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黄易小说 > 剑破九州 > 第一卷 埃尔比斯 第十五章 眼睛看见的不一定是真的

第一卷 埃尔比斯 第十五章 眼睛看见的不一定是真的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黄易小说] http://www.huangyixiaoshuo.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传送法阵,多用于定点传送,也就是必须要两个或两个以上的传送点才可以进行相互之间的传送,这点只要是精通阵法的修炼者都可以做到,而不定点空间移动,这是运用空间的法则来进行空间穿梭。”

    说到这里,萧若风微微一顿,随即指着两人周围笑道:“就比如说我们现在,在施展不定点空间移动后,直接将我们传送到了未知的地方,所以现在我也不知道我们具体是在什么地方。”

    “而我身上的那些伤,是在实施不定点空间移动的时候,被空间风暴撕扯所造成的,还好我的肉身强度要比同境界的修炼者强一些,否则的话,单纯是空间风暴就足以将我们两个人撕碎了。”

    听完萧若风的解释,陈情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凉气,就刚刚她感觉眼前迷糊的数秒钟时间,便已经和死神来了一次亲密接触了。

    看着陈情的表情,萧若风拍了拍后者的肩膀笑着到:“不用担心,正所谓富贵险中求,我的运气一向很好。”

    “......”

    这玩笑儿是能随便开的,差一点她就跟萧若风成了一对儿苦命鸳鸯了。

    不过这句话她也就是在心里抱怨一下,毕竟按照当时那个情况,就算是留在那里,也绝对难逃死亡的下场。

    “既然我们已经活着出来了,那就先熟悉一下周围的环境在做打算吧。”

    陈情无奈的叹了口气,穆尔古城也已经和陈姑姑联合,她寻求穆尔古城增援的计划也就泡汤了,不知道自己的父亲还能在陈姑姑手里坚持多久,对于她来说,现在每一秒都是十分珍贵的。

    似乎是看出了陈情的心事,萧若风拍了拍陈情的肩膀,安慰道:“放心吧,在抓到你之前,你父亲绝对不会有事的,除非他们想彻底放弃西沙古城,而眼下这个形式,埃尔比斯皇室是绝对不会允许一座城池消失的,除非他想引发战争,打破现在和平的规则。”

    “嗯。”

    有了萧若风的安慰,陈情心里也好受了一些,略微沉思片刻,这才道:“既然穆尔古城已经与陈姑姑联合,那西沙古城周围的其他城池也不用去了,如果我猜的不错的话,她能搞定穆尔古城,便能搞定其他的城池,我们想办法从埃尔比斯东部的城池入手,那里的城池相对距离西沙古城较远,并没有太多的联系,而且实力也要比西部城池强上许多。”

    “你能想开便是最好了。”萧若风笑着点头道:“主动权现在在我们手里,所以我们更应该把握机会,我们先想办法前往东部地区,剩下的事情交给我便好。”

    “好!”

    陈情对萧若风的能力那是无比新任的,在接触这么多天后,她发现任何对她来说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全部被萧若风做到了,甚至还超乎她预料的完成。

    环视一圈,萧若风淡淡的道:“我们现在应该是处于一座森林中,从气息上辨认,这森林要远远大于我们先前所去过的古藤森林,而且你看这周围的古树。”

    说着,萧若风走到一棵古树边,伸出手比划了一下。

    “这古树的树干即便是我们两人加起来都没办法将其环抱,可见其历史有多么悠久,你对埃尔比斯比较熟悉,想象什么地方比较符合我们现在所处的环境。”

    听着萧若风的分析,陈情眼前不由得一亮,她正愁从什么地方入手这来确定他们现在的位置,现在有了萧若风的提醒,回忆起来的难度也要降低很多。

    “嗯......”

    沉思片刻,陈情抬起头看着萧若风道:“从这里古树生长的程度来看,如果我猜测不错,在埃尔比斯只有一个地方符合我们现在所处的环境,那就是在帝国北侧的落日森林!”

    “落日森林?”

    萧若风眉头微微一皱,印象中这个词好像在哪里听过,不过却怎么也想不起来。

    “没错,落日森林其实是圣罗兰大陆最大的山脉——落日山脉的外围,也就是南部区域,与埃尔比斯北部接壤,被誉为埃尔比斯最危险的地方之一,以前有很多修炼者曾探索过落日森林的奥秘,不过在进入森林之后却是再也没有出来,渐渐的这个地方也就成为了禁地,帝国也下令不许埃尔比斯境内的任何人进入这片森林。”

    说到这里,陈情的脸上不由得露出一丝苦笑,这些事还是曾经听她父亲陈凤年跟她讲过的,即便是她父亲那等实力,也是对着落日森林望而生畏,更是没有来过,没想到自己阴差阳错之下,却是来到了这个地方。

    “有点意思。”

    萧若风闻言却是笑了起来,他最喜欢的就是这种民间传说或者是禁地之类的地方,毫无疑问,这个地方虽然危险,但遍地都是黄金,千年份的药材随处可见,可以说是炼药师、炼丹师的天堂了。

    “既然这个落日森林这么神秘,那么我们不妨在这森林中探索一下,说不定还能找到什么宝贝。”

    “......”

