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黄易小说 > 厨妻当道:调教总裁老公 > 第七十四章 卖萌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黄易小说] https://www.huangyixiaoshuo.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邱冰没想到詹云熙的所谓办法会那么……一言难尽,他都没眼看了,试问一个男人狗皮膏药似的黏糊着另一个男人,让他这个直男怎么受得了?

    没错,詹云熙能想到的办法便是‘霸占’住明澜,如此,明澜就没机会再去缠柳泊箫,在他看来,这办法简单、粗暴、又有效,不需要多少智商,只要脸面够厚就行了。

    事实证明,还真是管用。

    从明澜自卧室出来,就没能跟柳泊箫说上一句话,他被詹云熙热情的拽到客厅天南地北的聊,不知道的,还以为俩人是多年不见的老朋友。

    明澜漠然着脸听着,他又不傻,怎么会看不懂詹云熙的目的?无非就是想‘拆散’他和泊箫增进感情、给他家的少爷制造机会罢了。

    他家少爷,原来是宴暮夕,那个在z国无人不晓的名字,国之首富,第一美男,还是个天才,据说,他是被国家秘密保护的重点人物……

    这样的人物,在之前,他连想都不敢想,云泥之别,谁知道,现在居然近在咫尺,还对他表现出了防备的敌意,简直跟做梦一样。

    但这不是梦,是他不得不面对的真实,从詹云熙嘴里听到的越多,他的一颗心就越凉,他拿什么跟宴暮夕比?他原以为自己可以拼一拼的,只要能在娱乐圈混出个人样儿,就能有资格站到她身边去、为她遮风挡雨,然而如今,他觉得自己太可笑了,他就算站在娱乐圈的巅峰,也无法跟宴暮夕相提并论。

    不是他想妄自菲薄,而是晏家的存在实在太强大了。

    詹云熙瞅着他的脸色一点一点的变白,不由在心里叹了口气,唉,他也不想当个棒打鸳鸯的‘恶婆婆’啊,可在少爷跟他之间,他肯定选择成全少爷的幸福。

    而且,他也看得出,柳泊箫对明澜并无男女之情,若人家真的彼此相爱,那这点底线他还是有的,他会想办法去安慰少爷。

    当然,窈窕淑女、君子好逑,没结婚之前,谁都有追求的权利,所以,他也不觉得自己的手段卑鄙无耻,战场上都无父子,情场上自然也可六亲不认。

    于是,他毫无压力的给明澜‘洗脑’,想把他脑子里对柳泊箫的感情都洗掉,既然注定她是别人的媳妇儿,那就甭惦记了。

    直到柳泊箫喊几人吃饭,詹云熙才放过他。

    明澜走去餐桌时,眼里的绝望让邱冰都看的同情了,暗暗瞪了詹云熙一眼,责怪他说的太狠。

    詹云熙也不解释,如果他现在能让明澜放手,那对明澜来说,不是狠,而是一种仁慈和救赎,如果放任他继续暗恋柳泊箫,那最后的结果一定更痛苦。

    “明澜,你怎么了?”几人围着餐桌坐下后,柳泊箫见明澜的脸色不对,关切的问道,“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明澜强颜欢笑的摇摇头,“没什么。”

    “真的?”柳泊箫自然不信,狐疑的看了詹云熙一眼。

    詹云熙精神一凛,立刻道,“刚才我和明澜一见如故,在客厅聊了些紫城的风物人情,是不是累着他了?毕竟坐了三十多个小时的火车呢……”说完,亲手给明澜从羊排上撕下一根递给他,“你不是爱吃烤羊排吗,呵呵呵,多吃点,吃完去睡一觉就好了。”

    明澜幽幽的盯着他,也不接。

    詹云熙笑眯眯的硬塞进他手里,语气跟哄孩子似的,“快吃吧,别不好意思。”

    明澜低下头,食不知味的吃起来。

    见状,詹云熙的心里不由升起一丢丢的愧疚,唉,他是不是该善良点?可是,对情敌善良,就是对少爷残忍哎,所以,他这般为少爷身先士卒,可以加薪吗?

    他去看宴暮夕,眼底的暗示不要太明显。

    宴暮夕神色自若的点点头。

    詹云熙大喜,更热情的‘照顾’起明澜来,比平时伺候宴暮夕还殷勤。

    邱冰闷头吃菜。

    柳泊箫看着这一幕,若有所思。

    宴暮夕给她夹了一筷子番茄炒蛋,态度无比温柔多情,“泊箫,你也吃啊,你看这鸡蛋炒的白白嫩嫩,就像你的肌肤一样,是我吃过的最好的鸡蛋,没有之一。”

    柳泊箫盯着他放在自己碗里的鸡蛋,微微蹙眉,“你吃你的就好。”他不知道,只有关系很亲近的人才可以互相夹菜吗?还是用自己的筷子,这让她吃还是不吃?

    宴暮夕并未被她的冷语打击,笑眯眯的道,“知道你心疼我,催我快吃,可我也想伺候你嘛,不然怎么凸显我的男友力?”

    闻言,柳泊箫顿时不悦的板起脸,“我们并不是什么男女朋友关系。”

    被当众拒绝,换谁都会尴尬的无地自容吧?

    然而,宴暮夕例外,不但没有尴尬,还力挽狂澜,秒边宠溺无奈脸,“好,你说什么就是什么,我都听你的,直到你愿意把我扶正为止。”

    “宴暮夕!”

    柳泊箫连声音都冷下来,气氛顿时变得有些生硬,邱冰是不删除处理这种局面的,而八面玲珑的詹云熙此刻也是有点心惊胆颤,不知道怎么应对。

    明澜沉默着,想看宴暮夕如何化解,他肯定是个骄傲的人吧,被这么对待,难道就真的不生气?不觉得丢脸?如果这样,还能坐的住,那他就相信,他对泊箫是真爱。

    宴暮夕再次让他大开眼界,不但坐的住,还一脸可怜巴巴、委曲求全,用那种求宠的眼神看着柳泊箫,用疑似低声下气的语气哀求道,“泊箫,别对我那么凶好不好?还有客人在,给我留点面子行么?等关起门来,是打是骂是跪榴莲,都让你说了算可好?”

    “噗……”这回是邱冰没绷住喷了。

    詹云熙被嘴里的饭菜呛着,咳嗽的死去活来。

    两人忙告罪,比赛似的冲进洗手间。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