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黄易小说 > 异常觉醒 > 第二章 恐怖异变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黄易小说] https://www.huangyixiaoshuo.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最开始,每当我从昏睡中醒来,都会发现周围的人用各种怪异的眼神看着我,仿佛看着一个怪物一样。我开始变得害怕我自己,害怕我自己真的变成一个怪人。“

    ”但是某一天,我突然发现自己竟然产生了一种异常的能力,这种能力会让我不由自主地感受到身边人的内心想法,他们的喜怒哀乐。那段日子,真是把我折磨得像个精神病人。“

    “幸好不久之后,我渐渐地能够控制这种能力,让它只在我需要的时候才起作用。但是这时候我已经被那些人强行送进了精神病院!”

    “呵呵——”白解的手突然握紧了拳头。

    ”爷爷,你一定不会相信。直到今天!直到今天!我才知道我无比信任的小姨竟然和那些强行送我进精神病人的族人是一伙的。她一直以来对我的悉心关爱,对我的亲切叮咛,竟然都是假的!假的——!“白解的声音突然有些哽咽。

    “她今天竟然在送我的补品里面下药,想要下药将我毒死!差一点···就差一点···我就吃下去了!”白解的声音微微颤抖。

    “幸好一个精神病人意外冲了出去将它们抢了过去,还给一口吞了下去。看到精神病人痛苦的样子,我才发现不对之处,于是艰难地逃了出来。”

    “爷爷!没想到!没想到我竟然最后被一个精神病人给救了!”

    白解的言语不甚唏嘘,万千情绪涌在心头。

    这时,一道模糊的声音顺着微风传进了白解的脑中。

    “救···救···救救我···”听声音似乎是个女人。

    白解不由得汗毛乍起,生出一股惊恐之意。在这荒无人烟的墓地中竟然听到了这样的声音,不得不让人感到恐慌。

    稍稍屏气凝听,白解又听到了一阵男人的痛哭之声,这声音来自不远处树林的后面。

    犹豫了许久,听到哭声变得越来越大,白解还是拖着身子,慢慢地朝着树林后方走去。

    拨开刺腿的杂草,白解看到不远处一个男人正伏在一个墓碑前痛哭,墓碑旁的泥土还比较新鲜,看样子这是个新修建的墓。

    男子的哭声非常凄惨,让听到的人不由得感受到了其中的肝肠寸断,看来墓的主人是这男子很重要的人。

    看到男子这般伤心欲绝,白解心生恻隐之意,不由得走到了男子身边,看着男子的侧脸,小声地安慰道:“这位先生,你不要太过伤心了,保重身体要紧。”

    听到白解的声音,男子把头转了过来,看了白解一眼。他的泪水流满了一脸,眼睛哭得通红,表情无比悲伤。

    看到这一幕,白解更是心生同情,不由得细声地问道:“先生,墓里是你爱人吗?”

    男子双手触摸着墓碑,声音颤颤索索地回道:“墓里···是我相伴十年的···妻子。”

    开了口后,男子接着自言自语地回忆道。

    “我们相识在一个漫天飞花的季节。她在花丛中,我在花丛外。她的笑容是那么的美丽大方,而我只会在一旁傻傻地看着她。当她在花丛中向我走来的时候,我就感觉自己已经陷入了爱情。最后,我们真的相爱了。“男子的脸上充满了憧憬之色,白解隐约地能感受到那种幸福。

    “可就在我们将要结婚的时候,她却突然病倒了!大脑得了无法治愈的绝症!就在我无比悲痛的时候,一个好消息传来了——白家开发出了个人智脑辅助治疗系统,这个系统能够治疗她的大脑,挽救她的生命,让她重新过上正常人的生活。“

    听到这,白解不知道该作何表情,只能继续小声地问道。

    “那后来怎么样了?”

