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黄易小说 > 剑破九州 > 第一卷 埃尔比斯 第一章 记忆碎片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黄易小说] http://www.huangyixiaoshuo.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秋风萧瑟寒光起,断布麻衣。

    少年孤身行走于荒漠之间,身负长剑。

    他不记得自己是谁,从哪里来,又将到哪里去,拖着疲惫的身体,看着逐渐斜下的余晖,嘴角勾起一抹苦意,似乎在问,偌大的世界,为何没有自己的一叶容身之地。

    忽的一阵急促的马蹄声响起,少年寻声望去,只见一名身穿锦瑟长袍的少女正被几名手持弯刀的壮汉追杀着向自己跑来。

    “陈情,交出护城令牌,否则——死!”

    为首的一名壮汉冷笑一声,双眸在看向那名为陈情的少女时,已有志得之势。

    “想要护城令,便从我的尸体上踏过去。”

    陈情声音清冷,在面对数名壮汉仍保持不卑不亢之势,这等年纪实在难得。

    而少年在见此一幕后,原本空洞的眼神忽然有了几分波动,像沉入河水中的石子,荡开淡淡涟漪。

    缓步走到少女身边,少年盯着面前的壮汉,良久,冷冷的吐出一个字。

    “滚!”

    语落,包括陈情在内所有人都愣在了原地,因为少年没有骑马的缘故,在众人之间显得有些瘦小了。

    半晌,一阵爆笑声从壮汉之间传出,那为首的大汉更是讥讽道:“哪里来的小乞丐,毛都没长齐就学人家英雄救美,真她妈的厕所打地铺——离死不远了。”

    话音刚落,壮汉之间又是传来一阵爆笑声,更有甚者连声附喝道:“老大,看着小子的样儿估计奶都没断吧,赶紧滚回去再修炼个两年,兴许还能跟我等过上两招,哈哈哈。”

    而少年却对壮汉们的嘲讽充耳不闻,单手抚上身后剑柄,缓缓地抽了出来。

    这是一柄遍布着古铜色锈痕的长剑,剑刃处更有几道缺口,看上去如同烂铁一般,毫无威慑之力。

    为首壮汉看着少年拔出的长剑微微一愣,他没想面前这只有十七八岁的少年竟敢向自己拔剑,而更让他觉得怪异的是,少年握剑的右手正被白色布条一层一层的缠绕着,而布条下似乎隐藏着什么东西,导致整个右臂看上去异常粗大,与瘦弱的左臂相比显得有些不那么协调了。

    此时陈情却是忽然反应了过来,眼中闪过一抹焦急之色,连忙开口对着少年道:“公子快走,这群家伙皆是淬体八重境,你不是他们的对手。”

    “淬体八重?”

    低喃一声,少年嘴角勾起的弧度瞬间放大,而身形亦是猛然前冲,眨眼间便已来到为首壮汉面前。

    噌!

    来不及眨眼,血花已然在壮汉胸前绽放,而下一秒,少年只身来到另一名壮汉身边,手中长剑猛然挥出,瞬间便在这另一名壮汉脖颈间划出一道血光。

    噗嗤!

    皮肤割裂夹杂着鲜血喷涌声在众人之间响起,也将处于懵逼状态的人全部拉回到现实之中。

    “小心,这小子有古怪!”

    见老大老二已死,其余壮汉脸色大变,纷纷抽出腰间长刀向着少年聚拢而来。

    “真当我西沙古城第一天才是个摆设么?”

    而此时,陈情的声音在少年身后响起,同一时间剑光呼啸而过,长剑顿时斩至其中一名壮汉胸前。

    壮汉大惊,举刀欲要抵挡,没曾想陈情的剑刃更快他一步,噗嗤一声直接洞穿了他的胸膛。

    “你,竟然已经突破到了淬体九重......”

    这是壮汉临死前的最后一句话,随后便扑通一声从马背上跌落下来。

    六已去三,剩余三名壮汉见大势已去,转身欲要逃跑,眼下陈情已经突破至淬体九重,再加上身边有个不知道何等境界的怪异少年,再战下去,也只是全军覆没的下场。

    “跑?”

    少年冷笑一声,身体肌肉力量陡然爆发至极致,翻身上马直奔剩余三名壮汉而去。

    噌噌噌!!!

    又是三道破空呼啸之声,剩余三名壮汉甚至连惨叫都没能发出,脑袋便直接滚落在地,至于身体,被马驮着跑出数百米远才跌落马下。

    “呼!”

    少年轻轻呼出一口浊气,将剑身上的血液擦拭干净,这才将其缓缓插回背后的剑鞘中,再转身时,眼前一黑险些晕倒在地。

    陈情眼疾手快,连忙扶住少年,柔声问道:“公子你怎么样?”

    可下一秒却发现,少年已然双眸紧闭晕了过去。

    “这......”

    陈情见状有些犯难了,良久这才咬咬牙,将少年安置于自己身前,转身驾马向着来时方向而去。

    不知过了多久,一阵强烈的饥饿感让少年从昏迷中苏醒,扇动鼻翼,一股清香自周围席卷而来,涌入鼻腔之中。

    “你醒啦?”

