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黄易小说 > 剑破九州 > 第一卷 埃尔比斯 第十四章 不定位空间移动

第一卷 埃尔比斯 第十四章 不定位空间移动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黄易小说] http://www.huangyixiaoshuo.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这——”

    陈情看着无数的能量逐渐在长剑之上汇聚,心中的震惊却是早就无以加复。

    而接下来所发生的一幕,却是让她终身都难以忘记。

    伴随着无数不知名能量的汇聚,萧若风的身后竟出现一个黑色的月亮,而紧随而至的冰冷暴戾气息,让陈情感觉到自己全身的血液仿佛都被冻止,呼吸险些停滞,整个空间都变得粘稠起来。

    下一秒,只见萧若风的右手不知什么时候,竟出现一枚黑色的令牌,那令牌上宽下窄,通体黢黑,牌面之上只有简单的一个“魂”字,但似乎是因为萧若风身后黑色月亮的缘故,那“魂”字仿佛是活过来一般,在陈情的眼中不听的扭动着。

    “这是什么武技?”

    陈情心中暗暗猜测着,因为不是天地玄气所催动的缘故,她有些担心萧若风走了某些歪门邪道,毕竟联想到他的右手,这种可能性很大。

    嗡的一声,伴随着萧若风右手随意挥动,那黑色令牌如同活了一般,纵身没入长剑之中,而后者双手握紧剑柄,猛地向前一挥,硕大的紫黑色剑气直接向着倒在地上的徐叔奔涌而去。

    轰!

    巨大的爆炸声伴随着狂暴的能量波动在短短数秒便将徐叔撕扯的粉碎,待到剑气彻底消失后,原本徐叔躺着的地方,除了一个深坑,毫无他物。

    “好......好强!”

    陈情有些难以置信的看着距离她不远处的深坑,艰难的咽了口口水,刚刚那一剑,即便是自己的父亲徐凤年都不敢轻易接下。

    “呼。”

    萧若风缓缓地吐出一口浊气,身后的黑色玄月也逐渐消失,最终缓缓地落在陈情身边。

    “快走,刚才能量波动太过强烈,一定引起了城主府的主意。”

    二话不说,萧若风拉起身边的陈情就冲出房间外,眼前的事情完全超出了他的预料,原本他是打算悄无声息的干掉徐叔以及女人,谁曾想这老狗竟然为了一个女人不惜燃烧自身灵魂之力也要保全前者,这完全是他没有想到的。

    而在徐叔燃烧灵魂之力后,他想要活下来便必须要施展更强的武技来面对,恰好当时,他脑海中的记忆碎片忽然又多出一片,多出这一片的内容就是刚刚他所施展的——侍魂令:幽冥伴月斩。

    转移阵地之后,萧若风这才对着窗外说道:“不用担心,刚刚那一招虽然气息有些暴戾,但并不属于邪教修炼的功法,这点你便放心吧。”

    听到萧若风的解释,陈情心中悬着的一块石头这才终于落地,不知道为什么,只要是他说的,她便会无条件相信。

    “萧公子,之前你所说的站在城墙上的陌生身影,会不会就是这穆尔古城城主?”

    心结解开,陈情的话也开始变得多了起来,她也不知道这家伙究竟有什么魔力,能够将自己吸引到如此境地。

    “有可能,除了这穆尔古城城主,我想不到其他人还会有这等气势。”

    萧若风点了点头,陈情所说的也正是他心里所猜测的,虽说穆尔古城已经没了龙脉,但仅有的玄气还是能够维持一段时间的,只要在这段时间内找到萧若风并抢回龙脉,那穆尔古城便还有救。

    想到这里,萧若风眼中闪过一丝冷芒,想要弄死他,那也得付出点什么东西才行。

    “萧公子,我们接下来该怎么办?”

