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黄易小说 > 洪荒:咸鱼的我,被通天偷听心声 > 第一百七十九章 赵公明出山首杀

第一百七十九章 赵公明出山首杀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黄易小说] http://www.huangyixiaoshuo.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不愧是师尊的坐骑,速度如此之快!”

    端坐四不象之上的姜子牙,眼中大喜。

    有这等坐骑在身边,以后就算是要上昆仑山,时间也将大大缩小。

    正行之间,那四不象飘飘落在一座山上。

    那山近连海岛,千峰排戟,万仞开屏。

    日映岚光明返照,雨收黛色冷含烟。

    其上老树盘旋,奇花瑶草,修竹乔松。

    姜子牙正被眼前的风景吸引,顿见山脚下,一股怪云卷起。

    云过处生风,风响处见一物。

    但见来者,姜子牙口中惊呼。

    头似驼狰狞凶恶,项似鹅挺折枭虽;

    须似虾或上或下,耳似半凸暴双睛。

    身似鱼光辉灿烂,手似鹰电闪钢钩;

    足似虎钻山跳涧,龙分种降下异形。

    初见此物的姜子牙,登时魂不附体,吓出一身冷汗。

    那怪物大叫一声:“但吃姜尚一块肉,延寿一千年。”

    姜子牙听罢,更是心慌。

    原来对方要吃他。

    师尊不是说此地有一人等他,怎就跳出一个怪物吃他。

    那怪物似乎识得他,身影一跃,直接蹦跳而来。

    心中惊疑的姜子牙,连忙急声喊道:“吾与你无甚仇怨,为何要吃我?”

    “今日你休想逃过此厄。”

    妖怪不曾理会,大呼一声奔了上来。

    心中惊慌的姜子牙,猛的想到先前下山前师尊所言。

    戊己杏黄旗中有一简。

    姜子牙连忙取出旗帜,摊开一看,当中果有一简。

    打开一看的姜子牙,登时心中明了。

    连忙大声喊道:“孽障!我若该是你口中食物,恐怕也难逃此难。你把我这杏黄旗拔起来,我就主动给你吃,若是拔不起来,只愿你没这命。”

    言罢的姜子牙,将手中的杏黄旗往地上一插,霎时涨至三丈有余。

    飞扑而来的妖怪闻言,顺势止住了步伐。

    瞧见那杏黄旗,到也没上前。

    伸手来拔,却难以撼动。

    心中一惊的怪物,两只手上前,却发现依旧拔不起来。

    双手之上滚滚黑气涌现,身下旗帜仍是纹丝不动。

    怪物感觉自己很没面子,便将双手扳到根底下,把头颈子挣的老长的,然旗帜依旧岿然不动。

    见此的姜子牙,把手往空中一撒。

    施展五雷正法。

    顿闻一声轰响,霎时雷火交加。

    正卖力的怪物闻言,心中大慌,就要后退,却发现双手长在那旗杆上,竟然拿也拿不下来。

    “好孽障!吃吾一剑!”

    说罢的姜子牙,唰的抽出腰间长剑,朝着那怪物斩去。

    “饶命!上仙饶命!”

    “念吾不识上仙玄妙,此乃申公豹害了我。”

    怪物一声大呼,口中连连急语。

    姜子牙听说申公豹名字,登时面露不解。

    “你要吃我,与申公豹有什么关系?”

    申公豹,姜子牙当然知晓,乃是他的师弟。

    刚刚上昆仑上的时候,也没有见到对方。

    “上仙!吾乃龙须虎也。少昊之时出生,采天地灵气,受阴阳精华,已成不死之身。”

    “个月前申公豹往此处过,说今日今时姜子牙路过,若将其吃了,可延寿万载。”

    “故此一时愚昧,大胆欺心,冒犯上仙。”

    “不知上仙道高德隆,自古是慈悲道德。可怜念我千年辛苦,若赦我一身,万年感德。”

    双手黏在杏黄旗上的龙须虎,惊慌大声求饶。

    听此一言的姜子牙,却是心中惊疑。

    申公豹居然如此害他?

    但他与眼前这怪物又不相熟,对方没道理会欺骗他。

    皱了皱眉的姜子牙,顿时大声喝道:“吾就信你之言,不过你需拜吾为师,我就饶你性命。”

    龙须虎听此,哪还有什么选择。

    “愿拜老师为师!”

    姜子牙点点头,心中也甚是满意。

    “既如此,你闭上眼睛!”

    龙须虎不疑有他,连忙闭上双目。

    顿闻空中一声雷响,霎时间,双手就可松开。

    脱困的龙须虎到也没食言,伏身就拜。

    见此的姜子牙,面带愉悦。

    毕竟借着杏黄旗之威,才收得龙须虎,姜子牙可不知晓其具体实力。

    顿时开口问道:“你在此山,可曾学得些道术?”

    “师尊!弟子发子有石,随手放开,便有磨盘大石头;如飞蝗骤雨,打的满山灰土迷天,随发随应。”

    说罢的龙须虎,随手一抛,顿见掌中磨盘大石头连连飞出。

    见此的姜子牙,却是面露失望。

    龙须虎这等本领,对付殷商大将甚是厉害。

    但眼下阻住西岐的可不是一般人物,这等手段显然不够。

    简中交待,很明显这龙须虎就是北海候他之人。

    虽然有点失望,但姜子牙也只能带着龙须虎往西岐而去。

    因为带着龙须虎的关系,姜子牙的速度反倒是慢了些。

    一日之后,骑着四不象、领着龙须虎的姜子牙,已在西岐百里之外。

    正行间,骤见右后方一名骑着黑虎的男子急速赶来。

    瞧其方向,似乎也是往西岐方向而去。

    来者身着道袍,手持金鞭,看上去威武不凡,似乎颇有些道行。

    想到先前离山时,元始所言。

    姜子牙瞬间心中一喜。

    此人莫非又是前来相助西岐的高人。

    心中欢喜的姜子牙,连忙转身迎了上去。

    “道兄可是往西岐而去?”

