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黄易小说 > 圣恩隆宠,重生第一女神探 > 第540章 她确实很好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黄易小说] https://www.huangyixiaoshuo.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这么一想,她立刻把叶元裴又叫了回来:“派人去搜将军府,每一个角落都找一遍,有机关或者地下室之类的,都要打开开。”

    叶元裴古怪地看她一眼:“我们过入锦城,就派人去查过了,什么也没有。”

    庄思颜问他:“你相信吗?”

    这话还真把他问住了。

    凭直觉他当然是不相信的,可找来找去,并无结果,他们在那里已经熬了许多时间,倒不如出去岛上找好一些。

    正当两人在为此事掰扯时,京城那边传来消息,天问宗在京城做乱了。

    庄思颜接到消息的那一刻,就有点着急:“我得回去一趟,这里先交给你了。”

    叶元裴却一把将她拉住:“你现在回去有什么用?他们已经乱了,皇上还在京城呢,他堂堂一国之君,难道连这个也应付不了?”

    “你不知道天问宗的实力,锦城的事也跟他们有关,他们只所以这个时候起事,与我们先对锦城动手有直接的关系。”

    叶元裴对她的重视不以为然:“他再厉害,也不过是一个小小的宗派而已,你难道就那么不信凌天成的能力?”

    庄思颜看他,半晌没说话。

    不过经此一事,她反而也没着急回去了。

    凌转比她想像的更有手段,心机也更深,虽然京城之中天问宗的人不计其数,但他们之前就把这事分析过了,想来他应该有防备的。

    再加上有唐庚在,应该不是问题?

    她在这里猜测,为凌天成担忧,皇城里的皇帝却悠然自得,根本就没把天问宗放在眼里。

    正如叶元裴所说,他们不过是个小小的宗派,就算人员偏布京城,还能敌得过大盛朝的军队吗?

    他们的计划已经被破坏,好多信息都被唐庚截下,并且伪造。

    这次动手,实际上就是凌天成他们准备好的,算是逼着他们动手。

    因为只有他们动了,才能把下面更重要的人牵扯出来,也给他们一个将之绳之以法的机会。

    凌天成除了第一天出去跟唐庚碰了一下头,天问宗起乱的时候,他连宫门都没出,安心坐在紫辰殿内批阅奏折。

    有大臣来报,说是京城数个寺庙里的和尚,尼姑一起闹乱。

    他连眼皮都没抬一下:“禁卫军呢?让他们去就行了。”

    大臣不知内情,惶急地说:“皇上,那些人看上去都有功夫的,禁卫军行吗?”

    凌天成便抬头看他一眼:“禁卫军守着京城的安何,连这点刁民都镇太不住,那朕还要他们做什么?”

    虚张声势而已。

    天问宗起事太急,又因为锦城断了联络,所以他们看上去声势浩大,带动了一大批人起来,但实际上不堪一击。

    唐庚和禁卫军头领又提前制定了计划,他们也就是喊上几句,连动手的机会都没捞到,几个大头子便全部被扣住了。

    京城里看似乱了,也不过半天时间,便全被镇压下去。

    有些不知情的老百姓还没弄清是怎么回事,街上就重新恢复了清明。

    负责给庄思颜传信的太监,赶紧又发了第二封信出去。

    凌天成忙了一天,入夜回到轩殿时,听到宫女们正在哄凌甜甜吃东西,便往偏殿走去。

    凌甜甜小朋友现在已经长出两颗乳牙了,觉得自己有了新武器,见什么都想咬两口,但就是不吃饭。

    她们细心为他准备的软米粥,还有各种适合他这种年龄婴儿吃的食物,他都不感兴趣。

    对于衣角,帽子,还有自己的手指,情有独钟,只要看着他的奶娘一转头,立刻捞了放在嘴里。

    小玲和平儿围着他,哄了又哄,一勺米粥在里面都放凉了,这家伙也不吃一口。

    两只葡萄样的黑眼珠子滴溜溜的转,刚看到平儿起身,拉了她放在一旁的手帕子就往嘴里塞。

    平儿赶紧想拿加来,结果小家伙好不容易捞到,死活不放手,还跟她对扯了起来。

    凌天成进来,就看到这一幕,平儿一边哄他,一边想把手帕抽出来。

    他两只小手扯的死紧,一头还在嘴里面,偏偏眼珠子看着平儿,那眼神好像在说:“我就是不给你,怎么样吧?”

