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黄易小说 > 大家诡秀 > 第417章:利用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黄易小说] http://www.huangyixiaoshuo.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初三就将自己的计划说了一遍。

    “为什么?”赵清伊问,“我为什么要跟你假扮情侣?”

    “我知道是委屈小姐了。”初三彬彬有礼,说,“但是其中原因,我现在不能解释。请姑娘赎罪。”

    “我帮了你?我爹那边……”

    “我会如实奏明皇上,礼部侍郎千金,在此次任务中,帮了我大忙。”

    赵清伊想了想许久然后,点了点头。

    “那就这么说定了。”初三冲着赵清伊拱手作揖,“毕竟要办成情侣,到时候,还请赵姑娘原不要见怪。”

    “好。”赵清伊倒也痛苦,说,“我既然答应了你,就会做到。”

    “多谢。”初三再次拱手。

    …………

    …………

    初三从赵清伊的房间出来之后,走到县衙外。

    肖叔伦正等着对方:“说通了?”

    初三点头:“赵小姐,很识大体。”

    “那就好!”肖叔伦说,“接下来的问题,就是自然地出现在思宛的面前。”

    “这点,不需要三公子操心。”初三说,“我已经想好了。”

    肖叔伦一挑眉:“你打算怎么做?”

    初三凑过去,在肖叔伦的耳边说了一句。

    “好主意!”三公子拍着初三的肩膀,“不愧是皇上最得力的影卫!”

    初三理了理衣衫,眯眼笑:“过奖过奖。”

    …………

    …………

    思宛这边还不知道肖叔伦那边已经打算试探她了,此时的她正在屋中绣花。

    “小姐,你今日……”丫鬟走到思宛身边,“你今日,还要绣花绣一天?”

    “是。”思宛一边说着,手中的银针飞舞不停,她手中的绣帕,一只彩凤振翅欲飞,只差尾翅那点儿还需要金线镂边儿。

    “小姐,我不太明白……”丫鬟看她绣了一天的花,心里烦闷不已。

    “有什么不明白?”思宛手上不停,转问道。

    “你都赎身出来了……”丫鬟顿了顿,说,“难道,你没有下一步打算吗?”

    “打算什么?”

    “我们难道就在这个宅子里绣花吗?”丫鬟说着,不由咬了咬下唇,“银两会不够用的。”

    “你想走了?”思宛问。

    “不是!”丫鬟连忙说,“我是小姐买来的奴婢,要一声伺候你的,我怎么会走呢?我只是不想……不想……那个词叫什么来的,什么山空?”

    “坐吃山空。”

    “对!就是这个!”丫鬟说着,犯愁地看着思宛。

    “我不急,你倒是急了。”思宛轻轻叹口气,放下手里的绣帕。

    “我是为小姐着想……”

    “我来告诉你,我们不会坐吃山空的。”思宛说着,顿了顿,“只是时机还未到。”

    “时机?”

    “这些与你无关。”思宛说着,又拿起了绣帕,“去吧,给我沏壶茶。”

    “是……”丫鬟见她不想往下多说,只好行了礼,走出了屋子。

    …………

    …………

    县衙这边,赵清伊走出了屋中。

    经过这段时间的休息调养,她的气色已经恢复的很好了。

    初三在外面等着她,笑盈盈地看着她,一双眼睛当真是柔情似水,仿佛眼中只容得下赵清伊一个人似的。

    赵清伊被初三的目光看得竟然有些不好意思。

    “走吧,归雁。”初三说。

    “好。”赵清伊走到初三的身边。

    “去哪里?”

    “跟我走就对了。”初三说,“一会儿啊,你只要上演一处救美戏就好了。”

    赵清伊怀疑地看着她。

    初三跟她解释:“赵姑娘,你听我说……”

    “你应该叫我什么?”赵清伊反问。

    初三一愣,随即笑了:“是归雁……那好,归雁,你听我说,到时候你只需要……”

    他跟赵清伊说完了自己的计划。

    “有问题吗?”初三问。

    “没有。”赵清伊说。

    “那我们……就开始吧。”

    “好。”

    …………

    …………

    初三与赵清伊说完计划之后,很快就带着她来到了思宛的住处。

    此时,思宛的住处外围了几个小流氓。

    初三冲那些流氓试个眼神,流氓立马会意,开始拍打思宛的院门。

    “是谁啊!?”丫鬟没好气地打开门,“别敲了,都敲坏了!”