    一道轻柔的女声响起,少年缓缓地睁开双眼,而映入眼帘的却是一张绝美的脸庞,他知道,面前这个绝美少女,正是自己先前所帮助的陈情,只不过因为先前其脸上被灰尘和血污遮盖,没有窥视到她的真正容颜而已。

    “萧公子,今天多亏你出手相助,否则这护城令就被段恒得手了。”

    见少年苏醒,陈情的心情也随之变得轻松起来,眉毛轻挑,宛若一直叽叽喳喳的小鸟。

    “萧......公子?”

    少年闻言微微一愣,转身看向周围,见并没有其他人后这才有些疑惑的问道:“你是在叫我吗?”

    噗嗤一声,陈情没忍住直接笑了出来,双眼一白,佯怒道:“难不成这里还有第三个人吗?莫不是你贪图姐姐的美色,装傻想要姐姐对你负责?”

    然而少年闻言却仍旧是一副迷茫神色,指了指陈情又指了指自己道:“你认识我?你是怎么知道我名字的?”

    而陈情在听到少年的话后,也算是明白了过来,眼前这个瘦弱少年应该是记忆收到了损伤,导致忘记了自己的名字,想到这里,她不由得为自己刚才的失礼而略微尴尬了一下。

    吐了吐舌头,陈情双颊迅速爬上一抹绯红,连忙指着少年的胸口道:“诺,你胸前的玉佩上刻着你的名字。”

    少年闻言连忙将自己的领口扯开,看到在自己的脖颈上,竟真带着一块儿通体乳白的璞玉,而在玉石的正中央,正刻着“萧若风”三个清秀的文字。

    “萧若风吗?”

    少年低语一声,忽然脑袋中仿佛有一道惊雷炸响,剧烈的疼痛让他忍不住抱头痛呼起来。

    “头......好痛!”

    萧若风忽然间的反应吓了陈情一跳,连忙快步走向前焦急的问道:“萧公子,你怎么了?”

    然而,此时的萧若风早已被巨痛吞噬了理智,哪有心情回答陈情的问题,只是捂着头倒在床上不断的翻滚着,而在他的脑海中,一道道残片飞速闪过,让人看不清其中的内容。

    “这是......什么?”

    萧若风有些错愕的看着眼前飞速旋转的碎片,末了终于有一枚停留在他的面前。

    “天煞孤星!”

    停留在萧若风面前的,是一道记忆残片,而这残片中记载的,是一部名为《天煞孤星》的功法!

    看到这本功法后,萧若风忽然像是想起什么一般,猛然盘膝坐地,一股狂暴的能量忽的从四面八方向他疯狂涌来。

    “天地玄气,这是天地玄气的力量。”

    萧若风嘴角微扬,温热的感觉从玄海处迸发,随即蔓延全身,充斥到每一根经脉当中。

    轰!

    伴随着一声轰鸣,站在萧若风身前的陈情顿时被吓了一跳,而后者在短暂的懵逼过后,脸上的表情却变得怪异起来。

    “这就......突破了?”

    嘴角微微抽动两下,陈情看着仍旧闭目的萧若风,一股羡慕的情绪涌上心头。

    刚刚从萧若风身上爆发出来的气势来看,应该是突破到了练气一层。

    “呼!”

    缓缓地睁开双眼,萧若风看着陈情良久,终于缓缓地开口道:“我饿了,有没有吃的?”

    陈情闻言瞬间便是一头黑线,难道突破至练气境不是应该高兴的顾不得吃饭么?可面前这家伙却是第一时间要吃的,不过虽然心中嘀咕,陈情还是将事先准备好的粥端了上来,柔声道:“你刚刚恢复点体力,吃的方面要清单一些。”

    而萧若风却并不在意,他不知道自己饿了多久,在看见陈情手中的白粥后,当即一把抢了过来,也顾不得白粥烫嘴,哈哧哈哧的便吃了起来。

    三锅白粥下肚,萧若风这才打了个饱嗝,满意的点了点头,道:“陈姑娘,不知这是什么地方?”

    见萧若风表情严肃,陈情也收起了玩笑心里,缓缓地开口道:“这里是西沙古城,就是咱们圣罗兰大陆西北荒漠之地。”

    “西沙古城?”

    萧若风闻言摇了摇头,在他仅恢复的记忆中,并没有西沙古城存在,看来自己先前应该没有来过这里。

    “没错,我父亲就是这西沙古城的城主,先前段恒组织叛变,视古城为囊中之物,幸亏遇见了你,否则西沙古城此时应该落到他的手中了。”

    “是护城令吗?”

    萧若风隐约记得,自己在遇到陈情时,那为首的壮汉正是要求让其交出护城令。

    陈情闻言并无隐瞒,点点头对萧若风道:“没错,护城令是帝国皇室赐予每个城池城主的令牌,在城池危难之际可以向帝国内任一城池发出求救申请,所以段恒才会派人半路截杀我,而我也正是要去距离最近的穆尔古城求援!”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