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黄易小说 > 厨妻当道:调教总裁老公 > 第八十七章 他是一把双刃剑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黄易小说] http://www.huangyixiaoshuo.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他表白的话,很诚恳、很朴实,没有感天动地的花俏和深情,却叫她心口久久不能平静,柳泊箫听完后,就怔怔的看着他,找不到任何话来回应。

    宴暮夕又道,“我可以等你,等你也对我动心动情,只是别让我等太久,不是我缺少耐心,而是我们已经错失了那么多年,我不舍得再浪费一分一秒的光阴了。”说道这里顿了下,然后直视着她的眼睛,郑重无比的继续,“泊箫,你躲不开我的,因为我会用尽所有去对你好!”

    在他神圣又认真的宣誓下,柳泊箫忽然有些不自在起来,撇开脸,看向远处,郁郁葱葱的高大树木里隐约可见古建筑的飞檐一角,她沉默着,什么也不说。

    宴暮夕纵容的笑了笑,跳过了这个话题,一手圈着她的腰,一手指着远处,给她介绍起千禧山的美景来,一个说,一个听,渐渐的,他下巴搁在了她的肩头,如此,俩人的姿态就显得亲密了。

    柳泊箫不适的身子微僵,却没有再挣扎。

    詹云熙很有眼力见的拍下这一幕,且拍的唯美浪漫,让人惊艳,他看着照片,都忍不住动容了,邱冰扫了眼,复杂的问,“少夫人这是接受少爷了吧?”

    不再拒绝少爷的靠近,那就是从心里默许了。

    詹云熙高深莫测的摇摇头,“现在还不好说。”

    邱冰蹙眉,“什么意思?难道还能有什么变卦?”

    詹云熙神秘兮兮的压低嗓子,“少夫人看着像是被少爷打动妥协了,但眼里有没有真情实意你还不清楚?明显还是少爷剃头挑子一头热嘛,想郎情妾意,唉,路漫漫其修远兮……”

    邱冰沉吟着道,“少爷若是想对一个人好,就是铁石心肠也能融化了,再说,凭少爷的条件,就是什么都不做,也能让女人迷得晕头转向……”

    詹云熙打断,“可少夫人也不是一般人呐,否则,也不会让少爷一眼就看上了,所以,两人,唉,棋逢对手啦,咦?不对,谁先爱上谁输,这么说,少爷一开局就落了下风了?”

    看他纠结起来,邱冰无语的白他一眼,“这种事输赢重要吗?”

    詹云熙下意识的道,“当然重要,这决定谁才是家里的老大。”说完,想到什么,又喃喃起来,“还有更重要的,情敌,让情敌输,比内斗更重要。”

    闻言,邱冰眸光微沉,“少爷和少夫人的事儿已经传开了,但现在除了封墨在口头上挑衅了几句外,其他人都还没有动静,是真的不以为意还是按兵不动呢?”

    詹云熙侥幸的道,“也许是无所谓吧,毕竟少夫人身后又没什么了不起的背景,还值得让他们忌惮?说不准,他们都正高兴呢,不但不会使绊子,还会想办法撮合。”

    邱冰鄙视的哼了声。

    詹云熙垮下脸,苦恼道,“一定要想的那么复杂吗?不就是找个媳妇儿吗,难不成他们还要让少爷单身一辈子?又不是跟哪国的公主联姻,至于让他们出手阻拦?”

    邱冰都想踹他一脚了,该复杂的时候,他总想的太简单,该简单的时候,他又揣摩出一大堆有的没的,“蠢死你算了,你觉得少夫人会是个平庸无奇的人吗?”

    詹云熙愣了,“那不然呢?”

    邱冰没回答他,而是继续道,“就算少夫人家世不高,可她只要占了晏家少夫人这个位置,就是挡了别人的路,不管她能不能给少爷带去利益,都会被人所不容。”

    詹云熙终于恍然。

    ……

    下山时,已经三点多了,回到静园,柳泊箫没有再多待,宴暮夕也没死皮赖脸的挽留,很痛快的让邱冰把人送走了,去时,两手空空,回来时,满载而归。

    后备箱里几乎塞得满满的,除了她要的那些,宴暮夕还给她备了很多,琳琅满目,搬家一样的壮观,到珑湖苑时,邱冰跑上跑下好几趟才算都拎上去了。

    原本还算宽敞的客厅顿时显得逼仄起来。

    柳泊箫无言的整理着,直到她母亲回来。

    柳絮见了,也没大惊小怪,问清楚是宴暮夕送的后,很平静的接受了,让柳泊箫倒是讶异了下,“妈,您就不好奇他为什么这么做吗?”

    柳絮淡淡的笑笑,“还能是为什么?男人对一个女人献殷勤,当然是因为喜欢才会这般讨好。”

    闻言,柳泊箫一时哑然。

    柳絮慈爱的看着她,语重心长的道,“泊箫,我不反对他追求你,如果你也对他有心,那我会支持你们在一起的,只是,别太着急结婚。”

    “妈,您……”

    “听我说完,泊箫,我支持你们,一是因为他的身份和家世能给你安全感,二是因为他自身也的确很优秀,这样的男人可遇而不可求,遇上了,便是你的缘分和福气,我知道,你心气高,有主意,不屑依赖男人,也完全能靠自己活的很好,可是泊箫……”柳絮停下来,眼里染上酸意,带着几分落寞道,“我宁愿你被一个强大的男人宠成无忧无虑的公主,也不想靠自己一双手艰难打拼成女王,女人,活成公主才是最幸福的,做女王的,看着无限荣耀,其实多半都是被逼无奈,如果有男人疼,谁会愿意去受苦?”

    “妈……”柳泊箫虽承认她的话有几分道理,却也没法都认同,她还是觉得自己打拼的胜利果实更踏实心安,男人的宠爱,能维持多久?

    柳絮没给她机会说,又继续道,“不过,泊箫,凡事有利有弊,宴暮夕是把双刃剑,他能庇护你,也能给你带来危险,你从现在开始,要格外小心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