    平儿拿他没办法,又不能真的让他吃手帕子,就想拿个东西替出来。

    一转身看到凌天成站在后头,忙着起身行礼。

    凌天成站在小床边,先看了凌甜甜一眼,这才说:“你先下去吧,朕在这儿陪他一会儿。”

    说来也怪,平儿一走,凌甜甜就把她的手帕子放下了,转而去捞凌天成的衣服。

    凌天成在小床边坐下来,伸了一只手给他。

    凌甜甜长了半岁,比刚出生的时候明显大了一圈,可对于成年男人的手来说,他还是一个小不点。

    凌天成的一只手掌,快有他半个身子长了,要是往脸上一盖,能把他整个头都盖起来。

    他的手伸出去,看到那小鼻子小眼睛的,已经初显模样,竟然跟庄思颜十分相似。

    凌天成本来还想摸摸他的脸,结果手才一靠近,便被凌甜甜两手一抱,抓的死死的,直接往嘴边拉去。

    那个小模样,水嫩嫩的脸蛋,萌萌的大眼睛,此时看着他的手,口水都流出来了。

    凌天成的心里软的像窝着不泡水,忘了自己先要做什么,任着他把手拉过去。

    只是当他往嘴里塞时,又忙着那出来,轻声说:“这不能吃。”

    凌甜甜哪管得了这些,好不容易捞到一个不同的,还不赶紧放在嘴里尝尝,等什么呢?

    他激动的身子都起来,小脑袋瓜一直往上伸,想尽快把手吃进嘴里。

    凌天成一时兴起,干脆用另一只手把他抱了起来。

    他这一抱,反而把凌甜甜的兴趣转移了。

    立起来的视线开阔,能看到更多的东西,小家伙顿时往了自己的吃货大业,两只眼睛开始在屋里看东西,见到什么都“嗷嗷”叫一通。

    因为牙齿没长全,控制不住自己嘴巴里的东西,所以口水往久流了一滩,全部都滴到凌天成的衣服上。

    凌天成两手拘着他,看着眼前的小不点,嘴角不由自主也带上笑,轻声对他说:“朕现在相信你母妃说的话了,有你真好,一直这样下去更好,还是另觅太子之选吧。”

    皇上也是近三十岁的人了,就生了这么一个皇子,却不把皇位传给他,还要别觅他人。

    这事光是凌天成想一想,都知道那些大臣们怎么说。

    可他真的不想让自己的孩子,再受跟自己一样的苦,这个王朝他一定要尽理治理,让百姓过上应有的日子,天下太平,然后功成名就之后,退出朝局,带着他的颜儿,带着凌甜甜,去一处安适之地安家。

    如此想着,心里就更柔了,看凌甜甜的眼里都是含着满满的父爱。

    小玲从外头进来,先轻声给凌天成行了礼,这才说:“皇上,小皇子该吃奶了。”

    凌天成“嗯”了一声,把凌甜甜交给她,但眼睛还看着。

    凌甜甜也看着他,小手挥呀挥,咦咦呀呀说着没人懂的话。

    小玲带着他出去后,凌天成才回到轩殿,问李福:“皇贵妃可有消息传来。”

    李福忙着说:“他们已经进了锦城,但是好像几个头目都没找到,为了免除后患,现在皇贵妃和叶将军,正在锦城里找那个传说中的老爷子。”

    凌天成:“可有什么眉目?”

    李福摇头:“信上没说,不过皇上您放心,皇贵妃娘娘是多机灵的人啊,有她出马,一定能找到的。”

    凌天成便笑了:“这个我相信,她确实古灵精怪,做事又好。”

    李福:“……”

    这么夸自己媳妇儿他不害臊的吗?

    以,凌天成不害臊,他都觉得夸少了,所以直接铺开纸张,开始给庄思颜写信,把自她走后自己的思念,还有对她肯定,一并都写到上面。

    足足有五大页,写完以后,自己又捏着看了看,用嘴吹着上面的墨迹干了,才小心装起来,让李福传出去。

    入夜,早已经安静下来的京城,亮了灯光。

    富贵人家里,从大门口到内室,全是灯火通明的。

    老百姓们则提用着最普通的马灯,一路走一路照。

    一个女人,身子羸弱,手里提着一盏不处明亮的灯笼,从一处大宅子里出来。

    她左右看看,见周围并无可疑的人,这才往前面走去。

    出来时是满心希望的,可是越走就觉得心里越凉,最后连脚步也慢了下来。

    她的眼睛再次往四周看,看到了街两边景物,还有那些景物下,与自己一样形单影只行走的人们。

    家婉便轻轻叹了一口气。

    这些人都与她无关,她也与别人无关,她孤独地来到这里,也会孤独的离开。

    京城的任务失败了,好多人被抓了起来,仅存的几个散落在各处,再不敢动弹。

    近期才得到上面的消息,说让她们先撤出去。

    家婉并不想留在这里,她在京城中过的一点也不好,但是她又舍不得走。

    犹豫再三,最后还是决定去见一见唐庚。

    她走的很慢,一步步的好像在数自己脚印。

    可还没走到甜甜侦探视,就被一个人一把拉住,很快扯到另一户人家的门后面。

    拉她的是个女人,这个女人她见过, 以前也常出现在关爷庙里。

    因为家婉的身份特殊,是从外地为的,所以对京城的人物关系并不了解。

    她只知道这个人,却并不知道她在此处担任何职,又都做些什么?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