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黄易小说 > 仙剑伏魔录 > 第二卷 御剑 第三十四节 绘符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黄易小说] http://www.huangyixiaoshuo.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第三十四节 绘符

    “符文又叫灵文,大雪山西方那些国度的超凡强者则喜欢称作魔文,而妖族则称为天赋妖纹。

    这其实和符文的由来有关,在更为久远的上古时期,人类远没有现在这般强大,天地间充盈的灵力孕育出了大量天生便拥有极强力量的生物,我们人类中也有诞生这类个体。

    这类个体之间统一的共通之处便是降生时会携带有天生的灵纹,我们人族也称其为胎记。知道现在人类的新生儿重还有许多孩子拥有胎记,但并非所有胎记都拥有力量,只有那些特殊的,符合某些世界法则的图纹胎记才会因为和世界法则共鸣,从而拥有力量。

    往往我们称这类由胎记获得的力量叫做天赋神通。

    天赋神通可以通过血脉传承,但是成功率极低,相同血脉的后裔觉醒神通者数量比没有天赋神通的血脉要高,但觉醒出与祖先完全相同天赋神通的,则比较少,特别是那些力量格外强大的天赋神通,往往数代或者十数代人才会觉醒出一个相同神通的后裔。

    这个阶段的人族尚未意识到符文的共通性,还沉浸于培养血脉神通强者的执着中,那个时期的人族以各个血脉天赋强大的家族为首,建立了大大小小的部落,与其他种族,妖兽,精怪,鬼魅共同争夺这个世界生存的资源。

    直到如今往前三千七百年,人族出现了第一位认识到天赋灵纹其实可以被利用的大能,那位大能的名字出于尊敬我不能直呼,不过你们有机会的话可以到祖源圣地朝拜,那里刻有她的生平和传记,至于坟冢至今无人寻得。我们称那位大人为圣祖。

    在我们大雪山东方国度,也称其为符祖。

    符祖大人本身具有天赋神通,所以同是神通强者的朋友极多,而她最大的贡献是发现了天赋灵纹中相类似的图纹,并寻找到了图纹构成中暗含的规律,推断出这些图纹其实冥冥之中暗合天道法则,能与这个世界的法则力量沟通从而激发天赋神力。

    这些天赋神力就是如今我们使用的各种法术。

    她通过朋友们的帮助以及击败各个种族神通强者,取得它们身上的天赋灵纹,加以自身推测,验证,无数次的实验,最终总结创造出了最初的十二道基础符文。”

    周守墨侃侃而谈,这一段他显然已经在授课中讲过不知多少次,一口气说下来气都不用换的。

    而后周守墨在木板上翻出一张订好的纸张,上面写了十二个符字。

    “这最初的十二道基础符文分别是:金、木、水、火、地、风、雷、电、光、震、冲、承。”

    李云涛看到这十二个符文与他学习的东煌文字,字体构成有些相近但大部分比划走势迥异,读音却是相同。

    “每个单字只是简单的法则力量体现,能够调动最基础的天地灵力使用。”说着,周守墨在空中用手指书写起来,莹蓝光芒的灵力如墨汁般停留在空气里,当一个火字成型,周守墨收回手指,那个火字由莹蓝文字转为绯红,很快燃起一团火焰。

    一个最普通的火焰团就那么静静的漂浮在空中徐徐燃烧,直到火焰团中闪烁着绯红光芒的火字消失殆尽,火团才渐渐熄灭。

    “最初时,要想使用这些符文的力量,必须使用修为高深的妖兽或者异族的皮肤、鳞片、骨骼作为载体,以它们的血液作为墨汁,再辅以自身体内灵力激发。

    当然每个符字不能单独拿来使用,必须通过一定的组合搭配才行,这其中涉及到的知识尤为深奥玄妙,可谓是夺天地之造化,窥探无上天地法则之力的根本。也许正是因为如此,符祖即便是能力强大寿元悠长的神通强者,仍是岁不过百便早早陨落。

    符祖终其一生只通过组合符文搭配,复制出了绝大部分普通神通的力量,那些极其强大高深的神通,如何组合符文才能使其构成还原出来,则还需我们这些后人加以努力研究。

    最初时的符法虽然有着各种各样严苛的使用要求,但人族因此多出了一大批即使没有天赋神通,依然可以使用神力的强者,瞬间打破了当时世界上各个种族之间的实力对比,为我人族挣得了如今这大片的生存空间。

