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黄易小说 > 仙剑伏魔录 > 第二卷 御剑 第三十五节 切了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黄易小说] http://www.huangyixiaoshuo.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第三十五节

    女孩的成功的确刺激到了李云涛,触手可及的法术力量就在眼前。

    如果说之前的修行,感受天地灵气的存在,突破层层修行阶段,灵气爆发施展出远超自身能力之外的攻击动作,那完全是他无意中遵顼本能做到的,那么现在,真正的超凡力量使用方法已经实实在在的摆在那里。

    李云涛看着那团火焰,直到它消失都不忍移开视线。

    其他孩子们的表现相对就要平和许多,只低头默默的加紧练习绘制符文。

    李云涛再次执笔(竹枝),一次次练习书写基础符文,想要追赶上这些师兄的进度。

    孩子们每有一人成功,都是对他学习动力的一次鞭策,他能做的唯有尽量平复心绪,在沙盒里一次又一次不厌其烦的练习。一开始分散在周围用来观察其他孩子的精神被他不自觉的收束回来,全神贯注集中在书写里,沉浸在每一次笔锋划过沙子的运动中。

    不知不觉间他发现每当运笔书写出最为合宜的笔划,那竹枝笔锋附着的灵气流转外放时便似乎格外顺遂流畅,好似冥冥之中有看不见的字帖存在一般,只要沿着字帖书写,灵力的运转便会特别丝滑,但每次他出现微小偏差,这种流畅就会消失得无影无踪,重新变得滞涩生硬。这种落差感难以言喻,但他直到自己似乎找到了书写符文的窍门,于是重新振奋精神抹平沙面再次开始新一次练习尝试。

    随着练习次数增加,他流畅运转灵气书写出的笔画越来越多,仿佛这一次心目中那个完整且完美的符文就要在他笔下诞生。但往往就在他新生窃喜的瞬间,那流畅感悄然褪去,笔锋下的灵气重归生硬滞涩。

    不知不觉,周守墨宣布时间已到晌午,今天的绘符课程结束。李云涛虽然已经将二十四个基础符文牢牢记在了心里,却仍未完成任何一个基础符文的成功书写。

    有些留恋的放下手中攥紧的竹枝,李云涛长长松了口气,这才发现精神有些异乎寻常的疲惫,体内灵气也消耗得七七八八,如果灵气仍旧充盈,他是不会这般疲累的。

    毕竟在先前的沙漠冒险中,他曾连续数个昼夜不曾安稳睡眠休息,甚至进食饮水也保持在最低要求线上,但有灵力撑着,也未曾感觉到如今这般疲惫。

    回看周围的七个师兄,也是个个面色微微泛白,甚至有些额头已经见汗,不过看他们的样子,一个个精神十分亢奋丝毫停下来的打算都没有。

    “好了,今天有五人完成了火符文的书写,那么火系灵墨的配置方法我下节课再教授给你们,现在赶紧去吃饭,然后回屋打坐休息,下午还要习练剑术技击。”周守墨做了最后总结,然后挥着手赶鸭子样催促仍不肯停手的孩子收拾东西下课。

    “哎呀师傅,我就差一点点,就一点点,再让我试一次,就一次。”陈大牛双手合十恳求着说,在他身后那桌的孩子也投来祈求的眼神。

    “不用这般,要知道做事情欲速则不达,在学习上同样如此,你今天的状态还未调整到最佳,就算再试一百次也不见得成功,而且人的天赋各有不同,就比如说你陈大牛,我可是听虎宸说过,剑术技击方面你是最为出众的一个,天生体魄在这些孩子里你是最强的,突破到气血境之后你的进步速度飞快,以后建议你走注重体修,近身搏杀的路子。”周守墨首先是直接否定了陈大牛的恳求,而后小小的提了一下他在其他方面的优点,说得陈大牛一边抓抓头,一边嘴角不自觉得裂开露出一口白牙。

    “而你吴宇昊,陈臻说你喜欢摆弄一些小玩意儿,在制作法器方面的天赋是这些师兄弟里最好的。”说完了陈大牛,周守墨又提了提陈大牛身后的孩子。

    吴宇昊腼腆的低下头,饱经日晒的浅褐色小脸泛起红晕。

    “大牛,你笑起来可真像那山岭上的红屁股猴子。”另一名已经完成火符书写的男孩指着陈大牛裂开的嘴笑道。

    “哼~你完成火符课业的时候不也一样?”陈大牛毫无犹豫的反唇相讥。一众孩子很快笑闹起来。

    周守墨来到李云涛身边,伸手摸了摸他的头,李云涛虽然已经十二岁,却还没开始长身体,个头还不到他胸口。

    “你今日才接触书写符文的基础,能先把二十四个基础符文记牢就很不错,不要着急。”

