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黄易小说 > 洪荒:咸鱼的我,被通天偷听心声 > 第一百二十三章 倒霉姜子牙

第一百二十三章 倒霉姜子牙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黄易小说] http://www.huangyixiaoshuo.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且说哪吒魂无所依,魄无所倚。

    他原是宝贝化现,借了精血,故有魂魄。

    哪吒飘飘荡荡,随风而飘,径直来到乾元山。

    正在洞门口的金霞童儿见此,不由疑惑上前。

    “师兄?”

    金霞童子连唤几声,却依旧不见哪吒回应。

    顿时心下一惊,连忙奔至洞内。

    “师尊!大事不好了,师兄杳杳冥冥,飘飘荡荡,随风定止,不知何故?”

    端坐府中的太乙真人闻言,顿时眉头一皱,忙出洞来!

    “何人胆敢打杀我徒儿!”

    他都还没教哪吒割肉还父、挖骨还母,哪吒怎就死了。

    可惜,此刻的哪吒魂魄相离,根本就不能言语。

    只是悠悠荡荡的飘在空中,随风而动。

    能够飘荡到这里来,完全是临死前最后的一个念头。

    在哪吒想来,恐怕除了他师尊也没得谁能救他。

    “童儿!你在此守着,为师去去就来。”

    他早就为哪吒铺好了后面的路。

    哪知眼下居然生出了变故。

    甚是连那两件转世就带着的宝贝乾坤圈、混天绫,都丢失了。

    四海龙王?

    他们可没有这个胆子!

    而且这些本就是先前谈好的,龙族敢反悔?

    卷起哪吒魂魄的太乙真人,就朝着陈塘关而去。

    而此刻的长风,也已然回到了朝歌城中。

    长风才刚出现,端坐碧游宫中的通天教主猛的睁开双目。

    “这么多年,这小牛妖终于出现了。”

    一声嘀咕的通天,还是打消了召见长风的想法。

    虽然心中有点好奇对方的行动,但他感觉到量劫已然开始。

    静候长风动作就行了。

    回到朝歌的长风,从女魃口中也知道了通天寻他之事。

    这让长风心中忍不住一喜。

    通天都没有找到他,说明此次花果山之行非常成功。

    那几位圣人,定然都没有发现他的踪迹。

    这在长风看来,不仅有量劫的关系,同样有他练就法则之体的原因。

    长风也不知通天寻他何事,不过既然是师尊寻找,自当前往。

    而且离开金鳌岛已经有数十年时间,外加眼下量劫开始,也正好回去看看。

    长风领着女魃往金鳌岛去,而那下了昆仑山的姜子牙,却是过得一波三折。

    由于上无叔伯兄嫂,下无弟妹子侄,仅有一个结义仁兄宋异人。

    无处可去的姜子牙,只得前往朝歌南门三十五里之外的宋家庄。

    面对前来的姜子牙,宋异人甚是热情。

    不仅供其吃、喝,还给他许了一门亲事。

    让姜子牙以七十多岁的高寿当了一回新郎,娶的还是一个黄花大闺女马氏。

    虽然年纪有点大。

    成亲之后,马氏力劝姜子牙不要依靠他人坐吃山空,要自力更生创事业。

    姜子牙在马氏的建议下,先后从事过卖笊篱、卖面粉、贩卖牛羊、开饭馆等生意。

    可最后都因各种原因兼时运不济,赔得血本无归,夫妻二人因此经常吵架。

    后姜子牙作法收伏五路神,显示道术神通,马氏建议他开设命馆算命赚钱。

    总算是峰回路转,一度门庭若市,生活有了很大改善。

    数年时间,更是在朝歌闯下了偌大名声。

    甚至连朝中不少文武百官,俱知其大名。

    这一日,姜子牙端坐南门命馆前,骤然场中一道女音传来。

    “列位君子让一让,妾身算一命。”

    围在门前的众人回身望去,瞧见是一名妇人,皆是两边闪开。

    姜子牙正在给人算命,见这妇人来的蹊跷。

    定眼一看,顿时眼中一惊,居然是个妖精。

    好孽畜,也来试我眼色。

    今日不除妖怪,等待何时?

