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黄易小说 > 厨妻当道:调教总裁老公 > 第三十七章 拿少爷练手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黄易小说] http://www.huangyixiaoshuo.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楚长歌离开后,詹国通打发走了那三个厨师,左思右想,还是掏出手机,给老友打过电话去,开口便是请罪,“苏源,我对不起你啊。”

    那边,苏源正打算出门,闻言,微愣,“出什么事了?”

    詹国通又郁闷,又愧疚,把之前发生的事三言两语的交代完,无地自容道,“这都怪我,早知道,就不上门求你了,平白给你们惹来这些麻烦。”

    苏源听的惊愕不已,“你的意思是说,少爷因为泊箫给他做的那碗卤面就动了心思了?”

    “是啊,我也没想到少爷会整这么一出。”

    那边,苏源蹙眉问,“你确定少爷是认真的吗?”

    詹国通叹道,“我倒是希望少爷在逗我玩儿,可他从来不开玩笑,从小到大,说出来话就跟圣旨一样,金口玉言,由不得你不信啊。”

    “可这也太……”

    “太匪夷所思了对吗?”詹国通接过话去,一脸愁苦,“我也接受不了啊,可事实就是事实,少爷把泊箫的手机号都要去了,我还是头一回见他对哪个人这么上心。”

    苏源斟酌着问,“那么,少爷是想追求泊箫了?”

    詹国通苦笑一声,反问,“你觉得少爷那样的人,会追求女孩子吗?”他认准了,只会用自己的方式去达到目的,含着金汤匙出生的天之骄子,没法用凡间的规则去约束他,他也不会低头。

    闻言,苏源沉默了。

    见状,詹国通试探的喊了声,“苏源?你生气了?”

    苏源摇摇头,“为这点事犯不上,你也别太紧张了,晏家少夫人的位置何等尊贵,哪是少爷一个人说了算的?他也许就是一时兴起而已,八字没一撇的事,咱们先别杞人忧天。”

    “不,苏源,你听我说。”见老友似没放在心上,詹国通着急了,“不是我杞人忧天,这些年,晏家明面上还是大爷坐镇,可实权却早就落在少爷手里,他的事,谁也甭想插手,大爷哪怕摆出老子的架势,少爷也不翻一下眼皮,所以,他完全能做主自己的婚事。”

    “那老爷呢?难道也能由着他胡来?”苏源不得不认真起来,“我记得老爷最重门当户对,我家泊箫的身份可够不上。”

    詹国通复杂的道,“不瞒你说,苏源啊,老爷老了,也变了很多,不再是当年那个叱咤商海的三爷了,现在的他,越来越喜欢小孩子,大小姐的儿子封伯翰,调皮的人见人愁,可老爷却稀罕的不得了,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不等苏源回应,他便自顾自的道,“老爷盼着少爷早点娶媳妇儿进门,为晏家开枝散叶啊,再过几个月,就是他八十大寿,他这是怕自己等不及抱重孙呀。”

    “所以呢?你认为老爷会妥协?”

    “嗯,在这帝都里,有头有脸的家族里,长辈们都是愁自家的孩子在外面乱搞,提防着还没结婚就先弄出私生子来坏了名声,可晏家正相反呐,老爷和大爷就盼着少爷能亲近女人,尤其这几年见少爷身边连个女人都没有,更是想方设法的找些漂亮的女人往少爷眼前送,但少爷看都不看,他们甚至都怀疑少爷是不是那方面不行,还偷着请了秦院长,瞒着少爷给他把脉……”

    “那结果呢?”苏源下意识的问了声。

    “当然是龙精虎猛。”

    苏源清了下嗓子,“那就是缘分没到,你也劝着点老爷,这种事急不得,等到少爷的真命天女出现了,一切自然就会水到渠成。”

    闻言,詹国通幽幽的道,“在少爷看来,他的缘分已然到了,便是你外孙女泊箫。”

    苏源无语,“少爷都还没见过我家泊箫呢,就这么确定他能喜欢?结婚是人生大事儿,少爷是不是也太儿戏了点?再说了,泊箫年龄还小,大学毕业前,我不支持她谈恋爱。”

    “唉,这些理由我都说了,但对少爷没用啊。”

    “那不然怎么办?”苏源哼道,“就算是少爷,也不能强抢民女逼婚吧?”

    詹国通讪讪地笑,“当然,少爷也不是那样的人。”

    这话其实说的一点底气都没有。

    苏源转了语气,“国通啊,我不是对少爷有什么成见,更不是拿乔端着,而是太明白现实了,他俩不合适,这点你也不否认对吧?”

    詹国通语塞。

    “所以,明知道不合适,我们还能眼睁睁的看着不管?”

    面对老友的质问,詹国通组织着语言,“那个,苏源啊,我觉得这事堵不如疏。”

    “什么意思?”

    “咱们越是拦着,只会越激起少爷的好奇和征服来,届时,他真的跟咱们玩起硬的,咱俩谁是对手?更别说,就咱俩的本事,咱们也根本拦不住。”

    “所以呢?”

    “疏,让少爷去见,你呢,叮嘱一下泊箫,也别拒绝的太狠,万一伤了少爷的面子,引起他更猛烈的反扑可就得不偿失了。”

    苏源气笑,“那就是说,放任少爷跟我家泊箫谈恋爱了?”

    詹国通赶紧否认,“当然不是啊,你就让泊箫说,她还在上学,毕业前不考虑婚嫁,离她毕业至少还得四年吧?四年的时间,能发生的事情可太多了。”

    “你是说,让泊箫虚与委蛇?”

    “呵呵呵,别说的这么难听吗,其实,有少爷这么个男朋友,说出去绝对是长脸的事儿,他可是男神榜上第一名,有颜有才,就当是给泊箫练手也行啊。”

    “……”

    俩人的对话,得亏没让詹云熙听到,否则,他得大哭上一番了,他老子绝对是坑他啊,这都是什么不靠谱的招数?还想糊弄少爷、拿少爷练手?咋不上天呢?

    这会儿,宴暮夕正在衣帽间换衣服,他倚在门外,拿着手机发朋友圈儿,只有一段文字,“要有足够的接受力,才能消化一个天才的打开方式,要有充分的理解力,才能明白一段爱情的突然而至。”

    发完后,不出所料,激起千层浪。

    谁都知道,宴暮夕不玩微信。

    也谁都知道,詹云熙是宴暮夕的助理,相当于发言人的身份,所以,他的话,着实耐人寻味,但凡有心的都会联想到淹宴暮夕的身上去。

    爱情突然而至?

    谁?

    詹云熙一概不回复,任由大家七嘴八舌的猜,过足了高深莫测的瘾。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