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黄易小说 > 潇湘铭梦之鲛人泪 > 第58章:被耍了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黄易小说] http://www.huangyixiaoshuo.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银子。”

    银子?

    那意思是说,那些银子都拿去买粮食去了?

    夜柚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那得是多少银子啊,她想都不敢想。夜墨寒看她那幅呆萌的样子,眼底闪过一抹笑意,好心提醒道:“一屋子的银子。”

    继续感叹:“哇,一屋子的银子啊。”

    夜墨寒见她那幅模样,原本晦暗的眼眸也清明了起来,淡淡应了一声:“嗯。”

    夜柚回过身,暗想,一屋子的银子她才不稀罕勒,她自己也有一屋子的银子……

    夜柚笑呵呵的想,笑容忽然一僵,猛的睁大眼眸。

    等等,一屋子的银子!

    她愣愣的回过头,看着男人冷硬的轮廓,内心有千万个思绪在奔腾。

    男人见她似乎反应过来了,眼底的笑意更甚,只是面上却依旧波澜不惊,一言不发。

    看着男人冷漠的眸子,夜柚再傻也反应过来,试探般的开口:“那些钱你拿去买粮食了?”

    “嗯”夜墨寒淡淡的应道。

    夜柚一时间只感觉胸口好像被一只大手给紧紧的给攥住了,透不过气来,眼前一黑,差点晕过去,她捂着胸口顺了顺气,道:“那些钱不是给我的吗?”

    “嗯,是给你的。”夜墨寒说着,都没发现自己的语气柔和了许多。

    夜柚惊得跳起来:“那你还拿去买粮食!”

    “本王跟皇兄请求带你来边疆,那些钱是皇兄赏给你当振银的。”

    看着夜柚越发难看的小脸,夜墨寒继续道:“本王猜你也买不到粮,便亲自去买来了。”

    话落,夜柚腿一软倒了下去,夜墨寒眼疾手快的拎住了她的衣领,拎着她往前走。

    夜柚被拎着也毫无知觉了,脑海里想不通的疑惑也瞬间清晰了起来。

    为什么她会有一屋子的钱,为什么她一去跟天朝皇帝说要跟着去边疆他什么都没说就同意了……

    乖乖,哪有那么多为什么,这一切都是这臭冰块预谋好的!

    预谋不预谋的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她的钱没有了啊!

    当初她看到钱的时候有多激动现在就有多难受,少女一副生无可恋的表情让夜墨寒眉头一皱。

    这女人就这么爱钱?

    “公主,您的房间到了。”

    女婢适时的提醒出声,她一转身就看到楚王殿下拎着一脸毫无生气的柒公主,男人单手拎着,就像在拎什么东西似的。

    女婢急忙垂眸,不敢再看。

    不是听说这楚王殿下从来不近女色嘛?难道是因为柒公主是妹妹,所以是个例外?

    夜墨寒没吭声,只是推开门,将夜柚放到地上,确认她站稳后便拉上了房门,冷声道:“房间在哪?”

    女婢被这声音吓了一跳,忙低头道:“殿下的房间在左边的院子。”

    夜墨寒眼眸微沉,倒也没说什么,只是淡淡道:“带路。”

    女婢叩首:“是”

    直到外面的声音走远后,夜柚才猛的回过神来,一屁股坐到地上。

    啊啊啊,她的钱啊……

    没有钱就买不了包子,没有钱就买不了鸡腿,夜柚只觉得这个消息比她知道自己要死了还难受,她气愤的捶着地板,边捶边骂道:“死冰块臭冰块,虽然我不是真的人,但你是真的狗啊!”

    夜柚骂着,忽然想起大冰块跟她说过圣旨的事,当时她没在意,以为是天朝皇帝连夜给她下的,现在想想,那圣旨可能早就已经写好了,就等着大冰块出发那天给她呢……

    夜柚一直自诩聪明,结果到头来被人耍的团团转都不知道……

    *

    深夜,干净整洁的箱房里,夜墨寒一袭黑衣互手而立,明亮的烛火照在他冷硬的侧脸上,给他添上了一抹柔和。

    陌然从窗子上跳进来,单膝下跪道:“殿下,近日以来,柒公主并没有跟什么可疑人接触过,也并没有什么鬼鬼祟祟的行为,仅此一次,属下查到,公主在生辰的第二日偷偷翻墙溜出去过,至于公主去了何处,属下也无从得知。”

    陌然这几天一直在调查柒公主的身份,可查到的种种迹象表明,这个柒公主是真的,并不是什么冒牌货。

    可如果是真的,柒公主又怎么可能短时间内像变了一个人一样?这根本就说不过去。

    夜墨寒磕上眸,冷声道:“继续查。”

    “要我说,这种事情还是得本少亲自出马,这么死板的去查,能查出什么来?”

