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黄易小说 > 厨妻当道:调教总裁老公 > 第五十章 夭折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黄易小说] https://www.huangyixiaoshuo.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两人结束通话后,柳苏源心事重重的继续去盯着工人装修,其实店里早就收拾的差不多了,只差一点细节他还不是很满意,请的那几个人干活很仔细,他站在旁边,偶尔提些意见。

    趁着喝水休息的时候,他漫不经心的跟领头的那个小伙子聊了起来,对方很善谈,说着说着,他就不动声色的把话题引到了东方家。

    说到东方家,对方显得兴致高昂,“帝都四大奇迹,晏家的财富,东方家的美食,秦家的医术,楚家的女子,谁能想到这东方家只凭一手厨艺就能跟晏家、秦家放在一起呢?这可真是给天下的厨师都长脸了啊,老爷子,您也是要开饭店吧?不是我打击您,在帝都开饭店,那都是在捡东方食府剩下的客人呀,只要东方食府有空位,谁也不会选择其他家,有些资深吃货,宁肯排队几个小时,也要留在那儿等,唉,都说同行是冤家,捧上东方家这样的,岂止是冤家啊,简直就是不给人活路的仇家啊!”

    柳苏源波澜不惊的听着,等他说完,才随意的回应了句,“有那么夸张吗?我看这上雍城里各家饭店的生意也不错啊,人来人往的,可一点都不冷清……”

    那人同情的看了他一眼,“唉,一看你就是外地人,不知道这帝都的形势了吧?这上雍城开业一年来,之所以繁华,并不是美食带来的人气,是其他行业店铺的影响力,这里可是晏家开发的商业区,怎么可能会让它冷清?你瞧瞧那边的一条街,都是国际大牌进驻,在帝都那是独一家啊,能吸引不了人来?人多了,逛累了,自然得吃饭,所以,在这里开饭店的都是占了这个便宜才存活下去的。”

    柳苏源笑笑,“谢谢你的忠告了,不过,我这里装修都装修好了,也不可能再改干其他的,只能硬着头皮撑一段时间再说了。”

    那人也讪讪地笑起来,“也是,不过你也别灰心,东方家的厨艺再厉害,可也架不住帝都的人多啊,哪能都跑他家取吃饭了,呵呵……”

    柳苏源不置可否的点点头,话题一转,故作不在意的问道,“我听说,东方家之所以这么厉害,是因为祖上传下来的规矩,能者居之,谁的厨艺最好,谁就当家,不限儿女长幼……”

    说道八卦,对方更来了精神,“怎么会?东方家的厨艺从来都是传儿不传女的,要是女儿家学会了,嫁出去后岂不是成了东方家潜在的竞争对手?不过,长幼不限倒是真的,上一代家主要退下来时,东方家的内部就会办一场比赛,谁赢了,谁接管东方家的生意,但是吧……”他声音忽然低下来,“这一代大概不会有比赛了。”

    柳苏源佯装好奇,“为什么?”

    那人神秘兮兮的道,“因为东方家最年轻的这一代,只有东方将白一个儿子,其他的都是女儿,东方家的二爷还不得憋屈死了?”

    柳苏源老眼闪了闪,随意的问,“那东方家一共几位小姐呢?”

    那人想也不想的道,“两位啊,大小姐今年刚毕业,二小姐嘛,好像在帝都大学读书,唉,都是天之骄女,咱们这些普通人这辈子都见不到……”说道这里,他忽然不解的反问,“咦?你怎么对东方家这么感兴趣?难道……跟他们有什么牵扯?”

    柳苏源自嘲的笑起来,“怎么可能?我前两天才来帝都,都是同行嘛,知己知彼,才能百战不殆。”

    闻言,那人就打消了疑虑。

    柳苏源继续道,“还有,我也是听说了八卦,一时好奇,才多问了几句。”

    “喔?什么八卦?”

    柳苏源尽量用平静的语气道,“我听说,东方家还有一位小姐,二十年前出生的,只是后来不知道怎么回事,就没人提起了,据说是被偷了……”

    那人瞪大了眼。

    柳苏源心里一动,“怎么了?我说的不对?”

    他只是诈对方,也不期待能得到确切的答案,因为内心里,他不希望自家养大的外孙女竟然是东方家的人。

    然而。

    “你从哪儿听说的?”那人一副不能忍受的表情,“真是妖言惑众,什么叫被人偷了?那是东方家,谁敢去那儿偷孩子?又不是不要命。”

    “那不然呢?”柳苏源一下子紧张起来,心脏也提到了嗓子眼儿。

    那人叹道,“是夭折了,据说生下来还不足满月,就长了场大病,这事儿在当时闹得动静还挺大,因为东方家的大爷因为这事儿被打击的病倒了,好长时间没有下厨,让喜欢他厨艺的食客们失望不已,东方食府为此还歇业一天,这在东方家的历史上都没有过,哎,老爷子,你没事吧?”

    柳苏源的脸色有些白,他虚弱的摇摇头,“没事儿,中午没吃好,血糖好像降下来了,今天的活儿就到这儿吧,你们都回去吧。”

    “好,好,那你休息哈……”

    人都走了后,柳苏源不再隐忍,疲惫的靠在椅子里,闭上眼,脑子里还回荡着刚才的那些话,夭折?原来东方家二十年前真的有过一个女孩儿,会是他家泊箫吗?

    如果是,那当时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儿?依着东方泽和江诗梵的本事都护不住自己的女儿,那得是多大的事?他们又是怎么认定那个孩子夭折的?

    这其中的秘辛,不是一个装修工人能知道的,他也探听不出来,东方家肯定早就抹去所有痕迹了,想要更清楚,就只能问当事人。

    听说东方将白和少爷关系很好,江诗梵当年和夫人还是闺蜜,那么少爷如果去问,应该不会有隐瞒吧?也或者,少爷也知道真相?

    柳苏源想了良久,渐渐有了决定,拿出手机给詹国通拨了过去,“国通啊,你跟少爷说,今晚上的饭菜,我给他做,让他来店里吧,我会准备好食材,都是小时候他最喜欢吃的。”

    詹国通讶异不已,下意识的问,“为什么?”

    柳苏源轻描淡写的道,“不为什么,泊箫也有她自己的事儿,总不能光伺候少爷吃饭,再说,我既然都来帝都了,于情于理,也得见见少爷,择日不如撞日,就今晚吧。”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