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黄易小说 > 厨妻当道:调教总裁老公 > 第五十四章 当女婿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黄易小说] https://www.huangyixiaoshuo.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消息发过去,这回很快就有回应了,却是疏离淡漠的三个字,“你是谁?”

    柳泊箫自然不会不知道对方是谁,只是她的本意是挤兑和嘲弄,让宴暮夕生出羞耻感,别乱套近乎、损害她的声誉,还摆出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儿。

    然而,宴暮夕是谁呢?一本正经的表明身份,“我是你准老公,外公都承认且接纳我的身份了,如今就等大姐帮我们办证了。”

    那边,柳泊箫看到这样的话,无语至极,这位大少爷是不是也太厚颜无耻、自以为是了?还有外公,为什么就容忍了呢?莫非也是……

    想到这里,她心情募然变得沉重起来。

    宴暮夕见人家又没了动静,倒也没步步紧逼,鱼肉已然吃了三分之一,他很大方的把盘子推向两人,有时候看别人狼吞虎咽,也是一场视觉盛宴,不得不说宴大少欣赏画面的品味很独特。

    詹云熙和邱冰也不‘辜负他的美意’,把饥饿的难民形象演绎的淋漓尽致,仿佛从没吃过鱼一样,那叫一个感人至深。

    吃完后,盘子里就只剩下鱼刺了,如蝗虫过境。

    詹云熙满足的舔舔嘴角的汁,竖起大拇指,“这道醋鱼堪称前无古人后无来者了吧?就是将白少爷出马,恐怕也得甘拜下风,少爷,您觉得呢?”

    宴暮夕想了想,说道,“各有千秋吧。”

    闻言,詹云熙顿时有些幽怨,将白少爷也做过鱼,但他从来没品尝过,所以,无从比较,只是觉的柳苏源做的实在太美味了,才让他以为世间第一,原来在少爷眼里,对两人的厨艺谁胜谁负还是持保留态度的,他眼珠子转了转,贼兮兮的问,“那比少夫人呢?”

    这回宴暮夕想也不想的道,“当然是我媳妇儿的厨艺更胜一筹。”

    对此回答,詹云熙很是怀疑少爷在说谎,于是,假装漫不经心的提醒,“听我爸说,少夫人的厨艺可是您外公手把手教的。”

    宴暮夕挑眉,“所以才会有青出于蓝而胜于蓝、名师出高徒之类的话,外公应该很欣慰了,当然,以后我也会引以为傲。”

    詹云熙嘴角抽了抽,有点无语,少爷这是讨好媳妇儿吧?但是人家也听不见啊,有毛用?最关键的是,少爷这撩妹的招数都是从哪儿学的?

    还是说,天才都无师自通?

    接下来,柳苏源又端出来两道菜,都是宴暮夕爱吃的,詹云熙和邱冰跟着大饱口福,恨不得连舌头都要吞进去,最后上的是汤,用黑色砂锅盛着,锅盖揭开时,浓香四溢,比陈年的美酒还要醉人。

    “这,这是番茄炖牛腩吧?”詹云熙结巴了,满满的不可思议,“我以前常吃这道菜啊,为什么见了就没有现在这种激动……”

    邱冰忍不住问,“是加了什么特殊的香料?”

    柳苏源笑着摇摇头。

    邱冰好奇的再问,“那是有什么秘诀?”

    柳苏源又摇头,“做菜最不需要的就是秘诀,非要说原因的话,无非就是用心而已,每一样食材都是有生命的,你用真心待之,它就会用美味回报你。”

    邱冰似懂非懂。

    宴暮夕认同的点头,已经等不及自己盛汤喝上了,半碗进了胃,他才抬头道,“还是那个味儿,外公,我想念它很久了。”

    说这话时,他好看到犯规的眸子里都是笑意,瞬间便暗淡了周围所有的灯光,詹云熙和邱冰都看呆了,少爷这幅孩子样的欢喜真是太……刺激人了,简直撩的他们都忍不住冒出老父亲般的慈爱了。

    柳苏源看的心口微酸,脱口而出道,“少爷若是喜欢,常来便是,我做给您喝,下回我早些准备,牛肉还能炖的更酥烂。”

    宴暮夕唇角上扬,眼眸眨的犹如孩童般纯净清透,“谢谢外公。”

    柳苏源,“……”

    他刚才说了什么?他是被蛊惑了吧?不然为什么主动给自己找麻烦?可宴暮夕的声音软软糯糯的,甚至有几分撒娇的甜腻在里面,硬是让他狠不下心反悔。

    而詹云熙和邱冰已经有些石化了,少爷这是在撒娇卖萌对吧?对着老爷和大爷时,一副六亲不认的酷霸拽样儿,怎么对着人家就成了乖宝宝?

    为了美食,就可以这么‘毫无底线’?

    想到他为了美食,对着少夫人都能‘献身’了,那么卖萌装一下乖宝宝也就不算什么了吧?呵呵,可为毛对着将白少爷时,节操就妥妥的在呢?

    ……

    吃完饭,詹云熙抢着收拾了桌面,又拽着邱冰去厨房帮着打扫,邱冰从来不干这种活的,觉得太娘,但今天心甘情愿,他明白詹云熙的心思,因为他也一样。

    讨好一个厨艺高深的厨师,实在是太重要了,这让他想到网上的那句话,世上没有什么烦恼是一顿美味的饭菜治愈不了的,有的话,就两顿,他曾不以为然,觉得只有少爷这样的资深吃货才会这么没心没肺,但现在,他亲身体会到了,之前他站在门外时,还为一些事郁闷,结果吃到第一口豆腐时,就什么都抛掷脑后了,如今,更像是打通了任督二脉,说不出的舒坦。

    见状,柳苏源也没拦着,他泡了一壶茶,跟宴暮夕面对面闲聊,一开始都是回忆当年,叙旧是拉近关系、消除皆备最好的途径。

    果不其然,十几分钟后,二十年不见的距离就缩短的可以忽略不计了,倒也不是俩人的交际手腕有多高深,而是,一个有心试探,一个有心迎合。

    “少爷,我还记得,比起楚家和何家,您小时候最喜欢去东方家玩儿,呵呵呵,是因为东方家的人都厨艺精湛,对吧?”

    “当时有外公在,东方家的饭菜我还没多喜欢呢。”宴暮夕想到什么,眼神有些飘远,“是因为我妈跟江姨关系亲厚、走动频繁,我不过是跟着罢了。”

    柳苏源恍然,“对,对,看我这脑子,怎么就忘了呢,当时,东方夫人来晏家做客,还开玩笑说,想让大小姐给她当儿媳妇,如此,两家就成了亲家。”

    闻言,宴暮夕很自然的接过话去,“我姐嫌弃将白比她小,不肯,江姨便说,等她生了女儿,让我给她当女婿,我妈毫不犹豫的就把我卖了。”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