    南宫北辰一袭黑衣椅在窗子旁,邪魅的笑道。

    陌然见人来了,微微叩首起身离开,很快就消失在夜幕里。

    南宫北辰从窗子口翻进来道:“明日我就去试探她,保证给你一个满意的答案。”

    夜墨寒侧眸,冷声道:“有消息了?”

    南宫北辰忽然收起了笑容,认真道:“嗯,有消息了,不过对我们来说,不知道是坏消息还是好消息。”

    夜墨寒坐下,看着他道:“说。”

    南宫北辰似乎赶了一天的路也累了,跟着坐下道:“潜伏在宫里的暗卫来消息说那东西在牢里死了,并且死后尸身就迅速的缩了水,只剩下一副干皮,天朝皇帝除了几滴血,什么也没得到。”

    夜墨寒磕着眸,没说话,南宫北辰也猜不出他在想什么,又道:“天朝皇帝想要长生,此举是逆天而行,那东西死了,他的梦想就落空了,对我们来说不为失是一件好事。”

    鲛人,很多人都不知道这世间有这么一种灵物,书籍上记载,鲛人有能让人长生的东西。

    鲛珠!

    传说世间有此珠存在,但传说终究是只是个传说,谁都没有见过,鲛人更是闻所未闻,也不知道天朝皇帝从哪里找来了一位能人异士,不仅找到了传说中的鲛人,还将其捉了回来关于皇宫的地牢里。

    他们一开始有暗中想把这鲛人给救出来,可皇宫森严,暗卫每进去一批就折一批,没有人活着出来过,后来为了不让天朝皇帝起疑心,他们这才做罢,可前两天他却收到消息说那鲛人死了,传说中能让人长生的灵物说死就死了,想让人不怀疑都难,他不得不快马加鞭的赶回天凌确认这个消息的真实性,一番打探这才相信,那东西确确实实是死了。

    夜墨寒磕着眸,淡声道:“长生不老?世间真有此物?”

    话问出口夜墨寒都觉得可笑,这世间哪里有什么长生不老的灵物,不过是帝王自欺欺人罢了。

    南宫北辰道:“哎,凡事不能说绝对。”

    接着一阵沉默,两人皆无话,坐到天明。

    *

    翌日

    夜柚昨夜气了半宿,直到深夜才睡过去,这天一亮就听到有人在敲门,她烦躁的捞起一旁的长枕朝门扔去,喃喃道:“别吵吵……”

    话落,门外的敲门声果然就停了下来,夜柚清静了,翻了个身正准备睡上个天荒地老,只是刚翻完身,耳边忽然传来一阵温热。

    “小丫头。”

    “啊!”

    突如其来的声音吓得夜柚一骨碌从床上坐起来,她人还处在迷迷糊糊的状态,蓦然定晴一看,一张熟悉的脸正在好笑的看着她。

    夜柚看清楚这张脸的主人后,脑子也清醒了大半,没好气道:“南宫北辰!大早上的你做甚?”

    南宫北辰看了看窗外:“大早上?小丫头你莫不是睡糊涂了吧,瞧瞧这都日上三竿了。”

    夜柚顺着视线望去,火辣辣的太阳果然挂在窗外。

    她打了哈欠道:“你来干嘛?”

    南宫北辰嘴角嗜着笑意:“当然是来带你去玩了,你咋夜都没吃饭,就不想吃一顿好的?”

    夜柚翻了个白眼就准备倒回床上。

    “就这地方,哪里还有好吃的?”

    男人一把将她捞起来:“本少不是说这,是南宁国,去不去?”

    嗯?南宁国?

    夜柚眼前一亮:“你要带我去南宁国?”

    看着她顿时充满活力的样子,南宫北辰眼底闪过一抹思绪,却还是笑道:“嗯,快点起来,本少带你去玩一天……”

    他话还没说完,夜柚已经蹭的从床上爬起来了,手忙脚乱的穿衣服,弄发饰,一系列做完,正准备喊南宫北辰走,不知道又想起了什么,默默走回床边把鞋穿上。

    看着她乖巧穿鞋的样子,南宫北辰忍俊不禁的笑出了声:“没想到你记性还挺好。”

    “我怕他又凶我。”

    夜柚一边穿鞋一边道:“好了,我们可以走了吗?”

    南宫北辰忖着下巴看她:“嗯……你应该换个造型。”

    夜柚:“换个造型?”

    *

    一个时辰后,几个女婢脸红心跳的退到一旁道:“公主殿下,弄好了。”

    夜柚被折腾了一个时辰,早就饿得前胸贴后背了,闻言,直却身子看向镜子里的自己,只是一眼,忽然眼前一亮。

    铜镜里,少女的头发都束了起来,束着银色的发冠,明眉皓齿,长身玉立,乍然一看还真是像极了个俊俏的公子哥,可认真看却能发现,她好看的眉眼间多了几分柔弱的女气。

    南宫北辰倚在门旁,见她这幅打扮似乎很满意,提醒道:“再不走天都要黑了。”

    夜柚笑嘻嘻道:“来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