    只是这妖精无妖气露出,让姜子牙稍稍有点惊疑。

    心中想着的姜子牙,朝着四周说道:“列位看命君子,男女授受不亲,先让这小娘子算了去,然后依次算来。”

    四周众人闻言,倒也没说什么。

    妇人进了里面坐下,姜子牙淡然道:

    “小娘子,借右手一看!”

    闻言的妇人微微一愣,面有疑色。

    “先生算命,难道也会风鉴?”

    姜子牙神情淡然,看不出什么表情。

    “先看相,后算命!”

    闻言的妇人心中暗笑,缓缓伸出了右手。

    我身上的妖气,尽数化去,你一个区区算命的还能看出什么不曾。

    哪知才刚伸出右手,就见姜子牙一把按在寸关尺脉处,对方眼中更是有两团金光射出,将其稳稳罩住。

    姜子牙的这一手,瞬间将玉石琵琶精给搞蒙了。

    她身上的妖气,明明早就被圣人化去,对方为何还能看出来。

    可惜寸关被压,命宫被定,她根本就没法动。

    原本不过是往朝歌来见妲己,眼下正欲回巢穴,

    只是听得此处哄哄人语,扰嚷之声,忍不住好奇,特前来一观。

    本想戏耍一番对方,没想到竟遇这等事情。

    心中一慌的玉石琵琶精,连忙神色愠怒道:“先生仆相不言,我乃女流,如何拿住我手?快放手!旁人看着,这是何说?”

    周围众人闻言,齐齐大呼。

    “姜子牙,你年纪老大,怎干这样事?”

    “你贪爱此女姿色,对众欺骗,此乃朝歌城中,怎这等无知?”

    姜子牙不为所动,另一手虚指道:“列位,此女非人,乃是妖精!”

    四周众人大喝,俱是不信。

    堵在外面之人听闻,亦是囔囔着想要挤进来观看。

    瞧见周围变化,姜子牙稍稍皱眉。

    这妖精甚是古怪,混身上下无丝毫妖气,若是放手,妖精一去,青白难辨。

    我既在此,当除妖怪,显我姓名。

    心中想着的姜子牙左右一观,抓起边上紫石砚台,照妖精顶上响一声,打得脑浆喷出,血染衣襟。

    子牙不放手,还攥住了脉门,使妖精不能变化。

    见姜子牙打死人,四周众人大惊。

    连连高呼不让算命的走了,更是重重叠叠把姜子牙围住。

    恰在此时,丞相比干乘马而来。

    瞧见此种情景,忙问左右。“为何众人喧嚷?”

    人群中有人上前,连将事情一说。

    比干闻言,亦是愠怒。

    围住姜子牙的众人见丞相至,连忙将其推着上前。

    瞧见来者,比干眉头一皱:“看你皓头白须,如何不知国法,白日欺奸女子?良妇不从,为何执砚打死?人命关天,岂容恶党!勘问明白,以正大法。”

    姜子牙心中无奈,只能开口解释:“老爷在上,容姜尚禀明:姜尚自幼读书守礼,岂敢违法?此女实是妖怪,怎敢为非,望老爷细察,小民方得生路。”

    旁边众人可不相信,不少跪伏在地高呼。

    “老爷!此等江湖术士,利口巧言,遮掩狡诈,蔽惑老爷。众人亲眼所见,明明欺骗不从,逞凶打死。老爷若听他言,可怜女子衔冤,百姓负屈。”

    比干见众口难调,又见姜子牙依旧拿住妇人手不放,顿时不解。

    “那姜尚,妇人已死,为何不放她手?”

    姜子牙连忙应道:“小人若放她手,妖精去了,何以为证!”

    比干闻言,顿时眉头一皱。

    这姜子牙的名声,他在城中也时有耳闻。

    观其面目,倒不像是淫邪之辈。

    可莫衷一是,自不可轻易放其走。

    稍稍沉思一会,比干朝着四周民众说道:“此处不可辨明,待吾启奏大王,便知清白。”

    众人闻言自是点头,一个个将姜子牙围在中间。

    姜子牙心中无奈,只能拖着妖精,往午门而去。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