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黄易小说 > 厨妻当道:调教总裁老公 > 第十五章 找人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黄易小说] https://www.huangyixiaoshuo.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柳苏源端着菜回到大厅时,就见一号桌那儿多了俩人,一个身材高大,面容冷肃,一个则是典型的精英范儿,这么热的天,俩人都穿着板正的西装,坐在这里,很是惹眼。

    两人对周围异样的打量也不在意,一个原本站着,看样子,应该是保镖,在得了吩咐后才有些受宠若惊的坐下,却也只敢坐在最边上。

    另一个显然地位稍高一些,坐的没那么局促,他正神色恭敬的低声说着什么,“秦少,我刚才一路问过来,都没人听说乔远这个名字,不过,倒是这条街上有个叫乔德智的,就在隔壁的和春堂,只是,这和春堂主要以卖中药为生,至于看诊……听说医术一般。”

    一号桌的客人正是秦家的大少爷秦观潮,闻言,若有所思,那人不敢打扰,静静的等着,只是此刻的等待颇为‘煎熬’,原因无他,眼前的美食太诱人了,他感到嘴里的唾液正在急剧的分泌中。

    两分钟后,清淡的声音响起,“子良,你确定那人医术一般吗?”

    孟子良神色一凛,小心翼翼的解释道,“我倒是没有去确认,只是我想着,人的名字可以改变,但医术……总不会改变太多吧?藏拙是可以有的,可您要找的那位祖上可是宫里的御医,就算想隐姓埋名,可若过于藏拙,岂不是毁了祖上的名声?”

    话音顿了顿,又补充道,“再说,一个人藏拙一回两回的可以,可要装怂二十多年,那简直匪夷所思啊,我打听过了,这个乔德智在这条千寻街上开药店已经二十多年了,并没有什么让人印象深刻的地方,且,他还没娶妻,膝下只有一个养子,在帝都大学读书……”

    秦观潮没说话,正低头品尝着那道茶树菇干锅鸡,茶树菇的干香和鸡肉的鲜嫩完美的融合在一起,让他从来敏锐理智的思维都有点不在线。

    孟子良忍不住吞咽了一声,忙尴尬的端起茶杯猛喝了两口,奈何,美食当前,任他再遮掩,那香味也一个劲的往鼻子里钻,挡也挡不住。

    他顿觉欲哭无泪,被几道菜馋的坐不住,说出去还真是丢脸。

    其实不止他,桌面上的菜香对秦观潮的司机郑凯同样是个‘甜蜜又痛苦’的考验,他平时的生活水准也不差啊,但现在,就像是刚从山沟里走出来的土包子,忽然看到大鱼大肉,那个馋劲儿就甭提了,要不是他对秦观潮太敬畏,早就两眼发光了。

    见状,秦观潮倒也没苛责俩人那点‘没出息’,因为他也同样被吸引的欲罢不能,尤其是那道锅溻豆腐,都快被他消灭干净了,于是,他拿出双公筷,从其他盘子里每样拨出一点,剩下的那些,他往两人跟前推了推,“你们也吃吧,那些我没动。”

    就算他动了,两人也不会嫌弃他啊,谁不知道秦家大少爷最是爱干净,恨不得生活在无菌环境里,他们跟在他身边多年,再清楚不过了。

    两人面上一喜,按捺着激动道了谢,便迫不及待的吃起来,两人没秦观潮那般讲究,用的是店里的碗筷,动作也少了几分斯文优雅,倒不是他们粗鲁,而是菜的味道实在太好,他们刚才又被吊了那么久的胃口,这会儿还能细嚼慢咽才怪了。

    十分钟后,桌面上的盘子基本上就都空了,有点风云残云的气势,郑凯和孟子良不由面面相觑,后知后觉的意识到自己丢人了。

    这是八辈子没吃过饭吗?

    “秦少,我……”孟子良红着脸想解释,被秦观潮打断,“这里的饭菜味道确实极好,我也吃了不少,盘子不空,才不正常。”

    闻言,孟子良忙笑着附和,“是啊,是啊,除了东方食府,我还是头一回在别家店里吃到这么令人惊艳的味道,看着都是家常菜,却不想,吃起来简直欲罢不能。”

    秦观潮俊逸的眉眼微闪,“越是家常菜,才越是能考验一个厨师的本事,这家店里的厨师,比起东方师傅的大厨来,都不遑多让。”

    这评价可是相当高了,尤其是出自秦观潮之口。

    不过这话,孟子良不好接,谁不知道东方家的二夫人是秦家嫁出去的姑奶奶,人家谦虚点没事儿,他要是敢附和那就是傻蛋了,于是,他巧妙的转了话题,“秦少,和春堂就在隔壁,您要是不放心的话,等会儿吃完饭,不如亲自去探究一下?万一是呢,那可就是得来全不费功夫了。”

    秦观潮无声的勾了下唇角,“子良,你觉得我这次来紫城是为了请乔远出山的吗?”

    孟子良怔怔,“难道不是?”

    秦观潮摇摇头,清淡的视线瞥向窗外,“乔家祖上是御医,与我秦家先祖曾同朝为官,只是百年前,秦家留在了帝都,而乔家选择了隐退避世,这么多年过去了,乔家的家风已经根植进骨血,很难再被什么所动了,我来,也不过是有几个问题想请教,并无其他奢求。”

    孟子良心里对这番话不以为然,不过嘴上还是说的很恭敬客气,“当初乔家隐退,是因为那时候世道乱,现在可是太平盛世,就算乔家祖上留下了什么遗训,难道还能敌得过外面的繁华?水往低处流,人往高处走,有几人能真的安于清贫?无非是给的诱惑不够!”

    秦观潮意味深长的道,“这世上,总有些人是不一样的。”

    孟子良皱眉,“那可怎么办?二少现在可是虎视眈眈……”正说着,对上秦观潮清冷下来的眉眼,呐呐的住了嘴,他一时情急,怎么就忘了大少爷最烦这种话题呢。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