    当然这也牵扯出了人族的另一位或者说几位大能,如果没有他们,人类之中除了天赋神通强者,无人能使用符法,那符法本身的重要性便无法凸显。我想你们应该已经想到了什么,对,就是他们创造了修炼体系。

    这几位大能是当时整个人族中最杰出的天才,也同样是最强大的神通强者,而恰巧的是,他们也同时是符祖的好朋友。

    那位出身东方的强者我们也称其为圣祖,为了和符祖做出区分,又被唤作道祖。而出身西方国度的那两位强者,其中一位被尊称为法神,还有一位因为后来建立了属于自己的教派势力,被称作神王,现在大多数他的信徒则呼唤他为天父。”

    卧槽?!天父这老小子还真有其人,我原本以为只是杜撰出来的精神信仰罢了。李云涛心中愕然。

    “有了修行体系,有了符法,人族自此崛起,经过一千七百年对外族的征战与杀戮,又经历了数次人族王朝内战,才有了如今的世界格局。”

    “说到这里不得不提一句,不要小看妖族,野史记载中其实当年建立修行体系的时候,除了人族的三位强者还有一位妖族大帝和一位精灵强者参与其中的,而如今妖族核心疆域中,也的确存在着修炼体系。

    所以不要将妖族想的太简单,同样是智慧生物,没有谁生来就想着被吃掉,妖族的变革,只是没有我们人族这么剧烈这么彻底罢了。这也和历史中妖族的地位以及它们内部的矛盾有关。

    首先在历史上,强势的妖族一直压着我们人族,只能任由那些强大的妖族部落予取予求,时间久了它们自然傲慢的形成了人族软弱可欺的惯性思维。

    其次妖族只是统称,当时的人族只能算是众多族群中较为强势的一个罢了,直到后来人族崛起,才独立出来单独列为一个大族,以妖族统称其他兽类族群。妖族实际上是由大大小小数百个妖兽族群组合而成,内部矛盾混乱,远没有我们人族团结,这才给了我们人族趁势而起的机会。

    经过这些年,妖族的大帝逐渐建立了成熟的统治阶级,妖族的整体战争潜力已经得以统合。

    总之,不要小看妖族。”

    通过周守墨的讲述,一张辽阔的世界地图在李云涛脑海中徐徐铺展开来。在广袤的大地上最南端的高原雪山盘踞着三个巨大的妖族帝国,统辖着大大小小数百个妖兽群落,占据了接近这片大陆五分之二的土地。

    “那位精灵强者呢?”李云涛问道。

    “精灵强者,出身林精一族,他们自称希尔芙林精,林精一族神通强者繁多,可谓在血脉神通一途发展到了极致,在无数神通强者的神通伟力下,他们建立了辉煌灿烂的文明,这也使得林精一族逐渐产生了优于世界其他种族,高高在上的傲慢。

    他们对于森林之外的土地没有过多贪念,是世界诸多强大种族中最为平和的一族。

    而坐落在大雪山脚下,长年享受大雪山雪水灌溉的罗瑟兰翡翠圣域,又是当年这世界上面积最大,森林资源最为富饶,生活条件最为优渥的土地。

    林精们安于生活在翡翠圣域中,只要我族和妖族不去侵扰,他们也不会主动迈出森林。

    倒是有些成年的林精会在成人礼时外出游历,所以在几百年前,你可以在任何种族的城市或者部落中见到属于林精一族的游侠。

    他们从不担心外出的族人会遭遇意外,因为当年的极其强盛的神通强者群体就是他们的后盾,一旦有族人在外被某些外族强者戮害,迎来的报复也是极为血腥震撼,动辄屠村灭族。

    不过距今数百年前,翡翠圣域罗瑟兰发生巨变,大片林地化为了如今的罗瑟兰沙漠,而林精一族的神通强者以及他们建立的强大林精帝国则莫名其妙的随着森林一起消失,至今我们也未能找出这其中的原因。”

    “按理来说,哪怕是遭遇各类自然灾害或者异族入侵,拥有数量庞大的神通强者作为后盾,林精一族怎么也要有个反击抵抗,再不济迁徙之类的举措,但是他们就这样消失了,和那片曾经这片大陆上最为广袤的罗瑟兰森林一起。”

