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黄易小说 > 厨妻当道:调教总裁老公 > 二更 敢阴我?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黄易小说] https://www.huangyixiaoshuo.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挑衅,赤果果的挑衅,是个男人就果断不能忍啊,詹云熙都攥起拳头,但也只是攥起拳头……为宴暮夕加油,邱冰无语的瞥他一眼,内心十分纠结,要是封墨和少爷撸起袖子打一架,他知道如何处理,可现在俩人酸不拉几的‘争风吃醋’,他实在没辙啊。

    楚长歌机智的做出低头系鞋带的姿势,这样俩人动手,他能躲过去吧?

    预想中的暴力事件并未上演。

    宴暮夕眉头都没动一下,用那种看幼稚儿童的眼神瞅着封墨,很不屑的道,“征服?就你?谁给你的勇气和自信?还是说……”他顿了下,上下打量着封墨,然后似笑非笑的道,“还是说你被评为女人最想征服的男人后对征服这个词有了什么误解?”

    封墨再次气笑,“宴暮夕,你这是在跟我玩激将法吗?你不知道我的脾性?你越是这么说,我就越想跟你抢,想让我放手,呵呵……”

    宴暮夕煞有其事的唏嘘了声,“原来,你不但对征服有误解,还不懂礼义廉耻这个词的含义,别人若是听了我之前的那番话,定是羞愧的无地自容、掩面而去,你倒是越挫越勇了,你无耻的这么高调,你哥和嫂子都知道吗?”

    封墨磨了磨牙,“少拿他俩来压我,你以为我会怕他们?”

    宴暮夕挑眉问,“你不怕吗?”

    封墨傲然冷嗤,“当然,爷就压根不知道怕这个字怎么写!”

    宴暮夕作讶异状,“我知道你没读过多少书,却不知你原来没文化到了这么丧心病狂的地步,怕这个字都不会写?长歌,你教一下他。”

    中枪的楚长歌继续努力弯腰系鞋带,特么的他就是腰断了,也不起身了,这俩都是惹不起的爷,要掐就掐个痛快,爱怎么滴怎么滴吧。

    詹云熙作死的举手,“少爷,我会写。”

    封墨顿时一个眼刀子射了过去。

    詹云熙立刻就怂了。

    封墨哼了声,又看向宴暮夕,“甭在我面前显摆你知识渊博,爷不在乎,爷是凭着一双拳头打天下,会不会写字重要吗?重要的是拳头够硬。”

    宴暮夕问,“这么说,要是你哥和你嫂子管束你,你也会用拳头跟他们交流了?”

    封墨凤眸闪了闪,迟疑只是一秒,便很硬气的道,“惹急了,爷谁也敢揍!”

    宴暮夕闻言就叹了声,颇有些痛心疾首的味道,“我真是替你哥和你嫂子心寒啊,都说长兄如父、长嫂如母,可真正能做到这种地步的有几个?但你哥跟嫂子不但做到了,还做到了十分好,说句让封翰那小子嫉妒的话,他们疼你甚过自己的儿子,你不感恩倒也罢了,居然还能说出要拳脚相加的话,真是……”

    封墨蹙眉,脑子里忽然有点懵,特么的怎么话题拐到这里来了?他什么时候想对哥和嫂子拳脚相加了?他又没疯!草,宴暮夕又使诈。

    果然,就见他说完后,拿出手机晃了晃,笑得如沐春风,“你刚才的话我都已经录音了,会一字不落的传给你哥和嫂子听,想必,他们会十分欣慰。”

    封墨那个气呀,骂了声“敢阴我?”,攥起拳头就想挥过去。

    这时,楚长歌急中生智,甩出一个冷幽默,“美食端出来了,咱们吃完再打行吗?吃饱了才有劲!呵呵呵……”

    没一个人笑。

    他也不尴尬,演员吗,唱台独角戏怎么了?正好没人跟他抢台词,他盯着台上,又自说自话,“哎呀,这几道菜看起来都不错啊,卧槽,还有人做佛跳墙,谁家特么的天天吃这个?也不怕补得流鼻血,咦?那是红烧排骨吧,我的最爱啊,就是颜色瞅着不够美……”

    封墨就放下了手,倒不是给楚长歌面子,而是他……饿了,早上就没吃饭,这会儿看到那些色香味俱佳的菜,肚子就抗议了。

    脸上绷的很高冷,奈何肚子很诚实,发出了几声咕噜,他面色就是一变,下意识的想遮掩,奈何,这种事不受控制啊,越是想遮掩,肚子叫的就越响亮,他脸黑的跟什么似的。

    楚长歌想笑,可他不敢,死死咬着口腔内壁的肉才迫使自己忍住了。

    宴暮夕就不客气了,笑得那叫一个欠揍。

    封墨把牙齿咬的咯吱响。

    宴暮夕笑得更欢,“没用的,肠鸣音跟磨牙声不一样,但凡长耳朵的都能分辨的出来,你就不要欲盖弥彰了。”

    “噗……”这回楚长歌实在忍不了了。

    詹云熙也笑得跟发癫一样。

    连邱冰都扯了下唇角,少爷真狠,封墨肚子叫就已经很糗了,偏偏少爷还故意曲解他磨牙的目的,人家那是气的啊,不是想用磨牙声遮盖肚子响。

    封墨已经羞恼成怒,撂下一句,“你给爷等着!”

    通常,其他人听到这话,都会吓的魂不附体,那是被猛兽盯上、朝不保夕的滋味,谁不知道封墨的手段?从来说一不二、有仇必报,且不达目的决不罢休,让你不死也得脱层皮,可宴暮夕只是不置可否的微微一笑,显然没将他放在眼里,“尽管放马过来。”

    詹云熙竖起大拇指。

    邱冰瞪他,低声警告,“你唯恐天下不乱是吧?”

    詹云熙白他一眼,也低声道,“他们自小就不对付,但你见少爷哪回吃亏过?拳头重要,但脑子更重要啊,算了,跟你这种只会耍枪弄棒的粗人也掰扯不清,唉,你怎么会懂我们这些聪明人的世界,嘶,卧槽,你疯了?”

    他正说着,就被邱冰的大手扣在了他的胳膊上,他疼的差点没跪了。

    邱冰冷笑,“拳头和脑子哪个重要?”

    詹云熙,“……”

    他认怂行了吧?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