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黄易小说 > 天人法相 > 第一百三十四章 小哭包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黄易小说] https://www.huangyixiaoshuo.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很多年前,久到邢羽已经要忘记的年月,他在昆仑的阁楼里玩耍,那些陈旧的古书上有着各色的印记作为封印,他在林立的书架间奔跑,总是能够碰到一个小女孩在低声地啜泣着。

    他会停下来安慰她,带着她在书架间穿行,翻阅那些可以打开的古书,虽然那上面的句子他们一句都看不懂。

    那个时候的日子,每一天都很漫长,漫长到朝阳升起到夕阳落下之间他们能在昆仑的阁楼里来来回回的跑上几百次。但也很短暂,他们其实只是在一起度过了一年多的时间后便是分开了。

    然而他却很喜欢那段时间的记忆,有时候待在竹楼上,看着窗外江中泛起的小舟,他也会不自觉的想起那个女孩,思考他们还会不会见面,思考她是不是已经有了婚约。

    那个女孩就是花翎,而那是他们的第一次见面。

    而因为昆仑远离中原的缘故,邢羽甚至没法给花翎写信。

    “下山是很危险的。”邢羽微微摇头,松开了花翎的手。

    “尘缘如水,下山之后,你便再难从世俗抽出身来。昆仑向来都是避世不出的,你其实并不知道,世俗中凡生挣扎的艰难。”

    “那又如何?”花翎沉着问道。

    她并非不知世俗之难,昆仑一直避世不出的原因便是要远离尘世这三千弱水,保持道心稳固。前朝的时候,昆仑也是时有弟子下山行走,只是最终却是大都远离了正道,在仙路中踏上了歧途。

    昆仑是成仙地,历来中原飞升之人半数出自昆仑。这些大修士都是留下口谕,要求后世昆仑弟子安心在山修行,莫要左右人间局势,非天下大乱之时不可下山。

    “你还是再考虑一下吧。”邢羽微微摇头,“你作为昆仑这一代的师姐,做些什么都得考虑一下师弟师妹们会如何看待。你若下山,他们说不定尽数跟着你下山了。”

    他之前不知花翎在昆仑弟子中排在什么位置,这次相遇倒是让他发现花翎在昆仑新一代的弟子之中却是排名极高,很有可能是筑基六人中最年长的师姐。

    萧楚玉三人中以萧楚玉最年长,但仍尊称花翎一声师姐,而高玲则又是李湘儿的师妹,赵元芳修为倒是比花翎高出一线。然而在今天的闲谈中,昆仑一行人却也没有透露出到底是花翎入门早还是赵元芳入门早。

    “确实。”花翎却是一愣,微微皱了皱眉,似乎是想到了一些不好的回忆。

    “不过,我虽是昆仑这一代的四师姐,但我年纪和你相仿,师弟师妹们大都比我稍微年长一些。他们早已有了自己的主见,不会随我下山的。”花翎轻轻摇头,“何况,进来苗疆也不安生,院内师长都是有意派人下山协助节度使平叛苗疆。我若是提出下山,他们应是不会反对的。”

    “是么?”邢羽闻言却是有些惊讶。

    昆仑竟是要主动派人下山,这可不是当年坐看蜀山覆灭的那个昆仑了。

    “是的。”花翎微微点头,她眼中的水波荡漾,像是夕阳一般静美,又似流月一般纯粹无暇。

    “我们一同下山,去平息那可能到来的战争。然后,我们出海寻仙,或是西向求道。我知道你希望飞升,我天赋不好,或许跟不上你的步伐,但我会努力修行,不至于跟不上你。好么?”

    花翎轻声说道,像是在描绘一幅幽美的画卷。她的声音中带着祈求,也带着向往,她看着邢羽,轻轻咬住嘴唇,像是一只在等待着主人伸手的小猫。

    说出这些话对她来说真是需要莫大的勇气。

    她之前曾向让李怡然帮她带一封信给邢羽,但十年未见,她倒是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下山么?”邢羽心中一动。

    他当然是希望能有人帮他处理将来遇到的那些事情。绿珠修行天赋太差,将来很难帮到他。花翎若是下山助他自是极好,只是她若跟着他们一同去世俗,邢羽又该如何自处呢。

    他说不清自己到底喜不喜欢绿珠,也不知道将来会跟绿珠走到哪一步。但他愿意去等待。

    他们还很年轻。

    绿珠对于自己忽然踏入修真界还有些耿耿于怀,她与邢羽虽然熟络,但远不算亲昵。

    若是将来让邢羽选一位道侣,他大概还是会选绿珠吧。他们一同从汴州走到齐州,再到幽州,最后来到玄黄书院,一直到今天。

    他已经习惯了有绿珠的存在。绿珠其实敏感的像是一只小猫,虽然一向都是安生得很,但她以前可是汴州城的小贼,她心里想的事情,存的事情,远比邢羽以为的要复杂的多。

    她可是王世充的女儿。尽管出生于后秦灭国之后,但她身上终归是有着王世充的那种名将风度。

    “你还是再考虑一下吧。”邢羽微微一笑。

    “你不希望我下山与你相伴么?”花翎偏头问道。

    “我当然希望你能下山帮我,可是……”

    “可是什么?”花翎惨淡一笑,“可是你已经有喜欢的人了么?”

    “没有。”邢羽摇了摇头,“但是……”

    “你不喜欢我?”花翎一愣。

    她向来不喜欢遮掩,从他们第一次相遇开始,她就喜欢上了这个看上去病恹恹的小男孩。昆仑的其他人见到他们两人时常一块玩耍倒也不会去说些什么。那些年是昆仑修士最少的几年,少到甚至都没有十个人。

    她喜欢邢羽,她不止一次想要下山去找他。但院长告诉她,邢羽和他父亲去了一个很远的地方。日后若是有缘,他们会再相遇,若是无缘,这辈子她都不可能再见到他了。

    但是去年,她忽然从李怡然那里得到消息,说是玄黄书院去了一个新的弟子,名作邢羽。

    那时,她就在猜,那个人是不是邢羽。

    时间兜兜转转,一年过去,昆仑的交换生离开。宗门大比提前开始,她终于如愿与邢羽重逢。无人处暗弹相思泪,到如今终能诉衷肠。

    “喜欢。”邢羽看着花翎眼中蓄积的泪水,心下忽然有些难受。

    他轻轻伸手,抓住花翎的手掌,无奈说道,“小哭包。”

    花翎破涕为笑,羞得低下头去。

    一时间,昆仑积年的寒气都是从她体内褪去。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