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黄易小说 > 无武江湖 > 第1952章 呼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黄易小说] http://www.huangyixiaoshuo.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快要夜里一点多了?”他呼喊撒尿是假,主要想看看风自月反应。

    风自月不但没有反应,而且浑身冒烟,黑红色的烟雾,还有一股难闻的味道。

    不好,是毒液散发。

    他快速推开窗户呼吸新鲜空气。

    冰冷的雨水击打到脸蛋上,计北里无困意,他望着瓢泼大雨眼珠子乱转,他想去喊张氏夫人想办法救治风自月!

    想到三缺道人魔头,计北里不敢去喊人来救治他,他真的害怕撞见三缺道人,只能无助望着躺在床上的风自月!

    漆黑的夜。

    冰冷的雨。

    电闪雷鸣。

    后半夜两三点钟,他昏昏迷迷进入梦乡。

    清晨六七点钟,计北里被尿憋醒,伸懒腰,打哈气,迷迷糊糊起身,又快速躺下。

    计北里惊慌看了看自己,我了个去,躺在床上,什么时候躺在床上全然不知!

    尿急,懒得想太多,迷迷糊糊下床转身瞬间被一个东西绊倒,扑通,哎吆,趴在物体上,物体软软的,还有热乎气,看着衣服似曾相识,仔细一看,风自月双腿劈叉,双手高高举过头顶投降姿势,两只眼睛瞪的溜圆,呲牙咧嘴,躺在地上很享受的样子。

    吓得计北里嗷唠一声野猪叫,蹦高跳,准确说横着漂浮起来,落地后二话不说连环踹他。

    踢的风自月只哎吆。

    我靠。

    竟然有感觉。

    计北里坏的很,赶忙假装搀扶他起来靠在躺椅上,询问为何会躺在地上。

    风自月眨了眨摇头道,“是你,是你,昨晚四点左右把我从床上放到地上,拳打脚踢一顿后,你幸灾乐祸上床睡觉。”

    “我我我有意识,体内毒发作,身体不听使唤,没有办法只能眼睁睁看着你揍我,然后躺在床上进入梦乡。”

    “我好像,被你一打,身体毒液去除,我法术恢复正常人了,你说,怎么办吧。”

    计北里晃悠土豆脑袋,小眼珠子乱转打量风自月,看的出来风自月躺在地上说话底气重,一脸严肃,不像中毒之人。

    难道。

    这小子毒液真去除了。

    我的妈呀。

    我要挨揍了。

    计北里躲在躺椅旁嬉皮笑脸道,“干爹,亲爱的干爹,昨晚我所作所为和我没有任何关系啊,我真的不知道,你只要别杀我,我以后全部听你的,我会去妓院给你找妞泡,然后请你吃山珍海味,顺带打劫金银珠宝孝敬你的。”

    说话,算数?

    “算数,算数,绝对算数。”

    好。

    就这么定了。

    快去把张氏夫人找来,询问一下三缺道人跑哪里去了,顺带让张氏夫人赶紧从药铺拿点止痛药来,我浑身疼痛难忍,估计毒液穿心了。

    “什么?”计北里听到风自月体内还有毒液,乐出野熊叫,我了个去,你没好啊,体内还有毒啊!

    刚才我说的话全部收回,不算数。

    听到了吗?

    风自月眼冒凶光哼哼哼三分钟,点头答应,总不能强迫计北里吧,话说回来,这个计北里此时随便一划拉,就能把自己打倒在地。

    计北里拍了拍风自月脑袋瓜,“你要把你藏金银珠宝的地方告诉我,我们平分奥,否则,我不去冒险跑腿。”

    风自月彻底被激怒了,砰一把握住计北里的手,准确说,狠狠掐住他的手腕子要咬下来!

    再三考虑三秒,咬牙切齿,嗯了一声。

    “唉我说,干爹,你脸色比癞蛤蟆脸蛋都要恐怖如斯,难道你要揍我不成?”

    唉,啥话啊。

    我怎么会揍你呢,我们暂时兄弟相称,你是我大哥,我们兄弟要齐心,千万不能出现裂痕,俗话说得好,女人如衣服,兄弟如手足,我们情谊重啊。

    我的大哥唉……唉唉唉!

    风自月抱住计北里哭哭啼啼声音和唱歌似的,有长,有短,哭不怕,哭声很像哭死人似的!

    “停停停,别哭了,晦气,真晦气,你赶紧藏到草垛里面去,我去前院找找张氏夫人顺便看看动静。”

    计北里哼着小曲去找张氏夫人。

    风自月顾不得雨夜草垛被淋湿,一溜烟跑进草垛藏起来,他也怕死,他钻进草垛快速又爬了出来,瞬间变成落汤鸡,昨夜大雨,整个草垛湿乎乎。

    院外噔噔噔响动,侧耳一听,有人跑来了,风自月快速钻进草垛。

    咣当。

    院门被踹开,计北里疯狂跑进院中直奔草垛钻了进去,草垛雨水很多,淋湿落汤鸡,呼呼大喘气,“哎吆我的妈呀,可了不得了,我们赶紧找个地缝钻进去吧,否则会死的很惨,很惨。”计北里自言自语拿风自月当空气。

    怎么了?

    发现什么了?

    此时计北里才发现身旁蹲着一个落汤鸡, 二人对视露出猥琐笑。

    瞬间计北里笑意全无,扒拉,扒拉湿乎乎的杂草挡住视线,一本正经小声说道,“干爹,估计你我要上西天了,刚才我走到胡同拐弯看到医馆通往门市后门,黄狼领着十多个护卫询问白瑞,张氏夫人呢!”

    “估计,估计,马上他们就会来到厢房院落。”

    “还有,还有,我刚才跑回来路过柴房院落,发现吕兽医跳井了,估计是害怕黄狼自杀了!”

    我去。

    我去去。

    风自月听到黄狼带人来了,脑子嗡嗡嗡的,黄狼来了搜查可不像阳收魄,火光邪毒,飞鹅毒剑,北宫花,阴兽魂,火光逍遥那样应付!

    这老东西奸诈经验丰富,估计越是不起眼茅房院内,柴房院内,这些地方越是他搜查的重点。

    估计,白瑞医馆来了陌生人,吕兽医,三缺道人,自己和计北里,被护卫的发现了,否则,黄狼不可能亲自带人来的。

    事关重大,风自月一不做二不休,整理整理衣装,发型,一副天不怕地不怕的样子,擦拳磨掌。

    计北里看到风自月样子竖起大拇指,是条汉子。

    紧接着风自月抱拳,作揖,嘟囔道,黄教主,黄大哥,大爷,饶命啊,饶命啊,我给你做足疗吧!

    “我靠,计北里听得清清楚楚,气的咣咣放屁,嗨嗨,看着人模狗样风自月,关键时刻怕死不说,还特码贱样。”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