    “你们这些孩子生下来,上天赐予的才能各有不同,绘符我们也只教授最基础简单的部分,切忌心浮气躁想着能够一蹴而就。以后还要你们找到自己擅长的领域去发展精进。后面的日子你还会接触其他课程,到时候你再看看自己擅长些什么。”

    李云涛发自内心的作揖行礼,然后将沙盒和竹枝递还给周守墨。

    周守墨抬手轻轻将沙盒推了回去,说道: “你先拿着用吧,下次绘符课要七日以后,如果对绘符感兴趣,有闲暇时你也可以多多练习。这些于我而言如今已经用不到了,留着不过是作为曾经生活的纪念,你且好好使用保存,待领了自己那份,回头还我就是。”

    李云涛赶紧再次作揖行礼,而后拿好自己的东西,跟着师兄弟们一起往殿外去了。

    “这孩子心性不错,是块好材料,回头得和师兄弟们好好商议一下如何教授于他,今天早晨议事还是草率了些,都没好好询问他的修行,对着这么优秀的弟子,我们这些做长辈的必须拿出些真本事才好。我也得好好琢磨一下如何传授修行功法的事。”周守墨望着远去的孩子,对殷红素道。

    “哎嘿嘿,师兄说得是,修行功法向来由师兄负责传授,他修行上的问题我反正是不懂的,不过短短月余竟然已经点燃了灵台净火,实在是了不得。想当初我可是跟着师傅修行了五年才做到。”殷红素在一边,将自己绘制的灵符递给他看。

    “嗯,土遁符完成了,你努力一下还是可以做到的不是么?”周守墨接过黄纸绘制的土遁符,只扫了一眼就确认这是一张可以使用的灵符。

    他微微渡入些灵力,符纸上绘制的符文个个亮起,整张灵符似乎就要激发,却被他捏在手里,随着渡入的灵力被他收回,符文上的光亮又一个接一个熄灭,灵符重新归于平寂。

    “完成度在及格线以上,收着吧,没准下次出山历练就会用上。”他又将灵符递回给殷红素。

    殷红素接回灵符,小心翼翼收进怀中口袋,这可是她辛苦了一个上午才制出的唯一成品,这会儿正宝贝得紧。唯有自己亲手绘制,才知道灵符的宝贵,这玩意儿制作不易消耗却是最快,而且耗材也不算便宜。

    中午的伙食与昨夜相仿,大碗的米饭喷香扑鼻,大锅炖的兽肉和几种根块,软烂多-汁肉味鲜美,调味比昨天那顿要好得多,李云涛祈祷以后还是不要让殷红素下厨的好。

    其实就食材本身的品质来说,只放少许食盐调味,菜品便已经可以算得上美味,而那位‘小师叔’的功力,深厚到无法形容。

    饭后回到各自房间,按照要求打坐冥想,恢复上午绘符消耗的灵气。李云涛尚未养成冥想定时的习惯,每次冥想都是直到自然结束为止,这一次他询问大师兄陈大牛,如果自己午时打坐修行,错过了下午的课业怎么办?

    陈大牛说无需担忧,到时自然会醒,也不和他解释其中缘由,似乎故意卖个关子。

    看你这憨厚的样子,没想到还会耍小心眼。李云涛心中撇嘴,转头看向其他师兄,却没人想要为他解答疑惑。

    李云涛带着心中疑虑,用了比平时更久的时间进入冥想,当进入冥想的内世界后,看着眼前的广阔山河,他只觉得还有无数事业等着自己,哪里有那么多心思去考虑多余的事情,再次热情满满的投入到冥想内世界的建设中去了。

    汲取外界灵力,灌溉山河大地,从扩大了十数倍的灵气湖调集湖水进入主河道,流向大地各处,再沿着另一条主河道归反,形成循环。

    以前体内灵气循环只是身体自发运行,这次有了李云涛这位身体主人坐镇指挥,效率高出不知几层。

    体内主流河道循环成型,主河道岸边以及各处河道转折要冲湾流处的大地都得到了滋润灌溉,原本只是焕发生机的河岸开始生出一丛丛灌木,甚至还长出了幼小的树苗,这些植株的根系在土壤下串联,纠缠,往更深更远处的土地延申出去,一簇簇新生的小草逐渐从远离河岸的土地中生长出来。

