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黄易小说 > 剑破九州 > 第一卷 埃尔比斯 第十七章 气味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黄易小说] http://www.huangyixiaoshuo.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前面好像有一条河,我们休息一下。”

    天逐渐的黑了下来,萧若风看着身边体力有些不支的陈情,笑着开口道。

    赶了一天的路,即便是他也有些体力不支,更何况陈情还只是练气境一重,比起自己应该更疲惫一些。

    “好。”

    陈情闻言顿时松了一口气,其实她早就想休息一下了,只不过碍于萧若风还在一直赶路,便咬牙坚持了下来,现在停下,只感觉双腿麻嗖嗖的,像是要断掉一般。

    两人在河边坐下,看着清澈的河水中倒映出的两人的脸庞,陈情心中不由得有些奇妙。

    她长这么大还第一次有这种感觉,她清楚自己的芳心,已经被眼前这名少年俘获了。

    “小情,你以前有过野外生存的经验吗?”

    沉默一段时间,萧若风率先找到了话题,其实两人之间的沉默属实有些尴尬,所以他必须要找点话题。

    “野外生存?”陈情略微回忆了一下,随即淡淡的开口道:“十六岁那年我有跟父亲出征讨伐过辉耀帝国的侵略军,曾在苏维斯运河河岸待过半个月左右,那应该是算是野外生存了吧,至于其他时间我大部分都在军队中修炼,即便是出征也是跟着父亲,并没有亲自带队过。”

    “嗯。”

    萧若风闻言点点头,随即开口道:“其实野外生存并没有我们想象中那么简单,比如我们现在,虽然看似是在水源旁边,掌控了生命源泉作为补给,但危险其实也是最大的,不只有我们,其他组团来到这末日森林寻找机会的队伍,亦或者是玄兽都会选择靠近水源的地方来栖息,更有甚者也会因为水源的掌控权而爆发战斗。”

    “没错,我记得当时我们在苏维斯运河河岸驻扎就曾遭到过前后七个队伍的袭击,若不是我们的队伍比较强,还真不一定能够或者回到西沙古城。”

    想到之前的战争,陈情明显还是有些心有余悸,那次战争若不是运气好,很有可能就交代在哪里了,可即便是这样,还是损失了将近五成的精锐,这也让她回去后,受到了陈凤年的严厉责骂。

    “萧公子,你现在有没有记起你以前是做什么的?我感觉以你的身手,应该不是我们这些二级城池的人,很有可能是来自于那些一级城池亦或者是上古家族。”陈情其实对萧若风的身世还是比较好奇的,毕竟像这么一名奇男子,以前绝对不会是默默无闻的存在、

    “没有。”萧若风闻言摇了摇头,他说的是实话,现在他除了脑海中的记忆碎片外,在没有其他关于自己先前的信息,而仅有的记忆碎片也只是承载着如何修炼的方式,以及一些常识,至于自己的身世却是只字未提。

    不过他始终相信,自己的记忆一定是被什么人封印了,否则也不会以碎片的形式慢慢呈现。

    然而就在萧若风说完后,两人又再次陷入了沉默之中,说实话,萧若风的确不擅长聊天,每一次好不容易开始的话题,都会让他把天聊死。

    良久,两人都没有再开口过,各自进入修炼之中。

    可他们不知道的是,就在两人彼此想着各自的事情时,却没有发现,在他们的身后,正有一双眼睛在盯着他们。

    哗啦啦。

    原本平静的河水忽然泛起一阵涟漪,萧若风几乎是和陈情同时睁开眼睛,停止各自的修炼,河水忽然出现的异动绝对不是正常现象,很有可能是有“猎人”或者是“猎物”缓慢靠近,只不过在真正交手前,谁是“猎人”谁是“猎物”还是个未知数。

    “小心一点,应该是路过的玄兽。”萧若风开口提醒陈情的同时,左手已经缓缓地攀上了身后的剑柄,只要有一点不对的地方,他绝对会毫不犹豫的斩碎对方。

    逐渐靠近河面,萧若风微眯双眼向着河水中看去,河水很浑浊,看不清河底的景象,这让他的心中生出一丝不好的预感。

    “吼!”