    “后来我们付出了高昂的代价,让白家出手给我未婚妻安上了那个系统。安上之后,她真的开始逐渐恢复正常,最后恢复了正常人的生活,并且和我一起幸福地生活了十年。“即便付出了高昂的代价,男子脸上依然满是幸福的笑容。

    “呜···呜···但是!”男子突然双拳击地,声音哽咽。

    “但是就在今天早上,我妻子脑袋里的系统突然失去了正常。她整个人开始变得疯狂起来,像个精神病人一样,不停地做出各种怪异的举动,最后···最后···最后竟然从楼上跳了下来!摔···摔···”男子的痛哭声再次响起,言语一时难以继续。

    听到这,白解的面上也升起悲痛之色,他不由得想到了今天突然对自己下毒手的小姨。他们两人的遭遇虽然完全不同,但受到的打击却相差无几。

    慢慢地挪到墓碑旁,白解看到了插满坟头的各种鲜花,它们姹紫嫣然,香气扑鼻。

    用手捧起一些散落在墓碑旁的花瓣,白解展开了双手将它们洒落在坟头上,用告慰一般的语气对着墓碑说道:”虽然我并不认识你,但我觉得你有一个这么爱你的丈夫,你曾经一定过得非常幸福。希望你能在极乐的世界看见你的丈夫,好好地守护着他,让他未来能够平平安安的生活下去,永远过得幸福!“

    此时一阵微风吹过了这片坟地,将花瓣吹得漫天飞舞了起来,一道微弱的声音却再次传入白解的脑海。

    “救···救···救···救救我!”

    白解不由得站在了墓碑前再次凝神倾听。

    忽然一缕锐利的刀光在墓碑上闪现,一把锋利的利刃直接从身后扎向了白解,并且毫无阻挡地刺穿了白解的腹部,刀的刃口在白解的肚子上透了出来,上面沾满了白解的血液。

    勉力地按住肚子上的伤口,白解颤抖地转过了身子,看着身后面目完全不一样的男子。

    男子悲痛的表情早已不见,眉眼间全是凶残的神色,一脸噬人的盯着白解。

    “你···你···你为什么要杀我!”白解不敢相信男子竟然会对自己突下杀手。

    “哈···哈···!你不是都听到了吗?!”男子瞪着恶狠狠的眼神,像刀一样刺破了白解的防线。

    难道这男子知道白解能听到那求救声,但就算白解知道求救声又和这男子有何关系。

    忍着剧烈的疼痛,以及大量失血带来的强烈眩晕,白解奋力地盯着脸色大变的男子,突然发现男子头上竟然冒着异样的火花,这些火花从男子的头皮下冒了出来。

    白解的脑中一时冒出了个恐怖的念头,颤缩地问道:“你!你···你才是那个接受了智脑辅助治疗系统的人!是···是吧!”

    问出口后,白解看到男子立刻抬起头放声大笑,笑声中充满了歇斯底里。

    “你没猜错,哈哈哈!我才是那个接受了治疗的人。”

    “那,你的妻子——”白解的手突然紧紧地抓着自己的伤口。

    “没错,她是我杀的。谁叫她那么爱我,我不需要她的爱,我只需要力量,永恒的力量!!!”说话间,男子头上的火花冒得更是灿烂,灿烂间闪烁着异样的光芒。

    发现男子头上的异样变得更加明显,整个人似乎将要完全陷入疯狂之中,白解赶紧挣扎着身子,撑起双臂往外爬去,鲜血不知不觉淌满了散落的花瓣上。

    看到白解似乎想要逃走,男子疯狂的笑着,快步跑了过来,几步之间就到了白解身旁。

    无力回望,白解感觉到男子全力挥动的拳头已经到了自己脑后,全部的绝望悔恨伤感不甘一齐涌上了心头。

    但就在男子拳头将要击中白解的那一刹那,有一股神秘的诡异波动从某个不可知的地方传来。这股波动迅速地波及了两人的心脏。两人的心脏在这时都停止了跳动,脑海中也停下了思考。

    转瞬之间,仿佛平静无比的湖泊里投下了一颗巨大的石头,晴天里响起的一声惊雷,两人停滞的心脏开始了复苏,脑海中荡起了轻微的涟漪,涟漪波及得越来越远,强度变得愈来愈大,最后变成了惊涛骇浪。

