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黄易小说 > 剑破九州 > 第一卷 埃尔比斯 第二十六章 第四枚记忆碎片

第一卷 埃尔比斯 第二十六章 第四枚记忆碎片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黄易小说] http://www.huangyixiaoshuo.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祭神仪式......”

    众人看着萧若风陷入沉思,也都没有去做打扰,就这么静静地等待着。

    而萧若风惊愕的发现,自己在听到这四个字后,脑海中竟然出现了第四枚记忆碎片。

    咔嚓!

    伴随着一道玻璃破碎的声音在耳边响起,萧若风有些难以置信的看着脑海中第四枚记忆碎片,而这枚记忆碎片与先前三枚不同,这枚记忆碎片竟然在他的脑海中倒影出了画面!

    第一枚记忆碎片带给他的是《天煞孤星》功法以及《噬魂斩》武技,让他拥有了可以越级战斗的能力。

    第二枚记忆碎片带给他的是《侍魂令·幽冥伴月斩》这足以媲美地阶的强大剑技能以及基础阵法的运用。

    第三枚记忆碎片带给他的是强到离谱的高阶阵法《魂灭·诛神阵》,让他凭借一己之力,摧毁了银色杀手军团,并成功收服流苏。

    而他传给流苏的,便是第二枚记忆碎片带给他的基础阵法。

    这第四枚记忆碎片,又将会带给他什么呢?

    想到这里,萧若风内心不由得有些迫不及待起来,连忙起身将还在沉睡的陈情放到一边,对着流苏道:“帮我护法,我好像知道什么了。”

    说着,萧若风便直接盘膝坐地,灵识开始向着那第四道碎片接触而去。

    流苏闻言脸色也是一变,对着苏皖歉意的一笑,连忙守到萧若风的身边,警惕的观察着四周。

    他对苏皖的确有着一丝私人情感掺杂其中,但相比较萧若风给他的新生来看,前者那一丝感情对于他来说似乎又算不得什么了。

    不过萧若风却并不清楚流苏心中想些什么,他现在全部的注意力都已经放在了第四枚记忆碎片所附带的画面上。

    画面中,一个身穿紫色长袍的男子孤身站于四头不知道是什么的怪物面前,而那四头怪物,他也仅仅只能看清楚第一头的面孔。

    这头怪物全身赤红如火,身上附着着近乎破碎的战甲,而在它的手中,似乎还有着一柄长刀,看上去像是一个放大版的战士,不过当萧若风的目光落到这怪物的脸上时,却不由得吃了一惊,因为他完全不是个人,满嘴尖牙,瞳孔如铃,宛如地狱执法恶魔,让人看着便心生畏惧。

    “这是——”

    萧若风定定的看着面前的怪物,有些喃喃自语道,而就在此时,怪物却忽然对着萧若风开口道:“第一鬼神毁灭之神,索尔亚特伍德,归位!”

    嗡!

    伴随着这道声音落下,一股磅礴的能量在萧若风体内次虐开来,而与此同时右臂中狂暴的怨念成倍的增长,霎时间破体而出,将周围的众人全部掀飞在地。

    感受最深的应该就是距离萧若风最近的流苏,他甚至还没来得及反应,便直接被这股狂暴的能量掀飞了出去,半空中张嘴便是一口鲜血喷出,整个人的气息也在一瞬间萎靡下去。

    “流苏!”

    苏皖见状大惊,连忙跑倒流苏身边查看对方的伤势。

    而沉浸在精神世界中的萧若风却并不知道现实中所发生的事情,依旧看着面前的怪物。

    片刻之后,萧若风才深吸一口气,缓缓地开口道:“你叫索尔?”

    “嗯。”

    索尔闻言看了萧若风一眼,随即眉毛微微一挑,有些难以置信的道:“你的实力——为何变得这么次了?”

    “......”

    萧若风闻言不由得一阵语塞,虽然成功激活了第四枚记忆碎片,可记忆却并没有恢复,对于索尔的疑问,他也没办法回答,只能无奈的道:“我之前很强吗?我现在什么都不记得了。”

    “嗯?”

    听着萧若风的话,索尔眉头微微一皱,眼中爆发的赤红光芒似乎要将萧若风的身体洞穿一般。

    然而片刻后他却失望的说道:“太弱了,神魂受创,神躯破损严重,命格暗淡,记忆被封,根本无法动用本源之力,难怪......”