    叮咚~~~

    悠扬的钟声在广袤天地中回荡,那钟声空灵,音色听着让人说不出的舒服,精神也在钟声的涤荡中变得越发活泼,仿佛要从睡梦中醒来。

    于是李云涛就醒了,他惊讶的看着自己盘膝而坐时的手脚,方才还在俯瞰着内世界的山河大地,下一秒就睁开眼睛回到了现实,这中间似乎只是睁眼从睡梦中脱离那么简单,没有丝毫不适。

    穿上鞋子下了木床,李云涛推门而出,旁边两座木屋也刚推开门,师兄们从自己的小屋中走出,彼此招手打着招呼。

    “嘿~小师弟,怎么样?我就说不需要担心吧。这个钟可厉害了,我们上去敲,根本敲不响,大家都觉得可能是一件法宝,但是追问门主爷爷,他只笑眯眯的就是不说。”原来住在李云涛旁边木屋里的是陈大牛,他笑嘻嘻的走近李云涛,招呼一声说道。

    “陈子尧说那可能是比法宝还厉害的东西。”

    “可是我没看见钟挂在哪里啊?”李宇涛追问,如此动听悠扬的钟声,那座钟想来不会小了。

    “嗨~我带你去见识见识。嘿嘿,别吓一跳咯。”陈大牛神秘兮兮的笑着。

    众人来到联排房前面立着各种锻炼器材的小广场。陈大牛给李云涛指出那口钟的位置。

    却是挂在联排房食堂门口一只比成年人拳头大不了多少破旧铜钟,再小一点说是铜铃都不为过。

    它被一根粗麻绳绑着,悬在屋檐下方,斑驳的青绿色铜锈和污垢掩盖了铜钟表面大部分篆刻的花纹,让它看起来平平无奇,和铜钟吊在一起的还有一只小巧的木柄铜锤以及一长串风干的鱼。

    此时身形高大匀称,透过衣衫的起伏能够想象出其下隆起的肌肉定然十分发达的郭虎宸,正双臂环胸抱着柄在鞘长剑立于钟下。他只简单立在那里,就给人一种喘不上气的压迫感。

    猫妖幻夜立在房檐上探头盯着一串鱼干中的一条,看样子似乎想要偷吃。

    “集合了,从高到矮排好队。”陈大牛作为大师兄俨然一副队长的样子,组织师弟们排队。

    队伍排好之后陈大牛站到队伍右手最前面,因为他身高最高。

    “好了,今日下午的习练还是基础剑势,给你们提个醒,明日又是体训的日子,晚上记得多吃些。大牛,把剑分发下去。”郭虎宸开口,声音醇厚深沉,透着些磁性,倒并不如何冷厉。

    给小字辈们使用的是加了重的无锋铁剑,铁剑刚一入手,李云涛手臂便微微下沉,这家伙比自己在小吉镇随老爹练功时用的木剑沉多了,不,是重了很多倍。

    他观察周围,师兄弟们倒显得习以为常,就连两个女孩拿着铁剑都没显出丝毫吃力的样子。

    “啊~又要体训了,不知这次要掉几层皮。”小胖子肖凌峰小声嘟囔着。

    “不知道师傅又会想出什么花样来折磨咱们。”

    “别练桩功就行,千万不要是桩功。”

    小字辈们一片哀嚎,就连两个女孩也不例外。

    “先别急着叫苦,告诉你们个好消息,入了气血境的,后天有药浴。”郭虎宸嘴角勾出弧度,他生得阳刚英武,这一笑又填了几分爽朗。如果不是脸上有道伤痕直延申到左耳处缺了的一角,其实还是挺有味道的一个中年帅哥。

    “药浴!”陈大牛和黄雪梅以及程无谓脸上露出纠结的表情,似乎隐隐有些期待又有些畏惧。

    而后他们转头看向新晋入气血境的肖凌峰,脸上露出不怀好意的笑容来。

    “凌峰师兄信我的,药浴对气血境修行提升极大。”程无谓笑眯眯的说道,而陈大牛则认可般点着头,黄雪梅用眼神看着肖凌峰什么也不说似乎又说了许多。

    “这次肖凌峰新晋级气血境,好好利用第一次药浴,争取多些收获,药浴第一次的效果总是最好,越往后效果就会逐次递减直到微乎其微,所以哪怕再痛苦也要忍受住,争取获得最多的好处。

    不光是你,李云涛也是第一次药浴,我这话是说给你们两人听的。明日体训都豁出命来,争取将身躯里每一分力气都榨干,这样药浴的时候可以吸收的药力更多,获得的好处自然也就更多。”