    听萧若风这么说,陈情算是无语了,她原本把这些告诉前者,是打算让他知难而退,选择以尽快离开才是王道。

    可现在,人家压根就没往那方面去想,反倒是生出了探索的想法。

    不过萧若风都这么说了,陈情也不好拒绝,只能任由萧若风胡来,只是祈祷不会再有什么危险的事情发生。

    在树林中穿梭了大概一炷香的时间,萧若风的耐心终于是消磨殆尽,停下脚步看着周围皱眉道:“不是说着落日森林极为凶险么,走了这么久,连个鸟都没看见。”

    听着萧若风的抱怨,陈情有些无奈的摇了摇头,解释道:“我这也是从别人那里听来的,并没有来过这里,所以——”

    听着陈情的解释,萧若风心中不由得有些好笑,这小姑娘在自己面前有些过于谨慎了,难不成是因为自己之前表现的有些凶了?吓到人家小姑娘了?

    想到这里,萧若风连忙干咳了两声,有些尴尬的道:“我就是抱怨两句,你也别放在心上。”

    说完,萧若风对着陈情招了招手,指着一旁的古树道:“在这棵树干上刻下点痕迹,我们在走走看。”

    “好!”

    在萧若风说完的同时,陈情便直接抽出手中长剑,对面面前的古树树干就是是挥出两剑。

    噌噌!

    两声闷响一个精致的“X”形状的符号便直接出现在树干上。

    “干得漂亮!”

    看着树干上的符号,萧若风点头笑道,陈情的动作与他所说出的话几乎是同一时间,所以说,对方并不是根据自己的指令所完成的动作。

    这也是萧若风为什么喜欢带陈情做事的原因,太聪明了,除了她遇见不懂的事情,否则几乎是自己一个眼神,她就能领会自己的意思,不需要过多的解释什么。

    “萧公子过奖了。”

    陈情闻言吐了吐舌头,果然是情人眼里出西施,这要是换做以前,凭她的性格绝对是对这种夸奖不屑一顾的,可现在,萧若风的夸赞却是让她很受用。

    “好了,我们继续走吧,就让我们看看这吞噬了无数修炼者的落日森林究竟有什么独到的地方。”

    说着,两人便继续往前走去,在确定落所在的位置后,两人便一路向南走,既然这落日森林在埃尔比斯的北边,那往南走便能到达埃尔比斯的中部地区,到时候只要他们出了落日森林便可以一路向南走,很快就能到达东部地区。

    可想法是好的,现实实行起来却是有些困难,大概又是一炷香的时间过去,两人都目瞪口呆的看着面前的古树,因为在这古树的树干上,有着陈情之前做下的“X”形状的标记。

    “果然。”

    萧若风苦笑一声,眼前的一幕正好印证了他先前的猜测,在先前赶路的时候他便发现了事情有些蹊跷,只不过因为这森林中的古树都长的差不多,所以并不好分辨,而现在有着陈情做的标记,他可以确定,这段时间他们一直在原地打转了。

    陈情自然也明白眼前所发生的一切,只不过她搞不懂的一点是,为什么会发生眼前这让人难以理解的事情。

    “两种可能。”

    萧若风对着陈情伸出两根手指,开口解释道:“第一种可能就是我们中了以前进入这里的修炼者所布置的阵法,这种阵法多数为障眼法,目的就是将进入阵法中的人困死在这里,不过这种阵法多数都是以幻术的基础来尽心布置的,所以要破除并不困难。”

    “而第二种——”

    说到这里萧若风再次苦笑一声,有些无奈的说道:“我们中了这落日森林天然的阵法,这种阵法大多是因为磁场紊乱引起的,也就是民间经常流传的鬼打墙,其实这种东西,并不是因为鬼啊,怪啊弄出来的东西,那些东西并没有那么无聊,闲的没事搞这些把戏瞎折腾,不过磁场紊乱却并不如第一种情况好破除,所以很多人愿意叫他们为鬼打墙,将责任都推到所谓的鬼的身上。”

    听萧若风这么一说,陈情也算是明白了过来,鬼打墙她之前是听说过的,不过大部分都是在故事或者神话传说中,这次可以说是她第一次经历这些东西。

    “那我们接下来该怎么办?”

