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黄易小说 > 厨妻当道:调教总裁老公 > 第五十三章 生拉硬扯也要撩上你

第五十三章 生拉硬扯也要撩上你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黄易小说] https://www.huangyixiaoshuo.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宴暮夕久等不到回应,正想打过电话去时,就见柳苏源端着盘子走了出来,顿时,心神就被诱人的香气给吸引了去,顾不上再去‘撩’媳妇儿了。

    “少爷,这是蟹黄豆腐。”柳苏源笑着放下盘子,带着一丝追忆感慨道,“您小时候一直以为这里面放的是蟹黄,其实,不过是蛋黄而已。”

    美食当前,宴暮夕可没空说话,他已经迫不及待的举起筷子,夹起一块软嫩的豆腐就往嘴里放,豆腐还烫着,他低低的吸一口气,眸子却享受的眯起来,那副陶醉的模样……

    詹云熙看的瞠目结舌。

    柳苏源会心一笑,又莫名的有点心酸,当年少爷虽有些挑食,但并没有现在国通说的那么过分,之所以变成这样,他总觉得是跟夫人去世有关。

    人生大不幸有三,少年丧母,中年丧偶,老年丧子,少爷再如何聪明过人,那时候也只是个孩子,身边最重要的人离开,无异于天塌地陷,他性情大变,也情有可原。

    “嗯,好吃。”宴暮夕接连吃了好几筷子后,才不吝赞美,出声夸道,“比起当年,外公的手艺更上层楼了,不过和泊箫比嘛……”

    他顿住不语了,只眼里闪着让人难以捉摸的光彩。

    柳苏源顾不上揣摩话里的深意,他又被那声外公给刺激的有点头晕,不觉受宠若惊,只感到自己恐会折寿,于是,赶忙回厨房炒下一个菜去了。

    詹云熙却是好奇不已,“少爷,苏伯伯跟少夫人比,如何?”

    闻言,宴暮夕不答反问,“苏伯伯?你是决意要给我和泊箫当叔叔了?谁给你的勇气?”

    “咳咳,少爷,您误会了,呵呵呵,口误,都是口误,那个,我想问的是,您外公和少夫人的厨艺,谁更胜一筹呢?”詹云熙‘能屈能伸’,很快就调整好了称呼。

    宴暮夕这才理会他,“你觉得呢?”

    詹云熙委屈巴巴的撇撇嘴,“我怎么知道?我又没尝过。”说完,故意吞咽了下口水,发出夸张的动静,其实,他也真是馋的不行了,只看那菜的颜值,他就想大快朵颐。

    破天荒的,宴暮夕很痛快的道,“你把邱冰叫进来,都一块坐下吃吧。”

    闻言,詹云熙都愣住了,不敢置信的问,“真的?”

    宴暮夕点点头。

    詹云熙顿时激动的不行了,三两步跑到门口,把一脸懵逼的邱冰给拽进来,然后拿起筷子就冲那盘蟹黄豆腐开始进攻,吃了一口后,惊艳的嘴巴都合不拢。

    邱冰见状,也跟着吃了,绕是他平素严肃冷峻惯了,此刻都难免露出孩子气的满足和惊喜,难怪少爷那么挑剔的人都被征服了,果然是世间难寻的美味,他敢说,便是东方家的大厨,也做不到这样的水准。

    两人一开始还按捺着,吃的很矜持,然而,宴暮夕不再下筷子,示意俩人都吃了,他们终于敞开肚子狼吞虎咽起来,很快,盘子就一扫而空。

    “太好吃了!”詹云熙眉飞色舞的感叹,“简直找不到合适的词语去形容这种美味的感觉,欲仙欲死?神魂颠倒?还是恨不得沉醉其中?”

    邱冰没说话,不过神情表明了一切,他赞成詹云熙的话。

    宴暮夕勾唇笑笑,“这还不是外公最拿手的菜,他若是端上那一道来,你们还不得疯了?”

    这话吊起两人的胃口。

    詹云熙激动的问,“您外公最拿手的是什么菜?”

    宴暮夕带着几分怀念和陶醉道,“佛跳墙,别人做的佛跳墙都是徒有其名,而外公做的是真正的名副其实,坛启荤香飘四邻,佛闻弃禅跳墙来。”

    “啊,那今晚能吃上吗?”詹云熙都给勾的坐不住了,站起来往厨房望。

    宴暮夕摇头,“那道菜极费工夫,想要做,提前两天就要准备,外公才来帝都,哪有空做?只能等下回了,不过今晚的汤也极好。”

    说完,他还深深的嗅了一下,空气中飘荡着香气,都是他喜欢的味道和温度,暖暖的,一直熨帖到四肢百骸,直到心里去。

    这时,柳苏源又端着盘子走出来,放下的一刹那,詹云熙惊呼起来,邱冰也讶异的盯着看,只宴暮夕了然笑道,“外公,您这手醋鱼还是做的那么分毫不差。”

    柳苏源做醋鱼,用的一定是鲜活的草鱼,上桌前,还能保持鱼的嘴巴在微微开合,这考验的就是厨师对火候的掌控和把握,多一分则鱼肉不够鲜嫩,少一分则鱼肉太生。

    柳苏源谦虚的笑笑,“少爷过奖了,您趁热吃,这时候鱼肉最鲜美,不过,这次做的有点瑕疵,鱼不是早上买的,若是早上刚从湖里捞出来的,味道会更好。”

    宴暮夕已经尝了一口,闻言,叹息道,“已经很完美了,外公,我没想到有生之年还有机会尝到你的手艺,果然先成家后立业是有理由的。”

    “呃?”柳苏源反应不过这话的意思,却也没追问,生怕再听到什么刺激心脏的,很机智的转身又回了厨房,只有在那里,他才能保持头脑冷静。

    他现在已经后知后觉的意识到自己上了少爷的套了,之前,少爷一个劲的问他讨要红包,那么执着,那么诚恳,搞得他头脑不清楚,稀里糊涂的说了一句‘下回补上’,这算什么?这岂不是间接的承认了那声外公表达的含义?默许了这个外孙女婿?

    出师未捷身先死,说的就是他吧?还没从少爷嘴里套出话,自己倒是先掉进人家的坑了,跟天才过招,果然有风险,他得更加小心才是。

    大厅里,詹云熙眼巴巴的瞅着那条鱼,少爷不发话,他还不敢下筷子,为了转移鱼的诱惑力,他问道,“少爷,您刚才说先成家后立业是什么意思?”

    宴暮夕吃着鲜美无比的鱼肉,心情自然很好,所以,对他的问话来者不拒,“成家就是有媳妇儿,有了媳妇儿,就有了一切,你看我现在过的如此滋润,不就是最好的诠释?”

    “……”他还是不太明白肿么办?

    宴暮夕难得又多解释一句,“有了媳妇儿,就有了外公,有了外公,便能吃到这等美味了,所以,这都是托了媳妇儿的福气啊。”

    说完,他就把这段话给柳泊箫发过去了。

    詹云熙傻眼了,为什么在他看来,这就是少爷在牵强附会呢?目的,则是生拉硬扯的也要撩上少夫人?这样做,真的不会太幼稚吗?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