    忽的,一道黑影直接从河水中一跃而出,向着萧若风冲了过去。

    “找死!”

    萧若风冷哼一声,他原本就做好了心里准备,所以在面对这忽如其来的袭击,倒是没有慌乱,青铜长剑猛地出鞘,血光顿时乍现,这一剑萧若风使出了全力,而那向他发起袭击的东西,甚至还来的及惨叫,便直接被这一剑斩成了两截。

    扑通扑通!

    伴随着两道异物落水的声音,萧若风看都了河面上竟是飘着两半鱼的尸体。

    只不过这鱼很怪,萧若风还是头一次看见这种鱼,倒不是说它的实力有多么强,而是这鱼像是某些哺乳型玄兽一般,长着满口尖锐的牙齿,刚才如果被这鱼咬到,必定是被撕下一块肉的后果。

    念及此,萧若风不由得对着陈情说道:“小情,你见过的多,知道不知道这是什么玄兽?”

    陈情闻言微微摇头,眉头也是愈发的紧锁,在刚才萧若风出手的时候他便努力的回忆着自己脑海中对于玄兽的知识,可搜寻了良久,得出的答案却是并没有见过这等玄兽。

    “萧公子,我没有见过这种东西,不过可以确定的是,这家伙不太可能是玄兽,或者说不太可能是正常的玄兽。”

    萧若风闻言点了点头,陈情这句话倒是提醒了他,在圣罗兰大陆玄兽帝国中,存在的并不只有常规的玄兽,还有一些特殊的种群,他们生活在特殊的环境中,为了“适者生存”的法则,他们开始不断的进化,身上的各项特征也是为了能够在恶劣的环境中生存下去,而人们通常将这类玄兽称之为变异玄兽。

    如果眼前这鱼是变异玄兽的话,倒也是能够理解,毕竟这种地方来饮水的不是修炼者就是强大的玄兽,他们若是如寻常鱼一般,估计很难在这种环境中生存下去。

    哗哗哗!

    又是几声异响,萧若风的思绪瞬间被这些乱七八糟的声音拉扯回来,定睛一看,头皮瞬间麻了一片。

    只见大大小小的长满獠牙的怪鱼从河水中向他们扑了过来,而且它们的弹射力极为强悍,有些甚至已经跃过了萧若风的头顶,如同下雨一般,张开大嘴向着两人盖了过来。

    “这!”

    陈情见状也是吓了一跳,反应过来的第一瞬间就是将体内的玄气释放出来,同时右手持剑,飞快的在半空中挥动着。

    一道道剑气划破夜空,劈砍在跃出水面的怪鱼身上,不过这些怪鱼虽然长得有些可怖,但是防御力却属实不咋地,在接触到剑气的瞬间,便直接被斩成两半,扑通扑通的坠回河水中。

    而萧若风手中的青铜剑也迅速的挥动着,速度比陈情还要快上许多,不多时脚边已经堆满了大大小小的怪鱼尸体。

    “数量太多了。”

    萧若风眉头微微一皱,这样下去他们即便是没有被这些怪鱼干掉,也得累个半死。

    可还没等他想到应对措施,却听得陈情忽然痛呼一声,心头一颤,萧若风连忙向着陈情望去,只见殷红的鲜血正从她的小腿上流了下来,而在流血的位置,还有这半截怪鱼的尸体正死死的咬着。

    见到眼前这一幕,萧若风的眼珠子都差点掉出来,死了还能攻击?这是他压根就没有想到的,不过还好陈情被咬的地方是小腿,如果换做致命的地方,恐怕现在已经交代了。

    嗖的一声。

    一道剑气瞬间从青铜古剑剑身上释放出来,准确无误的劈在陈情小腿上的怪鱼,啪的一声,这一次怪鱼尸体直接被轰击的粉碎。

    下一秒,萧若风也不等陈情是否愿意,直接闪身来到陈情身边,一把将对方拦腰抱起,并迅速几个闪身,远离了河岸处。

    “我看看。”