    肖凌峰转头看向站在队伍第六位的李云涛,他的身高只排到众人中的第六,比另一名女孩叶琳还要矮一点。

    “你们也不要露出这副纠结的样子,不想药浴的趁早说,能省下一次药浴,门里求之不得,药浴使用的药材珍贵,放在外面一次药浴的所有药材,价值不低于五十两金。

    五十两金是什么概念李云涛也许不知,你们在门里最短的也有一年光景了,想必心里都清楚的很,我就为了李云涛再给你们强调一次。以前没和你们细说,今天便也给你们讲一讲这药浴的价值。”

    说着他从怀里摸出一张灵符:“五十两金,换作护盾符,可以从散修那里买一百张,不过金银易得灵符难制,五十两金你真到散修那里买,往往买不到那么多。”

    收好灵符,他又摸出两支瓷瓶,一支青色一支白色。

    “换做灵药,就说最常用来驱散瘟疫的祛病灵液...”他举起那支青色瓷瓶“可以买十瓶。”

    “一瓶灵液兑水之后可以救活百姓过百,这就要看具体饮用人数而定了,喝的太少效果差些,却也能救命。”

    “灵丹的话,最常用的当然是养灵丹和回还丹,养灵丹五两金一粒,有价无市,回还丹便宜些,五两金一瓶,一瓶十五到二十粒不等,因为使用灵草较少,效果只比江湖武人使用的金创膏略好,但优势是内外伤皆能治愈,所以消耗量巨大。”他又举起另一支白色瓷瓶说道。

    “而我御剑门的药浴,因为其中近半数灵草是门内自行栽培,所以省去许多费用,可我御剑门用的灵草年份足,药力好,比外面购买的药浴材料效力更强,你们自行掂量吧。”

    郭虎宸不紧不慢的细心解说,期间眼睛时不时看向李云涛,仿佛要将他看透一般。

    中午吃饭的时候听周守墨师兄说了这小子的事,他不由的想好好看看。

    一众小字辈虽然都知道药浴的好处,但药浴究竟是个什么价值,他们心中的确也没个确切对比,如今郭虎宸说得清清楚楚,不由的一个个陷入沉默,特别是个子最小年龄也最小的王金银,脸上神色几次变换,如果不是亲眼看到,李云涛都不相信一个七岁大的孩子会有这么丰富的表情。

    “好了,闲话说到这里,开始今天的练习吧,先从上位功架开始。全力挥剑五百次!

    好好修行,你们很快都会晋入气血境的。筑基之前,三个小境界要突破晋级并不困难,只要肯用心吃苦,十年之内筑基不是难事。”

    是!

    小字辈们整齐的大声喊道,而后开始拉开架势摆出起手姿势,高举长剑过头顶,做劈斩挥剑。这些属于基本功架,李云涛随老爹练武时已经学过,此时用出来丝毫不比师兄们差劲,只是步伐功架上与御剑门的剑势稍有差别,经过郭虎宸指导,稍微修改了几处运力发劲的要领。

    这么一改,加上铁剑本身就比他曾经用的木剑更重数倍,李云涛只觉得挥剑时费力多了几近一倍,身体疲惫得比原先老爹教的时候更快。不多时便有汗珠渗出额头。

    但好处是如郭虎宸教的这般姿势出剑,运转灵气行走经脉配合挥剑,灵气流动更为顺畅,挥舞瞬间倾泻灵气与气力全力施展,空气被无锋剑刃切开,就连带起的风声也变得尖锐起来。

    挥剑破风李云涛早能做到,曾经在小吉镇时他就可以用木剑挥出的剑风吹熄三尺外的蜡烛。

    而如今,他自我感觉那尖啸的剑风,可能会把蜡烛切开两段。

    随着时间慢慢流逝,汗水浸透了孩子们的衣襟,王金银身上的衣襟边角更是在往下滴落汗水。

    每个孩子脚下的地面都被汗水浸湿了一小片。挥舞铁剑的速度自此开始分出快慢,那些修为高,年龄和力气大的,仍旧按照最初的节奏挥舞,而修为低,年龄和力气也不够的,则只能每挥一剑稍稍停顿片刻。

    即便如此,他们每一剑挥出仍旧用尽全力,没有丝毫折扣。

    “剑有双刃,一刃御敌,一刃克己。克己奋进,大道可期。把你们的怠惰,懒散,杂念用心中的剑刃统统斩除。双侧连斩挥剑五百次。”

    “是!”

