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黄易小说 > 异常觉醒 > 第二卷 人生无处不相逢 第二百九十一章 死寂之海(下)

第二卷 人生无处不相逢 第二百九十一章 死寂之海(下)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黄易小说] https://www.huangyixiaoshuo.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瓜瓜和眀诗雅看到白解在塔门前爬了起来,面上顿时露出喜意,却又见他迟迟未将大门推开,不由心生疑惑。

    “他在干什么?”

    神秘人已经平复了愠怒的心情,用充满诱惑意味的语气,在白解耳边缓缓说道。

    “把门推开吧,推开它你将能满足自己想要的一切······”

    白解怔怔地将手放在门上,脑海中发生着翻天覆地的变化。

    “你,还活着!”

    他的意识深处,久久没有回应。

    “你,为什么不说话?难道你不愿意见我,还是你已经忘记我了!”

    过了一会,一道飘忽的声音从白解意识深处的某个地方传出。

    “他已经死了,我,不是你认识的那个人。”

    “是吗······作为掌管幽冥的存在,原来你已经死了。但你为什么又留下了这道残念?”

    “我不知道。或许,他只是想留下一道痕迹。”

    两道神秘声音的对话,让白解心生巨大的波澜。先不说文字间激射出的这道意识,只是自己脑海深处的这道未知意识,就让他感到背脊发麻。他从来都不知道,有这样一道意识竟然藏在自己的脑海里,而且一直没被他发现过。

    “你,是要进来吗?”

    白解正在惊悚中,突然被门上的神秘意识问到,一时之间没反应过来。

    “你身上有我们鲲族的血脉,倒也可以进入定海神针,不过我得先把附在你身上的‘脏东西’驱除掉才行。”

    “脏东西”,白解诧异地瞥了眼自己。

    一股幽幽的紫辉,如同从幽冥中诞生的一般,挟着神秘的气息,缓缓来到白解的面前,将他整个人慢慢覆盖。

    白解虽然感到皮肤发毛,浑身彻寒,却没有躲开,硬挺着让紫辉覆满全身。

    紫辉覆满即逝,消失得无影无踪,而不远阴霾的天空之中,忽然响起一道熟悉的闷哼。

    是神秘人的声音!白解确定。

    听到这声闷哼的人不只有白解,还包括瓜瓜和眀诗雅。她们俩面色一变,俱都望向空中。

    只见空中出现一双若隐若现的巨大双眸,充满死寂气息的灰白相间的瞳孔,让看到的人头皮发麻。

    “好了,你身上的‘脏东西’已经去掉了。”

    白解这时也注意到了这双巨大眸子,隐隐地挂在空中,就像一对巨大的铁球。

    “小家伙,给我把门推开!”神秘声音再次在白解耳边响起,不过现在却充满了威胁口气。

    白解面色一沉,目光扫向大门。文字间的神秘意识,并没有对此有任何回应。

    “您···就是刚才帮助我们的···前辈?”

    “没错,既然你还知道我帮助了你们,那你就回报我一下吧,只要你轻轻地将那扇门推开就行。”

    白解却摇了摇头,“我为什么要帮一个心怀歹意的人呢!这是不可能的。”

    白解的话与先前的语气完全不同,神秘人感到一丝讶然,又似乎才真正认识了白解。

    “你就不想知道那丫头去哪了?”

    白解一直对神秘人提防戒备,先前做出的那幅尊敬的样子,不过故意迷惑他的而已。

    他沉声问道:“你知道她去哪了?”

    刚才他和贝怜梦在通过旋涡中心的禁制区域时,贝怜梦受到禁制的冲击消失不见,而他则靠着禁水龙种爆发出穿越禁制的能力,最后才惊险地来到了这里。

    “呵呵,我不仅知道她去了哪里,我还能够把她拉回来。只要你帮我把那扇门推开,我就可以满足你的要求。”神秘人一眼看穿了白解的想法。

    白解又扫视了一眼大门,门上的神秘意识,对此依然毫无反应。

    “我信不过你,你必须得让我先看到人!”

    神秘人似乎没料到白解这么难缠,沉默了一会后,发出一道充满怒意的冷哼。即便他心中已经冒出把白解丢进海渊里喂鱼的想法,但他又不得不暂时妥协。如果白解不将定海神针的那扇门推开,他还真的无法施展自己的计划。

