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黄易小说 > 厨妻当道:调教总裁老公 > 第七十七章 不怕贼偷,就怕贼惦记

第七十七章 不怕贼偷,就怕贼惦记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黄易小说] https://www.huangyixiaoshuo.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两人从卧室走出来时,皆神色自若,仿佛什么都没发生的样子,其他的三人想从他们脸上看出点什么来,难免要失望了,接下来,饭吃的就和谐多了。

    宴暮夕没再说些暧昧的话,却直接用行动诠释了什么是体贴入微,什么是二十四孝好男友,柳泊箫忍着不适,沉默的接受了。

    詹云熙看傻了眼,此时此刻,宴暮夕在他眼里那就是一个大写加粗的妻奴形象,演戏?可演到这份上也太入木三分了吧,最要命的是,他伺候起人家来丝毫不觉得有损夫纲,仿佛天经地义一般。

    邱冰也有些三观尽毁的崩溃,觉得少爷为了打击情敌真是什么都豁出去了,可是至于吗?又值得吗?依着少爷的本事,想让明澜知难而退,多的是办法,千万条路不选,非走这条最辣眼睛的,是他误会了什么吗,少爷本性不是骄傲高冷、而是实力宠妻的痴汉?

    而这一幕幕看在明澜眼里,又是另一番滋味,他惊得不是宴暮夕的温柔体贴,男人面对喜欢的女人,做到什么份上都不叫过分,他惊得是柳泊箫的态度。

    她没有拒绝。

    这意味着什么?

    明澜的心渐渐沉入谷底,酸涩溢满胸腔,他这么多年的自欺欺人是不是该结束了?在紫城时,他虽没对泊箫表白,但她又如何会不懂?每次他只要靠近一些,她就会不动声色的避开,这么委婉的拒绝,无非是不想伤了两人之间的情谊,他何尝不明白?只是他不甘心、不愿承认,也不想放手,才一次又一次的宽慰自己,只要自己足够优秀,就能得到她的青睐,然而,此刻,这个美梦终于醒了。

    ……

    饭后,柳泊箫去厨房收拾,詹云熙自告奋勇的冲进去帮忙,邱冰貌似漫不经心的斜倚在厨房门口,门神一样,明澜看了眼,默默的回了自己房间。

    宴暮夕气定神闲的跟了上去。

    两人在房间里说了什么,柳泊箫并不知道,却免不了一番猜测,也有几分担心宴暮夕又去挑衅和刺激明澜,谁知,宴暮夕走后,她打量明澜的神色,反倒是发现他比之前多了几分精气神,就像是原本蔫了的花草被重新被浇灌了水,渐渐焕发了生机勃勃。

    她不由好奇,便旁敲侧击的问了几句,明澜只隐晦的回应了一句,“他是个值得尊敬的人。”

    柳泊箫讶然明澜对宴暮夕的评价,忍不住给宴暮夕打电话提及此事,问他到底对明澜说了什么,宴暮夕慢悠悠的玩味道,“我就说会把他当对手,公平竞争,绝不会用身份压人,拼的无非是对你的爱谁更深厚,也期待他越来越出众,可以让我时刻保持危机感,要紧紧抓牢你,不给你移情别恋的机会。”

    闻言,柳泊箫都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宴暮夕又调侃道,“泊箫,我对他可是既坦诚又真诚,绝没威逼利诱,当然,我若威逼利诱能让他对你放手了,那么他的爱也就不值一提了。”

    “所以呢?你是动之以情、晓之以理了?”柳泊箫轻哼了声,透着意味不明的恼意,“你俩问过我的意见吗?我是你们争夺的彩头?”

    宴暮夕轻笑出声,“不是彩头,是独一无二的珍宝,是想共度一生的娇人,窈窕淑女、君子好逑,泊箫,你注定是要被争夺的,不过除了我这个真命天子,其他都是些不足为惧的炮灰而已,不用你出手,我会把他们都远远打发了,绝不给你造成困扰。”

    “是么?那你准备怎么打发明澜?”

    “其实明澜根本不用我出手打发,他是个聪明人,又是个在你面前十分自卑的可怜男人,他一直觉得配不上你,所以才按捺着对你的情意不加表白,他以为等他站到高处就会有底气追求,唉,殊不知,他犯了个致命的错误,爱情分高低贵贱吗?公主也能因为爱上凡夫俗子甘愿跌落红尘,而高贵的王子也愿意为灰姑娘穿上水晶鞋,所以,只要有爱,同性都能结为连理,跨种族都可诞下后代子孙,其他的因素还能成为阻碍?说到底,他爱你爱的太卑微,而你对他又无意,所以,你俩绝无可能在一起。”

    他说的信誓旦旦。

    车里,詹云熙和邱冰对视一眼,都从对方的眼里看到了鄙视,既然您这么肯定,那之前还搞出那么多花样干什么?要说您不嫉妒,不担心,鬼都不信,还有现在,为了强调明澜对人家爱的不够勇敢,连同性和跨种族的爱都说出来,您还能更扯一点吗?

    他俩默默在心里吐槽着,等宴暮夕挂了电话,就听他毫无压力的吩咐,“查一下明澜,关于他的过去,尤其是跟泊箫的所有交集,我都要知道。”

    邱冰木然的应了声“是”。

    詹云熙装傻问,“少爷,您查他做什么?”

    宴暮夕轻飘飘的道,“知彼知己,才能百战不殆。”

    詹云熙干笑,“呵呵呵,您之前在珑湖苑不是已经打败他了吗?他哪还敢跟您竞争?”以退为进,给了人家足够的尊重,却也是巨大的压力,莫说一个从紫城来的名不经传的明澜了,就是在这帝都里混出点名堂的也没几个敢跟晏家大少叫板,因为会输的很惨。

    宴暮夕幽幽的叹道,“不怕贼偷,就怕贼惦记啊,所以只是不敢争还不足以让我安心,总要彻底断了他的念头才行,我是抓紧把泊箫娶进门呢,还是给他当回红娘?”

    詹云熙嘴巴抽了抽,无言以对了,这俩选择,恐怕都难以实现。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