    恶狠狠的男子连一个闷哼都来不及发出,就瘫倒在了白解身旁。身体蜷缩成了一团,像被沸水烫过的大虾一样。

    还没等白解反应过来,下一瞬间,神秘的波动再次传来,在白解的心中立刻化作了惊天巨浪。

    与此同时,群星遍布的天空突然产生了神秘的扭曲,那一片又一片相隔遥远的星空开始互相扭曲折叠,开始撕裂分离,整个异变扭曲的天空在慢慢地靠近大地,但在靠近的过程中却没有任何细小声音传来。

    这片天地似乎将要发生某种巨变。

    白解无力的看着这片无比陌生的天空,不知道它们是否是自己因为失血过多而产生的离奇幻觉。

    可忽然间,一个梦境中熟悉无比的声音在白解的耳边响起。

    “找到你了!”

    声音紧紧地贴着白解的耳朵,白解仿佛能感受到脖颈间呼吸的湿气,这湿润的气息让白解心神一惊,他刚才并没有发现此处还有其他人的存在。

    就在白解惊慌失色的时候,那神秘的波动第三次传来,这次波动却带给了白解毁灭性的打击。

    白解全身的血肉在不断地扭曲旋转,浑身的血液不断地逆流,血肉之间的细胞在猛烈地挤压碰撞。

    **上这突如其来的诡变带给了白解从未感受过的痛苦刺激,这让他不得不浑身颤抖地低吼着,整个人完全蜷缩成了一团来抵御这种痛苦。

    “我们走!”

    睡梦中熟悉的声音再次在白解的耳边响起。

    如果白解此时恰好抬起了头的话,他就会发现在他身子不远处的上空,已经渐渐地聚集起了一团七彩的奇异光芒。

    赤橙黄绿青蓝紫,七种光芒在空中不断交织,闪烁,同时它们汇聚的速度也在不断地加快。在爆发出一股耀眼无比的光芒后,光芒的中央奇异地浮现出了一扇全体通白的七边形大门。

    大门并不宏大,上下只有两米左右高,但晶莹透亮的门体显得格外神圣。

    门上有七条带有不同气息的边角,这些边角各自有着不同的纹路,闪烁着不同的色彩,在光芒闪烁间,它们的位置和方向还在不停地变换。

    大门的正中是一扇严丝合缝的门体,在白光的映衬下看不到开启过的痕迹,门上也没有挂着锁链,似乎并不需要锁链来禁锢大门。

    在大门对称的门面上模糊间可以看到刻了许多神秘异常的痕迹,这些痕迹看上去像是“鬼画符”一样。但这些痕迹却也相互之间变幻勾连,不断的呈现着各种带有莫名气息的印记,印记让整个门体显得更加神秘。

    可惜白解并没有发现这扇神秘的大门,他的一切心力都在痛苦的身体上。

    大门从光芒中显现之后,仿佛有着自己的生命,主动地调转了大门的方向,在空中慢慢地朝着白解的身体下落,下落的同时,紧闭的大门也在缓缓地打开。

    在大门打开的同时,门体渐渐地产生了一丝虚化的现象,离白解的身体越近,虚化的现象就变得越是明显。当它最终停留在白解正上方的时候,整个门体已经快要完全化为虚无,只能在光芒的闪烁中大致感受到大门的存在。

    大门已经完全张开了,门内全是白茫茫的一片,一股神秘的力量,带着与先前三次波动完全不同的气息,从大门的深处缓缓渗出,隔空连系到了白解身上。

    这股力量像暖流般沁润了白解身体深处的寒冷,缓解了他身体上的疼痛,同时也让他的大脑清醒了不少。

    白解探寻着神秘力量的来源,但此时大门的轮廓已经变得非常虚无,好像刚才渗出的神秘力量,耗尽了门体本身的生命一样。

    带着一股疲惫不堪感觉,熟悉的声音再次在白解的耳边响起。

    “终于抓住你了······”,精彩!( = )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