    来到一棵古树之上,萧若风将陈情放到一棵比较粗壮的树枝上,伸手就要去撸后者的裤腿。

    陈情见状脸色一红,连忙伸手阻止萧若风,有些娇羞的道:“萧,萧公子,没事的,只不过是不小心被咬了一下。”

    她的身体还从没有被异性接触过,所以即便是萧若风,她还是有些不好意思。

    可萧若风哪里能听陈情的摆布,直接将其欲要阻挡的手扒拉到一边,右手顺势将她按在了树枝上。

    “乖,别动。”

    一句乖,叫的陈情骨头都差点酥了,原本脑海中编造的各种用来婉言拒绝的话语也是荡然无存,就这么愣愣的看着萧若风轻柔的动作。

    这次出行,陈情并没有来得及更换衣服,虽然外面穿着比较宽松的长袍,但是里面还穿着一身用来潜行时才能穿的紧身衣,由于裤腿贴身的缘故,此时被怪鱼咬的皮肉翻卷,处理起来倒是有些麻烦。

    索性,萧若风直接握住陈情的裤腿,猛地用力一扯,直接将其裤腿分为两半,露出里面修长的大腿以及被怪鱼咬的翻卷的伤口。

    “疼!”

    陈情还没有做好心理准备,眼下被萧若风直接将裤腿撕碎,牵动了伤口,忍不住疼的惊呼出声。

    “乖,忍一下。”

    又是一声乖,陈情彻底没了脾气,看着趴在自己腿上的萧若风,心中生出一丝一样的感觉,不过萧若风现在是用强,她即便是反抗也没有什么结果,倒不如闭上眼睛好好享受一下了。

    想到这里,陈情也是想开了,直接躺在树枝上,任由萧若风在自己的腿上捣鼓着。

    陈情时放下了心中的担子,可萧若风的心情却是糟糕透了,被怪鱼咬中的地方,鲜血已经停止了流动,反倒是周围的皮肉开始变得又黑又臭,甚至越靠近伤口地方的肉,都已经出现了腐烂的迹象。

    “好强的毒素!”

    萧若风心中惊呼一声,他还是第一次见这种毒,短短撕扯裤腿的功夫,便已经蔓延到了大腿处,如果在晚一步的话,估计陈情这条腿是保不住了。

    还好自己反应的及时,否则按照陈情的意思,恐怕今天就交代在这里了。

    萧若风此时也顾不得男女授受不亲这种操蛋话了,反正之前也不亲过了,索性双指并齐,直接点在了陈情的大腿处。

    陈情感受到萧若风的动作,身体不由得一颤,刚要起身查看,却被萧若风再次按了回去。

    “别动,你中毒了,我现在为你清理毒素。”

    说罢,萧若风直接将陈情的小腿举到胸前,俯身直接用嘴盖了上去。

    在野外,没有专用的工具,萧若风只能用嘴将陈情腿部的毒素一口一口的吸出来。

    感受到自己小腿上的温度,陈情两颊不由得怕爬上一抹绯红,这算是肌肤之亲了吧?

    而就在陈情乱想之际,萧若风已经将陈情腿部的毒素全部吸了出来。

    左手一挥,玄气直接将旁边的树枝打掉,右手猛地在身下树干上点出一个小孔,同时左手快速接住掉落的树枝,飞快的在小孔中一旋,一团火苗便直接冒了出来。

    呼哧一声,火苗在于树干接触后瞬间燃气,因为这落日森林中的古树近乎枯萎的缘故,树枝本身并没有什么水分,所以比较好点燃。

    右手握住青铜剑身,萧若风将剑尖在火焰上不断的烘烤着,直到感受到剑身上传来的温度足够消毒后,这才对着陈情道:“接下来我要将你伤口周围的乱肉剥离,如果忍不住就直接喊出来。”

    陈情闻言心中一惊,听萧若风这个意思,自己的伤口肯定是十分严重了,想到这里,连忙起身欲要查看,可还没等她坐起身,便感觉自己的小腿传来一阵剧痛。

    “啊!”