    “你们是谁啊?”她看着眼前几个流里流气的男人,不由地想去关上门。

    但是为时已晚。

    那些流氓人已经闯了进来!

    “思宛姑娘是不是在这里啊?!”领头的那个大喊道,“出来陪陪我们兄弟吧!”

    “是啊!我们专门来看思宛姑娘!你怎么不出来迎客!”

    一声高过一声的污言秽语。

    思宛的房门打开了,她皱眉看着眼前的三个流氓:“你们是是谁?”

    领头的流里流气:“我们是思宛姑娘的爱慕者啊,特意前来看望思宛姑娘!”

    思宛冷冷看他一眼:“我从不认识你,识相的,赶紧离开。”

    “若是我们不识相呢?”那领头的往前逼近,“思宛姑娘打算怎么办啊?”

    “叫呗!”思宛还没回答,那领头的小弟抢话道,“思宛姑娘,你可以大声的喊叫,没关系的!”

    “对!声音越是响!越有意思!”

    思宛沉着脸,冷冷看着他们。

    “你,你们不要太过分,我们会报官的……”思宛的丫鬟躲在思宛身后,冲着那帮流氓,战战兢兢地威胁。

    “报官?”领头的已经逼到了思宛的面前,“王知县忙着画城中图呢!哪里顾得上你们!识相的,好好招待我们,说不准我们还能放你一马……”

    说着,手不老实地摸上思宛的脸。

    “啪!”思宛一巴掌打开。

    “看来是敬酒不吃食罚酒了!”领头的流氓一下子就急了,抬手就要用强。

    “喂!你们在做什么?!”这时候,赵清伊的声音响了起来。

    众人纷纷看向她。

    赵清伊不紧不慢走进了思宛的屋子,说:“光天化日,调戏良家妇女啊?”

    “你是谁!”流氓头子冲赵清伊喊。

    “我是谁不重要。”赵清伊说,“我再给你们一次机会,离开这里……”

    “你一个女流之辈!我们为什么没听你的!”流氓头子叫嚣。

    赵清伊不紧不慢:“相公!”

    话音落下,初三走了出来。

    见到初三,流氓头子表演地更卖力了:“你是谁!”

    “我娘子说,让你们离开,你们最好听话。”初三一边说着,一边低头,在思宛的院子中找什么东西似的。

    “我们不离开!你能怎么样!”

    “这样。”初三找了半天,终于找到一块儿趁手的石头,然后掂了掂。

    “啪!”在众人的注视下,石头被他当场捏碎。

    “现在,可以离开了吗?”初三笑着问。

    流氓头子见状,立马见好就收,带着两个小弟,骂骂咧咧地走了。

    …………

    …………

    等到流氓走了之后,思宛看向两人。

    她的眼中带着明显的不信任。

    因为,太巧了。

    流氓来找事,怎么偏偏就让这两个人遇上了。

    “你们是……”心里虽然怀疑,但是思宛的表情还是看不出什么来的,她感激地看着两个人。

    “我叫沈归雁。”赵清伊说。

    思宛听罢,明显一愣。

    初三不动声色,将她的表情尽收眼底。

    “你叫……什么?”思宛又问。

    “沈归雁。”赵清伊回道。

    思宛上下看了看她,然后道:“多谢沈姑娘。”

    赵清伊回道:“客气了,路见不平,拔刀相助嘛。”说着,看向一旁的初三,“相公,你说是不是?”

    思宛不由地看向初三:“你们是夫妻?”

    “对。”初三说,“在下楚山。”

    “刚才多谢你们了。”思宛说道。

    “我娘子也说了,路见不平而已。”初三回道,“姑娘,不用放在心上。”

    思宛笑了笑:“听你们的口音,不像是朗州的。”

    “我们是洛京的。”赵清伊回道,“来朗州帮朋友的。”

    “帮朋友?”思宛问,“不知道,两位的朋友,我认不认识,说不准,我还能帮两位呢。”

    “我们知道他们在哪来。就不劳烦姑娘了。”初三说罢,看向赵清伊,“娘子,我们走吧。”

    “好。”赵清伊冲思宛说,“有缘再见了。”

    说完,跟着初三一起走了。

    …………

    …………

    丫鬟看着两人的背影远去,她心有余悸地关好院门,看向门口的思宛,拍着胸口说道,“小姐,我们运气真好,遇见好人了,不然……”

    “好人?”思宛冷笑了一声,“都是做戏给我看呢!”