    陈情还是第一次捅这么大的篓子,眼下这穆尔古城城主绝对会跟自己不死不休,即便是自己的父亲出面,对方也绝对不会卖陈凤年面子,毕竟这一次可以说是当着全天下打他穆尔古城的脸了。

    萧若风闻言沉思片刻,而后才缓缓地道:“放心,穆尔古城城主不是傻子,绝对不会做引起百姓恐慌扰乱军心的事情,我们暂时呆在穆尔古城之中是安全的,而他在没有确认我们还在穆尔古城之前,不会在城墙上坚守太久,毕竟作为一个城主,还是会有很多大大小小的事务要进行处理。”

    看着萧若风淡定的表情,陈情心中也是松了口气,强行挤出一丝笑容,缓缓道:“萧公子,先前你击杀徐叔所施展的武技是什么?太强了。”

    这是陈情比较在意的问题,终于还是忍不住问出了口,当然她并不是想要窥破萧若风的秘密,只是有些担心萧若风走上一条不归路。

    不过,萧若风显然并没有陈情想的那么多,毫不在意的笑道:“嗯,这叫做幽冥伴月斩,是......”

    想到这里,萧若风略微停顿了一下,这才缓缓地说道:“是我之前偶然间所得的武技,我也没想到威力竟然会这么强。”

    当然,这并不是萧若风为了欺骗陈情所编造的谎话,只是随意的跟人说自己脑海之中有着一些记忆碎片,上面记载着很多功法和武技,这让谁听了也绝对会把萧若风当成傻子一般对待。

    “幽冥伴月斩吗?”

    陈情低喃一声,眼眸中闪过一丝失落,她不傻,相反还特别聪明,萧若风在施展这幽冥伴月斩的时候,凝聚的明显不是天地玄气,而至于是什么,那就有些不得而知了。

    忽然,萧若风像是想到了什么一般,猛的睁大眼睛看着陈情开口道:“不好,我们把那个女人忘了。”

    念及此,冷汗顺着萧若风的脖颈流了下来,他千小心万小心却终究是百密一疏,把一个最为关键的人物给忘了,她曾说自己是穆尔古城城主的侄女,那么她说话,很大可能性那穆尔古城城主会当真,而一旦对方当真,很容易便将自己与抽离龙脉的人联系到一起,到时候,再想要离开穆尔古城,就不是现在这么容易了。

    而陈情在听到萧若风的话后,脸色也是陡然一变,她明白萧若风所担心的是什么,然而就正当她想要继续开口说话时,门外却忽然想起了大片的脚步声。

    “晚了!”

    两人心中皆是一惊,没想到穆尔古城的动作如此快。

    “没想到他们的动作这么快。”萧若风眉头微皱,不过脸上的表情却并没有表现出一丝惧怕,眼中反倒是闪过一抹兴奋之色。

    砰的一声,木门被一股大力直接踹的四散纷飞,刹那间原本空旷的小屋子瞬间就挤满了人。

    “就是你,抽走了我穆尔古城的龙脉吗?”

    一道略感沧桑的声音在人群中响起,随后一个中年男人缓缓地从众将士身后走了出来。

    萧若风在看到面前中年男人后,瞳孔不由得微微一缩,正如他和陈情所猜测的一样,城墙上的那个男人,正是穆尔古城的城主,也就是面前这个男人。

    “没错。”萧若风见被对方一语道破,便直接承认了下来,大家都是聪明人,都到了这个节骨眼上了,也没有必要继续装下去了。

    对于萧若风的坦然,这中年男人但是有些差异的,在得知自己的身份后,萧若风还能如此淡定的站在自己面前,光是这份胆量就足以将大部分青年比下去了。

    “好,竟然有胆子承认,是条汉子,不过你可知道抽走我穆尔古城龙脉会有怎样的后果吗?”中年男人脸上的表情骤然变得阴冷,语气中也带上了一丝杀意。

    “什么样的后果我不清楚,不过您那条狗若不是先来咬我,又怎会逼得我去抽你们穆尔古城的龙脉,既然有本事惹事,就要有本事承担后果。”