    疼痛来的太过剧烈,陈情直接忍不住喊叫了出来,可刚喊完,却发现自己的声音有些过于旖旎了,连忙用双手捂住嘴巴。

    可失去了双手的支撑,陈情的身体一下便失去重心,直接向着树下掉落而去。

    萧若风见状眼疾手快,伸手一把直接将陈情揽进怀中。

    “小心点。”

    听着萧若风责怪的话语,陈情心中不由得一暖,双手也顺势攀附上萧若风的脖颈,四目相对,一时间旖旎的气氛再次烘托至高点,两人之间似乎有着一道看不见的磁场,将两人的身体不断的向中间拉扯着。

    “咳!”

    就当两人的嘴唇不过零点零一米距离之际,萧若风率先清醒过来,连忙干咳一声,提醒陈情两人此时的处境。

    而在听到萧若风的提醒后,陈情也是反应过来,连忙将脸扭到一边,不敢再看萧若风的眼睛,只不过心中却是在暗骂萧若风不解风情,刚才那么好的机会白给竟然还不要。

    “那个,伤口上的烂肉已经处理完了,这几天你就不要行动了。”

    说着,萧若风将自己身上的衣服撕下几缕布条,熟练的在陈情腿上缠了几圈,随即便将陈情放回到树枝上,并随手将火焰熄灭。

    “嗯。”

    陈情现在只感觉自己的脑子乱哄哄的,反正萧若风不会对她不利,索性直接抱着“你说什么就是什么的态度”了。

    见陈情同意,萧若风也没有再说什么,借助月光,萧若风向着四周看去,这一看不要紧,顿时就愣在了当场,只见树干最下方,已经聚集了不少的怪鱼,其中还有不少是被自己和陈情劈成两半的尸体,竟然也在活蹦乱跳的向着树干上堆积着。

    看这架势,萧若风也明白了对方的意图,这些怪鱼虽然没有手脚不会爬树,但明显是想要借助数量的优势,堆积成与树同样高后再享用“美食”。

    “妈的,这些畜生死不了吗?”

    萧若风暗骂一声,除了刚才一剑斩成粉碎的怪鱼尸体外,剩余斩成两截的尸体全部活蹦乱跳的,丝毫没有生命枯竭的迹象。

    可如果每一条怪鱼都斩成粉碎,以他现在的玄气贮存量是根本不够的。

    想到这里,萧若风直接将陈情背了起来,随即右脚轻点树枝,身体在空中划出一道弧线,准确的落在另一棵古树上。

    而那些怪鱼在萧若风离开古树后,没有选择再继续堆积,反倒是一股脑的又向这棵古树聚集而来。

    “这些家伙是通过什么锁定住我们的方位的?”

    陈情趴在萧若风后背,蹙眉思索道,夜色很黑,单凭鱼的视力是绝对不可能快速锁定他们的位置的,那么只有一种可能。

    “气味!”

    几乎是同时,萧若风与陈情开口道。

    彼此对视一眼,两人嘴角皆是勾起一抹笑意。

    “刚刚在河边,我们应该是粘上了他们的气味,而这些怪鱼通过气味很快便能锁定住我们的位置。”萧若风补充道,不过接下来的事情可是让他有些犯愁了,他身上并没有掩盖气味的东西,也不会掩盖气味的武技,即便是发现问题所在,一时间也是没有解决办法。

    “我有办法!”

    就在萧若风一筹莫展之际,陈情嘴角却是勾起一抹好看的弧度,随即笑着开口道。

    “嗯?”

    萧若风闻言先是一愣,随即在他惊愕的目光中,陈情从储物袋中拿出一瓶粉红色的液体,而后笑着对萧若风说道:“就是它,能帮我们度过这次危机!”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