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黄易小说 > 玥下枝头眉间落 > 第37章姨娘所求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黄易小说] http://www.huangyixiaoshuo.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花灵玥只是听着,直到走到了玥蔓阁门前,才开口了:

    “刘姨娘,自我姨娘逝世后,这府中有多少人欺辱与我,只有刘姨娘,虽未曾帮过我一分,却也未曾辱过我一分,我知刘姨娘是明哲保身,

    后来我为太子殿下挡剑,得太子殿下青睐,皇后娘娘赐婚,其他姨娘们各个趋炎附势来讨好,也只刘姨娘,还是那般不闻不问的态度,

    未有雪中送炭,亦不会来锦上添花,

    刘姨娘品行清高,不与府中之人同流合污,亦不与她们一般趋炎附势,而今日却这般降低姿态,可是哥哥出了何事?刘姨娘不妨明言,哥哥待我极好,若能帮忙,玥儿不会推辞。”

    这一番话,说的刘姨娘掩了眼角,拉了花灵玥的手。

    “玥儿,谢谢,真的谢谢。”

    “刘姨娘,您别急着道谢,玥儿能不能帮,若能帮,玥儿有何条件,刘姨娘都能接受吗,玥儿受得痛太多了,做不到像我姨娘那么心善。”

    走进玥蔓阁,渔儿倒了茶点。

    刘姨娘明白,明白花灵玥的话,只要能让吾儿回来,什么条件她都答应,哪怕赴汤蹈火。

    低泣的说了花仓煜的近况。

    花灵玥微微蹙起了眉角。

    “哥哥受伤了,严重吗?”

    刘姨娘又掩了掩眼角,微微泛红,摇了摇头。

    “妾身也不太清楚,只是小山送来的书信中,险些没命了。”

    “刘姨娘,我能帮,至于我的条件,等哥哥回来后我再说与刘姨娘听,刘姨娘请回吧!”

    只一瞬,花灵玥静了心,只要没死还活着,那就是不太严重。

    刘姨娘又千恩万谢,回去了。

    “小姐,您是要同太子殿下开口吗?”

    渔儿问了话。

    花灵玥摇了摇头,拿起茶盏,浅抿一口。

    “今早见父亲,似是面带喜色,怕是早朝后府中会有喜事,哥哥做县令也太久了些,该回来了,府中也总不能一直无长子帮衬父亲,说出去,会让人笑话了花府无规矩。”

    渔儿不明白,却未再多问。

    巳时五刻,早朝下了。

    走下朝殿,各部官员纷纷恭贺花霄上任户部尚书。

    花霄拱手谦虚,却是满面红光。

    暮陌染走下来,亦走到花霄身侧。

    “恭喜花尚书。”

    花霄赶忙弯了下腰。

    “殿下真是折煞老臣了,若非殿下极力举荐,这户部尚书之位…”

    “花尚书不用如此过谦,花尚书的办事能力父皇心中了然清楚,本殿不过是锦上添花。”

    花霄顿时心领神会。

    “那老臣就多谢太子殿下恭贺了。”

    “本王也恭贺花侍郎,哦!不对,现在应该是花尚书了。”

    暮陌情走上了朝殿台阶。

    “九弟怎么来了。”

    暮陌染微微一动眸子,九弟为何此时来此。

    “臣等见过九王爷。”

    各部大臣纷纷拱手。

    花霄更是一脸谦虚。

    暮陌情看了暮陌染,一脸不明。

    “父皇那老头,总是没事找事,不让九弟清闲。”

    “九弟,说得什么胡…”

    “三哥,父皇还等着九弟呢!九弟先走了。”