    萧若风丝毫不介意城主释放出的杀意,无所谓的笑了笑,就如同多年未见的老友在闲庭信步时的笑谈般,让人听不出语气中有什么情绪波动。

    “好,好一个有本事惹事,就要有本事承担后果,没想到这句话会从一个年仅十七八岁的少年口中说出来,今儿也算是涨了见识了。”说到这里,中年男人语言微微一顿,而后指着萧若风说道:“但你可知道,我乃是当今穆尔古城城主穆天成,而你抽离了我穆尔古城龙脉本就是死罪,但念再你年轻有为,我给你个机会,接下我一招,归还龙脉并归属我穆尔古城,对你先前所做的一切我可以全当没发生过。”

    “嗯?”

    萧若风和陈情闻言皆是一愣,这可是抽离龙脉的大罪啊,这穆尔古城城主竟然全当没发生过,不过想想对方开出的条件,陈情倒也释然了,毕竟萧若风这等天赋,即便是换做其他城池也会极力拉拢,这种人只要崛起,便足以以一人之力对抗万军,不拉拢才是脑子有泡。

    然而让穆邪以及陈情等人意外的是,萧若风却是摇了摇头,缓缓地开口道:“那我先谢过穆城主好意了,不过我这人天生自由惯了,并不喜欢受制于他人,所以——我不接受这个机会。”

    此话一出,包括陈情在内所有人的脸色皆是一变,现在这个节骨眼上拒绝等同于找死。

    “你确定?”

    穆天成脸色逐渐黑了下来,眼中也开始往外渗着杀意,平复了一下情绪再次开口确认道。

    “没错。”

    萧若风点点头,右手内的怨气已经到了最狂暴的边缘,他甚至能够感觉到,有不少的怨气已经开始顺着毛孔向外扩散着。

    “既然给过你机会不要,那就不要怪我了。”穆天成冷哼一声,右手握拳猛地向萧若风砸去,一瞬间,狂暴的玄气自他的拳头中溢出,而几乎是同时,所有的天地玄气全部向着穆天成涌去,将其他人周围的天地玄气全部吸收殆尽。

    “好强!”

    陈情心中暗暗一惊,她能明显的感觉到自己周围的天地玄气不在与她相互辉映,无论她如何调动,都无法与自己玄海中的玄气沟通。

    “这就是凝神境强者的实力吗?”

    不仅仅是陈情,在场除了萧若风外所有人的脑海中全部都冒出了这个念头。

    而就在穆天成的拳头即将到达萧若风面前时,后者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快速出拳,拳拳相撞,瞬间爆发出强烈的能量波动,距离两人最近的几名将士,甚至还没等反应过来,便生生的被这狂暴的能量撕扯的粉碎。

    “啊!!!”

    一道道惨叫声在房间内响起,周围的房板甚至抵挡不住这股能量的狂暴,开始出现道道裂纹。

    而就在陈情奋力抵挡能量侵袭之际,却忽然感觉一只手攀上自己的腰肢,随即便感觉到眼前一晃,萧若风的声音便在她的耳边响起。

    “拜拜了您那!”

    嗖的一声,一道紫黑色的光在房间内突兀的亮起,下一秒,萧若风两人直接消失在了众人的视线之中。

    “嗯?”

    感受到忽如其来的能量波动,穆天成眉头微微一皱,忙再次挥出一拳,将面前的能量风暴打散,定睛看去,却正好看见萧若风与陈情最后消失的一幕。

    “传送阵吗?”

    穆天成眉头一皱,随即表情大怒,转身对着周围将士吼道:“都特么愣着干嘛,赶紧给我去追啊,传送阵激活必须与其他地方的传送法阵进行能量沟通才可以传送,咱们穆尔古城周围只有一个传送阵,那就是天沐镇,赶紧去追!”