    听着索尔的话,萧若风却如同听天书,压根听不懂他在说些什么。

    “罢了。”

    看着萧若风懵逼的表情,索尔也是无奈的叹了口气,道:“前一世缘深缘浅终究是一场梦,既然命运能让我们重活一世,那边从头开始,把之前失去的重新夺回来。”

    “好了,你现在可以借用我索尔的力量,但每次不能超过一分钟,你现在的身体实在是太弱了,除非能够想办法修补神躯,否则只要超过一分钟,你将会肉身碎裂而亡。”

    说着,索尔将一枚黑色令牌丢给萧若风道:“这是契约,名招魂令,是能够与我对话以及借用我力量的媒介,如果你有幸能够成长起来,相信在不久的将来,我们会再见面的。”

    语落,索尔那赤红色的身影缓缓消失,只剩下萧若风一人呆呆的看着手中的黑色令牌。

    而于此同时,现实世界中,萧若风身上原本紊乱狂暴的气息逐渐平复下来,而周围人却是目瞪口呆的看着盘膝而做的萧若风,仿佛是见鬼了一般。

    就在刚才,萧若风的境界,从练气境二重径直攀升到了练气境六重,也就是练气境中期巅峰之境。

    “我不是在做梦吧。”

    流苏甚至都忘记擦去嘴角的血液,连忙掐了一下自己的大腿。

    疼!

    强烈的疼痛让他知道刚刚在他眼前所发生的一切都是真的,可即便是如此,他还是难以接受萧若风能够越级晋升的事情,这事情要是放在以前,打死他他都不会相信。

    “呼!”

    轻轻地呼出一口浊气,萧若风缓缓的醒了过来,刚才所发生的一切让他有一种做梦般的感觉。

    “索尔·亚特伍德吗?”

    萧若风嘴角勾起一抹笑意,随即右手伸开,意念微动,便见得一枚小小的黑色令牌出现在他的掌心中静静地悬浮着。

    “真是有种熟悉的感觉呢。”

    嘿嘿一笑,第四枚令牌并没有带给他什么,可似乎又带给了他很多,缓缓站起身,萧若风对着众人说道:“我知道他们的祭神仪式是什么东西了,走,抄家伙。”

    众人闻言皆是一愣,这啥呀这是,你明白了我们还没明白呢,就这么打回去?

    不过,众人也就是在心里吐槽一下而已,真要是摆到明面上说,他们还没这个勇气,毕竟萧若风在之前就已经有着吊打他们的实力,在晋升到练气境六重后,估计仅凭一根指头便能将他们碾死。

    而就在此时,陈情却是忽然醒了过来,揉着有些肿胀的眼睛看着萧若风道:“萧公子,我们这是在哪了?”

    萧若风对于陈情的耐心可谓是十分充足的,在听到陈情的声音后,立刻就换了一种语气,柔声道:“我们现在正要去瓦尔加拉族讨回公道,我先看看你的伤。”

    说着,萧若风也不等陈情同意,便直接走到对方身前蹲下身,缓缓地拆开绷带。

    “呼,快好了。”

    萧若风看着原本开裂的伤口已经愈合并且已经结了痂,不由得松了口气,毕竟在这荒郊野外的也没有治疗伤口的药物,一旦恶化,将会对陈情的身体造成不小的损伤。

    还好,事情向着好的一面发展着,也让萧若风可以静下心来去解决这瓦尔加拉族的纠纷。

    “走吧,既然如此,小情也一起跟着去吧。”

    说着,萧若风对着陈情招了招手,随即笑着对众人道:“我们此行目的很简单,就是为了讨回公道,不要妄开杀戒,当然如果这群家伙不识好歹,那就由不得我们了。”

    “好。”

    众人闻言相视一笑,有些事情对他们来说都是心照不宣而已,什么不要妄开杀戒,就萧若风这脾气,估计到时候他会是第一个忍不住的那个。

    待到众人重新回到瓦尔加拉族领地后,萧若风甚至没有在命令众人向先前那样猥琐,转身直接一脚踹在旁边的图腾上。

    轰!

    一声巨响,那图腾瞬间倾斜而下,重重的砸在地上摔得四分五裂。

    “人呢,都给老子出来!”

    众人看着萧若风那得瑟的样子,嘴角不由得抽动了两下,这家伙当真是狗改不了吃屎,如今实力大幅度提升,便忘记了自己先前是怎么个猥琐发育了。

    伴随着萧若风一声怒吼,周围瞬间便涌出了大批瓦尔加拉族壮汉,当看到为首的是萧若风时,双眼仿佛要喷出火一般。

    萧若风见状冷笑一声,先前他可能会碍于对方人数众多而避其锋芒,但现在双方实力已经拉开,自然不必再畏畏缩缩。

    然而还没等萧若风再次开口,为首的一名大汉便直接向着萧若风冲了过来,口中还发处咿呀咿呀的声音。

    “草!”

    萧若风见状当即就怒了,好歹给他一个说话装逼的机会啊,然而对方根本不吃这套,一上场便打算给给萧若风一个下马威尝尝。

    眼见壮汉越来越近,萧若风低喝一声,右手猛的向前探出一步,已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直接扣住的对方命运的咽喉。

    “再见了。”

    嘴角微微上扬,萧若风右手微微用力,便听得咔嚓一声脆响,而后者则是双眼一翻,当即便软趴趴的滑落下去。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