    “我想,这大概与你和宋师弟发现的魔族入侵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好了,题外话说的有点多,我们继续说会符文。经过三千多年发展,符文从最初的基础十二道发展优化,如今已经衍生为二十四道基础符文,排列组合的使用方法更是发展出来数百种。

    而制作灵符的载体也从最初极其难得的强大异族皮肤、鳞片、骨骼,发展到了如今符纸承载这种形式。虽然威力上有所降低,但使用的门槛大大降低,制作数量则急剧增加,况且我们这些后辈中也涌现了无数拥有杰出智慧圣贤强者,他们另辟蹊径在书写灵符的墨汁上开辟出一条崭新的道路。

    灵墨,发展至今根据需求衍生出了数十种搭配方案,根据灵符组合承载的法术使用对应属性的灵墨书写,最后得出的灵符所发出的法术强度,丝毫不弱于最初的灵符,如果使用的灵墨足够珍贵强悍,只要符纸承载得下,发出的符法威力甚至高于皮肤、鳞片、骨骼。

    当然了,如果在这些更为珍贵的异族皮肤,鳞片,骨骼上书写符文制成灵符,威力也会相应更大。只不过现在有符纸可用,没那个必要。

    况且从异族尸体上取皮肤,骨骼,鳞片,不仅过于残忍也会引来极大仇视和血腥报复,得不偿失。

    当然,现今的人族修行者中仍不乏有人还在使用这种手段,通常这么行事的,我们都称他们为魔道或邪道修行者。因为...他们连人族的皮肤和骨骼也不会放过。

    当你听说自己的好友或者亲人遇害,赶去相见最后一面时,竟发现他连皮肤骨骼都被挖取,你会作何感想?

    这样的行为,人人得儿诛之。”

    说到这里,周守墨的话语中透着丝丝森然寒意。

    “剑者双刃,一刃御敌,一刃克己,中正平直,谨守吾心,方为剑道。”他右手掐出一个剑指立于胸前,颔首行礼。

    “剑者双刃,一刃御敌,一刃克己。”其他孩子纷纷起立,掐出剑指同样行礼,就连殷红素也不例外。

    李云涛有样学样,跟着做了一遍。

    “符法博大精深,我们御剑门使用的符法之术专为与人搏杀近战时使用,所以走的都是实用,精简,消耗低的路子。但不是说因为这样要学习的知识就少了,最基础的知识我们还是必须要会,不然使用灵符耗尽,自己不会绘制如何就地补充。灵符不似灵丹灵药,战斗中使用消耗极多,所以御剑门弟子必须学会自己绘制最基本常用的几种。”

    “而这些最常用的符法几乎涉及了所有系别,所以基础二十四符文必须全部精通,而后在根据自己所需,记录学习相应符法的搭配组合口诀。

    一般来说所有符法分为金、木、水、火、土五行,另有雷、光、震三系。

    金系我们最常用的是锋锐术,提升剑器的切割破坏能力;金固术,增强剑器和甲胄的强韧坚固能力。

    木系我们最常用的是苏生术,小幅治疗伤势,对于不甚严重的皮外伤最为有效;回春术,持续治疗伤势,加快体力恢复速度,这个在作战时极为实用,可以大大增强我们在与敌人搏杀时的持久能力,当面对多名敌人的时候,你会爱死它的。

    水系最常用的是纯水术,在野外不干净的水喝了,哪怕是筑基强者也会生病,从而使得战力下降,十分危险。而某些残酷的自然环境中没有办法获得干净的饮水,这符法就是最好的解决方案。如李云涛之前去过沙漠,如果饮水耗尽又没有绿洲补充,一张纯水符就可以从天地灵气中汲取来一团洁净的可以直接饮用的纯水。

    御水符,驱使周围环境中水,一般在渡河时用的最多,当然御水符能做到的事有很多,有位御剑门的前辈曾经被妖族逼至悬崖绝地,他使用御水术控制净水符生出的净水制成了一根绳子,从悬崖峭壁逃生。而且在靠近火山或者极热环境,也可以使用御水符制成一道屏障,为自身降温,不过要小心水遇热生成的蒸汽,不小心烫伤了自己,被人笑话可不要怨我没提醒。

    当然,也有前辈门人曾用御水术制成陷阱,将敌人缠绕,这个和木系的缠绕符应用有些近似,但效果没有那么好,也没有缠绕符召唤出来的植物荆棘附带的麻痹毒素,不过缠绕符制作相对御水符繁琐,御水术用得够好,也可以在一定作用上稍微替代。

