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黄易小说 > 无敌从淬体开始 > 79、实力!(第五更!求订阅!)

79、实力!(第五更!求订阅!)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黄易小说] http://www.huangyixiaoshuo.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林中。

    尤亮一行人提着毛僵的躯体,奔行在回去营地的路上。

    忽然,远处传来的碰撞声令他们停下了脚步。

    “停!”

    “前面好像有人在战斗!”

    尤亮眼眸微缩。

    还没结束……

    众人面面相觑。

    山慈县小旗垂眉沉思片刻:“此地离矿区营地不远,可能是武府的人或是后面又偷袭营地遭遇傅小旗他们的人!”

    “不管怎样,我们先赶过去!”

    说着,西越县小旗率先朝着声音传来方向奔去。

    其他几人,也纷纷追去。

    尤亮轻吐了口浊气,跟上众人。

    ……

    “砰!”

    见地上的钟慎连闷响都发出不,手中的血僵停止挣扎,顾安停下了手中抡砸的动作。

    “叮,任务完成,奖励能量值30点。”

    “叮,阴气转化,能量值+60!”

    六十?

    顾安愣了下,看了看手中的血僵,又看了看散落在周围,同样停止了扭动的两头毛僵和旱僵。

    顾安恍然,估计是这四具主僵加在一起的能量值。

    将背着的钱越,缓缓放下,使其靠坐在树边,顾安重重舒了口气。

    “钱师兄,应当没事了。”

    钱越从顾安一拳击杀严固开始,到最后击杀钟慎,一直处于愣神状态,途中顾安让他抓紧的时候,他也只是下意识的照做。

    这会儿战斗终于结束,他也缓过了神来。

    狠狠咽了口唾沫,钱越试探着开口道:“顾……顾师弟?”

    “怎么了?”

    “你……真没有凝丹?”

    按钱越的理解和顾安以往战绩的推断,如果顾安能突破至凝丹境界,估计是可以和东方润弘和陶玉他们扳扳手腕的。

    但现在顾安一拳就击杀了严固,还有后续一连废掉毛僵、旱僵和血僵等主僵,你如果说他还是淬体境界,钱越是一定不信的。

    “师兄你觉得,我身上有那种精神气血浑然一体的感觉吗?”

    钱越认真的看了看,随后摇头道:“没有。”

    紧接着,又反应过来:“那你为何能接连击杀严……固,还有那什么钟慎。”

    顾安轻吐了口气:“师兄还记得,前几日我遭受行尸袭击后,当晚体质又突破了一次,从而使得我的实力更为精进。

    攻击差不多和严固同等层次。

    但是我的防御,却不是严固所能比拟的。

    我的《金钟罩铁布衫》已经修至了第二重,可硬扛同等实力下的刀剑拳脚。

    所以严固大意之下,和我对拳,被我一击直接锤杀。

    后面的情形,师兄你也看到了;钟慎一旦失去几头主僵,就是任人宰割的羔羊。”

    听完顾安的解释,钱越感叹一声:“你才进镇邪司不到三个月,这实力都可以和东方大人拼杀了。”

    “师兄过奖了,我不过是仗着体质特殊罢了;不过还望师兄帮师弟保守秘密。”

    说完,顾安似乎想起什么似的,从地上爬起:“对了,钱师兄,你身上的毒还没解,我去看看钟慎身上有没有解药。”

    片刻后。8090

    顾安回到钱越身旁,他连带着将严固、莫阳等人的身上全部收刮了一遍。

    竟然一共搜出了十三管妖魔血和六管镇定剂。

    连带着还有一些标示着毛、旱、血的小木管。

    “钱师兄,上面仅标着一个字,无法确定是否是解药;你现在感觉身体如何。”

    钱越扭动了下脖子,微皱眉头:“感觉还好,和之前一样,就是有些乏力。”

    顾安点了点头:“那就好,我们休息片刻,赶回营地;给傅小旗看看。”

    钱越颔首,看了眼不远处严固的尸体:“顾师弟,这事情……”

    顾安沉吟片刻:“想必钱师兄也明白了事情的始末,严固等人刚才被师弟我击杀,也算是死无对证了。

    这没了证据,也无法指证武府。

    毕竟这次事情下来,武府那边丧命的监工数量是要多于我们镇邪司的。”

    “这一点师兄我自然知道,我是说,陶小旗和妖魔血!我们要不要上报给东方大人。”

    钱越所说的这一点,顾安在战斗开始前,猜测这妖魔血会不会是陶玉以前击杀邪修时,自己所留下的。

    但后面在战斗的过程中,转念一想,此事十分不合理。

    陶玉身为镇邪司小旗明知道妖魔血的危险,自己又不使用妖魔血,那他为何不用来换取积分。

    至于说是留着要妖魔血对付顾安自己,那更不可能。

    这么多管妖魔血,不是一两个邪修所能拥有的。

    自顾安和陶玉结仇后,有关妖魔血的任务基本没怎么接。

    这样一来,顾安脑海中冒出了一个更加不合理,但又能说的通的想法。

    妖魔血,是陶玉自己的!

    顾安忽然想起当初参加考核时,怨村的那块碑上。

    玉州陶家。

    若是顾安没记错的话,史书记载,百年前玉州陶家就是研究过妖魔血的家族之一,不过后来大乾立国后。

    在萧羽寒的命令下,陶家交出了所有妖魔血。

    但偌大一个世家,留下那么一些倒是也有可能。

    陶玉……陶家。

    如果陶玉真是那个玉州陶家之人,那他手中有妖魔血也就说的通了。

    不过,二十多年前,年仅几岁的陶玉,又是怎么在那场叛乱中所活下来的。

    然后他又顶着这个姓氏,生活着镇邪司下……

    要是说这后面没有人推波助澜,顾安自己都不相信。

    还有武府,正如严固所说,是陶玉让他们来的;那陶玉所给出的筹码又是什么?

    杂乱的一切充斥着顾安的脑海,让顾安仿佛陷入一个谜团。

    两息过后,顾安将脑海中几乎所有的念头全部抛空,仅仅留下一个念头。

    变强!实力!

    在绝对实力的面前,一切阴谋诡计皆是惘然!

    正如这次,钟慎、严固他们兜兜转转这么久,将其他人骗出去想要击杀自己却被自己以实力破局!

    看来,等这次回去后,需要主动出击,接取任务获得能量提升自己!

    至于自己在他们面前所展现的依旧是淬体境,那又如何?

    你们认为我是淬体境,能杀了我,那就来!

    只要做好被我击杀的准备,那就行!

    想通一切,顾安仰起头来,望着已经被染红了半边天的东方。

    之前因被钟慎、严固算计而略显烦闷的心情消散不少。

    “钱师兄,我们回去吧。”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