    “什么?”丫鬟一惊。

    思宛没有回答雅间的话,只是自言自语似的说:“他们还会来的……”

    “小姐?”

    思宛转身回屋了,留下丫鬟一头雾水。

    …………

    …………

    赵清伊跟初三一起走到了没人的地方。

    “这样就可以了吧?”赵清伊问。

    “嗯。”初三点头,“今日可以了,后面还有一场戏……”

    “我既然答应你,就会演到底。”赵清伊说着额,顿了顿,“但是,你不觉得,你这样有些牵强吗?”

    “牵强?”初三说,“你也觉得牵强?”

    赵清伊点点头:“哪有那么巧的英雄救美啊,还在人家门口。”

    “你都觉得牵强,思宛就更觉得事情有古怪了。”初三说。

    “你是故意的?”赵清伊问。

    “是啊。”初三说,“现在的思宛,只要是陌生人都会提防,我们就算是将事情安排地再自然,她也会心寸怀疑,既然如此,索性就让她怀疑好了。”

    “她怀疑了,难道对你有利吗?”赵清伊双手环胸,语气凉丝丝。

    “她怀疑我们,自然是对我没利,但是若是她反过来利用……”初三笑了想,“那情况就不一样了。”

    赵清伊:“你这招可真够……”

    赵小姐本想说,真阴险的,但是想了想自己也参与其中,就算了。

    “反过来利用她的利用。”赵清伊看着初三,“但愿你这一招棋,走的不出意外。”

    初三笑道:“只要你好好配合,就不会出现意外。”

    赵清伊:“放心,为了我爹,我也会好好配合你的,”

    …………

    …………

    初三与赵清伊那边,还算顺利。

    肖叔伦与高景川这边也有了一些线索。

    王知县这些天风风火火地忙着城中图的事情,肖叔伦舍得出银子,帮忙的人很多,不大半个朗州已经给画出来了。

    王知县将半成品的城中图拿给肖叔伦看。

    肖叔伦与高景川在上面找到了一处房屋,跟镖局与鬼宅的建造差不多,都是房屋微微朝东倾斜。

    “这是哪里?”肖叔伦指着那处房屋。

    “这里是……王知府说,“这里是赌场!”

    “赌场??”肖叔伦眯起眼。

    这个万纳神教有意思,旗下不知有镖局,还有赌场。

    “去看看?”高景川说。

    “嗯!”肖叔伦点点头。

    “大人,你们要去赌场啊?”王知县闻言,有些犹豫,

    “是。”肖叔伦问,“这个赌场怎么了吗?”

    王知县一脸欲言又止的表情。

    “这里赌场的老板是个……总之吧……。”王知府说,“我派几个衙差跟这两位大人,也好……”

    “不用。”肖叔伦一摆手,说,“我倒是比较好奇,他怎么一个狠法儿?能让让你这个父母官都忌惮几分。”

    “倒不是忌惮。”王知县用力挺了挺胸脯子,说,“我只是不愿意跟这种刁民纠缠。”

    “他怎么个刁民法儿?”肖叔伦追问。

    “就是吧,他开的那个赌场,经常闹事儿。”王知县说着,叹口气,“但是,每次又不留下把柄,我就是想惩治他,也没有理由……”

    “这么说,是个狠角色?”肖叔伦更来了兴趣,看向高景川。

    高景川见他眼中跃跃欲试,轻轻点了点头。

    “大人,你们……”

    “好了,继续忙你的城中图。”肖叔伦说,“图画好了,你的政绩又多一笔。”

    王知县眼前一亮,顿时,将赌场的事情抛到后头了。

    …………

    …………

    这边,高景川与肖叔伦走到了那家赌场。

    这是一座位于街角的二层小楼,还没走进去,就听见里面“押大小”喊得热闹。

    肖叔伦看高景川::“你会赌吗?”

    “一点点。”少卿大人回道。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