    那双灰白相间的眸子里,突然射出两道灰暗的蜿蜒电芒,如同两只龇牙咧嘴的电蛇,滋滋地破入旋涡之中。

    电芒一进入旋涡,海上立刻掀起巨大的震荡。

    白解站在塔前,看到大海的一边陡然抬高了起来,倾斜着发出地动山摇的轰鸣。不过定海神针岿然不动,稳稳当当地立在旋涡中心。

    但瓜瓜和眀诗雅的情况却有些糟糕,那块黑色陆地显然没办法承受住如此巨大的剧变,随着海浪升高到数百米的高空,不停地左摇右晃。

    就在这时,电芒又从旋涡之中杀了出来,闪耀着死寂的暗芒,光芒之中有一个双翼弯折的身影。

    “你看,这是不是你想找的人!”神秘人气息不稳地说。刚才的一番施术,对他的这具分身消耗不少。好在贝怜梦没有被拖入到更深的地方,不然他得费更多的力量。

    大海又重现恢复着原来的状态,成千上万吨的海水从天而降,爆雷阵阵,海面不由地兴起一圈数百米高的巨浪。

    白解看着飘在空中的贝怜梦,她的样子就像睡着了一样,脸色无比冰冷。

    “你把她送到我这来!”白解说。

    “哼!”神秘人没想到白解竟然敢得寸进尺,“既然你要,那就给你好了。”他话音一转,将贝怜梦送到了白解身边。

    “你把她怎么了?!”白解抱着她冷若寒冰的身体,双手冻得不停发颤。

    “呵呵,这可与我无关。我虽然能将她从幽冥之地中救出,但却恢复不了她魂飞魄散的身体,如果你不想她永远处于这种冷冰冰的状态,就赶紧离开这里,去替她寻找生命之匙吧。”神秘人笑意绵绵地看着白解。他很想知道,白解到底会做出怎样的决定。

    会为了这个活死人,把那扇尘封了近百年的门给打开吗?

    白解无声地垂着脑袋,抱着贝怜梦冰冷的身体,手臂渐渐收紧。

    “对不起了,我必须得推开这扇门。”

    他也不知道自己是对谁说这句话,但心中有个声音告诉他,他必须这样做。

    一声叹息从大门上传来,神秘意识终于有了反应。

    “他很像你。”

    白解微微一愣,马上反应到,这句话并不是对自己说的。

    “推开它吧,我会替你拦住他的。”

    听到这句话,白解的眼神变得愈加坚定,他挺直身体,来到古铜色的大门前。

    “谢谢。”

    说完,白解将手放在大门两侧,微微用力,将其缓缓推开。

    所有人的目光,都放在缓缓朝两边开启的大门上,神情渐渐变得惊讶。

    “那是什么?”眀诗雅瞪大了双眼,不禁发问。

    看到大门内出现的东西,瓜瓜眯起双眼,在记忆中搜寻着关于它的记忆。

    只见一根长满青铜的石柱,端端正正地立在铜塔的中间,往下是看不见底的阴暗深渊,随着大门的打开,似乎有鬼祟在深处隐隐发笑。

    白解心里咯噔了一下,这可与他所预想的不一样。

    定海神塔旁边的巨大旋涡,在塔门打开的刹那,如潮水一般急剧地朝中间收缩。很快,汹涌的旋涡消失不见,而神塔的顶部开始亮起晃眼的光芒。

    见状,瓜瓜立刻对眀诗雅喊着,“我们快冲过去,快!”

    两人果断舍弃了脚下的黑色陆地,纵身在海面上飞跃,上千米的距离,一下子被她们迫近到只剩2、3百米。

    神秘人本来打算出手将定海神塔抬起,却被另一道飘忽不定的意识锁住。这道意识的气息悠长无比,让他不禁停下了动作。

    就在几个呼吸的时间内,瓜瓜和眀诗雅已经来到了塔前。两人跃上塔外的陆地,正要进入大门,却看到白解对她们猛地推手。

    “先不要进来!”

    阴暗深渊往上不停刮着大风,风中夹着嘶啦的声音,听起来真的如同鬼笑一般。

    随着塔顶的亮芒蔓延至青铜石柱,并且接着向深渊里蔓延,白解这才朝身后挥了挥手。

    “可以进来了!”

    眀诗雅早就耐不住好奇的性子了,一晃窜进了塔内,来到白解旁边。瓜瓜也没落下她半点,跟着来到了深渊旁。

    “这下面就是这片海洋的出口?”瓜瓜问道。

    白解奇怪地瞥了她一眼,“你不是知道出路吗?”

    “我只是知道这里可以出去,又没真正进来过这。”不说瓜瓜,就连瓜瓜的父母也不知道定海神塔里有什么,他们也只是听人说起过而已。

    石柱上的白色亮芒这时已经蔓延到了很深的位置,深渊内的场景,初步显露在几人眼中。

    沿着石柱的周围,密密麻麻叠满了一层又一层的碧绿铜棺,往下看不到尽头。

    白解背脊发凉,唇舌生干,微微往后退了半步。

    “我们跳下去吧。”瓜瓜说。她的脸色比白解正常得多,似乎没被这些数不清的铜棺吓到。

    眀诗雅露出挑战的眼神,痛快地回道:“好啊!”

    白解慢慢平复了呼吸,又往前踏了一步。

    就在他们打算跳下深渊的时候,塔外突然响起一声震破天穹的惊鸣,一股狂乱四射的气流,如奔泻的洪水,汹涌地冲进了塔内。

    三个人毫无抵抗之力,全都被它冲下了深渊。

    白解在半空中平衡住身体,然后抬头望了一眼。

    塔门外一片灿烂,仿佛有无尽星辰在全力以赴地绽放着自己的光华。

    “我要毁了你!”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