果不是自己突然被抓,姐姐绝对不会被这家伙给困住。

    “呸!”洛洛吐出一口强而有力的血沫,“别的我不知道,但是如果真有圣灵大人听到你刚才说的话,他绝对会像对待蚂蚁一样地碾死你。”

    “哼!”圣虫恶魔王的脸色有些难看,鼻息渐渐加重,“我看你还是吃的苦不够多,既然你这具躯体是人类的身体,那么我就让你尝尝人类的酷刑。嘿嘿,嘿嘿。”

    “你要干什么?!”洛洛心中一紧,语调有些失常变形。

    “嘿嘿,我想你会喜欢的······”

    圣虫恶魔王一边发出阴冷的笑声,一边开始脱下洛洛的外衣。

    衣服上早已浸透斑斑血迹,很快,只被内衣遮住少数地方的曼妙身形,在众目睽睽下显露了出来。

    “喔——”圣虫恶魔王发出吞咽口水的声音,“这具人类的身体还真不错,只是不知道,能不能够承受得住圣躯的鞭挞。真是令人期待。“

    洛洛的嘴唇已被咬破,她的目光仿佛燃烧着的火焰,鲜血在圆润的下巴上留下道刺眼的红痕,胸脯一起一伏,仿佛要炸开一般,悲伤决绝的眼神,似乎在暗示着某个内心的死亡。

    “不要感到失望,嘿嘿,说不定你会喜欢上这种感觉的。”全是吸盘的手掌渐渐伸向莹白的胸口,同时,满是锯齿的血腥臭口,快要贴到脸部的细腻皮肤。

    “给我滚开!”

    突然响起的异声,让圣虫恶魔王陡然一惊,不自觉地站直身体,目光抬向头顶。

    迎接它的是一记沙包大的拳头,仿佛熊熊燃烧的流星划过,拳头在它的眼前越来越大,最终,像铁锤一般地落在高挺的鼻梁上。

    “什么!”白解惊讶地看着拳头。

    .com。妙书屋.com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