    “是!”

    众将士闻言俩忙反应过来,不过对于受过高等训练的他们,并不会因为局面出现短暂的失控而乱了方寸,在收到穆天成的命令后,瞬间分为十只小队分别从不同的地方向着天沐镇围拢而去。

    他们这样做,不仅可以迅速的组织起兵力进行反击,还可以有效的断绝萧若风抵达天沐镇后逃跑的路线。

    而另一边——

    陈情只觉得自己眼前一晃,再睁开眼时,视线已经不是最初的房间之中了。

    不过,陈情也只是好奇的看了一眼,便连忙向着身边看去,这一看顿时给她吓了一跳,只见此时的萧若风,正浑身是血的躺在她的身边,气息紊乱,显然是受了不轻的伤。

    “萧公子!”

    惊呼一声,陈情连忙扑倒萧若风的身边查看伤势,她认为,萧若风所受的伤应该是最后与穆天成碰撞时所产生的,要不然也不可能如此严重。

    慌乱之间,陈情打算先将自己的玄气注入萧若风体内看看情况,在修炼者之间,稳固伤势最好的办法就是为其源源不断的提供玄气,来维持对方身体的机能,毕竟在修炼者受重伤的时候,是断然不可能自行吸收外界天地玄气转化为己用的。

    可就当她将自己的手贴上萧若风的后背时,一道紫黑色的能量瞬间将她震退数米。

    “这......”

    陈情狼狈的从地上爬起,瞪大眼睛有些难以置信的看着自己的双手,只见上面还残留着一股极为暴戾的能量,正不断的侵蚀着自己手上的玄气。

    不过陈情并不死心,连忙跑到萧若风身边打算继续输送玄气。

    然而就在此时,却又见到了她此生都难以理解的一幕,只见萧若风身上那纵横交错的伤口,正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愈合着,原本不断流血的伤口竟已经生长除了新肉,鲜血也戛然而止。

    “这是萧公子的恢复能力?也太变态了吧。”

    陈情彻底的震惊了,约莫过了一盏茶的功夫,萧若风身上的伤已经基本痊愈,如果不是亲眼所见的话,打死她也不会相信。

    又过了大约一盏茶的功夫,萧若风这才睁开了双眼,而伴随着他睁开双眼的同时,一股狂暴的能量从他的体内喷涌出来,再次将身边的陈情震退。

    “呼,竟然阴差阳错的突破到了练气境二重!”

    将周围泄露的玄气重新吸入体内,萧若风快步走到陈情身边将其扶起,柔声道:“小情,没有受伤吧。”

    一声小情,叫的陈情直接愣在了原地,反应过来后双颊瞬间飞上一抹红晕。

    “没,没事。”

    看着陈情手舞足蹈的样子,萧若风不由得笑了,连忙对着陈情解释道:“我身上的伤并不是穆天成造成的,凭他凝神境三重的实力还不足以对我造成如此严重的伤。”

    “那是?”

    听萧若风转移话题,陈情也是松了一口气,只不过心中还是有些暖意,对方叫自己小情,那是不是意味着两人之间的关系又更近了一步。

    听到陈情反问,萧若风有些无奈的叹了口气道:“凭穆天成的实力,想要留下我们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情,而我身上的伤就是刚刚实行不定位空间移动的时候造成的。”

    “不定位空间移动?是类似于传送法阵那般的东西吗?”

    陈情之前还真没有听说过不定位空间移动这个词,传送法阵她倒是见识过,那是埃尔比斯国国师曾带人每个城池设置的法阵,能够做到城池与城池之间相互穿梭,不过要启动这传送法阵,至少也得凝神境以上的强者,否则她也不至于最开始的时候怀揣着护城令被段恒的人拦截。

    萧若风对陈情问题倒是有问必答,听到对方提出的疑问,不急不缓的笑着解释道:“差不多,但又不太是一回事儿。”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