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黄易小说 > 剑破九州 > 第一卷 埃尔比斯 第十一章 付出代价

第一卷 埃尔比斯 第十一章 付出代价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黄易小说] http://www.huangyixiaoshuo.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不过震惊归震惊,陈情还是任由萧若风拉着,只不过心中却是有一点疑惑,于是便开口询问道:“萧公子,我们为何不往城门外跑,反倒是进入这穆尔古城之中?”

    这一点是陈情最不理解的地方,按道理来说,这穆尔古城是莫程海的势力范围,无论他们躲在城中的任何一个角落,被发现的几率都远远大于外界。

    而萧若风闻言却是嘿嘿一笑,不紧不慢的解释道:“这叫反其道而行之,莫程海能够征战沙场数年而依旧活的逍遥自在,绝对是一只狡猾的老狐狸,当然不可能就设一道防线来困住我们,如果我猜的不错,在穆尔古城城门之外,一定有着不下于百人的军队在等着我们。”

    “嗯?为何如此肯定。”

    陈情闻言更是不解了,她实在不知道萧若风是哪里来的自信,竟然如此大胆的猜测。

    要知道,先前他们只是被拘禁在议事厅之中,并没有实质性的证据,而现在主动破坏公物,这莫程海随便安插个罪名,就能顺理成章的处理掉他们。

    “因为——他是你陈姑姑的人!”

    萧若风冷哼一声,原本他因为陈姑姑是陈情的亲姑姑,而打算手下留情,最多事情结束之后惩治一下对方即可,可现在对方想要直接弄死自己,那不好意思了,他萧若风也不是任人揉捏的软柿子。

    “你想,如果是段恒的人,他完全没有必要将我们困在这里,直接动手搜夺护城令不是更简单一些,而陈姑姑却不同,她毕竟是西沙古城的势力,与这穆尔古城即便是有合作,也不过是貌合神离,各自直接都有着防备,自然不可能将你身上携带者护城令的消息告诉莫程海。”

    “所以,陈姑姑最多是用物质作为交换,打算将我们活生生的困在这里,而我们一旦被困住,莫程海便可以传信给陈姑姑,完成这桩肮脏的交易。”

    萧若风说到这里,不由得顿了一顿,环顾四周后直接拉着陈情躲进一处茅屋之中。

    这茅屋看其表面的灰尘已经很久都没人住过了,原房屋的主人应该已经搬离了这里。

    轻轻地将房门关上,萧若风这才继续对陈情解释道:“而我先前在你们惩戒堂,已经暴露了练气境的实力,所以这等消息身为盟友的莫程海不可能不知晓,所以他一定会在我们逃离的必经之路上派重兵把守,所以我们往城外跑,必定是死路一条。”

    “所以你就选择他们力量最薄弱的地方,也就是城池中心?”

    陈情听着萧若风的分析,眼眸中闪烁着异样的光,如果给她足够的时间,她或许也能够像萧若风如此,分析的头头是道,可自己跟萧若风几乎同时在一起,而后者竟然在如此短暂的时间内将事情的原委分析清楚,已经不仅仅是简单的思维逻辑能力强悍了,应该是变态才对。

    “没错。”萧若风笑着对陈情点头道,后者如他所预想的一般,只要自己起个头,对方变更顺水推舟的分析出来。

    不过——

    萧若风转颜嘿嘿一笑,这笑容,竟看的陈情有些毛骨悚然。

    “据说在每个城池的中心,都有着一处龙脉,或多或少,或大或小......”

    “你?!”

    陈情闻言双眼陡然间瞪大,疯子,面前这个少年绝对是个疯子,她甚至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跟这种人发生交集,这家伙竟然打起了龙脉的主意。

    “没错,这穆尔古城在三等城池中都是垫底的存在,龙脉指定是黄阶,如果我们将其剥离出来,你猜这穆尔古城会怎么样?”

    陈情略微思索片刻,这才勉为其难的开口道:“秩序混乱,方圆百里之内将不会有再生玄气,十年之内无法恢复至鼎盛状态,你——”

    说到这里,陈情无奈的叹了口气。

    “你这是要毁掉穆尔古城啊!”

    “全对!”

    萧若风闻言大笑一声,拍了拍陈情的肩膀,随即声音冰冷的道:“我要让着莫程海知道,惹到我将会付出什么代价!”

    说完,萧若风不在理会陈情,反倒是将目光从茅屋缝隙中向外看去,出乎意料的是,外面并没有巡逻队在搜捕他们。

    “难不成还没有发现我们已经逃走了?”

    萧若风有些疑惑的皱了皱眉,心中暗暗猜测着。

    “不管了,既然现在路上没有巡查队,便是我们潜入城中心最好的时机,陈情,我们走!”

    说着,萧若风对着陈情招了招手,随即从房门的缝隙中穿了出去。

    陈情看着萧若风离去的身影,最终咬咬牙决定跟了上去,她清楚自己接下来的举动到底有多疯狂,甚至将会引起两个城池之间的战争,但——这一切都无所谓了,他要疯,她便陪他疯一次!