    火系,这可是我们御剑门人最爱的符法之一,火球术我想不用我解释你们也都知晓,而火剑符则可以在灵剑上附着火焰,多数妖魔都有惧火的弱点,在应对阴秽鬼魅和木系精怪这类敌人时尤为好用。

    土系,最初的地符文后来分拆成了土和岩两道符文,直接使用地符文可以得到一道消耗较大但效果也十分好用的遁地符,遁地符用来穿墙或者从地面遁走都是十分便捷的,它几乎可以无视地属性中存在的任何阻碍。缺点是消耗较大,持续时间短,切记使用遁地符,遁地时间只有十次呼吸(三十秒),如果没有掐好时间被卡在大地之内,那么我会在你的葬礼上骂上一句自己玩死自己的蠢货。

    单独使用土,或岩符文制作土遁符或分岩符针对不同结构的地形同样可以起到遁地符的效果,消耗比之遁地符要小三分之一,持续时间则增长一倍,二十次呼吸足够让我们做很多事了,也不会那么容易憋死自己。

    护盾符,可以说是所有近身战斗修行者的最爱,就连有些江湖上能够发动符法的散修,也十分喜爱,并且会重金求买。护盾符的作用我想也不必我多说。

    雷系的符法,奔雷符,可以释放一道雷霆攻击对手,附带微弱的麻痹作用,也可以使用给灵剑附着雷霆,作用和火剑符近似,在针对部分惧怕雷霆的妖魔时效果尤为突出,而且奔雷符释放的雷霆速度极快,对手几乎没有可能躲避,附带的麻痹效果还可以为后续攻击带来更多有利条件,虽然造成的伤害和火球术差不多,但作为先手强攻的符法效果超群。

    惊雷符,消耗比较大,能够震慑神魂,在针对迷惑心智类的法术时能够起到克制作用。

    光系,照明符:消耗小持续时间长,在一些光照条件差的古墓和地宫、洞窟之类环境中作用比一支火把强得多,至少它不会占用你一只可能用来作战的手。

    耀光符:瞬间发出强光,让对手暂时失去目视能力,属于搏杀时用好了可以扭转战局的逆风翻盘的战术法术。

    震系,震慑符:震慑对手的,强烈的震荡会让敌对方陷入混乱、头疼、恶心或者严重些也会昏迷,同样属于战术类法术。

    爆震符:发出极强的震动冲击目标,可以摧毁一些脆弱的障碍物,也能将硬度较高的钢铁震裂,甚至对一些主要依赖听力甄别捕捉目标的妖物有奇效。

    这些是我们御剑门弟子必须掌握,且经常使用的灵符,在此之外还有些弟子喜欢绘制风系的御风符,让身体变得更轻,甚至可以配合披风做到短时间在空中滑行。

    风刃符:为灵剑附着风系法力,可以加快挥剑速度,同时挥舞灵剑有一定机会发出一道风刃攻击中近距离敌人。

    风系的符法使用消耗较低,效果也不错是十分实用的符法,但绘制相对常用必备的几种灵符难度较高,我建议等你们的绘符造诣达到一定程度后再去学习。”一口气说了这许多符法知识,周守墨才告一段落。似乎有有些意犹未尽,于是开口补充道:

    “待所有基础灵符的绘制方法全部学会之后,你们再选出一门系类进行精修,学习制作威力更大或是作用跟多的符法,每个人精力有限,我御剑门与其他宗门不同,常年厮杀在与妖魔鬼怪争斗的第一线,绘符一道能够留给你们精深学习的时间不多。”

    “好了,今天我们的课业是绘制一道火符文,先用沙盒演练,谁绘制的火符文成功点燃,谁便算完成了今日的课业。等所有人完成火符文书写,我再传授火系灵墨的调配方法。”

    “是。”七个师兄一同抱拳行礼,而后做回自己位置上,拿起沙盒旁的竹枝,开始在沙盒里习练绘制火字符文。

    课业布置下之后,周守墨踱步走近李云涛所在的桌子,手里拖着一只看上去颇有些年头的木盒,夹在拇指间的竹枝已经褪去水分变得发黄偏褐色。

    “李云涛,你昨日新到,给你准备的沙盒还没做好,待下次课时我再交给你,今天就先用我曾用过的旧物吧。”

