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黄易小说 > 厨妻当道:调教总裁老公 > 第五十五章 身份揭晓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黄易小说] https://www.huangyixiaoshuo.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闻言,柳苏源心里一动,脱口而问,“那东方夫人生女儿了吗?”

    当年,他醉心厨艺,对这些事一点不感兴趣,所以,豪门里的八卦知之甚少,后来,他又回苏城老家带了几个月,便是那时候,柳儿被东方靖欺骗,他匆匆赶回来时,柳儿已然被害,有了寻死的心,他更没精力再去理会其他,是以,江诗梵有没有生女儿,他一无所知。

    宴暮夕没多想,随意道,“生了,可是后来又没了。”话落,他又补了句,“说起来,我还挺喜欢她的,所以我妈和江姨那时候想给我俩定娃娃亲,我答应了……”

    说道这里,他忽然顿住。

    柳苏源眼皮一跳,坏了,难道少爷想起了什么?他还没求证出什么真相,就被少爷先看透了?那泊箫岂不是刚到帝都就身份保不住了?

    所幸,宴暮夕此后神色并无异样,更没说什么让他心悸的话,但柳苏源并没有安心,相反,他心里七上八下,暗暗苦笑,还真是人算不如天算啊,不过,他也不会就此把话题挑明,眼下,还是装傻的好,“那少爷可知,东方家那位小姐是如何没了的吗?”

    宴暮夕平静的道,“东方家对外宣称是生病夭折,实则……是被人害死了。”

    “什么?”柳苏源听的惊骇不已,忍不住问,“怎么可能呢?那可是东方家,那么多人难道还看不住一个孩子?就算寻仇,也该对……”对东方将白下手,毕竟在东方家,儿子才是威胁,女儿家长大总要嫁人的。

    宴暮夕的眸色变得幽深起来,“这便是东方家不愿对外人道的秘辛了,不过既然是外公问起,我自然是知无不言,却没法言无不尽,因为有些事,即便是江姨和东方叔叔也不十分清楚,而我,不便插手去打探,所以,只能捡知道的对你说。”

    闻言,柳苏源一时有些惶恐无措起来,想要打住,却又按捺不住好奇,可继续听下去,那么他就真的跟少爷牵扯不清了,只一个他倒也罢了,还会拽泊箫下水。

    宴暮夕没有给他反悔的机会,“当年,江姨怀孕的时候,知道的人并不多,肚子遮不住的时候,消息才传了出去,不过孩子生下来的时候,东方叔叔实在喜爱的不得了,便大肆昭告了一番,然而,乐极生悲,在十天的时候,有人把孩子抱走了。”

    “谁?”

    “照看她的月嫂。”

    柳苏源愣住,“月嫂?能进东方家当月嫂,势必精挑细选出来的,怎么会偷孩子?”

    宴暮夕讳莫如深道,“是啊,连江姨和东方叔叔也想不明白,那个月嫂是他们信任的人,怎么会做出这种丧心病狂的事。”

    柳苏源试探着问,“可是有什么难言之隐或是受人胁迫?”

    宴暮夕摇摇头,“我不知道。”

    柳苏源不解,“难道东方家就没追查吗?”

    宴暮夕幽幽的道,“没法查下去了,因为那个月嫂和才出生十天的孩子都命丧火海了,再查,也没什么意义。”

    柳苏源下意识的问,“难道东方家就不想为孩子报仇?”

    宴暮夕没说话。

    柳苏源猛地反应过来,意识到什么,脸色变了变,沉默片刻,转了话题,“当时,那个月嫂和孩子……可在火后发现遗体?”

    这是他最想知道的。

    宴暮夕淡淡道,“自然是有的,若非如此,江姨和东方叔叔说什么也不会接受女儿离开他们的这个悲痛事实,我妈因为这事,也受了不小的打击,病情一下子变得严重了……”声音一顿,他看着柳苏源意味不明的道,“外公,你就是那时候离开晏家的吧?”

    柳苏源顿时有些表情僵硬,努力让自己镇定的解释,“是啊,家里出了点事儿,非要我去解决不可,少爷对我坦诚,我也不该瞒着少爷,是我女儿受了伤害,想要轻生,我万般无奈之下,只能辞职,带着她去了紫城,紫城是个偏远幽静的古城,适合疗伤,好在,现在都熬过去了。”

    宴暮夕点点头,忽然问,“那泊箫的爸爸呢?”

    柳苏源呼吸一窒,片刻后,才苦笑道,“去世了,实不相瞒,少爷,泊箫是我在孤儿院领养的,当初我父女俩去了紫城后,我女儿的抑郁症很严重,跟我相熟的一个医生便建议去领养一个孩子,说这样有利于病情的治愈,我女儿之所以抑郁,便是因为失去了肚子里的孩子,所以这样做也算是对症下药,我听了他的话,去孤儿院把泊箫抱了回来,怕扯上乱七八糟的事,所以查过泊箫的身世,她父母是在车祸中丧生的,那时候她才三个月大,又没有其他亲戚在,唉,也是个招人疼的孩子……”

    闻言,宴暮夕若有所思。

    柳苏源见他不语,一时也不知道该再说什么。

    气氛一时凝滞。

    半响后,宴暮夕一本正经的道,“以后,我会疼她的。”

    柳苏源怔住,“少爷,您……”

    宴暮夕勾起唇角,“外公不用惊讶,男人疼爱自己的媳妇儿不是天经地义的吗?以后,有我陪在她身边,谁也不能欺负她半分。”

    柳苏源张张嘴,发现自己说不出拒绝的话来,这样对泊箫来说,是不是最好的安排?如果刚才少爷说的那些都是事实,那么泊箫的身份一旦公开,危险定会再次上演。

    因为,当时的悲剧便是针对泊箫,她的存在,被某些人所不容。

    气氛再次沉默。

    宴暮夕的神色却轻松起来,端起杯子,悠然品茶。

    柳苏源低头,不知道在想什么,良久,才平静的问,“东方家的那位小姐可取了名字?”

    闻言,宴暮夕眸光闪了闪,带着几分意味不明的笑意道,“自然是取了,是东方叔叔亲自取的。”

    “叫什么?”

    “她跟将白一样,都是天色刚要亮时出生,所以取名东方破晓。”

    柳苏源再无话可说,直到宴暮夕若无其事的告辞后,他才双手捂脸,摊在了椅子里,造化弄人,说的便是这等狗血的事吧?

    他女儿被东方靖所害,一生痛苦不堪,却不想,养大的孩子却是东方家的血脉,这个仇还要怎么报?

    ------题外话------

    最近家里有点事儿,木禾被缠住了,分身无力,所以更新晚了些,争取尽早处理完,亲们多多体谅哈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