    止住身形的姜子牙,高声问道。

    驾虎而来的赵公明,看着眼前仙风道骨的老者微微一愣,点点头。

    “不错!贫道正欲望西岐!”

    闻言的姜子牙,瞬间大喜。

    果真是往西岐而去。

    师尊还真是算得准。

    他快要到西岐,这前来的高人也刚刚好到了西岐城外。

    还让他们遇到了一起。

    面带笑容的姜子牙,双手一拱,热情说道:“贫道姜子牙,不知道兄来至何山,何处仙洞?”

    对面骑在黑虎之上的赵公明,却是瞬间愣住了。

    他本是在金鳌岛上待着无聊,前些时日听闻有陆压施展钉头七箭书暗算长风,特出岛前来相助。

    眼下这快到西岐城,居然遇见了姜子牙。

    虽然没有见过姜子牙,但赵公明可知晓此人名讳。

    西周丞相,还是此次量劫的主导者。

    “哈哈!好好好!没想到刚至西岐,就为长风师兄送上一份大礼。”

    端坐虎背上的赵公明,一捋胡须,满脸的喜色。

    对面本是热情的姜子牙闻言,登时面色大变。

    这哪里是来相助他西岐,原来是那长风的同门。

    可惜,姜子牙脑中这个念头刚闪过,还来不及做出任何反应,空中一道金光遁下。

    确是赵公明手中金鞭打来,瞬间击中姜子牙天灵。

    噗哧一声,脑浆崩裂。

    姜子牙身死当场!

    身子一歪,直接栽了下去。

    跟在后面的龙须虎登时傻眼了。

    这结果来的太突然。

    刚刚师尊还一脸喜色,这转眼就被人打死。

    他这才出山没几天,师尊老人家就挂了。

    就挂了!

    四不象可不蠢,空中一个翻飞,驼住姜子牙的尸身,就往远处遁去。

    晃眼之间就消失在视线中。

    见此的赵公明也不在意。

    受他一记金鞭,姜子牙已然身死。

    哈哈大笑的他,轻轻一拍身下黑虎。

    吼!

    黑虎一声狂吼,蔑视的扫了眼龙须虎,踏风往西岐而去。

    傻愣在边上的龙须虎,赵公明根本就不曾理会。

    那等微末之人,还不值得他出手。

    “....”

    立在场中的龙须虎,望着洒在地上的点点鲜血,整个人都懵圈了!

    他反应不过来。

    看了看赵公明离去的方向,再瞧了瞧四不象逃走的方向。

    他在想着,是前往西岐,还是继续回他的北海边待着。

    正迟疑着,身后一道叫声传来。

    转身望去的龙须虎,却见那四不象已经驮着姜子牙的尸体回来。

    见此的龙须虎连忙迎了上去。

    稍稍一看,姜子牙半个脑袋瓜子都打没了,已经死的不能再死了。

    瞧了瞧姜子牙身上的包裹,在看了看面前的四不象。

    心中一叹的龙须虎,只得背起姜子牙的尸身,往西岐城而去。

    毕竟已经行了拜师之礼,姜子牙就是他的师尊。

    眼下虽然身死,但怎么也要送往西岐。

    面带愁容的龙须虎往西岐城赶去,此刻的赵公明已经来到了商汤大营之外。

    正在营帐之中静修的长风,一名将士走了进来,恭敬汇报。

    “国师!营外有个道长求见,说是您同门!”

    闻言的长风,目光一扫,顿时面露惊讶。

    赵公明居然来了。

    虽然有点疑惑,但长风也没太过惊讶。

    点点头的他,朝着边上的石矶吩咐:“乖徒儿,是你赵公明师叔来了,快去将他请进来。”

    端坐边上本就好奇的石矶闻言,顿时眼中一亮。

    “是!”

    对着长风一声恭应,快速奔了出去。

    金鳌岛上同门不少,但亦是有疏远之分。

    这赵公明曾赐予她两卷法宝,与长风关系也甚是不错,自然令石矶欢喜。

    欢快奔了出去的石矶,一会时间就领着赵公明前来。

    “见过长风师兄!”

    踏步入营的赵公明,上前恭敬见礼。

    点点头的长风,亦是温和说道:“坐!公明,你怎就来这西岐了?”

    “今在金鳌岛甚是无聊,闲着无聊,特来西岐相助师兄。”

    双手一拱的赵公明,面色爽快应道。

    随即更是笑声说道:“再来此的路上,正好遇见那姜子牙,已然被我一鞭打死。”

    闻言的长风,登时微微一愣。

    “那姜子牙整天都缩在西岐城中,师叔你咋就遇见他了?”

    边上的石矶,口中小声惊呼。

    自从姜子牙上次被滚滚一竹子抽死之后,姜子牙就变得谨慎多了。

    先前几次出战,都是稳稳躲在后面。

    眼下赵公明居然在西岐城外遇见对方。

    这实在是有点古怪。

    赵公明也没有隐瞒,将刚刚经过一说。

    听闻对方骑着四不象,还有一个怪物相随。

    长风脑中转念一想,已然明白,那姜子牙定然又是往昆仑山去了。

    只是没想到,才刚下昆仑山,还没来得及回到西岐,再一次挂了。

    仔细想想,这量劫开始还没多长时间,姜子牙已然死了好几回。

    7017k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