    暮陌染的这声呵斥还未落完,暮陌情已经大步上去了朝殿。

    各部大臣纷纷摇了摇头,对暮陌情这种大不敬,早已司空见惯。

    花霄扭头看了一眼上去的暮陌情,亦是摇头。

    如此的九王爷,若非仗着皇上历久不衰的宠爱,若非三年前那场本该属于太子殿下的军功,他也不过是一个行事不羁的浪荡皇子。

    只有暮陌染,越发深沉了眸子,尤其是看着这些大臣们没一点警觉之心,心中越发沉了。

    能让所有的大臣都以为这样散漫不羁的他就是真实的他,如此本事,他自问做不到。

    花霄回去府中,没过一瞬,府中便传遍了他上任户部尚书之事。

    玥蔓阁中,听着白尧带来的消息,花灵玥缓勾了唇角。

    果然是喜事。

    午膳后,花灵玥去找了花霄,在书房中待了一刻。

    花灵玥离开后,花霄去了户部,途中偶遇了吏部尚书,闲聊了两句。

    一日间,悄然而过。

    九王爷接风宴,徐徐来之。

    暮色未消,晨曦初露,卯时刚至,花灵玥睁开了莹莹水眸。

    眸中娇现滢色玉露,微微一眨便落了一滴,随意轻抚,坐起了身。

    外阁中,渔儿听到里阁动静,掀起珠帘走了进来。

    “小姐,怎起的如此早,不再多睡会儿。”

    “今日九王爷接风宴,恐与陌哥哥丢了脸面,一夜辗转反侧,这天快亮了,便睡不着了。”

    君玥儿披了件丝纱外衣走至窗边,推开雕花木窗看了蒙蒙晨色。

    徐徐微风拂过脸庞,吹起秀发轻扬飘飘。

    驻足片刻,洗漱梳妆。

    一袭艳桃娇色菱纱裙,娉婷袅娜,裙摆摇摇曳地,上绣盈盈娇莲,乌长秀发玉簪轻绾,一瓣玉莲坠落眉间。

    “小姐好生美。”

    渔儿看的有些呆了。

    花灵玥柔柔轻笑,点了下渔儿的鼻尖。

    “以往怎不见渔儿这般说,可是恭维了你家小姐。”

    渔儿立刻摇了头,没有的,只是觉得今日的小姐更美。

    花灵玥再次轻笑,收拾妥当,已至辰时,带了渔儿去了前院。

    走至半路,渔儿突发腹痛,好似吃坏了肚子。

    “小姐…”

    渔儿面色微白紧紧按了肚子,这般情况,怕是不能随她入宫。

    “让你别贪嘴,现在可好。”

    参加九王爷接风宴,大家小姐身边不可没了丫鬟,何况她是准太子妃。

    眉角微微轻蹙,却只短短须臾,舒展了。

    “看你这样子是不能随我入宫了,白尧,你送渔儿回去,请了大夫给她看看,把月桃带来吧!”

    “小姐,渔儿…”

    渔儿想跟着花灵玥身边,除了她,谁在花灵玥身边渔儿都不放心。

    “你这样子怎么跟着,有白尧在,担心什么,何况你家小姐不是谁都能再欺负的。”

    渔儿心思花灵玥又岂会不知,这般说了,渔儿也不再坚持。

    白尧送了渔儿回去,又带来了月桃。

    这片刻的耽搁,花霄和花灵瑶母女都已经收拾妥当,就等花灵玥一人。

    来了前厅,问了安,便出发去了皇宫。

    因为昨日早间请安时花霄对花灵玥的那般态度,今日花灵玥这般迟到,花灵瑶母女都未多说什么。

    两辆马车,一前一后,花灵玥和花灵瑶自是后面一辆。

    刚上去马车,花灵玥便闭目浅息,单手撑着脸颊轻浅了呼吸。

    眸中的清澈被阻,绝世的容颜更显了娇色,妩动,只是看在花灵瑶眼中却仅仅是那张清丽脱俗的脸。

    可就是那样的容颜,也让花灵瑶妒红了眼,只因花灵玥的这一身着装都是太子殿下亲选送来的,用得都是绫波阁的上品千蚕缎丝,千金难求一匹,由皇家绣娘绣织。

    腰间花色香囊,上绣瓣瓣睡莲,也是精致。

    这种炙热的妒恨,花灵玥悄然微勾了唇角。

    嫉妒,这只是开始。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