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黄易小说 > 都市绝品狂尊 > 第0258章 线索断了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黄易小说] http://www.huangyixiaoshuo.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曲胜男和叶文之间的战斗虽然是在胡闹,但是观众们还十分的愿意看。

    因为什么呢?

    因为,他们一个是俊美无双的的大帅哥,另一个是娇小可爱的小美女。

    小美女向小帅哥撒娇,就像是是在打情骂俏。

    即便这里坐着的都是实力不俗的天武境强者,也免不了会有这种恶趣味。

    曲胜男既然已经答应了让这个小丫头打到,当然就会一动不动的站在那里,等着叶文过来打。

    只见叶文那边拉好了架势,粉拳紧握,眼中露出一丝狡黠的目光,后腿一蹬,朝着曲胜男极速冲了过去。

    对面的曲胜男则依然满不在意的等待着叶文的到来。

    然而这个时候,坐在西面看台上的赵岩却是面色大变,高呼一声“小心”。

    赵岩的喊声一出,曲胜男马上意识到了什么,主席台上的老天师,对决台上的秦潮也都反应过来。

    但是,一切已经来不及了,因为叶文的拳头已经印在了曲胜男的小腹之上。

    事情发生的太过于突然,连在他们身边主持比赛了秦潮都没有来得及阻拦。

    现场一下子乱套了,所有的观众都站了起来,惊恐的看着这里。

    “小哥哥,对不起!”叶文此时也是神情大变,留着眼泪说道。

    曲胜男没有回应,此时的她,只感觉自己的小腹一阵刺痛,随即便是浑身一软,眼看就要倒下。

    而正在此时,赵岩已经来到了曲胜男的身后,将曲男扶住,并且马上封住她全身的穴道,保证曲胜男的灵气不散。

    与此同时,老天师,也已经来到了这里,只见他右手张开,一道道灵力从手指尖发出,将叶文整个人禁锢正在那里。

    “为什么?”曲胜男用微弱的声音问道。

    “小哥哥,对不起,他们……他们抓了我爸爸妈妈!”叶文伤心的回答,语气中饱含着愧疚。

    赵岩转头看向叶家老者的方向,却发现,那名老者已经不见了。

    “老天师,有没有办法封山?”赵岩看着老天师问道。

    “有,我马上去!”老天师说完,一个闪身便消失不见。

    紧接着,赵岩看向秦渊说道:“这里交给你们了,记住,我没回来之前,不要让任何人接触她们!”

    他所说的他们,当然指的是曲胜男和叶文。

    “放心!”秦渊点头回答。

    赵岩看向曲胜男,微笑着说道:“他们这样做,肯定有所求,你不会有事的!”

    曲胜男强忍着疼痛,微微的眨了眨眼睛以示回应。

    赵岩看向另一个对决台下的朱灵谦,眼中闪过一道寒芒,随后转身消失。

    朱灵谦当然也在注意这边,当他的目光与赵岩相遇时,赵岩那冷漠的眼神,让他打了一个寒颤。

    朱灵谦也是一脸的不解。

    “难道又是老祖瞒着我做了什么?”

    老天师和赵岩走后,秦渊面对着此时惊恐的众人说道:“大会暂停,大家先回去,没有老天师的同意,任何人不得下山!”

    众人闻言,没有任何一个人提出异议,不过也难免替曲胜男惋惜和对叶文的不满,同时有对叶文表示同情。

    父母被抓,小姑娘这样做也是身不由己。

    不过,不管什么理由,他这样做都不会被原谅。

    刚刚的他们还在满心欢喜看着两个人“表演”,却没有想到,原来这一切都是小姑娘叶文一个人的表演。

    另一个对决台上的姬无夜和静帘当然也停了下来。

    静帘一脸难以置信的看着此时被禁锢的叶文。

    她如何能够接受,刚刚还一脸纯真帮助自己的叶文,此时竟然做出这种事情?

    毁掉一个人的丹田,那意味着什么,那就是毁掉这个人的一生。

    该有多么恶毒的心里,才能做出这样的事情?

    况且,在此之前,她可是亲眼看到,曲胜男对叶文是多么的好,甚至可以说成是宠溺。

    她怎么下得去手?

    不仅仅是她,现场的所有人都不敢相信这一切,包括之前被叶文治好的崔晋。

    “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叶文自责的哭泣着。

    但是,此时没有人愿意听他的哭诉。

    “大家散去吧,有任何消息,都会及时的通知大家。”秦渊对大家说道。

    随后,秦渊抱着曲胜男,秦朝押解着叶文,向天师符飞去。

    ……

    来到龙虎山下的赵岩,表情冰冷。

    他已经以最快的速度用灵识搜遍了整座龙虎山,并没有发现任何可以的人物。

    更没有发现那名叶家的老者。

    “赵岩!”这时候,老天师从高空落下,焦急的说道:“不好了,龙虎山的防御阵法被破坏了,那个人可能已经离开了龙虎山!”