    转眼间,两人飞快的向着城中心奔去,穆尔古城的城中心与西沙古城不同,这里除了一栋高大的建筑外,并没有其他遮蔽的掩体,所以一路上,萧若风两人被路过的百姓发现过很多次,不过大多数都以为两人是嬉闹的少年少女,并没有在意。

    与此同时,穆尔古城议事厅内——

    莫程海暴跳如雷的看着面前的侍卫,怒声斥责道:“我特么养你们是用来造粪的吗?连两个大活人都看不住,都愣着干什么,赶紧给我搜!”

    “是!”

    众侍卫大气都不敢冷一声,在莫程海的命令下达之后,连声应答道。

    而就在此时,一个身穿银白色战甲的将士忽然慌慌张张的跑了过来,气都还没捋顺,便直接对着莫程海大喊道:“将军,有城中百姓目击有一男一女向着城中心快速跑去,听样貌描述,应该就是您刚刚扣押起来的人。”

    “什么?”

    莫程海闻言一愣,他原本以为是自己属下疏忽,导致萧若风两人离开了穆尔古城,却没想到两人往城中心的方向而去了。

    “这两人去城中心做什么,难道——”

    想到这里,莫程海脸色忽然大变,连忙对着周围将士喊道:“快,前往中心教堂!”

    他莫程海不是傻子,中心教堂那里有什么他比谁都清楚,如果萧若风两人不傻,一定是奔着龙脉而去的。

    “通知第一、第三、第五护卫队,立刻停止手中的一切活动,即可搜索一男一女,找到杀无赦!”

    “是!”

    冷汗顺着莫程海的后背缓缓地流了下来,若果说在这穆尔古城内他最害怕损失的,那便是城中心的龙脉,萧若风所猜不错,他穆尔古城的龙脉气息刚刚觉醒,气息十分微弱,别说是练气境界,哪怕是个普通人,只要能够看见龙脉,便能够轻易毁之。

    虽说龙脉在成年后即可化为真龙之气,不仅能爆发出极强的杀伤力,而且持续作战能力超强,但那是成年后的龙脉,刚刚觉醒的龙脉可没这样的实力,一旦被人抓住,很容易就会造成不可挽回的损失。

    “这两人简直就是疯子!”

    怒骂一声,莫程海迅速向着中心教堂处飞奔而去,如果龙脉受到损伤,他第一个脑袋落地。

    而另一边,中心教堂中——

    萧若风和陈情不急不缓的来到教堂内,因为这个地方镇压着龙脉的缘故,虽然教堂建造的很大,但却并没有对外开放,所以现在诺达的教堂之中,连一个人影都没有。

    缓缓地闭上眼,萧若风灵识瞬间向着四周扩散而去,如果在场有人识别出他所施展的手段,一定会吓的合不拢嘴,灵识每个修炼者都会或多或少的接触到,但真正能运用灵识进行搜寻或者战斗的,却是少之又少。

    毕竟,在这片大路上,修炼灵识的功法早已经失传,剩下的也不过都是些残卷,根本无法进行修炼。

    “找到了!”

    大概一盏茶的功夫,萧若风猛地睁开双眼,用手中的长剑在脚边画了一个圆,随即又在圆上打了一个叉。

    “这个地方便是龙脉蛰伏之地,只要我们将地面破开便能一睹真容。”

    陈情闻言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了,她早已经被萧若风的手段给折服,原本她以为光是在寻找龙脉蛰伏地就要费上一番功夫,却不留奥仅仅是一盏茶的时间,萧若风便能精确的锁定其位置。

    “给我破!”

    轰!

    一声巨响,萧若风一剑直接劈在印记之上,然而下一秒,他的脸色却是一变,一把揽过身边的陈情,迅速的向后暴退而去。

    轰隆隆!

    一道沉闷的轰鸣声在教堂周围响起,随之而来的还有一串铁链摩擦的声音响起、

    萧若风和陈情脸色皆是一变,这声音是个人都能听得出来,一定是触发了建筑中的某种机关。

    嗖嗖嗖!

    忽然间,原本镌刻在教堂大殿周围的龙头猛地活动起来,硕大的龙嘴猛地张开,一道道寒光划破大殿中的灯火,向着萧若风密密麻麻的汇聚而去。

    “我靠!”

    暗骂一声,萧若风体内玄气瞬间喷涌而出,在身前形成一道玄气屏障。

    而陈情此时也从震惊中反应过来,噌的一声长剑出鞘,旋即在手中剜出一朵美丽的剑花。

    下一秒,陈情的身体如同鬼魅一般在密密麻麻的弓箭中来回穿梭,几乎所有的箭尖都擦着她雪白的长裙而过。

    “不能继续这样下去,否则还没等见到龙脉,体力和玄气便开始匮竭!”

    萧若风心中暗道一声,双眸忽然死死地盯着刚刚自己轰击的地面印记中心,一个大胆的想法直接从内心深处缓缓蔓延开来......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