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黄易小说 > 废柴逆天:邪王霸宠狂妃 > 正文 第一卷_第335章 婚后,你的宝贝都是我的

正文 第一卷_第335章 婚后,你的宝贝都是我的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黄易小说] https://www.huangyixiaoshuo.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武林中文网,最快更新废柴逆天:邪王霸宠狂妃最新章节!

    第三百三十五章婚后,你的宝贝都是我的

    醉离枫揉了揉她的脑袋,将她额前的一缕歪毛理顺,乐道:“不是给小蝉儿的,却是给水家的聘礼。”

    水吟蝉闻言,傻了,一脸懵逼地瞅着眼前这人,“聘、聘礼?”

    醉离枫将那一沓纸又翻看了一便,确定没什么问题才道:“大爷爷他们毕竟功夫不到家,水家放在青城还能看,放眼整个银川大陆却过于渺小,所以不可不防见财起意之人,我只挑了一些中下级的小玩意儿,虽然品级不高,但胜在量多。”

    水吟蝉却完全没在听他说什么,脑中唯剩两个字:聘礼……聘礼……

    枫妖孽昨晚上说的话果真不是开玩笑的,一个晚上的功夫,他便将礼单准备好了?

    所以说,这么多宝贝都是给水家的聘礼么……宝贝,全都是宝贝啊,发财了,大爷爷太爷爷他们估计要乐开花了。

    醉离枫瞧见她那没出息样儿,忍不住敲了敲她的脑袋瓜子,叹道:“小蝉儿,你到底有没有认真听我讲话?”

    水吟蝉顾不上那一记爆栗,有些担忧地问道:“枫妖孽,你拿出这么多宝贝做聘礼,那你现在岂不是变成穷光蛋了?”

    醉离枫看她的目光跟看一个小乞丐似的。

    摸了摸她的脑袋,醉离枫道:“这些不过冰山一角,如果我是穷光蛋,天底下便没有富足之人了。”

    水吟蝉顿时放下心来,一下抱住眼前这尊金佛,笑眯眯地仰头望着他,问道:“枫妖孽,以后等我们成亲了我们就是一家人了,对不对?”

    醉离枫点头。一家人么?的确,等两人成亲,小蝉儿便是他一个人的了,彻彻底底属于他。

    水吟蝉大眼睛闪过一道晶亮的光,脸上笑容愈发灿烂,脑袋在他怀里蹭了蹭,道:“既然是一家人了,你的东西就是我的,你的所有宝贝也都是我的,我要管理好我们的共有财产,所以,这些东西统统都要上缴,你说对不对?”

    醉离枫:“……嗯,你喜欢就好。”

    最重要的是,他的目的已经达到了,瞧,见了这聘礼后,小蝉儿果然不那么抗拒成亲了。

    小狐狸在老狐狸面前,所有的招数不值一提。

    心情好了,水吟蝉的记性也就好起来了。

    有一搭没一搭地戳着醉离枫的胸膛,水吟蝉问,“枫妖孽,你似乎对十大宗门的事情了解不少,那你可听说过一位叫楚听风的人?”

    “小蝉儿,你这是在向我打探消息?”

    水吟蝉点头,“显而易见啊。”

    “那小蝉儿可准备好了报酬?”

    水吟蝉:……

    “亲你一下?”水吟蝉竖起一根手指头。

    “好。”醉离枫答应得特别爽快。

    水吟蝉一脸狐疑地盯着他,就这么同意了,没有得寸进尺,没有讨价还价?

    醉离枫没有给她更多思考的时间,迅速将女子搂入怀中,准确地捕捉到女子的唇瓣,一低头便吻了过去。

    事实证明,水吟蝉的疑虑完全是有必要的,醉离枫一记长吻差点吻得她喘不过气来。

    水吟蝉拭了拭自己的嘴唇,心里莫名的有些小忧伤。

    麻蛋的,妖孽吻功见长啊!她记得枫妖孽第一次亲吻她的时候动作还很生疏,这才多久,动作就这么纯熟了?

    醉离枫眼里缀满笑意,见她窘迫,也就不打趣什么了,免得到时候又惹毛小家伙。

    “小蝉儿,你打听此人做什么?”醉离枫问。

    说到正事儿,水吟蝉恢复正色脸,道:“当初夜潔答应为仆三年,而我尽其所能庇佑他,再帮他找找心上人。”

    “心上人?”醉离枫微微挑了下眉,虽说楚听风这名字比较中性,但还是倾向于男子。

    水吟蝉微微一笑,道:“你没猜错,是个男的,夜潔被那男子骗身骗心,打算找到人活剐了。不过这话,听听就算了。”就冲夜潔提到楚听风后瞬间柔和的眉眼,她也绝不相信夜潔下得了手。

    醉离枫了然,“既然是小蝉儿亲自开口,加之我方才还收了报酬,那我便帮这个忙。”

    说着,他右手食指和中指叩在桌上轻轻敲了两下,似在思忖什么事情。

    稍许,他开口道:“小蝉儿只需将此人的生辰八字和一件贴身物件给我,我便能确定此人的大致方位。”

    “这么牛叉?那好,我去问夜潔要。”水吟蝉作势就要离开,不过才走出两步便又想起另一件事,道:“哦对了,十九和初七让我代问,你能否送他俩一只雪喙白鹤,反正你有好几只,送他们一只如何?”

    醉离枫漫不经心地道:“雪喙白鹤没啥攻击力,不适合他们,他们若想要坐骑,大可自己契约,这点儿本事他们还是有的。”

    水吟蝉呵呵一笑,“好,我会转达你的意思,不过枫妖孽,你有时候真是抠门。”

    醉离枫闻言,眼睛微微眯了眯。

    水吟蝉立马改口,“小师叔我错了,你是天底下最大方的人,记得先前说好的哦,婚后共享财产,你的宝贝也都是我的。”

    “mua~我走了。”水吟蝉笑眯眯地冲他送去一个飞吻,几眨眼的功夫就溜出了清月殿。

    醉离枫看着那欢快离去的背影,嘴角忍不住微微上扬,伸手摸了摸自己的唇,方才那唇齿相依炽热如火的温度似乎还停留在上面。

    真是个贪财的小东西。

    夜潔听说醉离枫能找到楚听风后,大喜过望,“生辰八字我当然知道,至于贴身物件,唔,我也有。”

    说着,别别扭扭地从怀里掏出了一个小荷包,塞到了水吟蝉手中。

    水吟蝉:……

    “这里面是我和楚听风的头发,都说结发妻子结发妻子,我娶不了妻,听风便将自己的头发与我的缠结。”夜潔说到此处,目光十分柔和,可转而那目光便又阴沉冷冽起来,“那男狐狸精惯会甜言蜜语,若非如此,我怎么会上他的当!”

    水吟蝉默默手下那荷包,对于夜潔的变脸只当未见,这样的情况每天不知会见上多少遍,她早就习以为常了。

    也不知道那楚听风是不是真的长成了一只狐狸样儿,怎么把夜潔小干尸迷成这样?恨到极致,恰恰也是爱到极致。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