    到太阳西下渐入山林时,习剑的课程结束,几乎每个孩子都好像从汗水里捞出来一般。

    由陈大牛牵头,约好去灵田边的水池沐浴,孩子们回屋拿了换洗的衣物和毛巾,一个个欢快的就像终于从管束中脱离出来的野狗,撒着欢大呼小叫的摇着毛巾在山间野地里狂奔,之前那豁尽全力练习带来的疲累仿佛随着嚎叫都被丢出了体外。

    来到山泉水蓄积的水池边,男孩们毫不犹豫,脱了衣服便跳了进去,只顾着扑腾水花洗去一身粘腻的汗液。女孩中黄雪梅也和男孩一样,毫不犹豫的就跳进了水里,叶琳则稍稍有些犹豫,不过在黄雪梅催促下,还是很快加入了戏水的行列。

    李云涛站在岸边,心情有些复杂,这个时期的男孩女孩还没意识到他们之间的差别,可身为两世人的李云涛怎么可能不晓得男女有别?

    不过在陈大牛一捧水滑将他淋成半个落汤鸡之后,他索性丢掉心里那一丝可笑的尴尬心思,脱了衣服加入泼水大战之中。

    当所有人都不在意时,自己也没必要非做那个清醒的异类。

    水战进行了一刻钟,就算是活力再多的孩子,此时也顶不住疲惫,一个个偃旗息鼓。到最后陈大牛见没人陪自己耍了,也只好悻悻然坐在浅水里享受清凉的山泉浸泡。

    此时初夏时节,又是接近傍晚,山里温度还是渐渐冷下来,不过这些孩子个个都是已经开了气海的修行者,体魄自然不能和凡夫俗子相比,这点寒冷根本不算事。

    就算是李云涛,在沙漠里的时候,也是裹着披风就能躺在地面沙子上睡觉。待遇好点的时候也就铺一层干草。

    “我们来比比谁的小鸡最长吧?”陈大牛显然还没玩够,刚消停一会儿,又蹦出个提议来。

    “不公平!”黄雪梅愤然起身反驳“我和叶琳没有那东西!”一边的叶琳拉着她的手,脸色羞红,悄悄将自己藏在黄雪梅身后。

    “嗨~你们女的真麻烦,我们几个带把的比总成了吧?”陈大牛撇撇嘴,一脸扫兴的样子。

    “凭什么不带我们?”黄雪梅挺起与众人无异的平板胸脯,再次反对。

    “你们不是没有嘛。”陈大牛无奈的耸肩,有点拿这个二师弟没辙。

    “比谁白。”黄雪梅自得的昂起下巴。

    “这还用比?一眼就看得出来啊。你是不是傻?”陈大牛翻了个白眼,两个女孩的确比男孩要白的多。他站起身走到黄雪梅面前,伸手摸了摸她额头。

    “这也没病啊。”

    “你才有病。”黄雪梅一把拍开陈大牛按在自己额头的手,然后瞪圆了眼睛。“大牛师兄,对不起,我不该说你的。”

    看着她瞪大眼睛定定看着自己肚子,陈大牛微微疑惑:“咋了?”他也跟着低头看去。

    “你的小鸡发霉长毛了。”叶琳怯怯地说道。

    “发霉就是烂掉了。”肖凌峰

    “鸿铭师父说过,烂掉的肢体如果不尽快切除,毒血流经全身会要命的。”程无谓一脸沉痛的说道。

    “大师兄,你岂不是也要没有小鸡了?”年龄最小的王金银有些怜悯的看着陈大牛。

    陈大牛看着自己下半身,脸上血色逐渐褪去,就连嘴唇也变得苍白。“怪不得最近两年晨起的时候总觉得小鸡涨涨的难受,原来是病了,我不想切掉啊,切了怎么撒尿?”

    “屁话,我没有小鸡不也一样尿?”黄雪梅颇为得意的撇撇嘴,昂起白皙的下巴。

    陈大牛脸色数次变幻,挣扎,沉痛,纠结,愤怒,最后毅然咬紧牙关满脸狰狞的说熬:“老子好不容易跟师傅进了御剑门,得到修行的机会,眼看着晋入气血境之后进步飞快,现在可没活够,切就切了,正所谓大丈夫小不忍则乱大谋,这点小疼不算什么。”

    一旁的李云涛差点没喷出来。

    “大牛,回去问问师傅们吧,说不定还能治。”程无谓劝说道。

    “别特么废话,肖凌峰,找块锋利的石头给我!”

    “唉...好。”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