    陈情有些拿不定主意,毕竟没有经历过,至于解决办法她也只能指望萧若风能够想出来。

    “不难。”

    萧若风笑着拍了拍陈情的肩膀,递给后者一个安心的眼神。

    “我们先识别出这是那种情况。”说着,萧若风缓缓地闭上眼睛,一边为破阵做准备,一边对陈情解释道:“看好了,辨别的方法其实并不难,我们一个个的排除。”

    “先按照第一种推论来试验,如果是阵法的话,那它必定会有阵眼存在,记住,无论是多么强大的阵法,都必须有阵眼的支撑,才能长久的保存下去。”

    说着,萧若风的灵识瞬间探出体外,向着周围扩散而去。

    “阵眼其实就是阵法师在布阵时以自身玄气凝结天地玄气的点,多数布置在龙脉或者玄气浓郁充足的地方,通过吸收外界的玄气来维持阵法的运作,所以我们只要通过灵识捕捉的阵眼所在的位置,将其毁掉,那这阵法也就不攻自破了。”

    大约是一盏茶的功夫,萧若风缓缓睁开眼睛,摇了摇头道:“看着我们的运气比较拉胯,可以确定了,是第二种情况。”

    陈情闻言一愣,她没想到萧若风这么快便完成了阵眼的搜寻,不由得开口道:“萧公子,要不要向着外面搜寻一下,兴许,那阵眼并不在你刚才搜索的范围之内呢?”

    “这个问题问得好。”

    萧若风点点头,随即开口解释道:“阵眼是为阵法源源不断的提供能量,如果将阵眼布置的距离阵法太远,在玄气传输过程中会造成一部分的浪费,达不到阵法所有的效果,所以只要是稍微懂点行的阵法师,都不会犯如此低级的错误。”

    “我刚刚搜索了方圆百里的范围,并没有感受到阵眼的存在,所以一定是第二种可能,我们调到某种磁场中了。”

    说到这里,萧若风也没有征求陈情的意见,直接拉起对方的手,开口道:“闭上眼。”

    陈情闻言先是一愣,感受着萧若风宽厚的手臂,身体有些不自然的僵硬了一下。

    不过僵硬归僵硬,陈情还是任由萧若风拉着自己的手。

    “遇见第二种情况,其实很多人一开始就做错了,这种情况下根本就不用破阵,只需要一个简单的办法就足以搞定。”

    说到这里,萧若风也选择闭上眼睛,直接向着面前走去。

    “有的时候,眼睛所看见的,并不一定是真的。”说道这里,萧若风大步向前走去。

    而又是一炷香的时间,萧若风这才示意陈情睁开眼睛,而当她睁开眼睛之后,不由得发出一声惊呼,眼前的景象完全变了,不再是刚才那里树木浓郁的树林,反倒是一片萧瑟之色。

    “虽然是秋天,但也不能荒凉成这样吧?”

    陈情微微惊呼一声,毕竟眼前的景色给人的落差实在是太大了,眼前哪里还有茂盛的古树,全部都是一些失去生机后发黑的树干,稀疏的树枝上连一片落叶都没有,几只通体发黑的乌鸦落在枯树的枝头,用吃过腐肉的嘴梳理着毛发。

    “看吧,我们现在已经走出来了,是不是感觉眼前的事情有些难以解释?”看着陈情的表情,萧若风忍不住道。

    “其实很简单,我们之前所在的那个地方,并不是真是的落日森林,而现在眼前所看见的,才是真的,之前那个地方应该是磁场混乱后所折射出来的其他地方的场景,换句话说可能是落日山脉中的,也可能是其他外围所折射出来的东西,而很多修炼者应该是卡在刚才那个缓解出不去,最终活生生的困死在那里。”

    说到这里,萧若风对着陈情笑道:“可能你会怀疑,我刚才所推测的并不准确,因为你连一具人类的尸骨都没有看到,可其实不然,我在用灵识寻找阵眼的时候,却是发现地上有很多修炼者的白骨,因为磁场的缘故,所以将这些东西排除在我们视线范围之内,所以会形成之前所看到的假象。”

    原来如此,陈情闻言点了点头,她大概明白了萧若风的意思,其实她们所看见的,不过是幻觉而已。

    不过萧若风刚刚还有一点让陈情很是佩服,她明显感受到萧若风在闭着眼睛带自己走的时候,并没有施展灵识,那么很有可能刚才那一段路,全部是都是萧若风自己凭感觉走出来的。

    “吼!”

    然而就在此时,两人的身后却是传来一阵不合时宜的低喘声。

    “嗯?”听到这声音后,萧若风和陈情两人浑身皆是起了一身鸡皮疙瘩,毕竟有个东西冷不丁的在你后脖颈子上喘口气,任谁也膈应。

    转过身看清眼前的东西后,陈情不由得瞪大了眼睛,只见在他们身后,一只全身冒着火焰,长约十二米,高约五米的巨型狮子出现在他们面前。

    “这是火焰邪云狮?”

    陈情一眼便认出面前这只玄兽,其实她之前也有跟这种玄兽打过交道,只不过当时是在她父亲身边,所以压根就不用担心,而现在跟在萧若风的身后,那就是另一码事了,毕竟萧若风即便再逆天,面对的也是一只饿了很久的野兽。

    而野兽在面对人类的时候,尤其是饿到极致的时候,是根本不会有害怕这种情绪的,甚至可以说,当他们所认定的猎物足够折腾的时候,它们反倒是会觉得这次的猎物比较新鲜。

    “吼!”

    再次低吼一声,火云狮看着面前发愣的两人,张开大口便直接向着萧若风咬了过去。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