    “我已经知道了,回去吧!”赵岩淡然的说道。

    “不追了?”老天师不解的问道。

    “他们肯定是已经识破了我和曲胜男的身份,所以才做出这种事情。”

    “既然如此,他们肯定有所求,我们就等着他们提要求吧!”赵岩回答道。

    “你估计会是谁?”老天师严肃的问道。

    赵岩想了想回答道:“不好说,他们选择让一个无知少女出手,显然就是为了隐藏身份,我想,那个叶家老者都是冒充的!”

    老天师点了点头,不置可否!

    ……

    “跪下!”两名龙虎山的弟子,将一名年轻的龙虎山弟子压送过来呵斥道。

    赵岩和老天师刚刚回到天师府,就被告知他们抓到了一个奸细。

    当这个所谓的奸细被押送到赵岩和老天师面前的时候,赵岩却发现,这个人他认识。

    就是那天去通知他们参加晚宴的那个天师符弟子。

    “这不是你们天师府的弟子吗?”赵岩想老天师问道。

    老天师也不知道,于是看向那两名弟子。

    其中的一名弟子马上回答道:“他不是我们天师符的弟子,只是一个杂役,还是一个月前招手过来了。”

    赵岩仔细看了看这个年轻人,只见此时的他浑身颤抖的趴伏在地上,浑身是汗水,手上明显有被夹板夹过的痕迹。

    很明显,他已经被严刑审问过来。

    “他做了什么?”赵岩抬头看向那两名天师府的弟子问道。

    其中一名弟子回答道:“就在师祖开启封山大阵的时候,有人看到他鬼鬼祟祟的出现在一处阵基的位置。”

    “阵基的位置是严禁三代一下弟子接近的,更何况是一个杂役,所以,我们怀疑是他破坏了阵基,才导致整个封山大阵被破坏。”

    “将他抓来审问的时候,他却一言不发,无奈之下只能上刑,谁知道,即便是上了刑,他依然是一言不发!”

    赵岩听了这名弟子的回答,点了点头说道:“你们回去吧,将他留下!”

    听了赵岩的话,那两人看向老天师。

    因为赵岩的身份他们并不知道,他们不知道是否可以听他的命令。

    老天师摆了摆手,那两人才转身离去。

    两人走后,赵岩再次看向那名年轻人,温和的说道:“我知道你不是什么奸细,说吧,你都看到了什么?”

    然而,令赵岩奇怪的是,那名年轻人还是不抬头,也不说话。

    赵岩看向老天师,老天师也看向他,双双皱眉。

    赵岩蹲下身子,伸手抓住年轻人的手腕,随后站起身来,冰冷的说道:“你们天师府还真的有奸细!”

    “哦,何以见得?”老天师说着,也将手放在了年轻人的手腕上。

    “嗯?玄雷之锁?不可能?”老天师震惊的说道。

    “为什么不可能?”赵岩问道。

    “玄雷之锁,是我们天师府的不传之秘,而且,只能是我们天师符二代以上弟子才有资格修炼。”

    “还有一点就是,这孩子身上的玄雷之锁是只有我们张家嫡系子弟才能够施展的。”

    “而我的嫡系后人,就只有旭阳一个了,可是旭阳还没有那个实力修炼玄雷之锁。”

    “即便是他修炼了玄雷之锁,他也不可能做出这种事情!”

    老天师此时的内心也是非常的冰冷,他不知道这一切该如何解释。

    不过有一点是可以却人的,那就是,天师府已经被渗透了。

    “老天师也不必太过担心,我们带着他一起,去见见那个小姑娘。”赵岩说道。

    “你那弟子不用治疗吗?”老天师关切的说道。

    “不着急!”赵岩笑了笑回答。

    说完这些,赵岩扶起那名年轻人,走出了房间。

    老天师一脸疑惑的跟在赵岩的后面离开。

    ……

    “天师救命,天师救命啊!”年轻人跪在老天师的面前,哀求道。

    此时,赵岩和老天师带着那名年轻人来到了关押叶文的房间。

    老天师刚刚讲年轻人身上的玄雷之锁解开,他就跪在了老天师的面前。

    一旁的叶文都被这青年的喊叫声给吓着了。

    老天师将年轻人扶起来问道:“你都看到了什么?”

    “鬼,是鬼,一个浑身发光的恶鬼!”年轻人好像真的被吓到了,到现在还活在恐惧中。

    “恩,你说说那个发光的鬼都有什么特征!”赵岩问道。

    “他很高,长着一张鬼脸,他有很多的手,他很厉害,她他就只朝着我点了点,我就看不见,听不见,也不能说话了!”年轻认目光涣散的说道。

    “你去阵基做什么?”赵岩又问。

    “那天,那天我看到有人进了,进了他们的房间!”年轻认突然指向叶文说道:“他们,他们好像在谈论那个破虚的身份!”

    “我怀疑他们对破虚不利,所以,这几天我一直都在跟踪那个人。”

    “谁知道,那个人一进入阵基,就浑身发光,变成了一只鬼!”年轻人语无伦次的回答。

    “那个人是谁?”老天师冰冷的问道。

    “我不认识,也没见过,可能是众多宾客中的一个!”年轻人回答。

    听到这里,两人再次皱眉。

    因为到这里,等于刚刚出现的一个线索,又断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