    “唉?那不如用我的,我的还更新一点。”殷红素不知什么时候也取了沙盒和竹枝过来,说着便将自己那份递给李云涛。

    殷红素的沙盒和竹枝的确要比周守墨的新了许多,竹枝还是翠绿颜色。

    “你还是先顾好自己的习练吧,我记得你这基础十八种灵符绘制可都还没学全。正好趁着这个机会好好练习一番,哪怕有些微寸进,多学会一道灵符绘制也好。”周守墨没好气的瞪了一眼这个小师‘弟’。“要知道你已经是一名长辈修行者,现在又委任你代理李云涛外出历练的师长职责,既然已经为人师长,需得做好表率才是。”

    殷红素吐了吐舌头,灰溜溜的回到座位上,开始挺直腰杆装模做样的在沙盒里绘制起灵符来。

    李云涛接过周守墨给的沙盒和当作灵笔使用的竹枝,恭敬的行了一礼。

    “你初次学习绘制灵符,我与你说说这里面的细节。”周守墨站在李云涛身畔,开始手把手教他如何绘制符文。

    绘制符文并不像表面那般简单,只需学会图形便算完成,绘制符文首先要自身拥有灵气,不但如此还必须气脉已经开通过四肢经脉,已经达到开始尝试冲击五感经脉的修为。这至少就要先达到灵海境高阶,乃至于巅峰才能初步具备学习绘符这门知识的必要条件。

    驱使灵气进入竹枝,因为竹枝是景邢的妖族伙伴灵竹身上截下来的超凡材料,所以具备与人体相当甚至更好的灵气传导性,所以才可以帮助练气初阶无法做到灵气外放的修行者书写符文。

    书写符文也不是为了不犯错就可以慢慢来,一个符文成形,理论上必须在两次呼吸的时间内绘制完成,超过两次呼吸,先前落笔书写的灵气便会散去,而在两次呼吸之内,自然是能够做到越快越好,如果两次呼吸之内可以直接书写出一张灵符所需的所有符文,那就可以直接发动法术进行攻击,此时的修行者几乎已经算是一名低阶的施法者了。

    当然两次呼吸书写出一张灵符,也可以让它落于灵纸上制作成符,完成封灵成符最后一步,就可以像子弹一样储备起来以备不时之需。这无疑大大提高了制作灵符的效率。

    不过灵符书写颇为不易,绘制期间必须保证落笔的持续灵力稳定,并且根据要求不同,在绘制不同符字的时候使用不同强度的灵力,这样绘制出来的灵符威力才能达到最大。

    从头到尾保持一个强度输出灵力也可以成符,威力就要相对打个折扣。这灵符绘制出来毕竟是给自己用的,谁也不想自己用的是残次品不是。

    在周守墨的细心指导下,李云涛首先学习二十四道符文的书写,必须熟悉这些符文的书写就如同已经学会使用的文字一般,做到落笔不需犹豫。而接下来还要做到还原。

    符文不是书法,不是书写的越漂亮就约好用,你就算把灵符画得花团锦簇,字体龙飞凤舞,渡入灵气仍旧是一张废符。

    还原,做到最贴近自然灵纹的行走纹路,才是书写符文最极致的追求,不过符文自带一种契合天地法则的美感,达到完全还原的符文本身便十分美观。

    待李云涛完全上手之后,周守墨才离开他的座位,到其他师兄那边巡查。守心堂中再无其他杂音,所有人都沉浸在书写符文的练习中,竹枝与沙子的摩擦声连成一片悉悉索索的沙沙声。

    时间在练习中不知不觉流逝,崭新学习的二十四道符文字为李云涛带来了崭新的挑战,二十四道符文虽然都已经记在脑海里,书写时却总会有微小出入,对于手掌控笔的练习,李云涛觉得自己还学要下点功夫。

    呼~

    一道燃烧声打破了守心堂内的平静。

    “师傅,烧起来啦,我完成咯~”一道兴奋的女声响起,却是那名比二师兄黄雪梅岁数大些却来得较晚的女孩。

    火团在沙盒中静静燃烧,持续不到两次呼吸便匆匆散去,木盒中的沙子上连烧焦的痕迹都没留下。但她的确第一个成功了,因为所有人都看到了那团橘色的火。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