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黄易小说 > 农门茶香远 > 第十七章 怪癖三爷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黄易小说] http://www.huangyixiaoshuo.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站在午后阳光下,身边是熙熙攘攘的人群,可没有一个人能给予她任何帮助,顾青竹茫然抬头四顾,只见前面不远处三生茶行的旗帜在风中翻卷。

    她习惯性地摸捻左手腕上的赤藤镯,虽说现下春茶尚未萌芽,她这会子问价有些太早,但去年她家的茶饼很得韩掌柜喜欢,今年好好与他说说,或许能通融一二,赊一点银钱度过难关也不一定。

    想到这里,顾青竹深吸一口气,背着竹篓走过去,许是未到新茶上市的时候,铺子里不仅没有客人,连掌柜和伙计也看不见人影。

    顾青竹犹犹豫豫走到柜台前,将竹篓放在脚边,小声问道:“有人在吗?”

    没有人应答,顾青竹一时走也不是,留也不是,停了会儿,她双手搭在柜上,鼓足勇气,朝后堂又喊了一声:“韩掌柜,您在吗?”

    等了四五息的工夫,一个沉稳的声音从后面传来,“来啦,谁呀?”

    “是我……”正踌躇着的顾青竹忙应了一声。

    厚实的门帘挑开,出来一个中等身形四十开外的的男人,他看见顾青竹,脸上立时浮出了笑容,可不待他开口说话,后面紧跟着走出一个二十岁左右的青年。

    一身欣长挺拔的宝蓝色绣墨竹的锦衣,头顶青玉束发,脚踩撒金步履,面上生得眉如墨画,鬓若刀裁,凤眼高鼻,玉面乌发,肤胜傅粉何郎,貌比城北徐公,端是世间少有的好颜色。

    “韩叔,我嘴巴都说干了,你就给我吧!”青年显得很不耐烦,拧眉一路追问。

    “老爷早就有言在先,三爷莫要为难老韩!”韩掌柜固执地摇头。

    “那我就不走了!”青年背身赌气地一屁股坐在柜台后面,双手抱胸睨斜着韩掌柜,这模样像极了讨不着糖吃耍赖的小孩。

    “这……,三爷顾念些,尚有旁人呢。”韩掌柜看了眼顾青竹,压低声音说道。

    青年转头,这时才发现柜台外站着的顾青竹,鹅蛋脸,柳叶眉,一双亮晶晶的杏眼,鼻尖上还有几颗调皮的小雀斑,他的目光扫过她浅麦色的面庞,未作停留,直接落在她放在柜台上的那双手上。

    顾青竹十指纤细修长,指节不显,如同一根根笔直的葱白,修剪整齐的指甲圆滑饱满,泛着珍珠般粉嫩水润的光泽,左手腕的赤藤镯油亮古朴,半垂在手背上,更衬得她的手白皙光洁。

    被面前青年肆无忌惮地盯着看,顾青竹心里十分恼火,只觉面上难堪,她将手缩成拳,退到柜台下,而后,又背到身后。

    韩掌柜见青年半天不说话,只目光呆滞,直愣愣盯着顾青竹看,只怕他又要发癔症。

    他可是慕家三爷慕锦成,虽不成器,却是老太太和夫人的心头宝,若是为了区区五百两银子,在他管的铺子出了丁点岔子,他不仅讨不得东家的好,还可能砸了饭碗。

    想到这里,他赶忙从柜上钱箱暗格里拿了一张五百两的银票,塞到慕锦成手里,哄他道:“只此一回,下不为例。”

    “早这样多好!”慕锦成接过银票,也从混沌的思绪里醒过神来,他收回目光,起身掸掸身上的微尘,扬首从顾青竹身边走过,仿佛刚才那个色眯眯盯着人看的,并不是他一般。

    他的小厮宝应隐在街对面大榆树后面,见他出了门,笑眯眯地迎了过来:“爷,刚才一个乡下丫头进去了,可把我急坏了,她没坏事吧?”

    “刚才多亏她找上门,要不然,照韩守义那个死犟的性子,哪这么容易给!”说话间,慕锦成将手里捏着的银票一个劲在身侧摩擦,试图找出一个缝隙来。

    他这会儿满脑子还是顾青竹那双令人过目不忘的如玉素手,说话行事,难免全依了本性。

    “三爷……”宝应见他这般,便知又犯了糊涂,忙扯扯自个的袖子,意叫他把银票揣到袖袋里。

    “甭废话,钱家二爷在哪里?”慕锦成看着宝应的动作,习以为常,一时间,神思回归,他的手微抬,很自然地将银票拢在袖中。

    “三爷,咱往南边走。”宝应点头哈腰在旁引路。

    “什么南边北边的,讨打是不是,还不前头带路!”慕锦成有些恼,作势要踢他。

    “好嘞!”宝应猴精猴精的,早一溜烟跑到前面去了。

    慕锦成微不可闻地叹了口气,旁人都当他是个常发癔症的糊涂蛋,更是个痴傻愚钝的败家子,唯有他自个知道其中缘由,可这又能和谁说呢?

    谁,又能信他经历的那些荒诞不经的离奇怪事?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